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之魔眾—魔障(釋永圓)《尋回佛性》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之魔眾 魔障(釋永圓)

尋回佛性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在銀河系中的穆達灣地帶,曾經有佛。

在這個地帶中的星球眾靈,曾經接受佛法的教化,若要清楚計算時間,大概是七千萬年前的事了。

當時的穆達灣地帶,處處法音宣流,每顆星球眾生心與心相連,是信佛的力量,幫助他們將心連成一塊兒。那樣強大的凝聚力,讓穆達灣地帶散發出強大的正能量磁場,好多其他地帶的星球眾靈,都想要來到此地求法,將正能量帶回他們各自的星球中。

現在的穆達灣地帶呢?放眼望去,是一片的漆黑,我們魔界的力量已經入侵,尤其是我魔障所帶領的團隊,更是在裡頭生根發展,將魔力侵入每一顆星球中心,讓這些星球永遠難逃魔力的掌控。

為什麼穆達灣地帶從七千萬年前到現在,會有如此大的轉變?這並非是我們魔界的力量所搞出來的,而是此些星球中,在中後期開始出現了變異,才讓我們魔界有機可乘。

是什麼樣的變異讓我們可以侵襲得如此徹底?是「疑心」。「疑」這一個字,這一個念頭,一個行為,看似沒什麼,無傷大雅,未知那是修行的大罩門。就如同地球上的大樓在建蓋之時,若是地基不穩,大樓即使蓋成了,也會因為地基不穩而出現問題。這個地基不穩的原因,就如同修行起了疑心。一旦有疑,即使修得法相莊嚴,口口大經大論,或外表如何端莊威儀,依舊會因為這個疑心,最後全盤倒塌。

而最先將「疑心」帶入穆達灣星球的,並不是這些穆達灣地帶所有星球裡的眾靈,而是從其他地帶前來求法的星球眾生。他們帶著疑心進入穆達灣,慢慢影響了這地帶裡的眾生,才讓疑心擴散開來。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其實也不能全怪罪於這些外來的星球眾靈。在我魔障侵襲了這麼多修行人後發現,是自己信佛的堅信力不足,才容易受他人疑心所動搖。若是自己信佛一百,信自己一百,則外來的魔力如何干擾?絕對都干擾不了。那必定是原本就沒有信佛一百,或許信佛六十,信自己也只有六十,那麼剩下缺少的那四十,就形成了一個可以被影響、被動搖的模糊地帶,只要外在的聲音稍微強大一些,就有可能讓這些修行人動搖。而當修行人動搖之時,若是他的心念裡出現了不該有的心念、異想,一旦與我們魔界相謀合,很快就會成為我們魔界侵襲的對象,速度相當快速,因為我們魔界本來就與修行人對立。

回到穆達灣地帶,後期這裡的星球眾生,就是因為沒有百分之百地信佛,才會在大批大批外來的星球眾生進入求法後,被擾亂了定心,開始質疑自己原本信奉數萬年的佛法。

我們的魔力就在此時快速地侵入這個地帶。當我們魔力愈深入星球中心,他們受到魔力的干擾就愈嚴重,疑心愈強,自然信佛的力量愈不足,很快就被我們完全洗腦,不再信佛。

當一個星球,從原本的信佛變成完全不信佛之後,必然出現一段非常動亂的時期。在這段混亂的時期內,整個星球若是沒有正力相助,全受到負面力量的侵擾,很容易就會走向毀滅的地步。所以在這段混亂時期時,有非常多穆達灣地帶裡的星球毀滅,出現了非常多次大爆炸的情景,震撼了周遭的其他星球,更擾亂了此地帶的磁場,可以感受到處處充滿著強烈的驚慌、害怕、無助的負能量。

這樣的情形大約維持了三四百萬年,到了最近,我們魔界決定將穆達灣地帶的星球全部收服,讓這些星球全都成了魔界的地盤,從此被魔界所用。

我們清算了此地帶的星球數量,大約有一億五千萬顆左右,這些星球數量,必須被三萬個魔界支派給瓜分,平均一個魔界支派分到五千顆星球,數量還不算多,但至少每個支派可以多出五千顆星球作為魔界操作的場域。

我正期待著我魔障所帶領的這個魔支派,也即將分到五千顆星球,我一向不貪心,對我來說,這個數量已經非常多。

地球的西元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五日,我們魔界預計在這天將整個穆達灣地帶的星球完全收服,由三萬個魔支派瓜分,之後各自在星球上插上旗幟,作為一個占領的依據,從此得到這個星球的所有權。

