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康振華 《病苦,但心不苦》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

高大巍巍的阿彌陀佛,就站在振華的面前,振華趕快帶領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叩首,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活在世間的這段人生,我很珍惜,因為我知道那是得來不易的一條生命,我不敢輕易地揮霍掉我的人生,尤其我的生命是媽媽辛苦給我的,我更是不敢浪費。

我是康振華,當我還在媽媽的肚子裡時,醫生就已經檢查出我的病症,醫生問媽媽:「還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媽媽毫不猶豫,堅定地回答:「他是要出世來做我的孩子,我不能放棄他,不管他長得如何,四肢是否健全,我都想要把他生下來。」

媽媽身邊的親友都告訴她:「別生了,這個孩子四肢不健全,妳把他生下來,只會讓他受苦而已,不如讓他早點去別的地方投胎,或許他能做一個正常的人。想要孩子再生就有了,妳就別放不下了,把肚子裡的孩子拿掉吧!再猶豫就來不及了。」

好多人都勸媽媽不要把我生下來,說我是來討債的,生下我之後,媽媽一定會辛苦一輩子。

有人問爸爸:「你呢?你要這個孩子嗎?」爸爸一向尊重媽媽的決定,如果媽媽要將我生下來,爸爸會支持;如果媽媽不把我生下來,爸爸雖然心裡會有些不捨,但還是會尊重媽媽的決定。

最後,我還是出生了,這是媽媽的選擇。媽媽捨不得在我正要長大時,就被奪走了生命;媽媽也捨不得,在我好不容易有機會來作人時,卻在還沒出生前,又得輪迴去了。所以媽媽最後決定把我生下來,不論往後的人生會如何,媽媽都已經做好準備了。

出生時,醫生就已經先對媽媽說:「孩子的手腳還會繼續萎縮,他的心臟也會跟著萎縮,二十年的生命對這孩子來說,已經是最長的了。」

媽媽眼裡含著淚水,將我緊緊抱在懷裡,對著爸爸說:「不管我們的孩子能活多久,我都會盡力照顧他,他是我心上的一塊肉,我不會輕易地放棄。」爸爸沒說話,將媽媽和我都抱在懷裡,眼角也含著淚水,強忍著沒有滴下來。

家裡的經濟還不錯,有足夠的錢可以支付我這種罕見疾病的醫療費用。我稱自己是「藥罐子小孩」,從出生時就得吃一堆藥,每兩週去一趟醫院作檢查,有時病況危急,還得住院觀察。

別的小孩一歲多時就會走路了,但我還不會,到了兩歲、三歲、四歲,我還是不會走路,因為我的右腳一直在萎縮,它縮到扭曲變形,根本沒有辦法使力,完全無法支撐我身體的重量。

我只能靠著左腳學走路,謝謝爸爸為我特製了一支非常堅固的小拐杖,讓我可以撐著拐杖學走路。

學走路的那段期間,我的臉上和全身,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瘀青和傷口,常常走不到三步路就跌跤,每次跌下去,我都勇敢地爬起來,忍著腳上的疼痛繼續往前走,那是我對自己生命的珍惜,我不想輕易放棄,我也不想永遠躺在床上,當一個沒有用的人。

如果我只是來出世來花爸媽的醫藥錢,每天讓爸媽看著我擔心,還要二十四小時陪在身邊照顧我,那我寧願不要這條生命,也不要折騰爸媽。所以不論如何,我一定要勇敢地站起來,這是我對自己生命的負責,也是我唯一能孝敬爸媽的方法。

六歲那年,我終於學會走路,我好高興地走在爸媽的面前,告訴他們:「爸爸、媽媽你們看,我會走路了!我可以自己從這裡走到那裡都不會跌倒!」爸媽看到我高興的樣子,他們也高興地笑著,但,我看到媽媽的眼角還是含著淚水,我的心瞬間揪了一下,很難過。

如果是我能做的事,我都想要自己做,因為我不想讓爸媽擔心,也不想讓他們為了我這麼辛苦。所以我什麼事都努力地學習,至少學會打理自己最基本的生活。

六歲這年,爸媽帶著我去到一間寺院裡,我努力地撐著拐杖走進去,看到爸媽拜佛,我也跟著拜佛。寺院裡的師父送給我一串佛珠與我結緣,師父教我:「小朋友,這串佛珠給你帶在身上,每天都要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阿彌陀佛就能保佑你,知道嗎?」我笑著點點頭,謝謝師父。

從那天起,我的右手就多了一串佛珠,有時想到,就會將佛珠拔下來念念佛,轉轉珠子,然後再戴回手腕上。特別是在我心裡難過的時候,我更會這麼做,這串佛珠好像成了我心靈上的寄託一樣,我難過的時候轉轉它,害怕的時候也會轉轉它,有時高興的時候,也會轉轉它,跟它分享我心中的喜悅。當時的我,就把這串佛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每天陪著我走過生命的難關。

八歲那年,爸媽帶我去一個地方,那裡有好多小孩子都得了罕見疾病,大家一同在那裡聚會。當我第一次參加那個活動時,我很勇敢地自己拄著拐杖走上台,然後將我手上的佛珠拔下來,介紹給台下的每一位小朋友,我說:「你們看!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每天轉轉它,每轉一次就念一句阿彌陀佛。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它會讓我的心情慢慢變好;當我害怕的時候,它會教我勇敢、不要害怕。我知道這個好朋友就是阿彌陀佛,所以我今天也請爸爸、媽媽為我準備好多條佛珠,希望能將阿彌陀佛送給大家,讓大家都能像我一樣,有一個阿彌陀佛好朋友。」

