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之魔眾—魔瓦巴(釋德昌)《殊勝際遇》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之魔眾 魔瓦巴(釋德昌)

殊勝際遇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整個星際空間中,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戰爭,全是為了爭奪地盤和能量。我也參與了這場戰爭,這是我樂於參加的事,只要能贏,什麼事我都能做得出來。

戰爭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就在我們正興奮之時,突然
啪──好大一道金光照在我們身上,整個戰爭空間全都受到金光的籠罩,大家也瞬間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剎那間全傻住了,不曉得此刻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空間中開始傳出了「南無阿彌陀佛」的音聲,我最先反應過來,問身邊的戰友:「這是哪顆星球的戰術?」戰友回答:「不曉得,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戰術,難道這音聲有魔力?我們全都會受到這音聲的控制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還在繼續唱著「南無阿彌陀佛」的樂音,大家全都不敢輕舉妄動,不曉得動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戰爭現場從原本的極吵鬧狀態變成一片寧靜,全場就只剩下「南無阿彌陀佛」的音聲。

這片金光照在我們身上,我瞬間感覺到一陣暖意,好舒服的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光?當我正準備看清楚時,金光快速地消失了。我們全都四處張望,想看看金光去了哪裡,但現場什麼也看不見。

金光消失後,戰爭還繼續嗎?停止了,大家的心似乎被洗淨了一番,原本強烈的野心、占有欲、好勝心、強硬心、爭鬥心……全都受到了淨化,只剩下一種相當特別的平靜感,這場戰爭就這樣結束了,沒意思再打下去,全都各自離開現場。

我回到我的星球裡,那是一顆極黑的星球,名為「達達克斯」星球,在裡頭不見任何的光線,只有一片黑暗。

回到黑暗裡,我突然有些不習慣,腦子裡還在想著剛剛的金光。金光與黑暗差別太大,原本我以為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黑暗,但剛剛的金光,讓我有種舒服、寧靜、平和的感覺,那種感覺是我從未體驗過的,感到非常好奇。為什麼可以有這種奇妙的感覺?那到底是從何而來的金光?

我問了星球裡的其他魔眾:「你們有被金光照過嗎?」有魔眾說:「我們一直都生活在黑暗之中,從未見過金光,怎麼會問這個問題?」我沒有辦法讓這些魔眾明白被金光普照的感覺,頓時,好像自己還陶醉在其中。

在我們達達克斯星球中,全都是一族一族的魔眾,族與族間彼此會互相合作,一同聯合攻打其他星球。我們這一族在達達克斯星球中,算是最強大的一族,我雖然不是族裡的最高位者,但我的魔力也不小,所以經常被我們的大魔王重用,派我帶著魔子魔孫們和其他魔族合作出征,只要成功地讓我們攻下其他星球,我們就會將地盤均分,這樣我們就多了更多占領地。

原本,我的戰績相當令大魔王高興,十戰之中,有一半以上全都是勝利的。這樣的戰績,也讓我自己引以為傲,所以在其他魔眾面前,我總是容易擺出一副驕傲的模樣。

我的行程全都已經被安排好,什麼時候要和哪一魔族合作出征,全都已經被列出,可以清楚被我看見。稍微數了一下,繼上一場戰事之後,我還有八千場戰役在等待著發動,也就是我們要攻擊的目標星球,到目前為止有八千顆。如果我們都能順利地攻打下來,那麼我們的勢力絕對可以大大提升,再也不用依附在這顆「達達克斯星球」裡,而是可以從此獨立,開發出屬於我們這一族的魔星球。

在我自信的光輝中,所見的未來是一片的美好。我相信這個遠大的目標一定可以實現,到那時候,或許魔大王會給我一顆星球,犒賞我的功績,讓我可以在星球裡稱王,那是我心中所期待的。

然而,自從上次遇上金光之後,我整個樣子好像都不一樣了,最大的不同就是我變得心不在焉,經常處在一個不凝神的狀態裡。我因為這樣的狀態,而連續打輸了一百五十場戰爭。魔大王再也忍受不了,將我招喚到他的面前,問我:「瓦巴,你最近到底發生什麼事?以前可說是勝利的王者,怎麼這次節節戰敗,連續打輸了一百五十場戰爭?可知道這一百五十場戰爭,損失的就是一百五十顆星球,這樣的虧損太大了!」

