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連正文《不再殺生》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原來這裡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一切是那麼的殊勝美好。小鳥一直在對我唱歌,眼前每一個景緻都讓我難以忘懷,若不是蘇佛,我們難以到達這如此美好的境界。無數的生命都充滿了生命力,佛的國土,一景一物都讓人覺得清淨,感恩佛也感恩蘇佛帶我們來這美好的境界當中。

我是連正文,住在港口邊,我們整個村子都漂浮著海鮮的鮮味,有些外地來的人會受不了,但我們村裡的人早就習慣了,這個味道對我們來說就是家。

從小我就愛吃蝦,每次一盤蝦擺在眼前,我總是那個吃得津津有味的一個,眼前會有一疊高高的蝦殼。

過年過節的時候,叔叔、伯伯們,我們會排成一排,開始準備舉辦吃蝦比賽,每次比賽下來,都要吃掉快一百隻蝦。我吃蝦的技術非常厲害,蝦頭拔掉後,剩下的部位放進嘴裡,最後吐出來後只剩下吃得非常乾淨的殼。

小時候我們的休閒活動當然也融入了村子裡捕魚事業。我們都能讓我們撈魚、抓蝦的地方玩樂,可以玩上一整天。抓起水中的魚笑孜孜,有時候不小心還會整個人都跌到了河裡,全身溼答答的。

我的爺爺、爸爸、叔叔、伯伯都是捕魚的,有些捕魚是捕中長程線,船開出去一個禮拜內才會回來,有些是長程線,一個月才會回來。本來爸爸是開長程線的,賺的錢比較多,抓到的魚也比較大,可以賣到好價錢。但認識了媽媽,結了婚後,媽媽就要求爸爸不可以出門這麼久,除了事業之外,還要顧到家庭。爸爸被媽媽吃得死死的,什麼都聽媽媽的,只要媽媽一大聲講話,爸爸都會點頭。鄰居都笑他是妻奴,但爸爸真的很愛媽媽,所以不論人家怎麼講,爸爸都還是堅持聽媽媽的。爸爸讓媽媽,才能讓我們這個家處於平靜當中。

我們家有六個孩子,三男、三女,也全都是歸媽媽管。媽媽會分配工作讓我們做,一旦發現我們偷懶,媽媽就會開始對我們咆哮。媽媽咆哮的結果,一定不會太好,因為媽媽掌握了各種資源,爸爸、奶奶、學校老師,所以媽媽可以想到任何方式來懲罰我們,讓我們聽話。

我是家裡最叛逆的孩子,媽媽最常罵的就是我,我喜歡跟大家唱反調來追求刺激,雖然漁村面積不大,但我卻還是可以找到各種新鮮好玩的事。

村上幾年就會出現一次翻船的意外。其實我們全家人心中都有些憂慮,很擔心爸爸就這樣一去不回。

每天早上,我都一定會到港口的媽祖廟祈求,祈求整個村的漁民都可以順利平安地回來。但我靜下心來祈求時,我知道媽祖有聽到我的心聲,但有時候去祈求時,心會感覺特別亂,讓我有不安的感覺,我只希望一切都不要發生。雖然我這樣想,但往往該發生的事,都還是會發生。

當意外發生時,我小小的心靈總是會想說,為什麼大家一定要承受可能發生的意外,可不可以大家選擇比較穩定的工作?但我還小,我不知道怎麼幫助大家改變。

當我心中徬徨無助的時候,跪在媽祖面前,總覺得媽祖可以給我一些指示。

某一天我在港口吹風,不小心就睡著了,半夢半醒間我聽到哭聲,哭聲哭得很犀利,聽起來發生了相當心痛的事。我疑惑著看著前方,沒想到看到一位婦女,哭著說,自己好多兒子都被人帶走了,有時候失去五個孩子,有時候失去一大群孩子。就在婦女哭著講話時,一瞬間,我看到了婦女變成一條大魚,一瞬間又變回婦女的樣子。我心中充滿著疑惑,但又想到,如果自己可幫忙這位婦女,一定會盡力幫忙的。

當這個心念一起,馬上我就看到婦女變回魚身,在海中游,魚身在遠處看著船身,船身灑下網,拖著網,開始啟動船身,沒多久,將船停下來時,網內已經撈到好多的魚。看著這些魚,很多大小魚都是婦人的親戚跟孩子,婦人看了好傷心,這樣的事情長期發生,每一次都必須忍受、接受。

一瞬間我醒了,但夢中的畫面好清楚,老婦人的臉,那些魚靈的樣子。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夢境是真實的。

那天我到港口,吹吹海風,看看海。我問自己:「該怎麼做?」第一次我看大海雙眼感到無力。不由自主地我走到媽祖廟前,很誠心地詢問媽祖,突然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做到自己可以改變的。」於是我在想,我可以改變什麼?那一瞬間,我突然看見,我身邊圍繞了很多的蝦,我恍然大悟,自己錯了。原來過去我傷害了這麼多的生命,雖然不是像捕魚那樣一次傷害那麼多生命,但無知中我還是做了,我懺悔。從那時我知道,原來除了人之外,其他的生命也是生命,其他的生命也應該要珍惜。

我知道這個道理後,就在想,要怎麼樣幫整個村轉型,讓大家可以不要再造殺業。

我決定向父親坦白,告訴爸爸我所見到的一切。沒想到爸爸說,他之前也有夢過類似的夢境,雖然心中很懺悔,但那時候我們都還小,為了養我們,只能繼續下去。

我聽後很驚訝,一直以來我都很聰明,便和爸爸、媽媽研究,我們將所產的海草做成糕餅,成為我們獨有的特色。當我們成功轉型,帶來一些人潮後,又影響其他戶的村民,讓他們跟我們一樣不要殺生。

有些做起小吃,有些創造一些貝殼作品,用在地的優勢來轉型。幾年後,我們這個小村成功轉為觀光漁村,多數的人都沒有再出海捕魚,而是將自己的小船裝飾一下,有些小船油漆成三種顏色,有些油漆成國旗的顏色,每一條船有不同的特色,更有些人乾脆讓人體驗在船上用餐,創造了很多的觀光商機。

來到漁村,還是相當有海味,但漁村多了很多不同的色彩。也因為這樣,轉型後不用隨時承受著失去身邊人的可能。

村上的媽祖廟比以前香火更鼎盛,外地來的人一定會禮貌性地來媽祖廟拜拜。

對於成功轉型,我們全家都相當的開心,也算是贖罪。村上的人也都知道要愛惜生命。

五十多歲時,我被選為這個村的村長,大家都認為我是名副其實,但其實我更在意的是各個生命不再受到傷害。每天我們都會在媽祖廟為我們曾經傷害的生命超度,希望他們能收到這份功德,可以不要受苦。

我活到七十二歲,吹著海風,全身已經沒有太多的力氣,離開了。

村子入口刻了一個石碑紀念我。陰暗迷茫間我來到了陰間,看到很多茫茫然的眼神。來到閻羅王前,閻羅王告訴我,今生我本來要全身發癢,受魚靈咬而死,我的父親也一樣,而就在我轉而珍惜生命,並真正幫助生命這份心後,才能夠化解災難。此時人間還有太多人於無知之中。

閻羅王慈悲,見到我有幫助眾生的心,給我獄卒來服務大眾。在地獄我靜下心來聽蘇佛講經,就在服務滿三十年的時間,得到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我心中相當的感恩。極美的世界,無爭無奪,心中只有平靜與感恩。

謝謝蘇佛牽我們六十位獄卒到西方。

南無阿彌陀佛

連正文合十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