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訪問獄卒──張宗智《乞丐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二月十日

獄卒 張宗智:

阿彌陀佛,我是張宗智,是四O年代的人,離現在已經過了很久,我已經不在世上,應該沒有人會緬懷我了。這就是人生,下台後大家都會忘了你。還好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今天我同其他五十九位一同前往光明無量的西方極樂世界,再也不用想以前發生過的事了。

今天敘述完自己的人生後,什麼都可以忘了。以前我們村莊的人叫我笑仙,因為我總是拿了一把扇子,很自在地躺在村上某一個角落當中,沒有固定的地方,因為我不想被這身體的欲望給束縛。

回想小時候,其實沒有太多的印象,因為我是一個流浪街頭的孤兒,好多時候都是去翻菜籃裡的爛菜,撿人不要的食物、喝髒水,任意地找一處睡一晚。我一直都是這樣生活,對於鄙視的眼神,我不在意,對我來說,能存活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希望。

很多東西我都不懂,也不會,但其實無所謂,因為不需要那些東西,就可以生存下來。

在那個年代,大家的生活都過得很辛苦,每一個人都要很努力,才有飯吃。

曾經有好心人幫我介紹拉三輪車的工作,但做了幾天後,我就感受到人情冷暖,許多人會把拉車的工作當作牛來對待,以一種指使的口氣來說話,好像是理所當然一樣;又或者上車的大爺、太太嫌三輪車很髒,嘴上就會說一些諷刺的話,說自己上了窮酸鬼的車。就這樣幾天下來,我也就不想做了,還是在街上當個逍遙的人好一點。

當我選擇這樣的方式生活下來,很多人會在我背後耳語,說我明明有手有腳還選擇當一個乞丐。

我雖然是乞丐的身分,但是我的雙眼很會觀察人,我看得出來誰的雙眼很貪婪,誰的雙眼很愛女色,又誰的雙眼度量很小。看清楚每一雙眼睛,我內心自然而然地排除這些自己也不喜歡的心態。

以上是我二十歲以前的人生。二十歲之後,我就遇上了人生中的貴人,是一位老婦人。老婦人朝我走過來,要給我錢,那一刻我突然抬起頭,跟老婦人四目交接,老婦人瞬間停頓了一會,一眼就看出我內心的單純。於是將原本要給我的錢又放回袋內,彎下腰來問我:「年輕人,我缺人,要不要 幫幫我?」剛開始我沒有抬頭,幾次的經驗,讓我想要安於當一個乞丐的現狀就好。沒想到婦人不放棄,又繼續追問我。從婦人身中散發出的磁場,我知道婦人是一個好人且真正想要幫助自己。我不想讓婦人失望,於是起身,給予婦人一個微笑,便跟在婦人身後。

婦人領著我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個宅第,看起來婦人過得很富足,婦人一進門後馬上有人迎上來,對婦人很恭敬的樣子。婦人請人帶我去梳洗,並幫我剪頭髮,將我打理成一個很乾淨的樣子。對於眼前不熟悉的環境、不熟悉的樣子,我有些不自在,婦人看出我的心聲,領著我認識宅第內的環境。婦人家有五位,看起來是下人,婦人交代一位大叔,叫我叫他為財叔,請財叔以後帶領我,財叔點點頭。

財叔為我安排了一間不大的房間,叫我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再來找我。走進房間,我雙眼忍不住一直往四周圍打量,因為二十年來,我從來沒有睡過床、也沒有在四邊都有牆壁的房子內住過。天黑後,我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時間,平日我看著人來人往,會知道大家生活的動態,現在突然自己來到一個安靜的房間內,心中有種靜下來的感覺。

躺上床,蓋上被子,被子的柔軟讓我驚訝,我不確定自已是不是在作夢,一直在床上左右動來動去,感受被子碰在皮膚上舒適感、溫暖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於迷茫中聽到敲門聲,趕緊從床上跳下來。

