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魔界魔眾,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魔眾—魔異《大變動》

訪問干擾蘇佛眼睛 魔異

大變動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

日前宇宙磁場出現了大變動,這變動對敏感的吾來說,無法接受。一直以來,吾都於宇宙間操盤控制人心。只要人心中含藏著與我們相應的魔性,我們便可以輕易地控制人類,控制的程度就看人性中個性顯前多少。

人道身上沒有一個人沒有我們的魔子魔孫,從發脾氣的小小孩,再到淫慾止不住的老人,什麼樣的性情,就有什麼樣的魔眾存在。從我成為魔眾到現在,控制最多的就是慣性自我保護者。

「自我保護」可以說存在於每一個人的人體之中,如同人的天性那般。另外,人性中,習慣需要人陪伴,一旦沒有人陪伴就會不安。那孤寂之感,總會想不好,看不好,也是我魔異和魔子魔孫控制的對象。

控制人道對我們來說,是輕而易舉之事。除了人道之外,整個外太星系,星球間也都有我們的勢力存在。於魔界五千多年來,吾已經招集了許多不可計數的魔子魔孫前來,許多都是相當自卑,將自己的弱點放到最大者,鑽牛角尖,成為偏激者,才會成為我們的魔子魔孫。

幾千年來,我任意招集,分配魔子魔孫所控制之處,再請魔子魔孫招集更多的魔子魔孫,擴展勢力,讓我成為大魔王。哈哈哈──吾歡樂於自己的成就當中。

此次於地球人道中疫情、災厲、戰爭的發生,所謂空間中的反撲,是我們魔界眾生群起而為,給傲慢的人道眾生一點教訓,也附體在人道眾生身上,讓他們自己打自己。當人道照我們的意思去做時,我們笑得很開心,因為人類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其實根本就是我們利用人道的身所玩的遊戲罷了,只有人道眾生傻傻地當真。於此之下,我們就愈演愈興奮。

從疫情開始,我們各方魔王都有彼此間分配的區域,固定時間再一起回到魔宮開會,做下一次的作戰計畫。沒想到前陣子,許多魔王居然跟我們失聯了,讓我心中充滿疑惑,我以掃描的方式來搜尋他們的影子,我不相信他們就此消失在宇宙之間。當訊號搜尋到地球時,有些微弱且相似的訊息傳回來。魔王的魔訊改變了,從原本很強變到很弱,且有些斷斷續續的,這令吾感到驚訝。

既然事情發生了,吾必須要查明。查明後,訊息來自地球的某一處,我以魔眼一望,此處正向光芒竟是可以讓宇宙之外皆有感。訊息馬上傳來,此處收服許多的魔眾,進到此處的魔眾皆沒有再出來。此處為何有如此大力?

知道後,吾搜尋各方魔界,發現許多魔界大頭真的都無法連絡上了;沒想到自己在不經意之時,魔界已經有這麼大的變動。這令吾相當生氣,全身都束了起來,我不相信人道眾生我動不了,就算打著佛的名號,我也無所畏懼,因為佛魔本來就是不相兩立。

快速地招集各方魔界,向魔界喊話,請各方魔王支持。吾知道自己一個人並不可行,便採人海戰術的方式,要各方魔王輪流前來。為了見全局,吾乃在後批,觀察情況來調配或改變攻擊的方針。

吾曉得此處帶領者非同小可,靈敏度之快,可見得無邊空間,便請眾等攻擊帶領者之雙眼,盼能干擾。沒想到效果不彰,只能讓眼睛紅,卻無法達到效果,許多魔眾還是被收入黑色響亮的法器之中(大磬)。

就在吾再也想不到他法時,便只能自己出馬,闖入此處;沒有想到此處護法無邊,讓吾之魔法無法施展開來。於攻擊掙扎之際,竟還有人叫出我的名字,魔異老大,一見,竟是幾百年前合作過的魔王。當時對於他的展現相當佩服,沒想到也被收服於此處,吾感嘆之際,已無法動彈,最後仍被法器收服。

說起來心中還是相當不服氣。被限制行動後,我才靜下來見此處,發現大家都稱帶領者為蘇佛。我也非是不明理之人,我知道蘇佛確實有令人敬佩之處。話說到此,不多說,待自己心中平復中。

魔異

佛慈悲給魔異法名釋文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