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一藤月《月大俠》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來到西方後的我們,更懂得我佛的慈悲。阿彌陀佛真的大慈大悲,創造極樂世界來拯救我們這些生生世世輪迴不休的眾生。一藤月帶著五十九位獄卒,一同跪地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牽我們到西方。

「月亮」是我的標記,這是我們祖宗流傳下來的,所以凡是我走過的地方,就會留下一個月亮標記,讓看到的人知道,我一藤月來過此地。

過去,很多人就對我的身世感到好奇,但從來沒有人真正知道我是誰。因為我的行蹤一向神秘,加上我們祖宗所傳下來的獨門輕功,可是無人能及,即使有人想要偷偷跟在我後頭,也不可能跟上,一下子就被我甩開,完全看不見我的身影。

一身的黑衣是我的裝扮,我也會在頭上和臉上圍上黑布巾,只剩下一對眼珠子被看見,所以沒有人真正看過我的真面目。正因為沒有人看過我的真面目,所以我也能變裝,穿著和一般百姓一樣的衣服走在大街上,不會有人認得我就是一藤月,他們只認得那個月亮標記,不認得我的臉。

這個「月」字是我們歷代傳下來的重要標記,是我們「一藤家族」的代表符號。我們一藤家族很特別,代代都沒有血緣關係,且代代都是孤兒,這個意思是,我們一代救起一代。我是一個出生時就被丟棄在路邊的孤兒,被父親救了起來;而父親也是孤兒,被祖父救起來;祖父也是孤兒,被曾祖父救起來。所以我們一代救起一代,追溯到最上頭,就是一位名字裡有「一藤」這兩個字的祖先,但已經不知道是哪一代,後代就用這個「一藤」來代表我們家族姓氏,我的名字就由父親取名為「一藤月」。

不知道從哪一代的祖先開始,我們就開始學起「輕功」這項武功。我們一藤家族的輕功有別於其他人學的輕功,不論速度、跳躍的高度,或甚至快速隱身術,都是其他人所無法做到的。我們擁有這樣的能力不是用來展現,而是用來救人,所以代代相傳,從小就得開始學習,穩扎穩打地努力下,才能練就這樣的功夫。

當時不論我們所處的是哪個年代,每一個年代的社會都一定有惡人。就像「惡霸」這樣的人,一定會出現在生活周遭,他們專門在欺負善良的小老百姓,甚至欺負許多弱女子。我們只要見到這樣的惡人,絕對會出面制止,並且處置他們,但不至於奪走他們的性命,只是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這樣的惡行是不應該的。

為了救這些被欺負的人,我們經常到處遊走巡視,三公里遠有人求救,我們就能立刻感應到,用輕功快速抵達他們受害的地方,不到現在時間的五分鐘就能立刻出現在現場,速度非常快速。事情結束後,我們就會在附近樹幹、石頭、牆壁,或路面上等處,留下一個月亮標記。看到這個標記的人都已經知道我們,稱我們為「月大俠」,不論我們歷代祖宗的哪一代,都是這樣被稱呼,但從來沒有人看過我們的真面目。

剛剛說到,我也會穿著「便裝」走在大街上,因為我也會用不同的方式救人。像是在街上做生意,將賺來的錢,用來救濟貧窮百姓,幫助他們能正常地過生活,尤其他們的孩子,在我的救濟下就不用流落街頭受苦。

我們一藤家族最重視的就是孩子,所以我也在地方上設了一個孤兒院,不是用俠客的身分設置的,而是穿著便裝的時候用另外一個名字及身分,去規劃及建蓋那間孤兒院,並到處尋找有能力教育孩子的善心人士,請他們進到孤兒院裡一同幫助這些孩子。

說到這裡,有人可能會覺得好奇,為什麼我們一藤家族要用兩個身分來救人。其實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們這個問題,因為沒有人認識我們俠客的身分,我們自己也沒想過為什麼。若現在要回答,我大概會以「救人方便」這四個字來回答。

當以俠客的身分來救人時,我們隱藏自己真實的面貌,別人看不到我們,也抓不到我們,所以我們可以在不傷害對方生命的情況下,任意地對他進行處置。處置的方法,是運用我們祖傳的武功,快速地在他面前揮出幾下,不需要觸碰到他的身體,就能讓他的身體出現好多道傷痕,很快他就會感覺到疼痛而叫喊。當我們在地方上出現幾次之後,那些作惡的人就不敢再輕易地出現,因為他們知道我們隨時都會出來行俠仗義。

為了將我們一藤家族的善心善行及武功繼續延傳下去,我也收了一位孤兒作自己的兒子,由他來繼續傳承。

這個孩子是我在一座深山裡救起的,其實我救了非常多個孩子,但當我看到這個孩子的第一眼時,就認定他就是我們家族的一員,將來長大後絕對有能力學起所有的功夫,而且他的心會非常善良。這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很容易就能看透人心,包括剛出生的孩子,輕易就能看見他們的未來。

我將這個孩子取名為「一藤信善」,他一生所信的就是這個「善」字。

我從信善一歲時就開始訓練他,最先訓練的是感受環境的不同。這個孩子的氣質非常好,不會輕易地哭鬧,就算肚子再餓,身體再難受,也不會吵鬧,這是他天生俱來的定力,注定要來當忍者、俠客,我非常的看好他。

在我的用心教導下,信善果然將功夫學得很好,也有一顆善良之心,從小就懂得幫助別人,長大後更是學會我助人的方法。甚至他還想出更有智慧的助人方式,教導大家都懂得行善,這樣就能幫助大家彼此互助互利,比起我們獨自幫助人的力量更大,也更快速。

信善對我非常孝順,他清楚知道我們一藤家族的傳承模式,說他將來也會收一個孩子,努力地教導他,讓他繼續傳承我們一藤家族的功夫,繼續幫助別人。

這一生我活得很長壽,一直到八十多歲才離開人間。在我還未離開人間之前,信善已經收了一位孤兒當兒子,按照輩分就得叫我爺爺。我和這孩子也很有緣,或許就是這樣才會成為一家。看這個未來的幼苗很棒,有很好的資質,從小也有一顆善良之心,我心中相當滿意,稱讚信善很懂得看人。

不論我們一藤家族能傳到幾代,只要有機會,我們都會繼續承傳下去。

臨終後,我的靈在地獄裡擔任獄卒。從生到死,我都沒有機會遇到佛法,沒想到在地獄裡我遇到了。是蘇佛的法身帶著金光和「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進入地獄裡超度,我才有機會聽見這句佛號,並且開始聽見蘇佛講經。

在我第一次聽見蘇佛講經時,好驚訝、震撼,怎麼有人能夠講出這樣的法,每一句都是精華,最重要的是,教導我們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將佛法介紹給地獄眾生,希望他們都能受益,並且念佛求出離。

一藤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