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官政民《捨下世間追求》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九月二十三日

以前我所追求的是世間的名望、地位、名聲,在幾場大病後,我才知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我生病後的體悟,但現在死後,閻羅王讓我擔任獄卒,我看盡地獄受報的靈魂,大家都是為了追求身體的滿足而造業時,我才徹底醒悟,原來那些都不是人生最終的目標。

當我心中疑惑想找到答案時,我聽到蘇佛講經,講經中開解了人生的生死,我才知道要追求靈魂的永恆。從那時開始我就盼求有一天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想到在今日終於如願,我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都站在西方的彩蓮上,見到佛的慈容,心中感恩。

我是官政民,從小的志願就是當一個成功的人。我爸媽從小就告訴我,只有當成功的人,人家才會看得起你。

所以我從小眼光就很高,我瞧不起那些在我認知中較低階的人,我不會去跟他們接觸,因為媽媽說那些人沒有文化水平,會把我給教壞。我聽媽媽的,在學校所交的朋友就是那些家庭背景跟我差不多的孩子。

我說我要當高官,朋友說他要當教授,我們講好要爬上社會高階之中。我的頭腦跟功課其實不是很好,但媽媽為了要讓我跟社會高端的人接觸,幫我關說,讓我進了貴族學校。

爸媽這一生不算頂有成就的人,但希望我可以代替他們完成願望。從小,他們就不斷地在我耳邊跟我說,但這期待,就像一根針,深深地刺在心頭。其實我一點都不開心,但還是必須為了他們的期望,做讓他們滿意的事。

在爸媽和朋友們談論當中,一定會講到我。爸媽總會拿我出來跟他們朋友炫耀,說我功課很好,在學校都是前幾名,老師也說我將來可以考到很好的學校。爸媽的朋友們聽了,都會稱讚爸媽,說爸媽很會教,兒子這麼會讀書。雖然爸媽的朋友在稱讚我,但聽入我的耳中,卻是備有壓力,一股氣往胸口壓了進去。

從國中開始,其實我就有喘不上氣的問題存在,當狀況愈來愈明顯,愈來愈嚴重時,我只好跟爸媽說。爸媽帶我去醫院檢查,卻沒有查明什麼病因,只說我這可能是壓力造成的。

醫生這麼說,我很認同,因為爸媽給我壓力,我給自己壓力。壓力這問題始終沒有解決,只能有時候大吃大喝或是對著空氣講話才會好像得到一點釋放。

大學我順利考上政治系,走上從政這條路。我的名氣漸漸愈來愈大,爸媽為了替我選舉,也拿出他們的積蓄。還好我做事從沒讓爸媽失望,選上了地方代表的立法委員。這是我花了很多時間累積的人脈,才能夠有今天的結果。站上台講話的那一刻,台下的人都在為我鼓掌,我的心相當歡喜,說不上來的驕傲感,成就感。我開始為地方策畫,為地方服務,這麼一來累積了地方很高的名氣。只要我出門,有許多人都會來跟我握手,感謝我這些年對大家的照顧,替大家爭取的福利。

一開始我是真的很認真在替大家服務。直到選舉接近時,我出現了競爭對手,這位對手以前就住在鎮上,一直是鎮上公認的好人,我可以感覺到許多人都對他很愛戴。當看到這些畫面時,我的心開始沉了,我不想要自己在人民心中的地位銳減,我變得不是真正為了人民而推出福利。我多花了一些錢來討好人民,買收人民的心,實際上有些預算我多花了,這些都屬於國庫的錢,人民的錢。我沒想到自己失去了理智。

我的心開始不擇手段。當我跟媽媽說到有關於這些事時,媽媽支持我這些偏激的想法和做法,這樣一來我又更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直直做去了。

我沒想到我後來竟然會跌了一個大跤。我用了不好的手段,甚至毀謗對手的方式想要打壓對方,沒想到對方贏得的是人心,所以不論我怎麼做,說了什麼,想要造謠什麼,鎮民們都相信他。

選舉當天,其實我心中已經知道了結果,但我不想接受。開票結果出來,我僅得了三成的票,剩下七成的票都屬於對方的,這樣的結果讓我難以接受。第一次嚐到人生當中的失敗。我敗了。

回到家,媽媽一直指責我,說把錢都花在我身上,我怎麼可以失敗。我知道媽媽的心情也不好受,所以儘管她念得多難聽,我都還是讓她發洩完。因為這確實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讓他們失望。

沒有了立委的工作,我轉而投入一些行政工作當中,心中鬱悶。而一貫的競爭模式,到了行政單位,我依然選擇競爭,想要讓上級主管能夠看到我。說實在,我每天都過得好累,我每天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但當我這麼想時,心中一股力量又撐起了自己,那是自己的自尊心及強烈的個性。我心中還是盼求著有朝一日,自己能夠站起來,讓人刮目相看。

當事實證明,財力不夠、人脈不夠的情況下,還是只能當一個行政人員。每年回家過年,包了紅包給爸媽,媽媽當場打開說:「怎麼少了?」我滿臉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之後我就一直沒選上高官,媽媽對我的講話態度也時常帶有諷刺。

我忍,忍一口氣在心中,要面對自己人生的失敗,至親的指責。

四十一歲,我的體重開始一直往下落,身體體力也不夠,去醫院檢查,發現我的胃部長了腫瘤。腫瘤已經到第二期,快要第三期,如果不馬上治療,身體就會快速持續惡化。

因為身體的狀況,我被迫停止所有的工作,接受治療,治療的過程中,好辛苦,也好痛苦。家人在一旁陪著我,看我這樣也捨不得。

因為身體的狀況,媽媽也對我態度轉變了,不再逼迫我。治療的五年,腫瘤反反覆覆地復發,且拓展到不同的部位。我受盡身體的折磨,總算後來挺過一切。

這段生病的期間,基督教教友很關心我,給我生命的希望。在病好後,我加入基督教當中,跟隨著教友四處替人服務,做義工。其中幫助了很多老人,和沒有爸媽的小孩,我還去了醫院當義工,看盡了許多生老病死,而在其中我才發現幫助人比周旋在自己身上快樂多了。我在教友的帶領下,幫助了很多人,找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快樂。回想過去,競爭、追求都沒有比看見一個孩子的微笑來得快樂。

我找回了自己,活到了五十六歲,後面的日子都在各個機構間服務需要幫助的人。雖然最後還是癌症拓散開來,但至少人生體悟過一遭,也就夠了。

闔上雙眼,閻羅王召見了我,讓我看到,原來我過去殺業太重,今生才會注定有所病痛死去,而我今生爭取所造之業,也需要受報。聽完後,我懺悔,閻羅王見我有悔改之意,也還有福報可用,讓我當了獄卒。我看到大家相當辛苦地受報,心中不忍,想要勸說地獄眾生,但卻能力不足。

幸運地在地獄聽到蘇佛講經,學習其中的道理,知道出離的重要,祈求自己將來一天可以出離。總算等到今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佛創立的佛國土接引數不盡的眾生,感恩蘇佛慈悲接引我等六十位獄卒。

官政民 合十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