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黃雙城《不枉此生》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十二月十日

蘇佛法身將我們一牽,我們瞬間全都抵達西方。那一瞬間,感覺西方就在眼前,是那麼的近,剎那間就到了,但對世人而言,卻無法輕易地抵達,包括我也是。

我們這六十位獄卒很榮幸能加入這次牽往西方的行列,每個人都感動得流下眼淚,一同跪在佛前,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我是黃雙城,談起過去,所有的畫面依稀出現在眼前,心中還是有那麼一點感覺存在。

小時候我有個願望,就是想要當一名消防隊員,但這個夢對我來說很遙遠,幾乎遙不可及,因為我的腳有嚴重的長短腳,走路一跛一跛的,完全跑不快。這樣的殘缺若是在情急之下是危險的,可能別人還得幫助我,所以要當一名消防隊員,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我的爸爸是一名義消,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經常看見爸爸在半夜出門,每一次出門都是情急的,因為有大火正在等著爸爸去撲滅,還有不知道多少條命,也正在等待著爸爸去救。躺在床上看著爸爸離去的背影,我覺得爸爸像個英雄,好英勇。

全村子的人都知道,爸爸是個樂於助人的人,他不只當義消,還到處做善事幫助人,這樣樂於行善的特質,即使爸爸沒有特別教我要這麼做,我自己也能默默學會。所以我從小就喜歡到處跑,看到哪裡有需要人幫忙做事,就會去幫忙做,全村子的人因此都認識我,我也認識全村子的人,就像一家人一樣的親近。

我的身體不只有長短腳的問題,還有先天性的疾病,這個疾病會讓我感到痛苦,尤其半夜發作時,我幾乎是無法入睡的。爸爸幫我找了很多位醫生,醫生都說沒有藥可以醫好我的病,就只能這樣過一輩子,但這個一輩子並不會太長,頂多一二十年的時間,而且我的腳還會不斷萎縮,到最後將會完全動不了,就只能躺在床上或坐輪椅,靠著別人幫忙我。

得到這樣的病,很多人都為我感到不捨,但我從來沒有哀嘆過,也不曾埋怨自己得到這樣的身體,這大概是爸爸的樂觀心態影響著我,我也才能這樣樂觀地看待自己。我曾經問過爸爸:「如果哪一天我死掉了,你會難過嗎?」爸爸看著我,說:「當然會難過,但是老天爺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他會帶你去好地方,所以爸爸不用擔心你,知道你一定過得很好。」聽到爸爸這麼說,我笑了,因為我不在乎自己的身體會如何,我多半在乎的是爸爸,不希望爸爸為我傷心難過,聽到爸爸這樣說,我就不用再擔心了。

這短短的一二十年,我到底能做什麼?家裡的環境可以讓我出國留學,但我並沒有選擇這麼做,因為我清楚知道,出國留學的文憑不可能跟著我離開,那只是這世間的玩意兒,只要一離開這世間,那都會成空、成夢,所以我不花時間出國留學,甚至連讀書也只是應付應付而已。

那我到底都在做什麼?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到處跑,多半的時間,都用來和人相處。我希望能用我的樂觀態度和精神,來感染身邊周遭的每一個人,希望他們都能和我一樣,在面對困境的時候,不要將事情想得太糟,而是用正向的態度去面對,這樣不但能讓自己的情緒穩定,甚至還能更積極地處理事情。最後的結果或許會出乎意料的好,就算沒有,也會因為這樣正向的態度,不至於讓自己陷入低潮和愁苦中。

和人相處的過程中,我看見當人的苦。我自己清楚知道,這個身體一旦病了,真的很痛苦,親自經歷在其中,更能有深刻的體會。所以對於村子裡一些生病的人,我更能感同身受,經常陪伴在他們身邊,希望能給他們一些力量,鼓勵他們勇敢地面對病魔,勇敢地活下去。

我沒有很強的能力可以幫助別人,但我有一顆非常真誠的心,不論對誰,大人、小孩,乃至一條狗,我都很真誠,很真心。這樣的心,即使我沒有幫上什麼忙,有時只是靜靜地,用一個笑容陪伴著他們,他們也能感受到溫暖,那是很自然能夠感受到的,不需要言語。

我到處在尋找,尋找人生的意義,這段人生如此短暫,我不會想要像其他人一樣,追求什麼人生目標,但我到底能做什麼?有時我會一再地去想這個問題。當我在不斷幫助別人的過程中,我突然感覺到,我雖然沒有很長的生命可以活在這世間,但我有比別人更燦爛的笑容,所以我能留給世間的,就是「笑容」,這也是別人缺乏的,我希望能留給大家,幫助大家都能面帶笑容地過每一天。

