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注成彬《走出困境》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七月八日

一直以來我都在擔任丑角的角色,我的人生沒有什麼人讚嘆我,我活著除了逗人開心外,很多時候我都是很沒有自信的。從我有意識以來就經常被打罵,所以我找不出人生的目標,我心中一直祈求老天爺給我一條明路,給我人生帶來希望,但最後我如同大家一樣生命殞落。不過很幸運的是,閻羅王讓我擔任獄卒,讓我有機會寫入往生西方的名單中,在今天同大家一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慈悲。

我是注成彬,廈門人,家裡好幾代都在從事紡織業,紡織品的製造對我來說相當熟悉。家裡開工廠,為了將工廠經營得很好,爸媽做事都相當的小心,戰戰兢兢地在每一個訂單上。

工廠成立時我十三歲,爸媽都忙於工作,工作回來後整個人累癱了,除了沒有時間陪我之外,很多時候還會對我講話很不耐煩,自從工廠成立後,我幾乎沒有得到他們太多的關愛。假日時,爸媽談論的話題,也全都是工廠工作的事,這些事我一點都插不上嘴。每次我想跟爸爸分享學校發生的事時,爸爸都會說:「這點小事幹嘛拿出來講。」當下我的臉垮了下來,一臉失望的表情,但爸爸並不在意這個,整個頭腦中都是自己所在意的事。

我是爸媽所生唯一的兒子,他們給我的教育總會告訴我:「凡事要靠自己,爸媽是靠自己打拼上來的,所以你也要靠自己。」「靠自己」這三個字深深刻在我的心中。很多時候,我的心其實很孤單,很需要人說說話,但我找不到誰可以讓我說出真心話,所以我只能以「靠自己」這三個字撐起當下的所有情緒。

因為這些經歷,我從小就有很成熟的想法,想法之中保護自己,武裝自己,這讓我的臉顯得特別的成熟。

我是爸媽唯一的孩子,他們對我的要求很嚴厲,從以前的挨打,再到冷言冷語,我在家中完全得不到溫暖。反而是隔壁的沈大嬸,很多時候看我一個人在家,會把我叫去他們家吃飯,他們一家人和樂融融地坐在餐桌上吃飯,飯後分享各自發生的事。剛開始我聽他們講,到後來他們也讓我分享,第一次有人聽我講後,有熱情的回應,我心中得到了溫暖的安慰。

二十二歲時,完成學業,我進了公司上班,從基層員工做起,相當多的考驗一一顯前。爸媽對我要求嚴格,晚上回家後還像在公司報告一樣跟他們說我學會了什麼東西。在家中我愈待愈有壓力,最後我受不了要求要搬出家裡住,但爸媽堅決不肯。我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愈來愈緊張,我不再像以前一樣什麼都聽他們的,長大後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想要做的事,不是他們能夠完全左右的。

有一天我和爸媽因為工作的事大吵了一架,我負氣跑了出去,好幾天都沒有回家,也沒有去公司,更沒有和他們連絡。

好幾天後,我打開手機,才發現好多爸媽的未接來電,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鼓起勇氣打電話回去,聽到電話那一頭是媽媽的哭聲,媽媽哭著說:「公司出事了,被人倒帳了,有人捲款潛逃,下個月我們要付給廠商的錢都不夠了。」媽媽哭得好傷心,好無助。爸爸就呆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

第一次我看到能力很強的爸媽有這樣的表情,我心中在滴血,我知道我是他們唯一的兒子,不論怎麼樣,我都應該要替他們承擔,不該讓年紀很大的他們傷透了心。我請他們先回家休息,由我來了解一下狀況,爸媽都不放心,但被我勸說了好幾次,才終於先回家。

我看了公司所有的帳,知道下個月必須支付廠商,還有公司基本開銷,總共需要五百萬。這五百萬,我開始先打給跟公司合作過關係很好的廠商,請他們先幫忙緩緩貨款。我老實地把公司的狀況跟他們坦承,希望他們能夠體諒,他們大部分都願意配合晚幾個月。

公司出現財務危機的消息已經在業界傳開,為了穩定公司狀況,我決定賭三個月,進原料製造產品,如果這些產品都可以順利賣掉,公司就可以周轉回來了。爸媽早已經慌掉了,我在沒有和他們商量的情況下,自己下了這個決定,我願意一賭,賭成功公司可以順利度過難關,賭不成功,我必須要扛負更多的債。

幾個月過去了,我幾乎都在公司,沒有回家,隨時看業績,隨時調度資源。資金的情況,也必須調來調去地運用。

在這麼努力的情況下,最後公司還是沒有挺過難關,公司宣布倒閉,我欠下了千萬債,爸媽也因此老了好幾歲。爸媽年紀大了,我請他們不要擔心,我還年輕,會想辦法把這些債都給還了。媽媽看到我這麼說,相當心疼我,也和我道歉,讓我年紀輕輕的就必須要背債。

為了能夠還債,我將家裡所有紡織品的庫存拿出來去擺地攤,雖然賺不了太多的錢,但至少生活上還打得過去。

為了能夠賺多一點錢來償還賭債,我去到了廈門賭場內擔任表演的工作,將自己裝扮成各式各樣的樣子,就是為了要討好去到賭場的人。

於賭場中我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環境相當的複雜,比起以前單純的生活,顯得有點不踏實。

於賭場中我快速地累積財富,把債給還到差不多,但我知道這並不是一份好工作,好多人在賭場崛起,也好多人在賭場身敗名裂。

在賭場中做了十年,認識了一位大老闆,他讓我重新開始。還債到了四十二歲才開始真正有自己的收入。

我將我挫敗的人生經驗四處分享,也幫助身陷賭場之中的人,讓他們知道要清醒,不要再沉迷,甚至不要再造業。我利用自己累積的人脈成立一個基金會,再幫助輔導那些失業的人能夠找到工作,至少讓大家生活都能夠穩定下來。

我時常到處奔波,幫忙人找到適合的工作,每天回家都有些筋疲力盡,但我做得很開心,至少我的人生不再只是周旋在自己身上,可以幫助到需要的人。

我並沒有結婚,因為在賭場工作的那段時間,我看到很多情愛的糾葛,最後都不是好下場,所以不想要將這樣的麻煩攬在自己身上。

自從在賭場工作熬夜後,身體一直都出現一些小病小痛,身上時常莫名地疼痛,去醫院檢查,也檢查不出什麼。

某一天走在街上,我被一陣亂棍給襲擊,打了頭破血流,就沒有再醒來。死後到閻王殿前才知道原來打我的人,是賭場所得罪的人,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要找我麻煩,終於等到機會想要找我麻煩,沒想到打得太過火,把我給打死了。

閻羅王告訴我,這是註定好要發生的意外,因為我過去就是這樣把人亂棒打死的,如今一命還一命,死時才五十歲。這一生雖然就這樣過了,但閻羅王看我有幫助人的善心,給我擔任獄卒,服務地獄眾生,在地獄當中,我見到了很多因果,一點一滴都騙不了人。我一直在想跳脫的可能,直到聽聞到蘇佛講經後,我才知道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那是一個真正了脫的地方。感謝閻羅王提名我,讓我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在今日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

注成彬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