對於魔大王的問話,我頓時回答不出來,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曉得發生什麼事,總覺得自己最近好像漫不經心的模樣,但也沒有特別在做任何事,是一種好奇怪的狀態。

魔大王要我自己再好好想想,暫時不讓我出征,每天都得待在星球裡好好反省自己。也好,我也趁這個機會好好讓自己靜一靜,或許休息過後,會有更不一樣的作為與表現。

在這段暫時不用出戰的時間裡,我經常想起那片金光。每當我想起那片金光時,心中有一種高興的感覺,甚至偷偷懷念著。就在某一次,我又想起了那片金光時,再也忍不住想再次看見金光,於是我偷偷溜出了達達克斯星球,獨自在銀河系中尋找那片金光。

在銀河系中,我完全不曉得金光會是在哪個方向,靠著我的魔力和靈敏度,不斷地到處感應,只要稍微有感覺,我就立刻往那個方向飛去。飛了好長一段時間,依舊沒有看見金光,我失落地往達達克斯星球的方向飛回去,準備回到星球之中。

就在回程途中,我看見好大一群黑衣魔王,他們全都急急忙忙地往同一個方向飛去,從來沒有看過這麼一大群魔王急切的樣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好奇心使我決定偷偷跟在隊伍之後,一同前往一探究竟。我好興奮地跟著隊伍的方向往前飛,不曉得會飛到哪裡,看著他們表情嚴肅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正在發生著。

這些魔王所飛行的方向和區域,全都是我從未去過的地方。銀河系太大太大,其實還有非常多區域是我從未抵達過的。這次跟著這群魔王,我看到好多從沒看過的星球,有的星球好美,有的星球好大,有的星球好小。奇妙的是不論是長得什麼樣的星球,我們這一路飛來,所有的星球全都在發光,發出亮亮的金光。這個金光讓我感覺一種熟悉感,一邊飛,一邊想,終於讓我給想到了,就是之前見過的那道金光。

我變得更加興奮了,相信跟著這群魔王繼續往前飛,就一定能找到那片金光的所在位置。我們連續飛越了一億顆星球,是一段非常遠的距離。當前面所有的魔王都停下來後,我也跟著停下來,前方真的是先前那片熟悉的金光,整個空間又再次響起了「南無阿彌陀佛」音聲。

這次,我大聲地跟著唱著,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但眼前的所有魔王和我是完全不同的狀態,他們全都在設法要攻擊這片金光。我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偷偷問了其中一位看起來分量比較小的魔王:「請問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全都聚集在金光前?」這位魔王說:「我們是來攻擊這位地球人──蘇佛。」我立刻驚訝地問:「蘇佛?蘇佛是誰?」這位魔王說:「蘇佛是地球的人類,他運用法身在銀河系中超度,已經被他超了無量無邊的星球,好多星球眾靈全都被他救走,也有好多原本已經沒有能量的星球,也全都被他灌滿了能量。我們魔界真的看不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整個銀河系都會成了蘇佛的地盤,那我們魔界豈有生存的必要?哪裡又有我們的容身之處?」

這位魔王愈說愈氣憤,我倒是愈聽愈興奮,對這位星球人蘇佛感到非常好奇,想看看「法身」到底是什麼,又是怎麼讓銀河系有這麼樣的變化。於是,我偷偷飛到前頭去看,蘇佛法身就在前方,原來地球人就是長這個樣子,全身發出金光而且充滿能量,臉上不停地笑著,揮動著雙手在幫助這些銀河系眾靈。好多周遭的眾靈全都知道要往金光而去,好像他們早就認識蘇佛一樣。

這些魔王全都想攻擊蘇佛,但蘇佛的法身完全不受他們影響。這時,我又聽見有魔王說著:「我們無法攻擊蘇佛的法身,但聽說蘇佛還有肉身在地球上,只要我們能成功地侵襲蘇佛的肉身,他的法身自然發揮不了作用。」

這群魔王很快便討論完,全都圍繞在金光周圍,等著要和蘇佛的法身一同去到地球。我也緊緊跟在隊伍之中,法身去到哪裡,我們就跟著到哪裡。

想不到蘇佛的法身移動的速度竟然是如此地快速,好幾次我都快跟不上大家,這些魔王真有本事,使盡全力要跟上蘇佛,就是一定要去到地球找蘇佛。蘇佛結束在銀河系中的超度,回到他肉身所在位置,就在地球中的某一處。所有魔王全都快速地跟上,我也緊追在後頭。

