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楊子賢《冤與劫》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獄卒 楊子賢:

我很感謝蘇佛,今日能有往生機會,我真的相當珍惜,因為我知道人的苦,也知道輪迴的苦,我想求解脫,將來也想繼續幫助人。感謝蘇佛示現,幫助我們今日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楊子賢代表六十位獄卒,以及所有有緣之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是這個村莊中,唯一一個手腳健全的人,因為這個村莊早就被視為是一座死村,所有人都只想遠離此村,村莊裡只剩下身體殘缺的村民,輕則身殘,重則精神瘋狂。大家都不清楚這個村莊為何得到這樣的遭遇,有的人形容這是村莊受到了詛咒,也有的人說這是村莊裡有傳染病。不管是流傳哪一種說法,這個村莊都再也沒有人敢進入,留下村子裡這些身體殘缺的人們,自生自滅。

我是出生在這個村莊裡的孩子,我為什麼會倖免於這場災難?因為當災難發生之時,我的母親將我藏在佛祖的袈衣之中,我才有幸躲過這場災難的侵襲,但當我看見所有村民都變成這樣可憐的模樣,我的心真的很難受,因此我也決心要照顧這些村民,這些人都像是我的家人一樣。

我的母親,在那場災難之中,不幸過世,原本我很難過,但看到這些身染重病的村民,或許母親的離世才是一種解脫。從小我便無父無母,因為這場災難,讓村莊裡所有人都變了樣,在這裡的生活,都變成是一種在黑暗裡的折磨,沒有人知道這種痛苦還需要持續多久,每日面對的只有漫漫無期的苦難。

我很心疼,也不斷在尋找方式,想要幫助村民恢復健康的生活,我後來找到了佛法,我想起我的母親便是把我交到佛祖的座下,我才能躲過這場劫難,於是我想起或許佛的力量能夠幫助村民。我開始積極尋找佛法的力量,我花許多時間到各間佛寺請法,精勤了解佛法道理,最終我認識到了因果,這也使我認識到為何這個村莊會遭遇這場災業。

我遇到一位大師,他是佛寺裡的住持,當我求見大師請法之時,其實並不那麼容易,因為大師長年閉關修行,且少有人見過大師,但是為了村民,為了想要找到答案,不管過程再辛苦,我都想要試著再去努力。於是我留在佛寺裡,每日每夜積極聽經聞法,也勤做修行功課,終於在將滿第十年的時候,我見到了這位大師。

此時的我才發現,原來大師一直皆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學習、成長,當我知道大師就是這位,從我踏入佛寺佛門,就一直為我介紹佛法,以及帶領著我打掃佛寺、整理環境清潔,維持佛寺的整齊與莊嚴,這位陪伴我的師父,一直都在為著大眾服務,卻沒想到這位便是我不斷想求見的大師。

在這十年的時間,每一日我都在精進學習,大師帶我認識到環境整潔的重要,以及整理環境必須下的功夫,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卻是每日大師花費最多時間帶領我做的事。大師陪伴我做的每件事,也都教導我其中的道理,告訴我每件事都有其因果,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當環境不淨,那麼生活在其中的人,或是諸所有情與無情眾生,都會同受影響;而環境不整,同樣也會令環境磁場影響,令生活在其中的眾生生昏、不明,甚至招引業力致病。大師教導我,每件事與事之間,皆是環環相扣,當自己能從其中的一件事情,於微細處開始突破,那麼持續的調整,便能解脫業力,改變生命,這很重要。

大師也是在教育我有關於如何回去整頓村莊的方法,我很感恩這些日子自己在大師身邊所學習到的道理與智慧。大師是在因緣成熟之際,告訴我他的真實身分,也同時是我準備回到村莊幫助村民的緣分成熟之期。

