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求雨超度 – 訪問圖文巴北區代表 《空氣分子》

訪問圖文巴北區代表:胡應文

空氣分子

二O二O年十一月十四日

胡應文:

到現在我才知道自己變成了誰也看不到的空氣!原本我是出來闖蕩天下的,我認為自己會闖出很不一樣的人生,在五十年前澳洲還沒有什麼人移民時,我選擇以技術移民的方式來到澳洲。當初會決定要離開台灣的原因,是因為感情上的問題,我的未婚妻在結婚前幾天告訴我,自己愛上了我最要好的弟兄。而我的弟兄也愛他。他們為了不傷害我,選擇保持距離,但未婚妻覺得自己的心已經變了,不可以再這樣欺騙自己,欺騙我過一輩子。未婚妻哭著跟我道歉,我沒有生氣,其實看他們兩個的互動,我心裡也有數,但我不想承認,以為一切都還有挽回的餘地;沒想到,感情一旦變了就再也回不來。把婚禮取消後,我整顆心都很沉,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人生的這道關卡。

當住在澳洲的表姐回來時,家族恰好有個聚會,我跟他聊了一些在澳洲生活的情況,便想要試試看。表姐告訴我,可以先跟他去一趟澳洲看看,如果將來有長期想要待在澳洲的想法,以我修理車的技術,可以申請技術移民。我覺得表姐的建議很好,幾趟澳洲行後,我便決定要離開台灣這傷心地,去到澳洲展開全新的生活。

對於一個大男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必須自己打理三餐,澳洲不像台灣,隨時走到哪裡都有餐廳、有便利商店可以去買。來到澳洲前,我是個外食族。對我來說,進到一間澳洲大型賣場,看著林林種種的商品,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買什麼,這些食物組合起來又會是長怎麼樣,好吃嗎?這些問題每天都在我腦子盤旋。第一次在賣場看到白米飯,興奮地買回來,照著上面的指示,加多少水,在鍋子上要煮多久,又有玉米罐頭可以炒蛋,燙個新鮮青菜,還有魯個肉來吃,準備自己做一套台式料理來吃。沒想到最後結果是米不熟,滷肉不成功,只好吃玉米炒蛋,還有沒有味道的燙青菜配上泡麵。每天為了要吃飯都花上我好多時間。

除此之外,技術移民還須要考取當地的證照,只會基本對話的英語的我,還須要針對修車這方面的常用英文去深入。我沒辦法花太多的時間,因為我所帶來的積蓄頂多夠我在這裡生活一年。這一年中我必須要領到當地的技術證照,才能夠真正算得上是移民來澳洲。對於快要四十歲的我,要再重新拿起書本讀書有些吃力,但不管怎麼樣,我都還是很認真。初來澳洲時,我住在布里斯本,曾經遇到了澳洲人排華,也遇到當地華人排斥新來的華人,那是一種身心煎熬的感覺。當時沒什麼朋友,表姐也忙於自己的家庭,不好意思跟他講太多,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著離鄉背井的辛酸。為了不要讓人瞧不起,我開始非常認真地讀英文,練習英文,我讓自己不要畏懼跟外國人講話,讓自己可以整天在這樣的環境。撐過好幾個月辛苦的時間,才終於拿到可以在澳洲當地修理車的證照,但這都只是一個住在澳洲的門檻。有了證照後,我便開始工作;但要以流利的英文跟客人說明,還需要跟其他技術師溝通,這對英文還不流利的我來說很辛苦。也因為這樣,很多客人會質疑我的專業,也影響到了老闆的生意,老闆剛開始給了我臉色看。我低聲地向老闆道歉,並承諾老闆,自己一定會改變。我逼著自己在勇於表達一點,我給了自己很大的壓力,就這樣我發現自己開始掉頭髮,頭髮越掉越多,就呈現地中海式的禿頭。整個人因為壓力大,開始暴飲暴食,為了方便,吃了很多漢堡、可樂等食物,讓自己的身材在沒多久的時間肥胖了起來,當我照鏡子時,我都快要認不出自己了。

這樣的生活,我感覺自己快要受不了,我決定先放下工作,出去走走,放鬆一下。沿著布里斯本公路一直開,一直開,開到了鄰近布里斯本的圖文巴。此處有花園城之稱,看著這些花花草草,還有感受此處的氛圍,我決定要搬到圖文巴來。在圖文巴我找了一個簡單乾淨的小房子,花了五天的時間搬到圖文巴。來到圖文巴後,我覺得身心都放鬆了許多。藉由布里斯本朋友介紹,我找到了位於圖文巴的修車廠。老闆是一個人很好的澳洲人,他知道我是華人,生活應該不容易,所以總會特別地照顧我。他太太做好吃的蛋糕,好吃的義大利麵,都會為我準備一份,這讓我第一次覺得來到澳洲是安心的,我相當地感恩老闆。

每天早上一起床,我都會呼吸澳洲最新鮮的空氣,這空氣,讓我來了澳洲七年後心中才真正敞開心來融入澳洲生活。一切平穩下來後,我才開始學習澳洲人的注重生活,開始騎腳踏車來瘦身,讓自己恢復原本該有的樣子,漸漸我習慣也喜歡上澳洲的生活。我的心輕鬆了起來,雖然如此,離鄉背井的心還是有些孤獨。

某一天騎腳踏車時,我發現自己喘得比平常厲害,甚至一整天都頭昏腦脹,很不舒服。回家後我躺在沙發上休息,忽然喘氣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急促,我努力地吸空氣,大口大口地想吸空氣,幾秒鐘吸不到空氣後,我就斷氣了。我的靈暈暈的,飄來飄去,我整個身體變得很輕盈,變成了空氣,無法主宰的空氣。曾經我被人類大聲講話的音聲彈得很遠,也曾進入牛的身體裡循環後才出來。我必須融入各種可能的氣味、環境,我完全無法決定自己要待在哪裡。我最快樂的就是待在香香的花旁邊,在花的旁邊,我這空氣分子也可以香香的。我感覺自己不斷地在遊蕩,沒有安住,就像我當初來澳洲的心。最近我飄蕩到了某一塊田的上面,突然感受到了不同於太陽的光,照在這整個大區域。第一次,我還沒有感覺那麼深刻,到後來一次、兩次、三次,我感受到越來越不同,連我的心都有種溫暖的感覺。我開始等。

當光又來時,我注意看。哇!原來帶光來的是華人臉吔!怎麼可以這樣光亮!當我看到蘇佛真面目時,雖然速度太快,但有種很親切的感覺,我盼求可以去蘇佛的所在地。許多眾靈也紛紛開始躁動,我安撫著大家要守規矩。很感謝蘇佛為我們超度,讓我們可以有一條生路,我終於等到重生的一線之光,謝謝。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