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蘇佛足內之魔王――魔雅娜(釋淨蓮)《從未有過》

訪問蘇佛足內之魔王 魔雅娜(釋淨蓮)

從未有過――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二年四月十一日

聽到我的魔名,就知道我是一位女魔。有哪個男魔會把」自己的魔名取了「雅」跟「娜』字呢?我是個東西混血兒,所以對於東西方的文化都有涉獵。對於一位東方民族台灣的女修行人,能夠在西方文化中的澳洲擇地,並且要建蓋淨土宗本部而感到非常好奇!雖然耳聞台灣佛教的發展非常旺盛,不但有大片的佛寺建築,並且培養弘法人才,那是台灣本土的文化,生存容易,而且受到大家的接受。但是對澳洲來講,台灣是外來的國家,而台灣人民能夠在澳洲立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還能夠搞出一個香光大佛寺,讓魔界聞之色變的佛教道場,引起我魔雅娜很大的興趣。

雖然我是個魔王,但是我從來不輕易出手來傷害人們,只有對於某些特定的對象,例如:傲慢自大的人,自我膨脹、自我誇大的人,以為這樣子能追加自己的身價與引人注目,其實這樣的人心中多是不安定,追求外來的認同來支持自己,建立自己存在世間的價值。

我的父親於滿清末年隨外國列強進入中國經商,看到母親的姿色,非禮母親而生下了我。跟父親生活過一段日子,看到父親的傲慢自大以及對母親的輕視,之後母親帶著我逃離了父親,獨自撫養我長大,過著非常辛苦的日子。父親給母親帶來的迫害,讓我對於父親的傲慢自大非常不滿!我終生未嫁,因為我是個混血兒長得非常漂亮!於是對我有好感又傲慢自大的男子,我便會用我的姿色讓對方嘗嘗想得到卻又得不到的痛楚!直到我死亡,這樣的心態帶著我進到了魔界,幫助我的魔性更加發揮,對於傲慢自大的人讓他們得到滿足之後,又嘗到失去的滋味以挫他們的銳氣!

一般來講,傲慢自大、自我膨脹、自我誇大的人分布在各行各業,甚至於家庭、學校也有。宗教界來講,即使有這樣的人物也不敢太誇大,尤其是佛教講求向內要求自己,有這樣自我膨脹及誇張、傲慢的人,也只能存在於某一區,無法將自己的版圖擴大。蘇佛在靈界可以算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短短的幾年之內能夠讓魔眾處處提防的修行人,近年就屬蘇佛這一位。於是我們幾位魔眾雖然對佛教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對於這一位修行人,可以如此降伏多位魔界大老們,是有什麼樣特殊能力?這一方面倒是讓我們感到興趣。

我們相約在香光大佛寺。一接觸到此地時,就發現這邊的磁場與外地不同,磁場中帶著有力卻慈悲的能量。尤其是情緣,除了四眾弟子有以外,蘇佛沒有一點點世間的情感,對於這樣的人間居士就讓我心中了解一大半,難怪蘇佛能降伏這麼多魔眾。因為人間許多的糾紛及引起魔界介入的事,幾乎都與情感脫離不了關係。情感在人類的生存中占了一席之地,卻也是導致人類無法過著真正心安平靜日子的原因,是我們魔眾非常容易抓住的人們的弱點,在其中能大作文章,常常讓許多優秀大有可為的人們跌倒摔跤。在修行人身上本來就應該沒有情感的存在,但是目前許多修行人都無法做到百分之百斷根,或者心中或多或少都含有情感的影子。這些都是讓魔眾可以抓住把柄的地方,對於這樣的修行人我們不會把他們看在眼裡。

如今所遇到的這位蘇佛,身中完全沒有情感及自私的味道,卻是有滿滿的慈悲跟智慧。這是一位真正的修行人,很久都沒有遇到這樣的修行人,更引起了我們的好奇。聽了一座經之後,我們決定再往前更進一步了解蘇佛的身體。

