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段子義《體悟》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走過大江南北,我是一個大商人,很有錢,但再有錢面對死時,還是沒有人能幫上我,最後卻還是斷了氣,必須放棄這條命。

來到地獄時,我叫押解我的黑白無常不要碰我,黑白無常沒聽我的,一路上我一直在發脾氣,很快就被帶到閻王殿,等到閻王板子一拍,我才停下來。閻王大聲地說:「大膽,沒了命還敢如此作為,當真不怕因果。」我雖然不講話,但心中一把火還再燒,我認為自己不應該被這樣對待。閻羅王手一揮,我就到了火焰地獄燒。我哀號得很大聲,但心中還是不減我的悶火,於是我又到了剝皮地獄、吞鐵丸地獄,幾番的受苦,我才知道自己不可以再如此。

當我又再次回到閻羅王面前時,低著頭什麼都不敢說。閻羅王說:「好事做這麼多,心量這麼大,就是這個脾氣不改。」我選擇沉默。閻羅王說:「你福報很大,可以等待因緣投胎,但這因緣要五百年後才會有,你就先領受功德當獄卒。」這次我學會乖乖聽話,什麼也沒有多說,聽候安排。換上獄卒的服裝後,我先到了吞鐵丸地獄上任。

當受刑人前來時,我手上會有一份他們受報的原因,還有需要受刑多久,依著此來進行地獄刑罰。看著每一份刑罰,對我來說都是借鏡。目前我領的受刑人多是有錢的商人,講話不實、誇大或是一些喜愛唇槍舌戰的官員,又或是在上位者下達錯誤的指令影響百姓,每一個受刑的原因都是因為自己所以傷害了別人,這罪必須自己承受。熱熱的鐵丸,吞入後表情立刻呈現相當痛苦的樣子,鐵丸將喉嚨燙得無法發出哀號的音聲,不停歇地來回,傷害多少人就要吞多少次鐵丸,若沒有懺悔者,鐵丸就會燒灼得更炙熱。

吞火丸的地獄執行完後我又到了火燄地獄服務,一進到火燄地獄全身就一直流汗,因為此處熊熊的烈火,燒灼著整座山,受刑人就像被丟進火山中燒得全身焦灼,任憑哀號得再大聲都沒有用。火燄地獄的人許多都是愛發脾氣的人,心中這把火克制不住。

看著這不停歇的受報畫面,我徹底地清醒,原來害人等於害己,氣別人等於氣自己,為此我一點一滴開始調整自己的心。在地獄中我也聽聞蘇佛講經,知道自己該當調整個性,蘇佛讓我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心中盼求自己有一天可以如願。沒想到閻羅王願意提名我進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我心中很感恩,就在今天隨五十九位獄卒由蘇佛親自牽往西方極樂世界。眼前相當的光亮,黃金的世界,各種珠寶,還有相當壯麗的宮殿,更有讓人心曠神怡的新鮮空氣,能夠來到此地,我感到相當的歡喜,感恩這份珍貴的因緣。

我是段子義,主要在江南一帶經商,帶領著一群商隊,專門在收集稀有珍寶賣給中盤商。對於人家看不出來很特殊的東西,我們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以低價收集,包裝後,以高價賣出。商隊講好每個月分攤一次利益,只拿取多出來的利益,原本的成本還必須保有,作為其他投資用,錢滾錢。

對於給廠家,我們該給的錢一點都不會少。我們算是江南一代相當有信用的廠商。

我們每段時間會固定移動到一個不同的地方,做不一樣的開發。我算是商隊的帶領者,對於我答應的事都很講義氣,所以大家都很信任我,雖然如此,但我脾氣不好,只要我看不過去的,就會直接大發雷霆,據理力爭,一定要爭到我覺得合理才會罷手。和我合作的其他商人都知道不可以踩我的底線,否則我罵起人是不留情面、六親不認的。

有一次裡面其中一位商人為了賺取更大的利益,想要買次級原料,甚至想要賣次級品來矇騙為高級品。雖然外觀幾乎九成五很像,看不太出來,但憑著我看貨多年的經驗,一眼就看出來了。把貨當場往地上一砸,告訴他,對他咆嘯說:「如果下次再這樣,就退出商隊,自立門戶。」

