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 ──梁家誠《受報解業》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九月九日

我的心中有無限的渴望,渴望和家人不要分開,渴望有健康的身體,更渴望心可以安。這些渴望都是我想要得到,卻得不到的。而此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今天,我的靈性得到了永恆,我才發現我追求的那些渴望都太渺小了。

我是梁家誠,從小就多病。出生時是個早產兒,住了醫院半年,半年的時間我全身插滿了管子,家人們很心疼我。出院後,媽媽特別細心地照顧我,還為了我將自己夢想的工作辭掉,就是要好好陪我這個兒子。

小時候,我曾經兩次暫時性呼吸。一次在五歲,一次在八歲,那時我的臉瞬間發黑,全身抖動,把家人都嚇壞了。直到那時,醫生才說我的心臟沒有發展完全,需要特別注意,不要激烈運動,更不要受到激烈的刺激,否則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休克而失去生命。

全家人都謹記醫生的交代,特別照顧我,特別寵著我。只要我哭鬧,家人就會很緊張,覺得我是不是不舒服,還是心臟又病發了。全家人就像無頭蒼蠅那樣圍著我。

從小,因為心臟有缺損,我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樣運動、打球,更不能跑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曬曬太陽。有好多時候,看到同學們在操場玩得很開心的樣子,我多麼希望自己也是一個健康的孩子。我不知道為什麼老天爺要給我不健康的身體,讓我拖累家人。

除了心臟不好之外,我藝術細胞特別好,從六歲開始素描就畫得相當地相像。媽媽替我買了一些水彩,還有油墨,讓我自由發揮。

我最開心的時間就是投入畫作當中,可以把我心中的委屈、對人生的不滿,還有家人的苦受都畫在畫裡面。我用色非常大膽,但卻有些暗沉。媽媽會欣賞我的每一幅畫,從畫中了解我某些心態。當下媽媽不會多說什麼,事後會找各種不同的方法來讓我轉出心中的窟窿當中。媽媽就像我心中的蠟燭,幫我點亮我的人生。我知道是爸爸媽媽努力給了我生命,所以好幾次當我想要輕生時,我都會想起爸爸媽媽,我不忍心讓他們有悲痛的神情。心中一股力量告訴我,我一定可以走出一片天的。

每年我都要定期回醫院做檢查,情況都還算穩定,我也一路讀書讀到大學畢業。我的成績特別好,因為人家出去玩的時候,我不能去,全都在讀書,還好我對讀書也有一定的興趣。媽媽看我讀書和畫畫都好,總會問我,我將來要做什麼?很多時候我也會想,我到底要做什麼?

大學畢業,我有一群要好的朋友,對我都很好,聚餐時各個談論彼此的未來,都充滿了衝勁和希望。我很替他們高興,心中的聲音也一直在鼓勵自己,告訴自己,自己跟這些同學站在一起,就表示自己跟同學一樣的優秀。既然同學有追求夢想的權利,那自己當然也有追求夢想的權利。於是我靜下來看看,我的夢想到底是什麼?

當我在想這些時,眼前出現了好多的畫面。我的夢想是去打籃球,我的夢想是自由地奔跑,我的夢想更是當一個正常的人,做一般人都可以做的事。原來,我的夢想就這麼簡單,但卻不知道可不可以實現。

當我腦中出現好多這樣的畫面時,突然有一個人拍拍我的肩膀,我抬頭一望,竟然是十幾年都沒見到的小學同學。同學說:「終於找到你了,我找你很久了,你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希望你能跟我合作,我們一起創業。」第一次我聽到有人這麼正向地鼓勵我、肯定我、認同我,我的心有著說不上的歡喜之感。

我聽著同學訴說著自己的夢想,這夢想裡面有我的一角,聽了我心中很興奮,好想要這個夢想趕快達成。

同學告訴我,我的職稱是設計總監。將我所畫出來的發想,成立一個設計公司,可以接各種廣告專案或是各公司的專案。我聽了心動。在和家人商量之下,他們都很鼓勵我去嘗試。媽媽說,她第一次看到我在講一件事時整個眼睛都發亮了。

在家人的鼓勵下,我和同學成立了一間公司。同學有人脈,我有技術,我們一起聯手之下,讓許多人都看到了我們這間公司。在工作中我漸漸找到了自信,過往的自卑成為過去的記憶,現在的我充滿自信。也在醫生的確認下,可以開始做一些不那麼激烈的運動。

人生算是走在正向的道路上。

三十五歲時,和我合作的同學結婚、生子,生了一個孩子,卻是有先天性疾病。他為了孩子,老了很多,擔憂了很多。這讓我想起過去我爸媽照顧我的場景。好幾次我都到同學家看看他們的孩子,孩子長得好,卻受折磨,我心疼。

折騰了幾年後,孩子總算好起來。我向同學提議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把公司的營利部分撥去給基金會。基金會就是特別照顧那些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們,輔導孩子們能夠有好的醫療照顧,還有能夠有健全的心。

看著孩子們都愈來愈好的神情,我歡喜地告訴孩子們,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孩子們也可以當正常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片天,可以有屬於自己的成就。成就並不一定是當一個成功的人,而是當一個正向的人。

很多孩子受我們基金會的影響,改轉了人生,這讓我的心非常高興。

之前我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工作上,現在我將一些時間挪開,用在陪伴、鼓勵孩子上。我發現我愈這麼做時,我的心愈開朗。

我的一生遇過讓我心動的女孩,想和她成立美好的家庭。但心的底層當中卻有一股害怕的感覺,怕自己將來生出來的孩子跟自己小時候一樣,要承受那樣痛苦的過程,心中始終沒有勇氣跨出那一步。所以我選擇一個人好好過生活。

面對死亡,心中還是會害怕,但知道這一天是不可避免的。

五十三歲,朋友發現我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上,診斷證明檢查,我是腦溢血。死前我經歷了劇烈的頭痛,最後倒地不起。

眼前一片黑後,我來到了閻羅王面前,雙膝跪下時,心中紮實。閻羅王告訴我,這一生我本就是來受報的,今生所受之罪都是八世的眾生前來討。當初我為大臣,對百姓、下屬,不留情地殺與打。這些眾靈相當不平,積聚在我的心中,所以我從出生開始心臟就受到眾生佔據。最後會腦溢血而死,是我過去計劃傷人太多,這本來就是我應該承受的果報。今生如果不是成立基金會幫助先天性疾病的孩子,積功累德,化解冤業,我便會有一個先天性疾病的孩子來折磨我,向我討報。今生我化解了一些冤業,卻也承受了過報。因果在每一世、每一個念頭及行為都存在,不得不謹慎。

於審問結束後,閻羅王慈悲讓我擔任獄卒,我真心誠意地幫助地獄眾生,希望他們可以離苦得樂。就在擔任獄卒期間,我聽聞蘇佛講經,句句都入我心中。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有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這個願望默默在我心中。終於,我等到了,等到今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謝閻羅王提名,蘇佛大手牽引,讓我等五十九位獄卒進入西方,在彌陀座下,感恩不盡。

梁家誠 合十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