要出門之前,曾經有魔王告訴我:「不要把蘇佛當作一般的修行人。」我原本不放在心上,如今倒是要小心謹慎,近來頻頻傳出許多位魔王攻擊蘇佛的腳足,想讓他停止繼續行佛事,但是前去未返。於是我們帶了魔子魔孫直直地往蘇佛腳後跟攻去,因為那裡是支撐身體的重要部位。如果我們侵入,便會使腳變得無法踩地,行走時會吃力,甚至於失去重心而走不穩。至於症狀的輕重,就看這個部位我們進入的深淺度。如果只是侵入表皮,影響局部的肌肉,這樣的症狀是最輕微的,只是無法踩到地面,因為是肌肉直接碰觸到地面,只要有我們便會受到壓迫而疼痛,不敢踩地。如果我們深入的部位到骨頭或是神經,就會有痠麻以及骨頭發出沉重的疼痛。

這一次,我們對於蘇佛的進攻,採取了兩個步驟:前批先鋒攻入身,卻產生一股震動的力量,將那一批先鋒往後彈,我們知道那是蘇佛金剛罩反彈之力。就在第一批要碰觸身體之前,第二批在反彈處同一部位,滲透進入!終於有一小部分魔眾進入腳後跟,這對我們來講是成功的進攻。雖然進入的魔眾數量不多,卻已經夠本了,能夠讓蘇佛感到腳後跟疼痛無法踩地!

這一波的進攻成功,我們原本想再繼續深入進入骨頭,但是足底的肌肉層似乎有一層保護,阻止我們的進入,所以我們就保持在足底的肌肉,不過這樣也讓蘇佛腳底痛了很多天。直到「那一日」,蘇佛依然是要請出腳足的魔眾時,我們已經知道要請眾,之前已經成功躲避很多次,所以才能繼續留在這裡,這次也如同以往一般,大舉退到肌肉的深處,等到請完眾生之後再出來也不遲。沒想到這一次我們全部被定住,動不了,這是以前沒有發生過的事。定住後不久,我的名字被喊出來,沒有考慮的機會,我們全部隨著大磬響起進入法性土。這就是我們干擾蘇佛的下場。

到了法性土,那是我們從來沒有遇過的世界,處處飄送著蓮花清雅的香味。我一向不喜歡香氣,因為許多的魔眾能夠利用氣味做出侵入對方身體的事,讓對方的在氣味的薰陶之下,身體跟心靈顯現了一些欲望,魔眾便可以知道對方的欲望是什麼,變現出這些欲望,讓對方得到滿足,而控制對方。但是在這裡所聞到的蓮花香,是清淨的香味,讓人覺得放鬆但是不會有不淨的欲望,所以我對這個香氣不會感到排斥,反而覺得是一種療癒。所以我們就在蓮花位上,什麼也不想,因為哪裡也去不了,就這樣靜靜地坐著,覺得也挺不錯的。

佛命魔雅娜法名為「釋淨蓮」

釋淨蓮(魔雅娜)

 

 

訪問蘇佛足內之魔王 魔雅娜(釋淨蓮)

――三時繫念感言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二年四月十二日

在此地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寧靜及祥和,沒有人間的輕視、比較、鬥爭、欲望之滿足與痛苦,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淨地。這一次的三時繫念法會,是我第一次參加法會。以前我對於這樣的法會是敬而遠之,而這一次讓我完全改變對法會的觀感,我看到佛法救度眾的事實。

滿場的金光閃耀,就已經把我們心中的防備給卸除。在法會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空間,空間裡面有不同的眾生。有的發出不同的光。來自於天界負責較高層的眾生,身上的光愈顯愈亮;如果是來自於幽冥界眾生,就是顯得灰暗無光;魔界的光是顯暗及黑色。阿彌陀佛及許多西方眾所放出來的金光蓋過法會整個現場,甚至光芒放射到空中,許多前來的眾生,紛紛進入金光中而得受超度。

而蘇佛的千百億化身,在每一時的法會,帶著佛寺有名的救世團隊,浩浩蕩蕩地出發,有的衝向天際,有的散布到其他國家,不只澳洲,還有中國、香港、台灣、東南亞。而在很短的時間內,帶回來無數的眾生,送到金光及牌位中,這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三天法會裡面,每一場眾生都爆滿!卻也都被超度送走,這些都是法會的幸運者。我也感受到我們也是這些幸運者之一,蘇佛帶給我們生命中的轉變。此時的我在法性土上,正跟著大家一樣,安靜地聆聽蘇佛的講經。

釋淨蓮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