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之『家親眷屬』,  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

送往西方極樂世界──葉倩嫻居士(賭王 葉漢居士的女兒)

送往西方極樂世界

葉倩嫻菩薩──賭王葉漢的女兒

訪問 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三年九月一日

葉倩嫻菩薩:

當我在法師的引導下,我看見我周遭的西方極樂世界,我才真正知道懺悔,過去多麼無明與無知,造下不少口業。我忘去了我原來西方淨土中的自己,我被這個世間汙染得嚴重,滿身的業習,還有高傲的姿態。此時我就跪在佛前懺悔,不只是此生,還有我生生世世的罪業。

我好自私,生前就是個自私的人,死後我同樣好自私。原本在這份訪問裡,我什麼話也不想講,我就像我原來的姿態一樣,我很高冷、冷漠,什麼事都不愛多講。

下面這是我原來寫出來的話,我幾乎沒說什麼出來,很抱歉耽誤師父寶貴的時間。現在我願意好好地告訴大家我的故事,下面還是保留原來我所講的話。

你們好,我是葉倩嫻,今生我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賭王葉漢的女兒,還有我很有錢。從小我的家庭生活就和其他家庭不一樣。

我的心好難受,現在充滿感動和懺悔,我為我的自私感到後悔。這件事我做得不好,辜負了這一生的機會。我知道,有好多人都難以原諒我;我知道,我就算學佛很多年,我還是一點也沒有改個性。人家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就只有把自己的後事交代好了,但我沒有做到幫助眾生。我明知道有非常多業力眾生找上我,但我還是自私,只為了我自己,沒有去想到他們的痛苦。我很慚愧,愧對於面對彌陀慈父,就算我現在來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我也不敢見佛,我真的是最大愚痴的人!

面對人生最後的生病病苦,我好痛苦,曾經我也想來澳洲香光大佛寺醫病,但是最後我還是來不了,我被我自己的冤親債主牽得團團繞。

比起信佛,我更信自己!我的個性很強,主導心剛烈,一直以來都很有自己的看法與想法。我的人生一路上都是優越的,我相信我自己,我也有能力。我其實不願意服輸,即使到最後身體病了,我還是有許多的堅持,以及不願放棄的自尊心。所以我很苦,都是自己在折磨自己。

我人生最大的慶幸就是先認識了來妙法師,然後認識了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師姐,我相信我這一生是有救了。來妙法師一直鼓勵我,還有勸說我,讓我今天才能有機會在這裡說話。我在選擇安樂死這個決定的時候,內心不是沒有害怕的,我在和來妙法師通完電話以後,才稍微心安了一些,因為我知道自己已經準備好了,我告訴來妙法師要幫我在死後聯絡佛寺牽我的靈。我就算害怕死亡這個決定,但我內心相信蘇師姐會救我。

世間的醫療已經無法救治我的疾病,身體隨著日子一天一天變差,我覺得活著愈來愈沒有尊嚴,身體不能自己隨意動作。我又是個這麼愛面子的人,這樣的生活讓我一點都無法接受。每一日我都不想面對太陽的升起,因為每當早上睜開眼睛,看見太陽那時,我知道注定又是一日無力的開始,我的身體完全不能自己作主,我很難受。

我很愛跳舞,也很愛我的身體。為了跳舞,我這一生都在節制飲食,我須要管理身材,害怕變胖。我可以對自己非常嚴格,就是為了身材苗條,享受在跳舞時,曼妙的舞姿舞動我的人生。

我這一生沒有什麼朋友,因為我的個性很差。我有非常高傲的個性,經常無意中得罪人,但我也不怕得罪人,是學佛以後才稍微有一點改變,但還不是改變太多。

我的中文不好,但在死後卻能說出多一點。

我原本的訊息就說到這裡,其實我內心裡真正的觸動都還未寫出來,我真的太丟臉了!人生走到最後,居然會是用這樣的方式收場,我沒有臉面對佛還有大家。

我是個罪人,今生的我,言行舉止裡造了非常多的業,我讓別人不舒服,感到難受。後來我死後,才看到我過去生也同樣因為自己的高傲,傲氣傷人不少。我真的非常愚痴,不知道此身是假,還因為自己有的能力,擺出一個高姿態,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都把業力找上了,居然還沾沾自喜。

