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管春生《罪過的我》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三年十月七日

這條靈終於回到了家,找到永遠的歸處。

輪迴了這麼久,什麼地方都去過,什麼苦都嚐過,就是沒有機會可以解脫出離。現在終於讓我等到了,我滿心歡喜,快樂地回到西方極樂世界。現在我們六十位獄卒全都感動地跪在佛前,滿懷感恩地叩謝佛恩。

我是管春生,當我是一張被人坐在屁股下的椅子時,沒有人認得我是誰,沒有人知道那張椅子裡的靈魂就叫做管春生。

在當獄卒之前,我就是一張椅子。最後一次是當一張木頭椅,外觀並不好看,因為是一張被放在公共場所中的椅子,供大眾使用。我的福報都已經被我用盡,連當椅子時,都是一張沒有福報的椅子。一排排的椅子排在屋子裡,我這張椅子就只能被擺在外面,受到風吹雨淋。所以我這張椅子看起來相當老舊,並不是我已經被使用很久,而是我放的位置,讓我快速地退去外層的漆;又經常被小孩玩弄,拿石頭或尖銳的物品刮我的外皮,才會讓我的樣子看起來很像一張老舊的椅子。

我欠人很多,所以我得當一張椅子來還。不管誰坐在我的身上都可以,我就是得承載他們的重量,撐著我的身體讓他們坐,不管坐再久,都不能有一聲怨言。

在我去當椅子之前,我也曾經擁有人身。我不敢說出我的法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真的沒有資格稱是一位出家人。

出家是為了什麼?我曾經有過想要幫助眾生的心,但那份心沒有大過我內在的欲望、個性和習氣,所以經常是被掩蓋住的。也就是當我欲望、個性和習氣一上來時,我根本不會記得自己有什麼想幫助眾生的心,完全被自己當下的狀態給轉走。

出家那年,我二十七歲,是家中的長子,家裡一共有七個小孩。我們家並不是什麼富裕的家庭,從小看著父母辛苦的工作,卻賺不了什麼錢,每天都得為了一家三餐而苦惱擔憂。那時我心裡便暗自決定,將來長大後,一定要賺很多錢給父母,讓他們從此不用再為了錢擔心。

我從十二歲就開始到處找工作做,年紀還小的我只能做簡單的事,錢賺得很少,對家裡的幫助並不大。那時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我想要賺的是更多更多的錢,不是只有這麼一點小錢而已。我開始用我的腦袋計畫,也到處觀察別人是怎麼賺錢。

長大後,我開始用自己計畫好的方式來賺錢,也找了人和我一起投資。我不停地努力在賺錢,幾年賺很多,幾年又賠很多,我一直生活在這種風風雨雨的日子裡,從來沒有機會安穩過日子。想要給父母過好一點的生活,似乎也從來沒有達成過,父母就在我二十五歲那年因病而相繼離世。

父母走了之後,我一直無法從自我譴責中走出,不斷將自己想成是一個失敗的人,沒有辦法給父母過好日子,父母就這樣離開人間。

我開始讓自己過著頹廢的生活,身邊很多人看不下去,都不斷地勸導我,要我勇敢地站起來。後來,我聽了姑姑的建議,放下世間的一切,進入佛門中修行。

我帶著躲避的心念進入寺院裡,不想要再面對這世間的一切。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但是我沒有辦法再去想那麼多,只想要趕快躲到一個脫離原本生活的地方。

進入寺院後,我的心一開始還是無法平靜,但在這麼寧靜的環境中,就算原本再怎麼不平的心,最後還是可以慢慢恢復平靜。生活愈來愈習慣、愈來愈穩定後,我以為自己從此可以開始專心修行,沒想到骨子裡的個性開始起現前,尤其是我的壞脾氣。

我是個容易生氣的人,而且會忍不住對人吼叫。很多師兄弟都被我吼過,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讓我看不下去,或做出令我感到生氣的事,就會對他們怒吼。沒有人忍受得了我的脾氣,但還是得忍,畢竟都是師兄弟一場,也不想要和我計較太多。就只有我最不懂事,不懂得改變自己,還是經常對人說出一些會傷人的話。