告別大師,我回到了我的村莊。在我離開村莊的十年,我看見村莊又有更多的改變,有好一些老弱村民已經死亡,有些屍骨還暴露在外頭,無人收屍,因為其他人也沒有能力幫助這些去世的村民,村莊裡又比之前的狀況更不好了。我的心中雖然有憂傷,但我知道這次我要將所學的用在自己的村莊,不急於一時看見成效,但要逐漸改善、轉變這裡的命運。

我為死亡的村民辦了群體火化的儀式,又將這些村民住過的房屋拆除,並且打掃周圍環境,一步步重整村莊,再將空出來的土地蓋上新的建築,等新建築完成以後,我將另一部分的村民移到新的建築裡居住,並將這些村民原本的建築拆除,並且整理環境。

這次我所建蓋的是一間較大面積的佛寺,我希望讓整個村莊的村民可以學佛,是佛救了我們的生命,即便此時生命裡還多有苦難,但是只要知道學佛,跟隨佛的帶領,相信可以改變所有人的心境,改變村莊能有不同的全新面貌。

待我完成一切事情之後,又過了十年,我特意請來當年幫助過我的大師,為佛寺辦一場盛大的啟用儀式,期望能令整個村莊有煥然一新的寓意。我對佛有很深的感恩,我也深知村莊是一場共業因果,現在能做的便是懺悔與改變,重新找到生命的解脫與離苦,過去所造的業皆已經無法改變,只有現在開始改變,那才是真的!

我知道村莊裡的共業,是因為過去村民為了貪婪利益,同意讓外族進入村裡種植菸草,以及製造毒害世人的毒藥,這件事一直皆是不能浮上檯面的交易,也因此村民能從中取得較大的利益,但這件事是很大的過錯,也為村莊帶來毀滅性的災難,這是因果共業的反噬。

任何得與未得,都要取之有道,不能貪求,更不能做傷天害理之事,對於村民的因果業事,我很難過,這些因果之事,令我更為深信因果不空的道理。很感謝當年大師的相助,讓我在後來的日子可以改變村莊的業命,佛寺建立以後,我也鼓勵村民盡自己可以有的能力,在佛寺裡服務,消災、懺悔,一生學佛,能有服務眾生之心。

村民在經歷這番改變之後,各個皆有極大的改變,大家不再沉浸於自己的痛苦之中,每個人開始轉變,也能懂得用更正向的心,經營生命,於生命剩下的日子裡,更積極發揮,知道服務眾生,無私,無為所求。

村莊,有了正向的改變。佛寺開始引來外地的信眾,整個村莊終於再次活躍起來,我的心終於放下了。很感恩,也很知足。後半生的日子,我都在佛寺裡度過,我在寮房內淨心學佛,只求安心與淨心。

七十歲那年我離開人世,離開人世時,我看到了當年的大師前來接引我,我很開心,便跟著大師前進,原本很光亮的路,卻漸漸黯淡下來,身前的大師早已不見人影,只剩下一位身穿獄卒衣服的人牽引著我。我來到陰間,後來被帶到閻羅王面前,閻羅王告訴我:「你這一生為了改變村莊,付出了真心的努力,確實功德一件,但因為佛寺裡未有正法接引眾生,所以前來修行的眾生皆還是各有習氣難斷,且未知解脫出離,如此對你往生之事便會有影響。現在給你這個機會,在此服務,可以等待出離之機。」

我開始在陰間擔任一位獄卒,在服務期間,我又看見了更多真實的因果之事,很感恩自己可以有此學習機會,我也一直等待著能夠解脫出離的機會。在初次聽見蘇佛講經之際,我感動得哭了好久,原來這才是正法,原本我在世間所做的、所修行的只是世間善法,我很感恩閻羅王給我這個機會在此學習,現在才有機緣遇上正法。每一次蘇佛講經,我都是積極學習,期望自己能夠明瞭更多真理,感謝蘇佛慈悲。

今日能有此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機會,我真的非常珍惜,楊子賢代表所有有緣眾生以及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

感恩之意,難以言喻,南無阿彌陀佛。

楊子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