財叔站在門外,我開了門,他緩緩地走進來,教我整衣梳洗,並領著我去搬布。財叔告訴我,我們家夫人是開布行的,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搬布、運布去村上。我點點頭,看到財叔做起事來很有力量,我也跟在他後面不停地搬,來回好幾趟,都流汗了。我看著財叔都不講話,就是一直做,相當佩服財叔。到了中午吃飯時間,財叔給了我兩顆大饅頭,這是我第一次那麼輕易就可以得到兩顆大饅頭,饅頭吃在嘴巴裡,還有麵粉的香味,吃完後繼續。財叔看起來有些年紀,卻還是很有力、很認真做,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認真。

這樣搬布的事做了一個禮拜後,財叔才在休息的時候開口跟我說:「我們家的五個家丁、婢女,包括你,都是夫人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幫我們的,帶我們回家,讓我們有一個家可以好好待著,也讓我們有份工作,不必為了未來而擔心。」我點點頭,知道夫人確實是一個好心的人。

我問財叔:「怎麼都沒有見到老爺?」財叔說:「夫人的先生娶了小老婆後就離開家不要夫人了,當時夫人很傷心,但還是努力撐起這個家,撐起照顧公婆的責任,也讓老人安養天年,心可以有所安住。夫人對每一個人心量都很大,也把我們這些下人當家人一樣照顧。」我聽後點點頭,確實我第一次跟夫人接觸時就可以體會到財叔所說的這些。

好幾次跟夫人相遇,夫人都相當關心我,我心中暗自決定要認真做事,以報夫人之恩。我把財叔所教的都學起來,也盡自己能力來發揮,幫助布莊發展得更好。

當我四十歲時,夫人已經七十歲了,夫人開始慢慢地把布莊的事放手讓我去做,到最後全權交給我處理。五年後夫人離開了人間,我成為管理布莊的接班者。當布莊發展得愈大,引來了他人眼紅,並想百般的陷害,當對方如此作為時,我已經退步再退步,對方想要的條件,我也都盡量滿足,最後對方獅子大開口,我才忍不住反擊。對於一連串發生的事,我心中感到鬱悶。

夫人離開後好幾年布莊都發生了不順利的事,讓我的性情大變,我決定不想再當一個被欺負的人,也開始對利益會斤斤計較。認識的人都說我變了,我自己也知道我變了,但現實的環境讓我不得不如此。我身邊的人因此一一離開我,讓我的心變得孤獨。

一天我心情沉重地走出布莊,往前一直走、一直走,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沒想到走到了一間孤兒院,看到了孩子們食物不夠,正在一人分一點,每一個孩子對於食物渴望的眼神,我這才回過神。孩子們朝我走了過來,拉拉我的衣角,喊著:「叔叔、叔叔。」我不道該做怎麼樣的反應,於是立刻快步地離開。

躺在舒服的床上,過去的記憶湧上,那以天為地的我,雖然不富裕,但沒有任何煩惱。

從那天後,我就開始培養可以承接布莊的人才,也在看到孤兒園後,每個月都會給大量的食物跟錢財來支持孩子們的生活。等到布莊生意都穩定後,我將布莊做了個交代,並告訴他們,自己不會再回來了。踏出家門後,我沿路看到需要的人就把錢跟自己的東西給布施了,自己又回到街上當乞丐,過著沒有煩惱的日子。這次我的心境完全不同,我可以臉上掛上笑容,因為我已經懂得人生了,也體會過人生了,懂得人生的酸甜苦辣後,選擇放下一切。

來到一個陌生的村莊,當了一個乞丐,心比以前踏實。

一日冬天,我的禦寒衣物不夠,全身捲曲在一起,最後失溫,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死的時候我不確定自己幾歲,大概是五十一或五十二歲吧!

當我被閻王招見時,心中沒有害怕。閻王問我這一生做了什麼?我簡單地描述一下。最後閻王問我要去鬼道當乞丐,還是要當獄卒來幫忙,我遲疑了一下,選擇擔任獄卒。擔任獄卒幾十個年頭過去,沒想到還有機會在今日由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我的心頭相當地感恩,也謝謝讓我當六十位獄卒的代表。

也感恩佛慈悲的接引。

張宗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