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絕(釋光誠)《重見曙光》

於蘇佛體內之瘟疫魔眾 魔絕(釋光誠)

     ——重見曙光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八月十七日

要侵襲一個人對我們魔界來說,比折斷一根筷子還容易。我帶著我的魔子魔孫到處尋找對象,只要一找到可以侵襲的人類,立刻在他額頭上做一個記號,只要被我們做上記號,不久後,他必定於這次的疫情染病。我們只負責做記號讓他得病,至於他後續病得多重,是不是會死去,那就不關我們的事了,就看他自己的業力,自己的心性,或是否有被其他魔眾再侵襲等等。我們不去探究他們的下場,反正得了病一定不會好過,只要知道這些,我們就很滿意了。

我曾經有聽其他魔眾介紹蘇佛,他們跟我說,蘇佛是頂天立地的一尊大佛。當時他們這麼說的時候,我便起了一點好奇心,是什麼佛可以被我們魔界稱是頂天立地的大佛?原來蘇佛不論在天上、銀河系、宇宙外,或地底下、地獄裡的眾生都能救度,就像一個大巨人一樣,可以照顧從天到地的所有眾生。這是我們過去不曾遇見過的人類,難怪會有魔稱蘇佛是頂天立地的大佛,我明白了。

我對蘇佛一向是恭敬的,因為人類在我的眼中都是自私的,沒有一個人不自私,全都是為了自己而活,每一個都是,沒有一個不是;但我從各地方探聽到的蘇佛,竟然和這些自私的人類一點都不同。我自己也偷偷觀察蘇佛幾次,甚至也曾經試探過蘇佛,但蘇佛都沒有上當,真的就像這些人所說的那樣無私。我心中不禁讚歎起蘇佛,同樣身為人類,可以做到如此,確實是不簡單。

這次,我之所以會來找蘇佛,是跟疫情有關係,並不是要來傷害蘇佛。是我聽到蘇佛想救疫情時,便緊急來找蘇佛,想知道蘇佛究竟要怎麼救疫情。就我所知,這次的疫情是整個魔界大出擊,有非常多魔在操控這場疫情,所以蘇佛說要救疫情,就等於是和整個魔界作對。我替蘇佛捏了一把冷汗,趕快來關心蘇佛是不是真的像我聽到的那樣,想要和整個魔界決鬥。

一來到佛寺外,我就看見滿滿的魔眾圍繞在此,大家都等著要抓蘇佛。這些魔王一個比一個凶狠,看起來都很有分量,不是一般的小魔。雖然我叫魔絕,名字是好聽,但我並不是真的那麼絕,所以在魔界裡,我也混不出什麼大角色來,甚至在其他魔王的眼中,我只是個沒有用的小魔而已。這倒也無所謂,我覺得自己這樣也過得很好。我觀察這群大魔王究竟會怎麼侵襲蘇佛,看著看著,發現他們都變成空氣,偷偷進到蘇佛的體內。蘇佛很自然地呼吸,就讓這些魔王溜進去了,當時我非常緊張,但又不敢叫出聲音來,不斷在想辦法,要提醒蘇佛有魔到了,有魔到了。想了想,最後決定自己也化成空氣進到蘇佛體內,只有在蘇佛體內,我才能就近告訴蘇佛,有魔進來了。

待在蘇佛體內,我發現我完全使不上力,我就像被綁了四肢無法動彈的囚犯一樣,什麼事也做不了。原本還想幫忙蘇佛,但情況看起來,我更需要被幫忙,我完全卡在蘇佛氣管的纖毛裡,動彈不得。至於那些進到蘇佛體內的魔眾,我看他們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看到他們這樣,我就放心了,先顧自己要緊,就不管他們了。我不停地掙扎,掙扎,但每一次掙扎,就讓蘇佛咳咳咳,我很不好意思地盡量不要動,但是不動我又很痛苦,所以又想盡辦法要掙脫。到後來,我偷偷跟著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立刻像飛的一樣,飛出蘇佛體外,然後被喊出名字來,原來是我被發現了。這樣也好,我本來就想出來,被寫出名字更好,我也想和蘇佛見見面,認識認識蘇佛。

我被帶到蓮花座上,上面已經有其他魔,但沒有一個魔像我這樣開心。他們全都擺出魔王的架子,臉上都是臭臉,只有我非常興奮地想聽蘇佛講經,卻又不敢表現得太明顯,只好假裝鎮定。我看似一副嚴肅的樣子,其實內心非常澎湃洶湧,因為這是我等待已久的一刻。一聽到蘇佛講經,我內心興奮得像在尖叫一樣,句句打動我的心,不停地點頭回應蘇佛,一場經聽完,感覺自己好像重新活過來一樣,非常暢快!

