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令雙眼白蒙、紅癢、流眼油之魔王—魔瑪安(釋妙善)《心的轉變》

令雙眼白蒙、紅癢、流眼油之魔王 魔瑪安(釋妙善)

心的轉變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我叫魔瑪安,看到我的人都會被我可愛天真的樣子給吸引。個子一般高,橢圓的臉,圓圓的眼睛,因為頭髮少,所以戴了一頂帽子,我常常可以因為心情而更換新的帽子,沒有想到魔眾也有長這個樣子的。在我們的星系當中,什麼樣的長相都有,各個不同,我就是其中之一個。

我的星球叫做「普瓦薩魯星球」,是個人民與魔眾共同生存的星球。這個星球裡每個魔眾的魔齡都不同,有小至剛出生就當上魔眾,因為他的父母親都是魔眾,他當然也是魔眾,也有老至靈性將熄的魔。在這生與熄之間也要學會看破放下,有許多現實的事情隨著時間發生,也隨著時間而流過。

我雖然長相可愛,但是我的心很容易把事情看偏了、看邪了,任憑我如何地學習,這樣的情形總是一直存在,有時候就算遇到好事,怎麼到後來也是得到不如意、不好的結果。所以從我懂事到現在,我沒有活過把事情看好看正的日子;但是我卻有一顆無所謂的心,就算我遇到什麼不如意、不順心的遭遇,我也會想成這樣也好,過著和別人不同的日子。這樣的魔性一直跟著我,是讓我感到最可靠,可以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

我來自於一個破碎的家庭。在星際當中的男女如果需要身體的接觸才能繁衍下一代,這樣的星球多變化,穩定性不高,在星際當中是屬於比較中下水平的星球;愈是不需要經過身體的接觸,就能繁衍下一代的星球,水平會比較提高一些。最高等的星球只要經過念頭互相的合意,到某個強度,就能夠孕育出含有雙方念頭的下一代。

我就是在這樣最高等的星球當中出生,但是當父母因孕育我的時候,並不是雙方帶著善念與美好的念頭。如果我是在善念與美好的念頭之下孕育而成,那麼將會成為一個友善與美好的生命。但我的父母是在兩方家族互相利益的情況之下,帶著勉強、不悅,卻又不得不有下一代的念頭之下孕育了我,所以我的本性當中就帶著不看好、看壞;但是我卻擁有了母親可愛又美麗的外貌,所以形成了我的外表與內在不一,這種情形之下,我過得並不快樂。之後,父母因為個性不合而分開,更加強了我看壞、不看好的個性。

隨著年紀的增加,這樣的個性愈來愈明顯,改不過來,想要有個依靠,卻尋不到,結果被魔界發現,吸收而進入魔界,讓我可以盡情使壞、不看好、看壞且壞到底,這時候就會產生魔性,加上魔界中有魔力的支持,使我看壞使壞的魔性增強。為了讓自己不要受到欺負,我不斷地強化自己,並且吸收魔子魔孫,終於讓我成為魔王,雙眼不看好、心裡不想好,成為我跟魔子魔孫的特色。

我有自己的國土,就在我們星球的一處。在這裡的魔王們,彼此互不干擾,必要的時候可以互相合作抵禦外敵,否則平常各自行動,或者是向外拓展自己的魔勢力。有的魔王的勢力甚至拓展到擁有幾個星球都要聽魔王的指令,只是我並沒有這樣的大志,所以在星球上我這個魔過著對方不犯我、我不犯對方的日子。

最近在我們的星球周圍,傳來了一件又一件的消息。有的魔王因為吸收到極強的正能量,而讓自己的魔力消退許多。原本被占領的星球,因為吸收到這一股極強的正能量,使得星球子民甦醒,為了保衛星球而做反抗,竟然擊退魔眾而收復本來被魔眾占領的星球。這樣的消息傳出,讓許多的魔王備感威脅,大家要聯手驅逐這一股正能量,得到這樣的共識之後,許多魔王為了保護自己的領域,加入了這一次的驅逐行列。

我們得到的消息是這一次正能量帶頭人是蘇佛,來自於地球。我們沒有聽過地球,經過大家更進一步地了解之後,知道地球離我們的距離非常遙遠,蘇佛怎麼能夠來到如此遙遠的地方,到我們的星際中散布如此強大的正能量?於是在瞭解蘇佛的飛行範圍之後,我們所組成的銀河魔眾們各自帶著魔子魔孫,形成一道保護層,不讓蘇佛進入我們的銀河系。原本以為集合大家的力量可以有效地阻止蘇佛進入;沒想到蘇佛的正能量竟然突破了這一道大家形成的保護層,輕易進入我們的星際之中。

首次的阻止不成,大家領悟到蘇佛並不是一般的外敵,於是採取另外的政策,當蘇佛要離開銀河系時,大家跟隨蘇佛,進入蘇佛的來源地。我們之後又收到訊息:蘇佛是一個有魄力的地球修行人,有成就並且已經收服許多魔眾。常常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強烈救度眾生的心,如今救眾的行為不只限於地球,甚至拓展到地球外的星際當中。這樣的人類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態,如此積極看好?引起了我的好奇,因此加入了由星際魔眾所組成追蹤蘇佛的行列。

終於等到蘇佛的到來,龐大的金光,快速地繞著銀河系,我們等著,等到蘇佛快要離去時我們才跟隨著離開銀河系。在我的帶領之下,我交代魔子魔孫千萬要跟好,這裡不是在自己的星球及星際中,未來不知會變得如何,所以要跟好。此時一入金光中,我就能夠明顯感覺到身上的魔力消退了些,還是須要再跟進。這時候星空傳來「南無阿彌陀佛」句句的佛號聲,當蘇佛飛行時,這一句佛號竟然可以放出能量源,與金光共同幫助較暗的星球恢復能量,讓我覺得非常訝異,更堅定要跟隨到底一探究竟的決心。