曾經我的人生應該是要有所發揮的,但最後我都在搞自己的身體。不管是為了自己身體的欲望、追求,或是這個身體的感受,我都在在乎這個身,我太愛自己了!但是最後我什麼也留不住,因為當我的身體病了,自己的身體開始不能自主時,我的心真的慌了,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疾病的速度來得好快,根本不留給我反應的時間,甚至我留有再多的錢,也換不回我原本的身體。在那段時間裡,我每天都在和自己的身體抗戰,但這場戰註定是我會輸,因為我沒有任何的籌碼和冤親債主賭。

我的這一生,從我出生時就已經與賭局綁在一起,我的親生父親是大名鼎鼎的賭王葉漢,從小我就因為我的父親而有了與別人不一樣的童年。我的父親雖然很有名氣,但這並不代表能給我們一個健全的家庭。我的父親有好幾個女人,父親是後來才和我的母親在一起的。我的出生並沒有受到太多的祝福。成長的過程雖然衣食無缺,但我卻養成了孤僻的性格,還有高傲的個性。我不輕易相信人,自認為很懂得人性,因為小時候的經歷,讓我懂得比一般小孩還多。

我的父親在成為賭王的這條路,當然也結下多方仇家,甚至是眼紅嫉妒他的人,因此在外我們都不太敢讓別人知道我們的真實身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打擾。

成長以後,我沒有分得父親的身後錢,我有我的自尊,我能靠我自己的力量生活。我這一生的財富已經是不愁吃穿,我對待身邊的人經常都是用錢處理,因為我最不缺的就是錢,但我忽略了人與人之間並不是用錢堆疊出來的關係,這是我從小到大都不懂的道理。我以為有錢就可以買全世界,買通所有關係,這樣的汙染,使我一生都不懂得做人的道理,經常在無意間得罪人。

我曾有幾次的婚姻,最後是以離婚收場,因為我不懂得如何經營婚姻生活。我的個性很倔強,當我與丈夫間發生衝突時,我並不懂得退讓,有時自己受傷得深了,只有自己一個人獨自面對,我也不會到處向別人訴說。離婚之後,我又再談了下一段感情,後來和我現任的丈夫結婚,直到我生命的最後。

學佛後,認識了來妙法師。來妙法師是我生命中少數談得來的恩人,師父總能包容我的性情,有時也會勸說我幾句,我知道師父是懂我的。

因為來妙法師,我從而認識了蘇師姐,也願意相信這一切。我先是為我的父親辦了法會,他這一生罪業深重,很感恩有這個機會幫助他解脫,如果沒有蘇師姐,我相信也沒有人能夠救他。我的親生母親去世後,我想完成她的遺願,讓她回到她思念的家鄉。來妙法師勸我要為我的母親辦法會超度,牽我的母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知道這樣的緣分都是難得的,我也很願意去做。

安排為我的母親超度,這件事情令我非常的歡喜。我感覺我母親的一生並不快樂,跟著我父親很辛苦,這也讓我對感情一直是不夠信任的,我一生的感情路並不順利。

人世間有太多的悲與苦,其實我從小看過太多,所以導致我的人格變得相當冷漠,我不相信人,也不用真心對人,我將我的真心封閉了,開始用另一個我與大家互動。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但我其實已經進入自己的執著空間,我從二十多歲就已經進到其中,無法清醒。所以我非常固執,我不能輕易走出自己的主觀。

我不是一個好的女人,因為我很自私,我所做的決定都是為了我自己。想當初我急著想來澳洲香光大佛寺修行,是因為我知道這裡會對我有幫助,但是我又不是真心想要前來修行的,所以後來我先去做了別的事情。誰也不知道就這樣錯失了我這一生唯一來澳洲香光大佛寺的機會。

我沒有真心想要超度自己的眾生,所以一路上,我明知道自己應該大發心的,但我最後什麼都沒有去做,我就這麼把自己唯一的機會放棄了,最後漸漸步入我人生的盡頭。如果人生能夠重來,我一定會做出改變。奉勸現在同樣輕視香光大佛寺的人,這裡真的是人生最重要的地方,大家要知道把握,不要像我一樣,錯過才知道後悔。

我不真心,我在後來得病後,也曾經想過要利用佛,想要靠佛幫我醫身體,但因為我的心不真,沒有冤親債主想要放過我。我後來去到加拿大療養,我也一樣不夠相信佛,沒想到這一趟飛往加拿大,成了我最後的生命之行。

