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蘇佛雙眼之魔王—魔召合(釋原生)《靈魂的甦醒》

訪問蘇佛雙眼之魔王 魔召合(釋原生)

靈魂的甦醒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二年六月十五日

説我是中國的魔眾也好,銀河系的魔眾也好,我是一個可以來回中國及銀河系的魔王。我在中國出生,手拿搖扇,身穿長衣,頭戴文帽,修長的身材,這是我的靈魂顯現出當時在世時的風貌,是我靈魂的外相。

我的名字叫做魔召合,以這樣的外相現在大家面前,是要讓大家知道,看似斯文的我,實際上卻有著魔性的内在,可不要被我的外表給騙了。這是世間人的「罩門」,容易上當的地方。其實我也沒有這麽壞,尤其是在這個時代,人心自私,都有些壞的時候,更顯得我沒這麽壞。但是我就是有辦法讓相信我的人們壞上加壞,所以稱我為魔,那也是名副其實,況且我還有魔子魔孫們。

以往我是瞧不起説一套、做一套看似清高六根清淨的出家人,因為他們也跟我差不多,外相可以顯出幾分清淨相,但事實上,内心並未清淨,而是染雜,甚至犯戒,這是欺騙世人。可是世間人也甘願上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誰也管不著,只是這種情況下要談到解脫生死,那簡直就是做夢,只會愈陷愈深。如果碰上我們魔眾,再助這一類出家人一臂之力,那結果不是下地獄,就是入魔界。所以不只地獄門前僧道多,魔界中僧道也多,不是沒有道理的,克服不了自己的個性及惡習氣,卻又要帶領大眾擺脫生死輪迴,那實在是沒有的事,卻是現在許多出家人未認清自己真面目,未做到出家人應盡的責任,所得到的後果,這是在中國的現象。

在銀河系中,也有不少的修行者來自地球,或其他的星球,同樣是為了追尋真理,其修行功夫可以讓靈性脫離肉體,遠至虛空銀河系,找個不同於地球修行的地方淨修,吸取當地的能量,以維持靈性的清明,希望提升他們的靈性。但是是否能夠達到這個目的?這當中有些修行者的靈魂,此時受到我們這些懂得中國的修行,卻又在銀河系出現的魔王干擾障礙,未能繼續修行而折損,成為銀河系飄浮像死又未死的靈魂。他們的靈魂本質並沒有死,但是又呈現死狀,沒辦法有任何的作為,飄浮在空中,更不知道接下來要去哪裡。

我生長在距今大約五百年前的明朝,是個書香世家。上有父母及一姊,下有一弟,家中五口,過著單純不與人爭的日子。父親是私塾的夫子,母親則是學生心中的好師母,我們三個孩子就跟著父親的學生,在課堂上一起接受中國傳統的儒家教育。母親是個虔誠的佛教徒,時常上寺裡上香拜佛,我們也因此跟著母親親近寺裡師父。母親長得清秀典雅,跟父親的溫文儒雅非常搭配,這樣一對夫婦是受到大家祝福和羡慕的。

卻沒想到因為母親對寺裡師父的謙恭有禮,而使其中一位受信徒敬仰的師父,對母親動了心,在難以自主之下,假藉佛水的名義,將母親迷昏,而後玷汙了母親。這件事情引起了軒然大波,當然那位法師也難以留在寺中,被驅離佛寺,而母親也鬱鬱寡歡而終。從此之後,我對師父們的看法完全改觀,加上父親因為此事而消沉,不久後因為過度思念母親,也跟著離開人世間。

這麽一個美好的家因此破碎,我終生未娶,對佛寺師父的痛恨之心難以去除。過世之後,因為這一股怨恨之心而進入魔界,並專門對心行内外不一的法師們下手。而且我的魔力高强,能夠靈魂出體,進入到銀河系中,靈敏的覺性加上對出家人的敏感度,依著對地球與銀河系的修行人實際修行情況的瞭解,而進行報復行動。能夠進入銀河系的修行者,大多具有深度的定功以及清淨的靈性,所以靈性中如果有汙染處,我們會看得很清楚,而加以渲染放大,讓修行者難以突破,靈性起了變化。我們就在此時吸取這些修行者的能量,讓他們的靈魂漸漸地萎縮無力,而飄浮到空中,成為星際中飄浮的靈魂。