蘇佛帶著大家經過了許多地方,都是我們沒有看過的情景,但是可以見到許多的眾生因為蘇佛的經過而被送入金光中。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我不看好的個性認為這樣的事情蘇佛沒有辦法持續太久,因為會消耗太多太多的能量。最後蘇佛來到一處更明亮的地方,蘇佛金光中的跟隨者回歸本位,蘇佛進入人體中。之後我才明白,這裡是地球的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的靈性出自於這個人體,所以這是蘇佛的身體,而我們剛剛跟隨的是蘇佛的靈性。沒有想到人類的靈性可以飛行到銀河系帶給星球及眾生能量,並且持續一段時間。

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猶豫,我的心中起了不安的感覺,要儘快地進入蘇佛的身體,才可以阻止蘇佛的靈性行動。因為我看不好的魔性從雙眼而出,所以我一向擅長攻擊雙眼,已見到蘇佛雙眼紅色血絲的存在,表示雙眼已經受到攻擊,正進行著防護,所以我決定從雙眼進入。

我們身上有的魔性開始起了作用,可以快速地進入雙眼當中,但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進不去,經過第二次的行動還是進不去,於是我們不想浪費自己身上的能量,採取另一種方式。在蘇佛的頭眼外圈釋放出我們不看好的魔力元素,擋住蘇佛的視線,當魔力元素發揮作用時可以讓蘇佛所見的都不看好、看壞,希望能產生放棄到銀河系救眾生的這個行動。結果是雖然我們成功地放出魔力元素,但並沒有讓蘇佛不看好、看壞,反而是增加進入銀河系環繞的時間,而魔力元素也能夠有效地讓眼睛看不清楚,就是蘇佛說的白蒙蒙,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天。魔力元素已經超過了我們平常釋放的量,一般只要發揮一些魔力元素,就能夠讓對方看壞不看好而放棄所做的好事;沒有想到在蘇佛的身上並沒有產生這樣的效果,而且白蒙蒙的情況,雖然讓蘇佛看得較不清楚,卻阻擋不了蘇佛前進銀河系救眾生的腳步。

我們在佛寺停留了一段日子,魔力元素用盡了,須要回到我們魔星球吸收魔力元素,在同時,我們身上的能量應該也是會耗盡,但是並沒有這種情形。後來才明白,我們留在此地所吸收的是這裡的金光,自然有正能量可補充我們身上的能量,但同時也會加快魔力元素用盡的時間,因為魔力元素是一種負能量,自然地被金光的正能量抵消掉。這一切我明白了,這裡不同於我們的魔星球,這裡的正向力量強過於我們的負向力量,所以我們魔眾的力量不停地在被抵消掉,所以此地不宜久留。當我有這樣的結論,正想帶著我的魔子魔孫,竟然被蘇佛發現眼睛有魔眾,而被一陣強而有力的聲響吸入到我現在的所在地「西方法性土」。

在這裡我學到什麼叫聽經聞法,什麼叫佛法,以及蘇佛因為見性發慈悲心,所以進到銀河系救受苦的眾生。在法性土的這段日子,最奇妙的事情是把我看不好、使壞的個性完全使不出來,心中有的是一種平靜溫和,甚至於覺得這裡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這對於我來講,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改變,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而參與了佛寺的法會,讓我有了改變,完全不同於以前的我。

釋妙善(魔瑪安)

佛給魔瑪安法名為「釋妙善」

 

 

 

魔王 魔瑪安(釋妙善)三時繫念感言

在法性土的這段日子裡,我聽到了南無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以及超度眾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這些事情。在法會時我都看到了,看到了很高大明亮的阿彌陀佛,也見到了蘇佛把法性土上的眾生及在佛寺等著進西方極樂世界六十位獄卒送進去了西方。

我訝異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地方,心中竟然萌出了一個很微弱的聲音:「我以後也要到這個地方來。」我把這個念頭深藏在我的心中,所以只要有關於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的事情,我都會聽得很清楚。我聽到一個重點,要念南無阿彌陀佛,要進到佛的金光中,就能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在法會當中,只要大家念南無阿彌陀佛,我在法性土也會跟著一起念。我覺得自己變了,好像小孩子在期待某一件事情而在努力著,這跟以前什麼都看壞、不抱希望的我完全不同。再加上蘇佛講經時候提到要改個性,這樣的話,在以前我會當作耳邊風,這不是我在魔界的作風,而如今自己竟然真的變了。

原來到銀河系的是蘇佛身上現出來的千百億化身,他們代表的是蘇佛靈性的行動,而這些行動都是為了要救眾生,所以難怪蘇佛身上散發的都是善的、好的能量。這樣的善的、好的能量,讓我對於自己以前在魔界的行為深刻地感觸到那是惡的、不好的。忽然間,對於過去所做讓眾生感到痛苦、絕望,而覺得不忍心及做錯事,這種感覺我從來沒有發出來過,這就是懺悔,我相信是在這段日子的佛光及蘇佛的教導感化了我,讓我的魔性消退而起了佛性。原來佛性就是好的,善良的,幫助眾生離苦,這就是我在這裡所學到的。

我現在還在繼續學習中,我想我已經脫離了過去的那個「魔瑪安」,而產生了另一個新的我「釋妙善」。

釋妙善(魔瑪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