不只如此,我的內心裡還是有欲望,那個欲望是,我還想去賺錢。當我的心平靜下來後,想的竟然不是眾生,而是在想我的人生怎麼會這麼失敗。

這樣的修行又如何能專心地修?內心還沒徹底地放下世俗,每一天在寺院裡,都被自己的個性搞得團團轉。加上我心中還有太多的執著與難放的性情,每一天在寺院裡都是在造業。

每一個人的修行只要還沒有足夠的定力,都會被我給擾亂,因為我的言行舉止真的會讓人看不下去。有時候我也覺得很苦惱,我也曉得眾生很苦,有那麼一點心想要幫助眾生,但那樣的心總是非常短暫也非常微弱,才會不斷被我的個性、習氣和欲望給覆蓋過去。

在寺院裡修行三十多年的時間,我修行成就了嗎?沒有,什麼都沒有。沒有成就就算了,我竟然還生了病。

我得了很重的病,沒有辦法下床,每天都需要師兄弟幫助我。這些幫助我的師兄弟,過去也都被我怒吼過,他們不去計較我過去對他們做過什麼傷害的行為,還是用心地照顧我。

六十一歲這年,我敵不過病魔的侵襲,離開人世間。靈一出體,就立刻被抓入地獄中,依著我所造的罪業開始審判,然後開始行刑。

身為一個出家人,我實在造下太大的罪業,不但沒有真修,還擾亂道場,傷害了那麼多位師兄弟,相當罪過。我不停地懺悔,不停地懺悔,但就算我再如何懺悔,該受的刑罰還是得受。

在地獄中的我好像突然清醒一樣,很後悔自己這一生就這樣浪費掉。如果我好好修行,好好珍惜,就不會落得下地獄的下場。

過了一百多年的時間,我還在地獄中受報,不曉得還要過多久,才能有機會從中出離。我不敢再去想,因為愈想愈痛苦。

就在我入地獄的第二百年,終於有機會讓我從地獄中離開。一離開地獄後,我不是去投胎作人,而是進入了椅子的空間裡,成了一張椅子中的椅魂。

說到椅子,這或許也是因果吧!因為生前的我就是經常坐在椅子上罵人,明明是個出家人,卻像個大老爺一樣。很多師弟氣不過,趁我不在時,都會偷偷地對我坐的那張椅子又踢又踹,相當憤怒。現在可能就是果報了,讓我去當一張不討人喜歡的椅子,任人傷害。

我一共當過六張椅子,每一張椅子都不是好椅子,不是又髒又舊的椅子,就是得在外頭被風吹日曬的椅子。誰坐在我這張椅子上,我都得撐著,讓他們坐穩。我毫無怨言,因為這是我該做的。身為一位出家人,如果最後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幫助眾生,那我也甘願。

在椅子中的我,還是繼續在懺悔的空間裡。我求佛幫助我,讓我有機會能從椅子中出離,給我一點機會幫助眾生。

在我真心地懺悔及不斷祈求下,真的在我當了第六張椅子後,有機會從椅子中出離,回到地獄裡面對閻羅王。閻羅王給了我獄卒的職位,就用這樣的身分來服務。

我好高興在幾年前開始聽見蘇佛講經,那是我第一次在地獄裡聽見陽間人講經的音聲,而且講經的內容令人聽得法喜充滿,心中萬分地感動。

我趕快將聽來的經與地獄眾生分享,希望他們都能在聽經後醒悟,懺悔後念佛求出離。

或許是因為我真心地幫助眾生,讓我有機會排上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我心中滿懷感恩,不停地感謝,但也還是充滿懊悔,懊悔自己浪費了人生。

感恩蘇佛慈悲救拔,讓我這個罪過的修行人可以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南無阿彌陀佛。

管春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