到了這天,我們全部魔眾全都在約定好的時間內,準時抵達穆達灣地帶,每個魔眾臉上都露出欣喜的表情,因為即將分到五千顆星球。我魔障也在裡頭,帶領著我的魔子魔孫排列成一個長條隊形。由於我的魔子魔孫眾多,所以我的隊伍非常長,長到看不到盡頭。每一支派都是呈現同樣的隊形,一條又一條的長形,排滿整個穆達灣地帶。

良辰吉時即將到了,愈是靠近,我們愈是興奮。就在距離良辰吉時還有一個小時之時,突然發生一件奇異之事。

整個穆達灣地帶出現巨大的光芒,這個光不是普通的光,而是強大的金光,是我們從未見過的金光。三萬個支派的魔眾全都看傻了眼,大家全都互相交頭接耳,問著:「這是哪裡來的金光?」有魔眾還未及時反應過來,以為這是今天這場盛大場面刻意安排的效果。

在不了解金光的情況下,所有的魔眾全都不敢動作,靜靜地看著金光的變化。

我們親眼看見,這些穆達灣星球的眾生好像對這金光非常熟悉,當金光一到,他們立刻大聲地呼喊、求救,甚至大聲地唱出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是我們從來沒聽過的音,不曉得他們在唱些什麼。

然而,就在他們唱出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之後,好多星球上的子民全都往金光而去。但也有許多星球眾生尚未離去,他們雖是沒有隨金光而去,但這些星球都受到金光的注照,開始產生能量。能量從原本的零不斷往上加,最後整個星球的能量全都被加滿。這些星球眾靈大聲歡呼,每個臉上都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

我們這三萬個支派的魔眾全都看傻了眼,憤怒地說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魔障一向急性子,沒辦法像其他魔王那樣繼續等待下去,決定主動查詢這金光的來源,再將結果告訴其他支派的魔王。於是我向魔子魔孫們下達命令:「所有的魔子魔孫們聽著!現在遇到了突發狀況,身為我魔障的子孫,絕對要比其他支派的魔子魔孫勇猛。不論眼前遇到何種困境,我們都要最先跳出來幫忙處理,這就是我們這個支派的特色,不自私、勇為、無懼。現在,大家打起精神,準備探查金光的來源處,對他們下手,絕對不能讓他們搶走這一億五千顆星球,破壞了我們魔界多年的計畫。」魔子魔孫們全都大聲地附和、回應,他們全都武裝打扮,準備朝著金光發動攻擊。

我們迅速地飛到金光核心,整個金光裡全是滿滿的正能量。當我一靠近這金光,立刻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感覺,於是快速地從記憶庫中尋找,被我找到了七千萬年前的記憶,這個金光正是佛的金光!

我絕對沒有記錯,因為七千萬年前的穆達灣地帶,正是到處散發著這樣的金光。那時的金光正力強大,魔眾無法靠近,所以我們無法侵入此地帶。直到後來疑心出現,金光開始減弱,原本發著金光的星球眾生,一個一個熄滅,因為他們從原本的信佛,受到疑心的影響,最後不信佛,所以他們的金光到最後全都熄滅。當星球眾生的金光滅了,整個星球原本散發出的強大金光當然也會跟著減弱,最後在魔力的襲擊下完全熄滅,成了一顆顆毫無光芒的黑暗星球。

現在這片金光又讓這些星球眾生想起了當年信佛的樣子,他們再次對佛法產生信心,堅定地念出「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原本身上消失已久的金光,又重新被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給點燃。

這是他們第一次得到佛力的拯救,幫助他們在最危急之時被解困,所以他們懺悔當年懷疑佛法,現在全部的星球眾生都跪地求佛原諒。金光更加強大,不間斷地照著這些星球,他們感受到佛的慈悲,不停地念著「南無阿彌陀佛」。

當我看到這個畫面,知道事情不妙了,因為信佛的力量強大,佛的法力更是無邊,一旦讓這些星球眾生又重新找回信佛的凝聚力,我們魔界要侵入的力量就會變得相當有限。

為了不讓局面變成我預想的那樣,我立刻告訴魔子魔孫們:「快!加快速度!我們一定要在這些星球完全信佛之前,將他們的魔性找回。現在分成兩批,一批駐守在這裡,守護著各個星球眾生心中的魔性,一旦看到魔性即將被佛性給蓋過,就要立刻運用魔力侵入,讓魔性再增強,絕對不能讓佛性勝過魔性,這樣我們就失敗了。另外一批魔眾跟隨著我,我們一定要找到金光的來源處,然後對那裡進行大肆地破壞,絕對不允許他們再次帶著金光來到穆達灣地帶。」魔子魔孫們聽從我的指令,快速地分成兩批,各自進行分內該做的事。