我親自走下台,在爸媽的幫忙下,親手將一條條佛珠戴在每一位得到罕見疾病的小朋友手上,每送一條,就笑著對他們念一句阿彌陀佛。

我知道這些小朋友的心一定跟我一樣害怕,尤其在病痛加劇的時候,心裡更是徬徨無助,只有阿彌陀佛可以幫助我們面對這種會讓我們感到害怕的無形怪獸,也只有阿彌陀佛可以讓我們的心得到平靜。

我常常問爸媽一個問題:「我還能為這世界做點什麼?」我希望我的生命是有意義的,不管我能活多久,我都希望自己能幫助別人。所以爸媽從小就帶著我到處做公益、布施,雖然我能做的事情並不多,但我每一次都盡力地參與,心裡只想著要幫助別人,就算當下我的身體是疼痛的,我也會強忍著,然後在臉上掛上一抹燦爛的微笑。

「當我帶給別人快樂時,我自己也會覺得快樂」,這是我在幫助人時,最深的體悟。

十歲時,戴在右手上的佛珠一直掉下來,好幾次掉在地上,我都很心疼地趕快撿起來,再戴回我的手上,但沒走幾步路,它又從我手上掉下來。媽媽問我:「要不要媽媽幫你把手上的佛珠拆幾粒下來,然後重新綁小條一點?」我點點頭,謝謝媽媽。

雖然媽媽沒有對我說什麼,但是我自己很清楚知道,我的右手開始在萎縮了,原本佛珠戴在手上剛剛好,當手開始萎縮後,佛珠好像突然變得很大條,才會一直從手上溜下來。

我不想讓媽媽看見我難過的樣子,就算我的手經常因為萎縮而疼痛,我還是忍著沒說,每天還是笑笑地過生活。

我不曉得為什麼手腳萎縮的速度這麼快,原本我還能做十件事,到後來只剩下九件事、八件事、七件事、六件事……我能做的事情愈來愈少。

到最後,我連吃飯都沒有辦法自己吃,必須爸媽餵我,因為我的兩隻手已經捲縮得很小,再也沒辦法張開,我再也不能轉動手上的佛珠,佛珠也早就沒有戴在手上,因為已經戴不了了。我請媽媽將佛珠放在我的床頭,讓我每天都能看見它。

我也沒辦法走路了,因為我的手再也沒有力氣拿起拐杖,就連我原本還有力氣的左腳也開始萎縮。左腳漸漸沒有力氣,只能靠著爸媽為我推著輪椅,不論去到哪裡,我都只能坐在輪椅上,但,我的臉上還在微笑,我的心裡也還在念佛,我也繼續參加活動,繼續幫助比我更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就算我做不了什麼事,我還能跟他們說說話,用正向的力量鼓勵他們,然後教他們念佛,教他們微笑,教他們在病痛的時候,還可以快樂地過每一天。

十二歲那年,我必須躺在病床上了,我的聲音變得很小,說話變得很沒有力氣,但是所有來探望我的人,還是可以在我臉上看到一絲笑容,那是我的招牌笑容,看到我的笑容,代表我告訴他們:「我很好,不用擔心我,我也希望能看見你們跟我一樣的笑容。」所有進到病房裡的人,都學著我微笑,他們用微笑鼓勵我,為我加油打氣,我也用微笑謝謝他們。

全身的肌肉快速地萎縮,到後來連我臉部的肌肉也萎縮了,我再也沒辦法在臉上掛上一絲笑容,但我還能用眼珠子微笑,那已經是在生命最後期的時候了。那時候的我,全身無一處不疼痛,感覺內臟每天都在翻攪,萎縮的肌肉更是讓我感覺到劇痛。那段日子真的過得很痛苦,但我還是強忍著,只為了不讓爸媽為我擔心難過。

十二歲生日的那天,好大的生日蛋糕就放在我的面前,好多人來為我祝賀,祝我十二歲生日快樂!我用微笑的眼神謝謝大家,那一天我很開心,但那一天我的心臟也特別痛,我以為我還能忍,沒想到這一次我再也忍不了了。

醫生快速地急救,這條命終究還是畫上句點。

在生命結束之前,我捐出了身上還能使用的所有器官,那是我最後能為這世界做的事。

這一生,我覺得來得很有價值。謝謝我的爸爸,謝謝我的媽媽,陪伴我走完這十二年的人生,他們辛苦了。

靈出體後,我快速地被獄卒帶到地獄閻王前,當我看見過去我所造的罪業時,我難過地放聲大哭。沒有想到,在過去生中,我用藥水浸泡了很多剛出生的嬰孩,他們的身體在我的藥物浸泡下,全都萎縮成一小球,那些藥物全都是我自己研發出來的,沒有任何的解藥,所以那些嬰孩只要一被我丟進去,必定死亡。

指使我做這件事的,就是我的媽媽,媽媽為了佔有感情,她找了我來替她做這些事,然後給我很多好處。我們以為彼此合作無間,不曉得已經造下難償的罪業,這一生我才會得到這樣的罕見疾病,十二年都活在病痛的折磨中。

幸好在這短暫的生命裡,我有一顆善良的心,一心想幫助別人,才讓我有機會在死後擔任一位獄卒。

當我在地獄裡聽到蘇阿嬤講經時,我心裡好感動,也好激動,因為蘇阿嬤講經,又讓我想起了這句阿彌陀佛聖號,我又開始一直念佛,一直念佛,每天認真聽蘇阿嬤講經,才曉得還有一個無有眾苦的西方極樂世界,我想去那裡。

我鼓勵每一位地獄眾生都跟著我念佛,一同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我被排上送往西方的名單時,我好高興,好高興,心中非常地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阿嬤。

現在,我已經到西方了,臉上笑得很燦爛。

輪迴真的很苦,我希望所有有機會聽聞佛法的人,都能懂得止苦、離苦,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南無阿彌陀佛。

康振華頂禮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