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梁佑輝《灰暗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八月二十日

走了這麼久,終於走到輪迴的出口──西方極樂世界。

佑輝和另外五十九位獄卒,各各心中充滿著感恩。感恩蘇佛帶著我們來到西方極樂世界,在這條漫長的輪迴路上,引領著我們走出輪迴的出口,回到我們每條靈共同的極樂故鄉。

大家好,我是梁佑輝,出生在中國大陸。

我的人生好像什麼事情都發生過,這些事都不是什麼好事,但我心甘情願地接受了。不管朋友怎麼笑我,我都只能摸摸鼻子說:「這就是人生。」

我是個長相不算差的男人,很自然有女性會喜歡上我,這是很正常的事。十四歲開始談戀愛,這個年紀不算早,也不算晚,有個心儀的對象,兩個人就展開了一段戀情。

原以為這段感情可以維持好一段時間。沒想到不到三個月,我心愛的姑娘就跟著別的男人跑了,將我狠狠地丟下,一句話都沒說。十四歲遇到這樣的事也沒什麼,想要女人,再交就有,所以我也沒有太難過,心中祝福她能一生幸福。

剛剛說的那件事,只是我人生不如意的開頭而已。之後又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好多件事,像是唐山大地震,我家倒了,全家只剩下我一個人倖存。

那段時間,我痛苦到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我深愛著我的家人,但他們就這樣被一場地震給帶走,從此與我永別。

為了度過家人離開我的心悲與哀慟,我離開了家鄉,計畫到其他地方工作,找了好久,才終於找到一個落腳處。一個好心人幫助我,收我一點租金,讓我住在一間簡單的房子裡。

我真以為自己遇到了好心人,沒想到他是個騙子。那間屋子不是他的,是別人的,屋主長年在國外沒回國,這間屋子就這樣放著,裡面什麼都齊全,只差沒人住而已,我信以為真地住進去。沒想到才住不到幾個月,屋主就察覺到異樣回國查看,果真將我逮個正著。我被屋主控告,那是我第一次上法院,感覺相當不好,幸好最後屋主決定和我和解,賠了一點錢結束了這件事。

原本是想找個地方療心傷,沒想到遇到這樣的事。我的人生,難道一定要這麼悲慘嗎?

身上的錢全都賠光了,只剩下一點錢吃飯。一位多年的摯友好心幫忙我,讓我暫時住進他們家,他家就只住了他和他的女友。這樣打擾人家也很不好意思,但我別無選擇,只好住下來。

這位好友和他的女友感情相當穩定,只差兩人都還沒有結婚的意願。沒想到在我住進去之後,全都變了。

好友的女人在短短幾個月內竟然愛上了我。我什麼都沒做,莫名地被愛上,最後被好友趕了出去,永遠失去這位多年的摯友。

我的人生到這裡,已經夠悲慘了,還會有更悲慘的事發生嗎?真的發生了。

我的身分被盜用,做了很多非法之事。原以為出面澄清就能了事,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判刑,無辜地坐牢好幾個月。在牢獄裡的我,真的很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短短幾十年的人生,我都活在灰暗色彩之中,沒有一天快樂過。對於未來,我再也不抱任何希望。

一位貴人在這時候與我相遇,他是爸爸多年的好友,小時候見過他好幾次面。

這位叔叔聽了我述說這些年來發生的事,他相當同情我的處境,好心地想要幫助我。但叔叔不是幫助我繼續在世間過這種痛苦的日子,而是帶著我進入佛門。

我沒有想過自己這輩子會學佛,就在這樣特別的因緣下,開始接觸了佛法。

叔叔一直以來都在寺院裡服務,在他的安排下,我也開始住進寺院裡,跟著一同服務。

看到我的人生遭遇,對於人生,我應當要看破,沒有什麼好再執著,也不需要再對這世間的生活充滿虛幻的幻想。我以為我真的已經看破,沒想到,我還沒放下。

我到底還有什麼好沒放下的?我自己也搞不明白。好像這個身體就是無法完全的清淨,即使每天聽經聞法,跟著做定課,心中還是有個聲音,告訴我,我還沒放下。

寺院裡的師父問我:「你還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嗎?」我立刻搖搖頭,說:「不要,我絕對不要回去,那太痛苦了。」師父又問:「那你的心裡,到底還有什麼還沒放下?」

我無法回答師父問題,因為連我自己也不曉得還有什麼還沒放下。待在寺院裡的每一天,我都乖乖地聽話做事,在這過程中,不斷在尋找自己的心,找尋心中深處那個還未完全清淨的自己。

一天,一位信眾來到寺院裡禮佛,才剛踏進寺院,他就難過地痛哭失聲。當時的我站在大殿外清掃地面,聽到這位信眾的哭聲,原本準備上前關心,已經有師父先走到信眾身旁。

聽見了信眾描述他失去家人的經過,我的心竟然動了。

我的心為什麼要動?甚至還跟著流下眼淚,好像事情就真的發生在我身上一樣。頭部的記憶不斷被往回拉,拉到了地震發生的當下,這時,我好像才突然驚醒過來。

我好難形容驚醒當下的感覺,就好像突然從夢中清醒一樣,我無意識地對著自己說:「原來地震已經結束了。」

現在才知道,那時候的我,還在地震當下的空間中,一直都沒有走出來過,所以我的心永遠都還在驚恐之中,還有對家人的思念與哀悼中,從未走出來。

心中還未放下的親情,是障礙自己修行的最大障礙。

我努力地學習調整自己,想幫助自己從痛苦中走出來,但頭部中的記憶,經常干擾著我,特別是在我正在淨化自己的時候,它就會突然間湧現出來,然後讓我深陷在痛苦之中。

我沒有因此而放棄,持續淨化自己,調整自己,透過聽經聞法,讓自己愈來愈懂得學會放下。

這一生,到後期,我出家了。這是一條我今生必定要走的路,因為我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

出家後,我也開始學習講經,想要讓更多人認識佛法,學習佛法,然後走出這段人生,尋找真實能了脫的究竟之道。

弘法十多年的時間,我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原以為我有機會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有想到,最終還是敗給了自己。我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多年的努力,竟然還是沒有放下。

冤親債主在我即將斷氣前的那一剎那,又將我帶入了當年地震的空間之中。我失去了覺性,將空間當作是真的,又再次深陷在裡頭,就這樣,錯過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

有幸,我還能擔任地獄中獄卒的角色,更加慶幸的是,我還能聽見蘇佛講經。

初次聽見蘇佛講經,大約是十年前左右。在地獄中的我,以為再也沒有機會可以聽見佛法,沒想到還能聽見蘇佛所講的經。我心中讚歎,這真的是大法,是真實能幫助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大法,阿彌陀佛真的住世在人間。

當我親眼看見蘇佛的法身進到地獄裡超度時,我完全看傻了眼,好多眾靈跟著念出六字洪名,而後隨著佛光離去。每一天我都能看見這樣的景象,每一次看見,心中都替這些地獄眾生感到歡喜。

今天,輪到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心中充滿著感恩。感恩蘇佛讓我們這些獄卒能有回到西方的機會,我們每個都相當珍惜。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梁佑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