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 ──吳奇坤《改轉命》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十一月十一日

眼前是光亮的西方極樂世界,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光明,還要清淨。一進到西方就有種回家的歸屬感,過去我修行一直在求提升,所盼求的就是一個最高層次的境界。現在我來到了,心中很感恩,感恩佛及蘇佛的慈悲,更感謝閻羅王的愛戴。

我是吳奇坤,幾世以前,我是一個修行人。在修行有點基礎後,我就離開了寺廟,離開了師父,一個人進入深山當中,希望遠離人道的喧嘩,可以讓自己靈性提升。

進入深山修行後我習慣也喜歡這樣的環境。修行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些幻相的空間,我選擇讓那空間就此滑過,繼續修行心性。

我日日夜夜都在修行,沒想到最後我的靈魂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我都還不知道。我死了,怎麼死的我不知道,靈魂進入了樹當中,繼續在山中修行,我成了樹神。

時間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決定要考驗一下自己的修行,到底修到了什麼樣的程度,所以我選擇去投胎,再得人身,希望修行經得起考驗。

我到了一個母胎身上,這個母胎很溫柔,不時都在撫摸著肚子,和肚子裡的我講了很多話。我感受到母親的溫柔。我的靈性還存在。在母胎中我感覺到壓迫跟擁擠,甚至我還感受到母胎跟嬰兒之間感情的交流,這種感覺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早就沒有七情五欲很久了,突如其來又有這種感受,我不知道怎麼適應跟突破。我盡力想要摒除一切,因為我的靈性一直都還很清明。一點一滴的身體考驗接二連三地來。

到後來足月後我準備出生,原本胎兒生長的環境開始變動,讓我待不住,開始動,開始掙扎,此時我感受到母體的巨大疼痛。從母體中出來,就在一陣強大的擠壓後,終於我再次以人身來到這個世上。我看到了我的父親和母親,他們用充滿愛的眼神看著我,而我也開始依賴他們。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快速地被這個世間的染汙給覆蓋,我的靈性努力保持清醒。

在我長大的過程,父母親和身邊的人都把我歸類為容易敏感的孩子,因為有一點小動靜,我就會有很大的反應。確實如此。在我還是嬰孩時,許多人會抱我,每一個抱我的人,我都可以感覺到他們的心。他們的心是真實的,還是有幾分虛偽,虛偽到什麼程度;說很喜歡我,講的是真話,還是檯面話,這些我竟然都可以感受到。

有時候一堆叔叔、伯伯、阿姨來家裡,我可以感覺到他們是有目的性的,就算稱讚我或是跟我玩,也只是做表面給我父親、母親看的,此時我就會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是怎麼樣的反應。要對他們笑,配合他們演戲,還是要面無表情,不拆穿他們,也不做任何回應。這樣的矛盾時常會在我心中上演。

隨著年紀漸漸大後,受到這個世間的汙染太多,我很明顯可以感覺到我過去的靈敏度不在了,很多原本可以一眼就看清楚的真相,也變得讀不到訊息了。這樣的情況就連我自己都有點嚇到。

從小開始我一直都有預知的能力,我可以知道即將發生了什麼事。雖然知道是知道,但我並不能做出任何的反應,因為我知道如果我說出來,或是去避免,我就違反了真理。所以我時常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切事如我預期地發生。

十三歲時,我看到一個畫面,令我感到害怕。那就是,沒過多久,我的父親、母親就會在一場意外中死去,我將會失去雙親,成為孤兒。這一天的到來,令我害怕。

就在我心中有愈來愈不安的感覺時,眼前出現一個畫面。一位高官和師爺害人家破人亡,我則是那位執行者。原來我出生這個家是有原因的,這個身體除了伴隨我修行的願力前來,也是來受報的。

後來我更看到身體裡還有很多其他的冤親債主,他們一一都在等待找我討報。

沒多久,我看到自己將經歷一個大劫,淹死於水中。畫面好清晰,從哪裡墜落的。我看到我不由自主地走上橋,一群冤親債主就這樣把我推落。

看了這個畫面,我知道冤親債主很氣我,很怨我。我誠心地向他們懺悔,並盡量找尋可以彌補的辦法。

我去到很多地方擔任義工,將擔任義工的功德全部回向給我的冤親。我努力做、拼命做,漸漸把身體不適的情況減緩。

後來我投入了道教的宮廟當中。我擔任了管理宮廟的人,將信眾所捐獻的錢用在修補宮廟上,也會在各個神明的誕生日時,舉辦一些活動,讓大家來參加。彼此間感情可以熱絡一些,不會只在自己的方框當中。

宮廟成為這個社區的信仰,讓人民都有心安的感覺。

我沒有心地一直在做這些,沒有多想自己,直到有一天我覺得有些累,提早回家,躺在躺椅上,看看日曆,才發現,原來我原本預計經歷的那個劫數已經過了。因為我的沒心,才能夠平安無事。我好感謝,感謝宮廟給我服務的機會。而後我沒有再看自己的命運如何,更沒有再看別人即將會發生什麼事,只有盡力勸導大家要心中秉持著善念,行善行。

一生我都在宮廟當中,死後成為太上君旁邊的信眾,跟隨著太上君做好事。五十年過去,時間到了,我才到陰間報到。

來到閻羅王面前,我非常恭敬,對於閻羅王的審判我一律認罪。閻羅王看我很誠心,讓我成為獄卒來服務大眾。

在地獄中,我看到許多受報的靈,每一條靈都有自己的個性,也都有自己的堅持,來到地獄受苦,甚至還不認錯,個性的強硬,讓他們受苦更多。我時常想勸導他們,但個性強硬的他們為了自己而造業,更無法聽進我所說的。我心中總是有些遺憾,希望他們有改變的一天。

在地獄中,我聽聞蘇佛講經,經法中字字句句都在開解人心,開解個性。我相當認真地聽聞,也才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我盼求地獄眾生和自己都有出離西方的機會。

感恩,今日我終於等到了,來到佛地,跟大家一樣穿著莊嚴的白衣,準備到西方極樂世界。我誠心地念佛,直到蘇佛大手一牽,牽我們六十位獄卒還有無量無邊的眾靈到西方極樂世界。我看到了佛,好慈悲,終於我可以在佛的會下繼續修行。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及香光大佛寺。感恩。

吳奇坤合十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