我其實從未想過自己最後會選擇安樂死的方式離開人世,但我自己真的過不了生病折磨的這一關,我又特別在乎身體,考慮了很久,我也掙扎過好幾天,最後還是做了這個決定。然後我打電話交代來妙法師,一定要為我安排我死後的超度,我不要再繼續輪迴,我想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在這個過程之中,完全沒有想過跟隨我討報的冤親債主,我想到的都是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利益,而眾生的苦,我根本沒有感受到。我是個自私的人,只急著想要擺脫苦痛的人生,卻不曾想過自己過去害人家有多慘。我只感受自己當前的感受,忽視了眾生們的心靈苦痛,我好自私,沒有幫助他們。

在決定安樂死的那一天,我的心臟跳很快,其實這麼靠近地面對死亡,我的內心也是害怕的,但我強迫自己不要放棄,做了這個決定就要勇敢去完成。

最後我真的步入安樂死亡,死亡的時候,我的身體因為安樂的藥效,並沒有經歷太多痛苦,直接結束生命所有的徵象,離開人世。

但我這個生命是被我自己用外力強迫離開的,我的業力還沒有還完,所以當下我沒有辦法離開身體,我依然被困在自己的身體之中,或許我也讓這些冤親債主不高興,所以加諸在我身上的折磨無限加大,包括後來我的遺體的所有經歷。所有人都認定我的身體應該不會有感覺了,但因為我的靈魂還是與身體相當靠近,我感受的到所有的苦,忽冷忽熱,還有無盡的恐懼之苦。

後來我的遺體處理過後,同樣在過程中我也非常痛苦。直到我的身體沒有了這個相,完全回歸大地,我才被一道力量帶離開身體,而這次我所到的地方是黑暗的地獄。我很痛苦,因為地獄有許多的刑責都在等著我,我難以逃避這些罪業。

正當我要開始受報的時候,我被蘇佛的力量牽引上來,進入了西方法性土之中。這個寧靜的環境起初我還不太適應,但到了後來我能真正感到這裡殊勝的磁場,我知道這個地方就是淨土。

我在每一回的超度之中,都看見自己無邊的冤親債主顯現,還好我有師父的慈悲幫助,我才能這麼快解離痛苦。我看見大批的眾生都被佛光接引而去,我才第一次意識到佛力的殊勝。我看到我有許多的冤親債主,正等著我去為他們解脫痛苦;但是我在死之前什麼也沒有做,我太自私了!還好有香光大佛寺的蘇佛與師父們慈悲,傳訊息給來妙法師,告訴他我還要再多超度。還好來妙法師真的有幫我,再多超度了十場,我才有多一些機會解決我的業債,雖然遠遠還不足以抵銷我無量無邊的罪業,我還有這麼多眾生在等著我。因果真的很可怕,難怪說菩薩畏因,眾生畏果,我總算明白這個道理。蘇佛所講的沒有錯,在這個殊勝的機緣,真的要把握,能多超度自己的眾生,一定要去做,不要像我等到最後,已經無法挽回,才在後悔。眼看著自己難以計數的有緣眾生,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只有先欠著,等我下次下來世間,還要再還!

現在的我很清淨,我也還在努力學習改變自己,在西方極樂世界真正跟著佛修行。我看到了我過往出家修行的模樣,我開始每天都很精進。

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我就講到這裡了。很高興來到西方極樂世界,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我先感謝蘇佛,及香光大佛寺的諸位法師們,我這次一定會好好修行。我也感恩來妙法師與來敏法師,還有居士惠萍,因為有他們的幫忙,才能有今天的我。

我的生命充滿了故事,但這一生還是走過了。人生就像一本劇本,這個說法一點也沒錯,現在我的劇本演完了,所有演員都各奔東西,誰也不會永遠在一起。我現在完全在佛的世界裡專心修行,期待有一天可以看見你們來到這裡找我。

最後,我想奉勸那些愛生氣或者常在生命中姿態傲慢的人們,大家看了我的故事真的要知道清醒。「我的這一生最後剩下什麼?在哪裡?」全部都是假的,最後什麼也都帶不走。

我現在很感恩蘇佛,還好我還能來的及。我也感恩來妙法師及其他人,讓我有這個機會解脫。我也感恩主筆師父的慈悲,耐心等待我的性格,重複問了我好多遍,我才在最後寫出這一篇。非常感謝這一切的因緣,感恩南無阿彌陀佛。

倩嫻跪地,叩首感恩佛,佛恩難報!

南無阿彌陀佛。

葉倩嫻叩首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