蘇佛的法身迅速回到他的肉身,我清楚看見蘇佛的法身原來不只一個,有好多個法身瞬間全都回體,那畫面令我印象深刻,真是太厲害了!現場有非常多聲音,也有好多不同的靈,他們全都聚集在蘇佛這裡。這些靈當中,有的身上還會發亮,看起來就和其他的靈是不同空間的,而且他們是有能量的,是光明的。有其他魔王告訴我:「他們稱這些靈為高級靈,是從西方極樂世界下來的諸佛菩薩。今天蘇佛這裡正在舉辦法會,我們趁著蘇佛正忙時來攻擊蘇佛,絕對一次就能成功。」

這位魔王和我剛剛跟來的那群魔王是不同群的,怎麼有這麼多魔王都要找蘇佛?看來蘇佛已經成了魔界的敵人,才會有這麼多魔王都趕著要來侵襲蘇佛。

我看了一下剛剛的那群魔王,他們全都在等待機會要進到蘇佛體內,我緊跟在後頭,但我其實沒有要攻擊蘇佛的意思,只是覺得有趣,想跟著湊湊熱鬧。當這群魔王往前衝時,我也跟著迅速地往前衝,他們進不了蘇佛的雙眼,卻在蘇佛雙眼外不斷釋放出煙霧,他們要讓蘇佛的雙眼看不見。又有魔王噴出火紅的烈火,想要讓蘇佛的雙眼被大火給燒乾。

就在他們正準備再進行更激烈的攻擊行為時,蘇佛也採取行動了,將大磬一敲,魔王連同我,全都被敲進西方法性土。這下,所有的魔王再也無法有任何作為了,我也回不了達達克斯星球,但無所謂,現在我過得更高興。

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才知道原來我一點都不想當魔,對於佛法和蘇佛這裡的一切,反而是更有興趣的。能夠加入這裡,是我的榮幸,我不像其他魔王那樣充滿憤怒的樣子,而是笑得好開心,終於可以永遠待在這裡。

魔瓦巴

佛給予魔瓦巴法名為「釋德昌」。

 

釋德昌(魔瓦巴)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才剛來到蘇佛這裡,我就開始跟著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我又是一副非常興奮的模樣,對於眼前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地好奇、新鮮,因為全都是從未見過的場景,相當精彩。

這次,我可以完全看清楚蘇佛運用法身超度的模樣。當那句熟悉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一響起,蘇佛法身就立刻從頭頂飛出,速度非常快,比我在銀河系中看到的,還要快速。可能是現在靜下來仔細地看,才更看得清楚蘇佛法身的厲害,那種速度幾乎是我無法達到的。

我又繼續看下去,蘇佛法身在地球上超度了好多地方,法身進入很多空間之中,將大大小小的靈全都救起來。這些靈因為待在空間中太久,全都忘了過去自己的樣子,蘇佛全都幫他們脫去外衣,佛光注照,恢復原來的模樣。剛剛所說的這些動作,全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完成,而且一次不是只幫一條靈,而是無數條靈一起脫去外衣,一起被佛光注照,然後瞬間全都恢復本來面目。

這些眾靈被救起來時,全都露出感恩與驚喜的樣子,那一刻,我心中也充滿著感動,才知道原來蘇佛一直都在默默行善,一秒鐘就救起了難以計數的空間眾靈。

我還看見一個現象,當蘇佛法身超度了某一個國家的空間,像是在地球的中國大陸,蘇佛法身可以進入每一省裡頭,超度那一省裡的空間,像是山河、大地、雲端等各個不同的空間,全都可以蒙受蘇佛法身超度,畫面非常令人感到震撼。

我真沒有想過一顆地球就能有這麼多眾靈存在,無盡的空間交疊在大空間中,而大空間中,又有更大的空間存在,彼此互不相干擾,全都是各自獨立的空間。

只要被蘇佛打開的空間,那裡頭的眾靈全都有機會得救。我好希望自己也能像蘇佛一樣擁有法身,這樣就能跟著蘇佛,救起無盡的眾靈。

加入這個殊勝的救世團隊才短短不到多久時間,我已經完全融入其中,看來這就是我的緣分,注定要遇見蘇佛,真是個殊勝的際遇!

南無阿彌陀佛。

釋德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