談起我的過去,在我成魔以前,我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人,但我是個容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不論眼前這位受害的人與我有關係或沒關係,我都可以用我的生命來替他打抱不平,這就是我當時的樣子。

我和我的父親相處一塊兒,父親常告訴我:「別人的事你就別多管了,你又沒有多大本事,幫不了別人,還會將事情給弄糟了。」父親說的是我好幾次幫助別人的經驗,我路見不平地站出來幫忙,結果反而讓那位受害人被修理得更淒慘,就連我自己也落得不好的下場,被打得鼻青臉腫,最後還是父親去替我解危,才保住我的性命。

每次父親要我不要這樣做,我口頭上都能答應父親,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在路上又看到有人受委屈,或發生任何不公不平之事,我的心中就會立刻起了非常大的波動,好像有聲音一直告訴我:「快過去!快過去幫忙!」我通常都是毫無覺性地聽著這個聲音的話,奮不顧身地衝過去救人,當然弄巧成拙的情況比較多,因為我真的沒什麼本事,就只是鬧出大笑話來給人家笑一笑而已。

其實我的腦袋是有點呆的,天生的呆,卻呆得不怕死,才會有這種衝勁到處管別人的事。有人告誡過我,要我最好不要再多管閒事,否則最後受害的會是我自己,到時候我會欲哭無淚。這個人是好心地提醒我,他不是在威脅我,我也知道他說的是有可能成真的事;但是我就是忍不了,克制不了自己,衝動一上來,就像一匹野馬一樣,任何韁繩都綁不住的,這叫我該如何是好?

不過,有幾次我也算是有成功,成功嚇跑了惡勢力的一方,只是這惡勢力的一方,都只是一些仗勢欺人的小毛頭而已。以我的小本事,我就只能嚇跑這些小毛頭,再大一點的,我就沒辦法了。

在我二十五歲那年,我同樣又路見不平。那一次父親在我身旁,父親見到我要衝出去時,立刻抓住我的手,對我說:「不要!對方是非常凶狠的人,你千萬不要去送死!」我轉頭看了父親一眼,告訴父親:「相信我,我一定會平安回來!」我用力地將父親的手推開,立刻往前衝去,還沒救到人,自己全身就先被他們的人給綁了起來,就連父親也受遭殃。這些人早就聽聞我是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他們早就想找機會修理我。我聽見他們說:「還沒去抓他,就自己找上門來送死,真的笨死了!這樣也想救人,真是笑話!」他們全都大聲地笑我,決定要好好地折磨我一番。

這些人非常過分地在我面前欺負我的父親,他們將糞尿灌進父親的嘴裡,要父親像條狗一樣抓地上的髒東西吃,甚至將父親綁在一棵大樹上,在樹上任由風吹雨淋,也不讓父親有機會去茅廁,就讓父親直接排泄在褲子裡。這些畫面他們都要我看,我內心充滿著非常強大的憤怒和恨意,不斷要他們放開我的父親,「抓我一個人就好」!但他們看我愈是生氣,玩得愈開心,我感覺自己氣到五臟六腑都快爆裂,整個頭上都在噴火,兩眼更是紅得像烈火燃燒一樣!最後,我的父親在他們手中活活被玩死,父親死後,我繼續被他們虐待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最後我也慘死在他們手中。

我的心怎麼能不恨!他們這麼過分地虐待我的父親,我為了父親,絕對要找他們報仇!就這樣我進入了魔界之中,找了這群人討報,讓他們最後也都不得好死。

在我報完仇後,我的心其實已經平靜一些,只是還會為了父親而難過,但我的心並沒有變得很魔,在魔界裡同樣是個路見不平的角色,因此而讓自己受害多次。

這次加入疫情,是受到其他魔眾的慫恿。他們將這次的疫情描述得非常厲害,好像不加入非常可惜一樣,我聽從他們的話,就這樣加入這場疫情,跟著傷害人類。但現在我後悔了,我不該這麼做,尤其聽了蘇佛講經之後,我更是心生懺悔,對不起這些被我傷害的人。

現在我很慶幸自己已經從魔界中脫逃,我要永遠跟著佛,只有跟著佛,我的心才能平靜、安心。

南無阿彌陀佛。

魔絕

佛給魔絕法名為釋光誠。

 

 

釋光誠(魔絕)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還記得第一次要參加法會時,我好興奮,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活動。法會前幾日就開始興奮地等待,到了法會那天,看到滿滿的眾靈圍繞在佛寺周圍,我更是高興得又叫又跳,被制止後,才停止下來。我很高興這些眾靈都即將得救。我知道蘇佛有本事能救他們,他們才會來這裡求超度,所以當我看到這麼多眾靈時,我才會非常興奮,希望他們都能早日解脫。

蘇佛千百億化身開始超度時,我興奮地跟著東奔西跑,跟著大聲地念佛。我的聲音非常洪亮,將這句佛號念得好大聲,就是希望能有多一點眾生聽見,讓他們也都有機會得度。我跟著上山下海,又飛在雲端裡,又飛進沙塵中,我也跟著穿梭在不同的時空裡,在不同的時空中念佛救度眾生。我看到蘇佛法身在每一次法會中,都救了無量無邊的眾靈。他們有的是非常古老的靈,從來都沒有機會被救起來,現在才被蘇佛救出,全都感恩地跪地叩謝蘇佛。

我念佛念得好高興,好久好久沒有這樣開心過,因為我本來就喜歡幫助別人,比起當魔,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

佛法真的令我讚歎,現在我每天都非常法喜,感恩蘇佛把我救了起來,給我這麼難逢的機會。我把握住分分秒秒精進,一刻都不敢懈怠。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釋光誠

此次疫情,我帶著魔子魔孫侵襲人類,

受害的人數:約五十人

死亡的人數:約十九人

魔絕(釋光誠)

附註:
魔絕的父親名為林勝權,當一隻狗,已蒙蘇佛救起,牽上西方法性土聽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