由我帶領的這群魔眾,快速地跟上金光,絕對不讓金光離開我們的視線範圍。金光快速的在銀河系中繞圈,繞了一圈又一圈,每一圈裡頭好像還有無數個圈,也就是不只一圈在繞,是同時好幾圈在裡頭繞著。

魔子魔孫們已經看傻了眼,我立刻將他們喚醒:「別上當!這是迷魂陣!心中默念著我們的魔咒,絕對不被這金光給迷走了!」魔子魔孫們聽著我的指令照做,心中默念著魔咒之後,才平安地度過。

我們跟著金光來到地球,原來就是從地球發出的金光。而將金光帶入銀河系的,就是這位地球人「蘇佛」。

一來到蘇佛肉身所在之處,才知道剛剛在銀河系中的,全都是他的化身。我們很意外有人類可以證得法身,看來是真的將佛法修得非常好,才能有這樣的功夫。

當我們知道蘇佛擁有這樣的能力可以改變銀河系,更是氣憤,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將蘇佛給打敗,才能保住我們魔界的地位與尊嚴。

當時所有的魔子魔孫們全都拿著武器,對著蘇佛展開攻擊。我們最快可以攻擊到的部位,就是蘇佛的雙眼,對雙眼噴出極大的白霧。那是我們的招數之一,用這樣的方法,可以讓蘇佛雙眼看不清楚前方,自然無法反擊。但沒想到,蘇佛完全不須要反擊,他一聲令下,立刻有人將我們全都寫出來。蘇佛念出我們的魔名後,敲響了一個黑色物體,那個黑色物體從原本的大小,瞬間變得像飛碟一樣大,將我們全都吸入。

就這樣,我們全都被吸入了這個名叫西方法性土的地方。

魔障

佛給予魔障法名為「釋永圓」。

 

釋永圓(魔障)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聽了蘇佛說法,我們很意外地球人能收到佛的訊息,講起了佛所說的道理,句句說來皆是有理,是所謂的「真理」。

我們有些魔子魔孫原本就還具有一點善根,在聽了蘇佛所講的經之後,更是激發出他們原本有心中的善性,身體明顯開始出現改變。最明顯的轉變就是他們的臉相,從原本還是魔的樣子,開始出現一點佛味,雖然還不是那麼明顯,但已經可以看出差異,讓我感到非常驚訝。

沒想到最驚訝的不是我,是我的魔子魔孫,他們有一位驚訝地說:「大王,大王,你的臉改變最多!」我完全不知道我的臉變成什麼樣子,在這些魔子魔孫的描述下,才知道原來我的佛性才是最顯露的。在他們這麼說的同時,我已經感受到了,原來當我在聽蘇佛講經時,我的心其實是受到感動的。因為在過去,我也曾經接觸過佛法,但後來受到魔力的侵擾,才讓我無法繼續修行,走入了魔界之中。

聽了蘇佛講經之後,過去修行時的點點滴滴全都從記憶中浮現,我心中非常激動,將身上後來染上的魔性震動出離,臉相才會出現如此大的轉變。

聽了幾場經之後,開始參加蘇佛這裡的法會。法會之中,能量比平常更加強大數萬倍。現場全是來自西方極樂世界的諸佛菩薩,也有各道眾生前來求超度。無邊際的法會現場,擠滿了無量無邊的眾靈,那場面相當浩大。

我看著蘇佛再度運用法身救度眾生的模樣,分分秒秒不停歇,不論再惡的眾靈,蘇佛全都慈悲地救起。當我看見這個畫面,心中更是感動,佛不看眾生過去所造的罪業,只要眾生願意懺悔、改過,都能幫助眾生重新開始,給眾生改過重生的機會。

就是有蘇佛這樣的慈悲與心量,我們魔界才能得救;否則我們永永遠遠都只能作惡,最後就像這些已經在受報的魔眾一樣,去到各個極惡劣的環境中受報,苦不堪言。

現在,我魔障所帶領的魔眾,全都跪在蓮花座上向蘇佛感恩,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南無阿彌陀佛。

釋永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