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許文軒《捐肝救父》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二年六月十九日

獄卒 許文軒:

如果要說生命的感受,其實我還沒有太多悟處,我很年輕就離開人世,但我在陰間學習到許多,也知道自己一定要求解脫,感謝蘇阿嬤的慈悲心量,幫助我們在今日能夠解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許文軒代表所有獄卒,及所有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是一九八五年出世的,我家鄉在台灣南部,只是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全家搬到了北部生活,原本以為這會是全新的生活開始,卻沒想到一切會在一夜之間全都變得黑暗,我們家再也沒有安寧的生活。

小時候我們家住在恆春,那是個三面環海的半島,我的童年多半是與海相關,那段日子我過了我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光,因為我感覺我有一個全世界最好的家庭。後來,爸爸認識了一位叔叔,他介紹爸爸一份在台北的工作,爸爸信了,也跟著叔叔到台北工作了一年,爸爸租了一間套房,足夠我們一家三口居住,隔年我們就舉家搬遷,來到了台北生活。這原本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決定,我們全家都很歡喜地迎接這樣的全新生活,卻不知道這是一個黑暗的騙局。

我們搬到台北的第一個禮拜,叔叔還很熱情為我們接風洗塵,那一場晚宴爸爸喝高了,我們都知道爸爸真的很高興,叔叔也是熱情地歡迎我們來到台北生活。隔一日,叔叔很早來到我們的套房,說要與爸爸相談工作之事,我們也都不疑有他。叔叔拿出一份早已擬好的合約,告訴爸爸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想要照顧爸爸在台北的新生活,這個機會他願意先讓給爸爸,合約上所寫的是邀請爸爸入股一家生技開發的公司,入股需要注入資金上百萬,這不是一筆小的數目。起先爸爸很是猶豫,因為這等於將我們所有的家當都投入其中,但是爸爸難擋叔叔的熱情,最後爸爸還是決定簽了這份合約,並在當日下午就將所有的錢投入這家公司,爸爸也成為了這家公司的最大股東,以及主要負責人。

雖然爸爸的心裡還不明確這項決定是否正確,但是爸爸願意選擇相信叔叔,也同意讓叔叔負責公司裡的項目發展。在公司資金運轉一周過後,一切看似平順,爸爸也困難從中發現問題,漸漸爸爸也就放下心來,完全相信叔叔的能力。

一個月後,公司開始陸續出現問題,但是叔叔為了安住爸爸的心,便告訴爸爸這些都是新公司正常會出現的營運狀況,讓爸爸不要太過牽掛。爸爸有了叔叔的保證,心安了許多,對於後來公司的營運狀況也沒有那麼大的反應與緊張。

直到有一天,爸爸發現了公司更大的問題,但當發現的時候,這個問題已經無法彌補,公司欠下高額債務,內部資金早已經被人掏空。爸爸急著想找叔叔問是怎麼回事,但是打了好多通電話都沒有人接,爸爸實在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便跑到了叔叔的家去找人,爸爸找了這位叔叔好久,後來隔壁家忍受不住吵鬧聲音,便出來告訴爸爸這家早就沒有人住了。爸爸頓時發現自己真的被騙了!而且不只被騙走上百萬元,現在還背上了高額債務。

這樣有如晴天霹靂的消息,爸爸選擇獨自忍著,不敢告訴家人,於是爸爸堅強起來,開始努力跑業務,想要挽救公司,每一日爸爸都應酬到很晚,回到家也都喝到醉茫茫的。起先媽媽還會體恤爸爸的工作辛苦,但是時間久了,媽媽不免有了抱怨,言語要求爸爸不要再這樣夜夜喝醉酒回來。爸媽的感情很好,但或許是爸爸的工作壓力真的太大,有一日夜裡,爸媽發生了很大的爭吵,爸爸因為喝醉酒,一時情緒失控便出手打了媽媽,媽媽氣不過,便連夜回去了南部娘家。