疾病發作時,我通常不會告訴爸爸,因為我知道爸爸也沒有辦法幫助我,只會在身旁窮擔心而已,所以我選擇忍下來,只要忍過去就好了。隨著身體疾病發作的頻率增加,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漸漸在走下坡,這是很明顯能感受到的,但我不擔心,也不難過,而是更勤奮地去幫助別人,將笑容帶給他們。

十七歲那年,我的身體已經病重了,但我還是忍著,我知道爸爸能感覺得到我的狀態,但他和我一樣,都是樂觀的面對。爸爸支持我主導自己的人生,在最後的這段路,我要怎麼走,他都由我自己決定,默默地在身邊支持著我,給我力量。

有幾次我突然走不動,爸爸問我:「要不要爸爸背你?」我笑著告訴爸爸:「爸爸你別說笑了,我是年輕人,應該是我站起來背你才對,怎麼會是爸爸背我呢?」說完,我便對爸爸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要爸爸不用擔心我,我很好。

雖然我的腳經常不聽使喚,但我還是堅持要走路,只要這雙腳還能動,我都要繼續往前走,因為我的生命有限,不想就這樣停下來。

十七歲這年,我們家附近的一間房子著火了,沒多久時間,另外一家也起火,總共有三間房子在同一個時間起火,火勢非常的大。爸爸早已衝到第一線救災,家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而已。為了確保安全,我也必須先離開屋子,去到安全的地方躲避,直到火滅了之後,才能再回來。

眼前的熊熊大火讓好多人的心又急又慌,尤其失火的那三戶人家,更是大聲哭泣、哀號。爸爸和其他消防隊員都在全力搶救,希望不要有人傷亡。

我站在現場,看到一個又一個人從大火中被救出來,每救出一個,我的心就安了一些。就在大家都覺得應該已經救完了全部的人時,我突然聽到一個很微弱的聲音,是被救出來的一位小妹妹,她就躺在我身旁的擔架上,我聽見她微弱的聲音說:「弟弟,弟弟,房間。」聽起來應該是她的弟弟還在裡面,這位小妹妹很快就失去意識,被醫護人員給帶走。我經常去他們家,所以清楚知道她的弟弟會在哪一間房間,於是想要趕快告訴消防隊員,希望他們能將那位弟弟平安救出來。偏偏就在這時候,我的病情又發作了,兩條腿瞬間腿軟倒地,但我不可以倒下來,那位弟弟還沒救出來。我趕快用爬的,奮力地往前爬,大聲地喊出:「還有一個孩子還沒救出來!在第一間房間!」現場非常的吵鬧,我使勁地大喊。幸好,有人聽到了,他們趕快也跟著喊著:「還有一個孩子!在第一間房間!」我看見第一個衝進去的就是爸爸,爸爸毫不猶豫地立刻往屋子裡衝,我發作的身體使我全身不停地抽動,但我還是在原地等著,希望老天爺能幫助爸爸和那個孩子平安出來。

過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爸爸真的衝出來了,手上還抱著那個孩子,現場的人全都大聲地歡呼。孩子已經奄奄一息,一旁的救護人員趕快將孩子送到醫院搶救。

爸爸英勇的畫面,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永遠都是我心中的英雄。

十八歲這年,我的病情又加重了,我知道自己時間已經不多,爸爸也知道,爸爸為了陪我走最後一程,先將工作暫停,每天陪著我。我有好多話要對爸爸說,尤其是對爸爸的感謝,說都說不完。

我們父子倆愉快地聊天,這最後的一段路,雖然身體很難受,很煎熬,但在爸爸的陪伴下,我好快樂,臉上永遠都是掛著笑容,我想將笑容永遠留在世間。

這年的冬天,我的心臟急速地停止,走完了十八年的人生,感恩一路陪伴我的人,尤其我的爸爸,我永遠不忘記他。

離開人間後,我來到地獄擔任獄卒,我很樂意從事這份工作,尤其閻羅王讓我能和這些罪犯說話,能讓我有機會勸導這些罪犯。先前我不懂佛法,所以我能說的就是世間所會的那些。但自從六七年前,蘇佛的法音傳入地獄後,我開始聽見蘇佛講經,聽得愈來愈有法味,愈來愈法喜,於是將佛法又說給這些罪犯聽,希望他們都能洗心革面,真心懺悔,並且發大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當蘇佛法身來到地獄超度,這些被勸導過的地獄眾生幾乎都能真心地懺悔,並且發願救度眾生,隨著蘇佛帶來的金光離去。

不久前,我被通知排上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心中好高興,因為聽蘇佛講經這些年,對西方極樂世界也有著期待與盼想,沒想到真的有機會讓我去到西方,我心中萬分地感恩。

今天就是我來到西方極樂世界的日子,這裡的莊嚴和清淨,真的就是極樂的世界,我希望所有眾生都能來到這裡,得到永遠的解脫。

黃雙城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