蘇佛高明的地方,就是現在銀河系超度的對象中,有許多這一類來自中國修行者的靈魂被救活。他們有的是萬年的中國修行者古老的靈魂,有的是在中國五千年歷史内的修行靈魂。當這些靈魂被最近的蘇佛千百億又千百億化身,到銀河系超度被救活時,好像從夢中甦醒,四處搜尋著自己的安靈之處。有一些得見蘇佛的金光及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猶如大夢初醒,因為佛號及佛光的加持,使得他們很快找回過去的自己。靈性品質高的靈魂,當下就決定跟隨蘇佛,進入了隨時跟著蘇佛旁的阿彌陀佛金光中,因此得到超度。這一些是非常幸運的靈魂,能夠有這樣的機遇,這也是過去修行得來的福報,與阿彌陀佛及蘇佛的因緣,如今現前得救了。另外還有一些被救活的修行靈魂,就近找到了星球繼續修行,而另有一些修行的靈魂仍然成為銀河系空中飄浮的靈魂,卻不是死亡,而是復活的靈魂。這些靈魂甦醒後各自的遭遇,就是過去生與阿彌陀佛及蘇佛的法緣所呈現的果報吧?這些事情如果不是經由今天的訪問說出來,大概蘇佛不知道有這些情形在其中吧?

對於這些飄浮的修行者靈魂最近的變化,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因為從未有過這種情形發生。對我們魔王而言,這些是異常變化,如果沒有加以注意,日後可能會影響到魔眾的生存。於是在我們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是來自地球澳洲香光大佛寺見性者蘇佛的靈性所為。以見性者才有的千百億又千百億化身,帶著被蘇佛降伏、感化的魔眾所組成的救世團隊,進入銀河系,帶來金光及佛號的能量進行救眾及超度。

於是我們決定前往佛寺一探究竟。找到佛寺,對我們這些往返地球及銀河系之間的魔王而言,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對於地球的修行者,我們也時常有所耳聞。許多日子以來,因為長期在銀河系中,所以忽略了蘇佛在地球的崛起。蘇佛不只超度了銀河系,還超度了中國、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東南亞,及澳洲的大山、海洋,最有名的是降伏魔眾的功夫。知道這些消息之後,我更想前來見見蘇佛本人,看來蘇佛不只是銀河系魔眾的頭痛人物,也是地球魔眾的首號敵人,還從來沒聽聞過修行者能降伏這麽多的魔眾。

我們來到佛寺,找到了蘇佛,原來是位平易近人的修行人,從外表上看來,實在是無法聯想到居然是能引起魔眾們傷神的人物,這才是一位真正具有深功内力的開悟見性修行者。我們秉持著進來佛寺前大家的共識,要進入蘇佛身體進行瞭解,並阻止蘇佛再入銀河系進行超度。這時看見蘇佛眼前已經聚集了許多魔眾,可想而知,這些魔眾所施的魔法,會讓蘇佛雙眼看不清楚前方;但是我們所看到的蘇佛,依然是不受影響地在進行法會超度。我們利用這個時候,往蘇佛眼睛的方向衝過去,卻無法進入雙眼。在衝擊過程中的力道不小,令蘇佛發現了我們的存在,便很熟練地説了一句,「有眾生進來,寫出來,把他們請走。」我們還來不及知道發生什麽事,就被蘇佛所敲的大磬聲吸入了西方法性土,就是我們現在所居住的位置。

一切變化來得非常快速,直到我們被安置在蓮花座上不能動彈的時候,我才看清楚我們的狀況,原來也跟許多的前輩一樣,我們被收服了。我不願意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試著想要從蓮花座上掙脫,卻是愈掙扎,被綁得愈緊。最後我終於放棄了,似乎沒有其他選擇,我必須靜下來接受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

等到我回神之後,聽到法會中傳出來的聲聲佛號,竟然勾起了我過去與母親到寺中的一些回憶。這是被我壓積沉澱了許久,不敢去觸動的部分。母親的遭遇是讓我進入魔界的起始點,在此時如此特殊及祥和的環境中,似乎有療癒的效果,讓我不再逃避,靜靜地讓這些過去浮現在我的腦海。我似乎能夠感受到阿彌陀佛的慈悲,藉由聲聲的佛號傳入我的心中,療癒我心中長久以來的創痛。漸漸地,我平靜了下來,沉浸在佛號中。

魔召合

佛給魔召合法名為「釋原生」。

 

釋原生(魔召合)三時繫念感言

來到佛寺,首先進入眼簾的是高大魁梧的韋馱菩薩及伽藍菩薩,我心裡就有底了,這不是一般的佛寺。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種場面,佛法的兩尊護法大菩薩同時存在,而且又見到佛寺正在舉辦三時繫念超度法會。更驚訝的是竟然親眼目睹了在佛教界被尊崇的西方三聖──光顔巍巍的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身上帶著金光的西方聖者,及清淨大海眾菩薩。

