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馬瑜宗《戲劇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二年六月十一日

輪迴路上,我完全忘了西方這條路,我的靈性在不知不覺中偏離了西方,將自己完全融入在娑婆世界裡,成為娑婆世界中輪迴的一員,迷得無法清醒。

今天,我重新回到西方極樂世界,看見眼前陌生的故鄉,才知道自己已經幾萬年沒有回來了。不變的是西方,變的是我的心,這條輪迴路就是因為我的心變了,才會找不到回到西方故鄉的路。

我帶領著後方的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讓我們有機會回到西方。南無阿彌陀佛。

回想起過去的這段人生,真的就像一場戲一樣。從戲中脫離,才看得見是一場戲,但還在戲中的我,卻永遠都將這場戲當真。世間人都和我相像,沒有站在戲外,永遠看不見自己就在戲中。

我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過著困苦的生活。

從我出生時,媽媽就斷了一條腿,她從來沒有告訴過我,為什麼她會斷了一條腿。我問了幾次,媽媽都沒有回答,我也就沒有再問。

媽媽因為斷了這條腿,生活很不方便,就連工作也難找,所以難有穩定的工作,只能靠著打零工過生活。每一次媽媽領到薪水,我都看見她偷偷躲起來數那少少的幾張鈔票,從她深鎖的眉頭,就知道這個月的薪水還是太少,只能省吃儉用才夠花用。

我懂得媽媽的辛苦,所以從我懂事以來,從來沒有向媽媽要過糖吃,看見別人家的孩子有新衣服穿,我也從來不會向媽媽要。有一次過年,媽媽竟然買了新衣服給我,我擔心媽媽花錢,趕快要她將衣服退回去,我寧願不穿新衣,也不要媽媽為了買這件新衣服而少吃幾頓飯。

雖然生活窮困,但我並不會因為這樣而悲觀,在學校裡,我還是可以跟同學快樂的相處,只是我心裡清楚知道,讀書的學費是媽媽辛苦存錢付的,我不能讓媽媽白花這筆錢,所以在大家玩樂之時,我選擇坐在自己位置上用功,盡我的本分將書讀好。

我的努力,得到了老師對我的讚揚。成績的表現,讓我每學期都能領到一筆獎學金。每一次領到這筆獎學金,我心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媽媽辛苦的身影,所以在領到獎學金那天,我都會快步地跑回家,要將獎學金交給媽媽,讓媽媽能貼補家用。

拿到獎學金的媽媽,一定都會先稱讚我,給我鼓勵,然後,她會將獎學金拿一半出來,要我拿到村長辦公室,讓村長將這筆錢做為清寒獎學金,可以給村子裡的清寒學生申請。媽媽教導我:「我們有機會能領到獎學金,也要多給其他和我們一樣有需求的孩子機會。」我很認同媽媽的做法,所以每次我都是開心地拿著錢去到村長辦公室,讓他將這筆錢做為清寒學生的獎學金。所以在我的讀書生涯中,我幾乎都是靠著獎學金讀書,再靠著獎學金來幫助和我一樣困苦的人。

在我十七歲那年,家裡突然出現了一位中年男子,當我第一眼看到他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但我難以形容。

這位男子站在我面前,看了我大約幾秒鐘的時間都沒有說話,後來我才問他:「請問你要找誰?」這位男子說出了媽媽以前的名字,那是媽媽舊的名字,只有以前認識過媽媽的人才會知道這個名字,所以眼前的這位男子從以前就認識媽媽。

我問男子:「請問你是媽媽的朋友嗎?」男子還沒說話,媽媽就從外頭走了進來。

當媽媽一看見這位男子,立刻轉身要離開,男子立刻叫了媽媽以前的名字,媽媽才停下腳步。

這件事情再也隱瞞不了我,男子就是我的爸爸,我是爸爸在外的私生子。

原本媽媽以為自己是爸爸心中唯一心愛的女人,沒想到在一個偶然下,發現爸爸竟然是個有婦之夫。媽媽為了這件事,難過得想跳河自盡,才會跌斷了一隻腳,那時媽媽不知道肚子裡已經有了我,直到在住院期間才發現。

爸爸也從來不曉得我的存在,直到有一次在路上意外地看見媽媽,又見媽媽手上牽著我,經過他一段時間暗中觀察後,才確定我就是他的孩子。

爸爸說出這些話後,媽媽忍不住問:「阿宗的獎學金特別多,是你給的嗎?」爸爸承認,說:「那是我給孩子的獎勵,我從老師那裡知道,阿宗一直都是個很認真用功的孩子,身為孩子的爸爸,我想給他一點鼓勵,但又不知道怎麼鼓勵他,才會想到這個方法,在每學期的獎學金裡加碼。」

媽媽讓我和爸爸正式相認,就在相認之後,爸爸告訴我和媽媽,他得了絕症,日子剩下不多,已經將遺產都分配好了,這次來就是要將錢交給我和媽媽。當我和媽媽聽到這個消息時都感到非常震驚,好不容易和爸爸相認,沒想到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爸爸真的沒過多久後便離開人間。我得到了好大一筆錢,還分到一間房子,那全是爸爸留給我的。我瞬間成了一位有錢人,那對我的人生來說,是相當大的轉變。

有錢之後呢?身邊的人,有的要我拿這些錢來經營公司,也有人要我用這些錢來娶妻,更有一些人告訴我,如果我將這些錢用來投資,可以賺到更多錢。

好多人都替我想好要怎麼處理這些錢,我謝謝他們為我想好該怎麼做,但最後我還是想依著自己的計畫,將這些錢全都捐出來,布施給需要的人。

我繼續和媽媽過著簡單、樸實的生活。雖然爸爸在我的生命中只出現了那短暫的幾日,卻已經對我的人生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這一生,我用我的生命來孝敬媽媽,照顧她到生命結束。我也沒有娶妻生子,所有工作賺來的錢,留一些給媽媽和我當作生活費,其餘的全都布施出去,一毛也不留。

人生就是如此,我平淡地走過,安詳地結束。

死後到了地獄裡擔任獄卒,我繼續看人生。每個人的人生都是這般,歷經生老病死,最後離開人間。

很可惜,在我活在世間時沒有機會遇上佛法,不過在我進到地獄後,我聽見了蘇佛講經,那時,我真正徹底地清醒。對於這段人生,不再有後悔,現在我就在西方。

感恩阿彌陀佛。

感恩蘇佛。

南無阿彌陀佛。

馬瑜宗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