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鄭佑政《了願》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

從地獄的黑暗,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光明,使我心中感觸甚多。看見地獄中的眾生和西方極樂世界的菩薩們,一者苦,一者樂,二者之別,更使我感慨萬千,多麼希望地獄眾生們也都能早日離苦得樂。

今日蒙蘇佛慈悲接引,我們六十位獄卒才能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期待這天好些年的時間,今天終於等到了。我們心中法喜充滿,無限的感恩,跪在佛前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我是今天六十位獄卒的代表,名叫鄭佑政,很榮幸能擔任代表,並且與大眾分享自己的故事。

還記得爹跟我說過一句話:「人生活著如果沒有目標,那就白活了,沒意思。」爹說這句話時,我五歲,聽著覺得好像挺對的,但對我一個五歲小孩來說,人生要有什麼目標,我也搞不清楚。

為了找到人生目標,我對爹說:「爹,你給我十天,這十天我打算去附近的鄉鎮走走,或許十天回來,我就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爹笑著說:「那好,把這些錢帶在身上,十天後再回來告訴我你的人生目標。」

時間就只有十天,我沒有多餘時間徒步行走,當然是花錢叫了馬車,十天都坐這輛馬車,帶著我遊走在各鄉鎮之間。

沿路上,我看見各種不同的生活方式,特別是在比較落後的村落裡,他們的生活更是簡樸,與我們繁華的城市相比,大不相同。我買了一顆餡少的包子,問老闆:「老闆,這包子的餡怎麼這麼少?和普通的包子差太多了。」老闆說:「小少爺,這包子是賣給窮人家吃的,他們沒錢買普通的包子,我就做一些像這樣餡少的包子,可以賣他們便宜一些,這樣他們就能買得起,不會餓肚子。」

當我聽到老闆這麼說,心裡揪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還有人買不起一顆包子。看看這老闆,一副好心腸的模樣,肯定好心有好報。

我掏出了身上的錢給老闆:「老闆,這些錢夠買你全部的包子,把這些包子都送給那些窮人家吧!今天我請客。」老闆看著我這個五歲大的孩子,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很快便笑著把錢收下,說:「好,好,小少爺真慈悲,我立刻將包子包一包,送給那些窮人家吃。」

離開包子店前,我問了老闆:「老闆,你有什麼人生目標嗎?」老闆回答:「只要能讓我每天賺到足夠的錢養家,這樣就夠了。」很多人都有這樣的人生目標,一路走來,問了好幾個人,他們都是這樣回答我。

馬車繼續行駛,突然看見路邊有個女孩,我趕快喊著:「停!停!讓我下去。」我走下去看這位女孩,她正在唱歌,年紀看起來大我兩三歲,應該還不到十歲。在她前方有個桶子,應該是要讓人投錢的。我立刻掏出身上的錢,丟進桶子裡,然後站著聽她唱歌,直到她唱完為止。

我問這女孩:「為什麼妳要在這裡唱歌?」女孩回答:「我需要錢。」我納悶著,怎麼問來問去,大家需要的都是錢。我又問:「妳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女孩回答:「我不敢想什麼人生目標,娘生病了,我要多賺點錢才能買藥給娘吃,所以每天只要娘睡了,我就趕快出來唱歌,多少可以賺一點錢。」這女孩真苦,這麼冷的天氣,赤著腳,還只穿一身薄衣服,看起來應該是沒錢買衣服和鞋子。我又拿出了一點錢出來給她,告訴她:「今天妳就早點回家陪妳的娘吧!妳唱歌很好聽,這些就算是我打賞妳的。」女孩高興地對我說謝謝。

我繼續坐回馬車上,一路上看著好多家戶、好多店家,大家都在為了生活而努力。那我呢?我好像還是不曉得自己的人生目標是什麼。

很快就到了最後一天,馬車載著我回到家中。一踏進家門,爹已經坐在客廳裡等我,我禮貌地向爹打招呼。爹問我:「如何?人生目標找到了嗎?」我看著爹,又看著這間屋子,又想起這十天所見到的那些人,便告訴爹:「我的人生目標,就把咱們鄭家的家產全都布施出去。」

爹聽我這麼說,立刻拍手叫好,說道:「果然是我鄭林東的兒子,聰明、有智慧!看來這些日子你有了不少感觸,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告訴爹:「爹,這十天,我看了人生百態,但看著看著,發現每個人都是為了生活而生活。每天出門就是賺錢,因為需要生活。所以我問了好多人,他們都告訴我,活著就是要賺錢,就是要養家,我不想看到大家一生就這樣過完,才想將咱們鄭家的家產全都布施出去,或許可以幫助這些人過不一樣的生活。」

五歲時的這個經驗,對我的人生幫助很大,我不再只活在公子哥的富貴生活中,而是更懂得世間還有很多貧苦之人。在這麼多人中,我只是幸運一點,出生在富貴的家庭而已,沒有什麼好驕傲的,所以我一點都不傲慢,也沒有大少爺的架式,反而喜歡親近大家,樂於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每個月也都會將自己得來的零用錢全布施出去。

從十歲到二十歲,我還是不斷地在尋找自己的人生目標。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看著大家每天工作、進食、睡覺,有錢一點的人,追求生活上的享樂,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離不開這個身體,滿足身體的欲望。

那我呢?我要做什麼?

爹問我:「要不要娶妻生子?」我搖搖頭,說:「什麼樣的家庭我都看過了,從相愛到結婚、生子,再來就是得辛苦地養家,不到幾十年的時間,最後就得面臨離別。看似甜蜜的夫妻,其實各自的心底處還是苦的,只是肉體的互相依賴,讓他們感覺到好像得到幸福與快樂,其實最後什麼也沒得到。」

爹看著我,問:「那你的人生還能做什麼?」

在我還沒找到目標之前,我參加考試,最後當了官。雖然造福了百姓,做了許多能幫助百姓的好事,為百姓爭取福利,但我的心還是覺得空虛,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最後,我還是選擇放棄當官,開始過起了到處遊走的生活,去到哪裡就住到哪裡。我也曾經和乞丐一同睡過,他們身上的味道撲鼻而來,雖然難聞,但這股味道讓我更懂得他們的生活,就是這樣一天一天度日。

人生如果沒有目標,其實過得真的很盲目。

一天,當我看見一戶人家,家裡的老爺爺剛死,他的孫子則是剛出生。這個畫面喚醒了我,我心中納悶:「老爺爺死了去哪裡?他的孫子又是從哪裡來的?」這個問題將我給點醒了,當我開始從「靈性」上去尋找人生目標時,我才稍稍感覺到觸碰到自己的內心,原來一直在追尋目標的,是我的靈性。

在一個因緣下,讓我踏進了寺院。寺中的清境幫助我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這裡就是我在尋找的地方。

修行後的人生,與世俗間完全不同,最大的不同是我對人生又更能看破。每一天,我都在追求法中之樂,並且分享給願意聽法者,讓他們都能與我一同得到法味。

在寺院裡的每一天,我的心都是清淨的,將佛法宣揚,才是真正能幫助到眾生,所以我樂在其中。

然而,在臨命終時,距離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竟然還是有段距離存在,因為我在修行過程中著迷了,迷上了法,迷於其中而未能真正領悟,一旦當談上了「迷」字,距離西方就相當遙遠了。

這一生所做的善事,讓我得以在地獄閻王殿中擔任獄卒一職。在地獄中的我,雖然有些遺憾沒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慶幸在十年前便讓我聽見蘇佛所講的經,我好感動,在地獄裡每一次聽經之時皆流下淚水。

如今有機會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心中更是感動萬分,跪地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鄭佑政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