他聽後很緊張,趕緊說他下次不會再這麼做了。我哼了一聲走開。

我的眼光狠準,曾經也有人想要賣不符合品質的東西給我,也被我給揭穿了。我告訴他們:「我段子義做生意一向不亂來,若想要我能長期合作,彼此間就老實一點。」

我的個性取得很多人信賴,但也得罪了很多人。我得罪的人曾經放話要找我報仇,很多次都想陷害我,卻都讓我化險為夷。其他的同行說是因為我的正氣,才能夠將災難給度過。

我的魄力曾經很多女子都相當欣賞我,但我唯獨對我的太太忠心,她不是最美的女子,卻是與我共患難的女子。雖然太太一直都未能為我生下孩子,心中有些遺憾,但卻也不會怪罪她,大概是我今生沒有孩子命吧!我以這樣的方式來安慰她。

流浪各處三十年的時間,我終於想要找個地方安定下來。看過好多做生意人的嘴臉,我決定帶著太太去住在偏遠的鄉下,鄉下沒有太多的慾望,我們的心漸漸地平穩下來。

某一年,突然一場大雨下個不停,把村子都淹了,落後的村子,大家經濟條件都不好,面對沒有房子住的困難,大家顯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看到村民們無助的景象,太太和我商量拿出積蓄來替大家重建村子。

我們在村子中的穿著跟大家沒有什麼兩樣,大家不知道原來之前我是做生意做很大的商人。

我以其他人的名義默默地捐贈款項來協助村子重建,住在村子這段時間,我的心已經不像以前一樣愛出風頭,我想要保持生活的平靜,不希望村民因為知道我有錢,就對我有特別的待遇,所以考慮之下,就用別人的名義幫助村民。

村子重建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每一位村民同心協力,有些挖土,有些敲敲打打。重建村子時看到每一個人露出對未來還有希望的樣子,我的心就很開心。

就在村子重建快要完成時,突然有一群人來找碴,說我們沒有依照規定,也沒有申請就重建,硬要把快要蓋好的房子給拆掉,再重新處理。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會出現這群人來找碴,眼看房子就快要被拆掉,我不得不去找過去認識的友人來幫忙,請他幫忙出面來處理。

幾番查明後,發現原來找碴的人就是我過去所得罪的人,他們已經找我好久,也等待報仇的機會好久了,就是不想要讓我那麼輕鬆過日子。在查明後,我心中實在嚥不下這口氣,為了我一個人影響村民,我心中也感到很對不起他們。我想要找出他們來面對面談判,不然現在我在明,他們在暗,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太太知道了這件事以後,勸我先暫時放下,不要再次惹惱對方。那時的我足足氣了三天的時間。

想說要聽太太的話,沒想到他們逼人太甚,又下達屋子一定要拆掉。

最後我沒跟太太說,就直接找上對方,原來就是我之前狠狠把他洗臉,叫他不要賣假貨的那個商人。在我離開後,他還是擅自決定要賣假貨,最後把商隊搞得一團亂。大家就開始耳語說到,當初商頭發現時,就應該要把他給趕走了,大家一直耳語不斷地攻擊他,最後他選擇離開,也把一切的氣都怪到我身上,找出我所在地,等待機會找我麻煩。現在我終於站出來,他要我一雙腿,要把我的腿給打斷,他才願意放棄不舉發村子的重建。

我氣,氣得頭整個快要冒煙了。最後我答應,答應用我的一條腿來換村子的平靜。

於是我被一陣亂棒打到暈了過去,醒來前聽到太太在我旁邊的啜泣聲,清醒後全身疼痛難耐,連要翻身都困難。我安慰著太太,沒關係,用我這雙腳,村子就可以順利建成,我們又可以恢復穩定的生活。

從那天後,村子很快就建好,我成為了無法再站起的人,靠著一些輔助工具生活,村民的人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會變成這樣,但大家看到我需要都會很熱心地幫忙我。以前可以自己做的事,現在都要人幫忙,這讓我的心上很難受,漸漸地我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每天生活有些糜爛。太太一直鼓勵著我、陪伴著我,但我就是沒辦法再站起來。

一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那群害我的人又出現在我面前,瞬間我心中的不平和這幾年來的辛苦,在見到他們後心中一把火瞬間又燃起。那一瞬間我雙手朝著天空舉起,做出捶打的動作,沒多久,我看到一個穿白衣、一個穿黑衣的黑白無常把我從身體拉了出來,帶我離開。這一切我都還來不及反應,還在生氣的情緒當中,我不想再次受傷害,所以在見到閻王時才會有這麼大的氣還存在。這一生五十三歲,脫離了我的身體。

現在想起來,真的很謝謝閻王給我這樣的機會,才有遇到佛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感謝一切因緣的促成,感謝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法師還有居士,謝謝幫忙。

子義和眾獄卒跪拜鞠躬。

段子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