看到這個場景,還真的把我嚇到了,從沒想過以魔王的身分,能夠見到如此極亮極善的阿彌陀佛及眾菩薩們。這是多少學佛人求之不得也從未見過的事,此時竟然讓我們這些被人們列入邪惡的魔王們得見。這個念頭一起,身上的魔性頓時被減弱了大半。同時見到法會現場擠滿了眾生,都是為了前來佛寺求阿彌陀佛及蘇佛超度的靈魂們。竟然也見到來自虛空的飛碟及飛行艦等銀河系的交通工具,想必是來此地求能量。

在許多護法菩薩們的安排之下,大家快速地、有秩序地進入現場四周的牌位,或是金光當中,他們真的得受超度了!我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個微弱的聲音:這才是真正的超度法會!另外,見到了蘇佛從身體所發出的千百億化身,之後又變化出千百億化身,這比孫悟空的七十二變精彩多了!一時間我的眼前布滿了數不盡的蘇佛,又在下一瞬間往不同的方向散去,到不同的地方去超度有緣眾生,其中當然也包括銀河系。我不禁感慨,蘇佛是經得起魔眾考驗,不是魔眾能動搖得了的真正修行人,這一類的修行人被歸納為成佛者,是被我們魔眾尊重及接受的。

蘇佛在佛號中,進行千百億又千百億化身的超度,速度非常快,能力非常強。在佛號結束聲中,千百億化身很快地回體,完成了法身超度的過程。這樣的超度場面真的是沒有見過,也難怪阿彌陀佛會在這裡出現並且常住。

在佛寺的這段日子以來,我發現這裡確實是正法的佛教,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此末法時期,魔眾們縱橫天下,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僥幸地脫離魔眼,而不受到魔法的破壞、顛倒。這個地方確實是值得佛教的大力護持,這樣的話,由一位魔王來説出口,實在是一件很荒唐的事,不過,這也是我這一段日子以來,在這裡參加法會,聽經聞法,念佛受到淨化所感受到的真實情景。

南無阿彌陀佛

釋原生(魔召合)

 

附註:

蘇佛慈悲,不忍魔王魔召合的父母親無辜被害而受苦,乃請海澤法師收訊息,寫下其父母此時在何處,欲牽其靈上澳洲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可於法性土全家團聚,聽經聞法,等到因緣成熟,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時,即永脫輪迴之苦。

 

海澤法師寫下的訊息如下:

魔召合(釋原生)(跪地中)

原名:呂召合

父親:呂允山,於鬼道中找尋妻子

母親:呂氏好娘,於空間中仍鬱鬱寡歡

 

接著,海澤法師再次訪問魔王魔召合,訪問內容如下:

我是魔召合,當蘇佛念我的訪問稿,我正洗耳恭聽,沒想到蘇佛話語一轉折,竟然說:「把他的父母親找出來,是無辜的受害者,讓他們全家團圓。」

我聽到之後立即跪地,胸口難以止住地跳得好快,這是真的嗎?

法師毫無猶豫地寫下我的本名──呂召合,及父母親的名字時,讓我感到驚訝!接著又寫下父母親此時的去處,更是難以相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現在在何處,就算我知道也救不了他們!

當蘇佛念著父母的名字及去處,父親:呂允山,於鬼道中找尋妻子,母親:呂氏好娘,於空間中仍鬱鬱寡歡,我的心中痛了一下。

在蘇佛敲磬之後說,「請到法性土,讓他們團聚」時,好快地,父母親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父母親卻又真實地站在我眼前。

在他們還在回神看著發生什麽事情時,我已經兩行熱淚從雙眼滑落,大聲地喊出:「爹!娘!我是孩兒呂召合!」他們看著我,叫我「召兒」,那是我的小名,是只有父母親才會叫的小名。父親看著母親叫出:「娘子,你果然出現了,我找你找得好苦!」母親叫著父親:「相公,沒想到我還能見到你!」我們三個分離已久的靈魂竟然還有相逢的機會!

我趕快告訴爹娘,是阿彌陀佛及蘇佛救了我們,我們才有可能再相聚。爹娘立刻跪地,和我,我們三個靈魂,在西方法性土相聚,向阿彌陀佛及蘇佛磕頭致謝!

 

六月十五日 晚上七點二十分 釋原生(魔召合)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