從那之後,爸爸的性情像是爆發了,爸爸開始會在喝醉酒以後動手打我,爸爸在喝醉酒後,出手很重,我受到家暴約一個月後,便被送到了醫院,頭部有輕微的腦震盪,及全身多處挫傷及瘀血,醫院聯絡了我的媽媽,媽媽急忙北上看我,這是爸媽在吵架後第一次相見。其實爸媽的感情還是一直很好,這一次因為我的傷勢,才終於讓爸爸清醒過來,爸爸看見自己的錯誤,痛哭失聲,這是我們第一次看見爸爸這樣失態,也第一次從爸爸口中聽見他有多大的壓力,我們都很心疼,也決定原諒爸爸這段期間對我們的傷害。

媽媽重新回到我們身邊,爸爸也改變自己,不再什麼事都悶在心裡,爸媽攜手面對公司的債務問題,因為科技公司原本就不是父親所在行的,所以爸媽決定先讓這間被掏空的公司破產,再整理資金重新開一家食品公司,做自己有把握的生意。

有一段時間,爸媽每日非常忙碌,沒有多餘時間管我的生活,我也學會獨立,為了不讓父母擔心。爸媽努力了好幾年,終於還清了部分債務,新成立的公司也開始穩定發展,爸媽的壓力不再那麼大了,可以有一些時間喘口氣。原本以為一切事情都將風平浪靜,卻沒想到爸爸的身體出現了問題,爸爸被醫生診斷出急性肝病,情況並不樂觀,很快爸爸進入肝昏迷,因為前幾年爸爸為了應酬拉攏資金,過度酗酒,以及高強度的壓力,爸爸的身體垮了,我們家又再度陷入灰色陰霾,但是我們都已經學會了堅強面對。醫生建議爸爸要換肝,這是現在唯一能讓爸爸活命的方式,但當時捐肝的人並不多,所以要等到肝源是有困難的,那一年我剛滿二十歲,我決定去嘗試配對,如果我的肝可以捐給爸爸,我願意救爸爸的生命。

後來配對順利,我與爸爸的肝配對吻合,醫生很快安排了換肝手術,手術進行一切順利,我與爸爸都被送到了病房觀察。媽媽對於這樣的消息非常開心,媽媽一邊要照顧公司,還要往我與爸爸的病房跑,相當辛苦,好在爸爸的恢復狀況良好,對於新換的肝也沒有排斥反應,爸爸的生命終於脫離危險。

我捐了肝之後,雖然度過危險期,後續開始恢復觀察,卻沒想到會突然遇上嚴重的感染,我的身體出現風暴式的傷害,很快的速度,我的器官開始衰竭,我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

醫生查不出原因,只有懷疑可能是存在我身體之中的病毒趁我在免疫力差的時候,侵襲了我的身體。我是家中獨子,在我死後,爸媽也沒了打拼事業的動力,他們非常傷心,便收了公司,回到南部過平淡的生活。

我死亡以後,我進到了黑暗之中,很快有一個力量帶我進到了閻王殿前,閻王說我的孝心感動了天地,又因為我死亡的時候只有二十一歲,閻王讓我留在閻殿服務與學習,我很感謝閻王對我的照顧與提攜。我在閻殿學習到許多,看見每一位來到閻殿的亡魂,聽見了他們的生命故事,這都讓我有很深的感觸。

最近在陰間聽見了蘇佛講經,這讓我很是驚訝,因為我從沒有聽過這些道理,蘇阿嬤所講的道理讓我又再清醒許多,我知道自己要求解脫,閻王也很贊同我的決定,很感恩自己今日可以有這個機會,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會好好珍惜,也會持續努力,我知道我沒有辦法救到我還在世的父母,但我會把這份感恩用在所有的眾生身上,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眾生破迷開悟,往生淨土。

許文軒代表所有獄卒,及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也叩謝閻王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許文軒  合十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