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簡英傑《多世因果》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到西方極樂世界後我踏著朵朵的彩蓮,心中很清淨,很感謝蘇佛帶我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到西方極樂世界。到西方後我沒有再說話,就享受著這個世界的寧靜,鳥語花香,我的臉上掛著微笑。

我是簡英傑,能夠當上獄卒我相當感恩,說出我的故事以報佛恩。我的父母都從商,說起來我應該要有一個反應很快的頭腦,但卻沒有,我一點也不聰明。在家中我排行老三,上面的哥哥、姐姐對未來都很有抱負,只有我,想要輕鬆自在的人生。我不會種田,但腦中卻跑出想要當農夫的念頭。這時候的我才十一歲,此時正是爸媽事業最飛黃騰達的時候,我們搬到了一個比以前更大的房子,房子太大了,需要養兩條狗來巡邏。

這兩條狗很有靈性,也很了解我們全家。某一天有一位小偷跑進我們家,狗狗先是不動聲色,尾隨在小偷後面,等到小偷快要得逞時再狠狠地將他咬下,嚇得小偷當場尿失禁。從那天過後,狗就成為我們家最受寵愛的人,就連吃都吃得很好。大家對狗兒都只有寵,沒有打罵,有時候我覺得爸媽寵狗兒多過我,我開始對狗兒吃醋,甚至打罵牠們,我是家裡唯一對牠們不好的人,但狗兒並沒有因此討厭我,牠們還是對家裡很盡忠職守。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一看到狗兒,心中就有一股氣,這氣不是我自己能夠控制的,好像牠們是我的仇人一樣。有一次我看到狗兒趴在院子,忍不住拿起一隻棍子,要朝狗兒打去,那時我就好像失去了理智,殺紅了眼一樣,還好當時媽媽把我叫住,不然我就真的做了傻事。

從那天過後媽媽覺得我怪怪的,我自己也覺得我怪怪的。

走在路上,我看到狗就想打、就想殺。無法克制自己之下,我去過好多道觀或寺廟問過,但都沒能得到答案。突然有一天我蹲坐在地上,回過神時,手上已經拿著一把滴著血的刀,躺在我面前的是一條黑狗,已經沒了呼吸。這景象真的把我給嚇到,我丟下了刀,往前一直跑、一直跑,久久沒能回神,眼中一直浮出剛剛回過神那一刻的畫面。我雙手發抖,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我選擇去到警察局投案,說自己殺了一條狗。殺狗的刑責並沒有很重,只關著審問一下就被放出來,也被安排去看精神科。

從那天殺狗的事發生後,我整個人變得更怪。家裡的人知道我發生這件事後都選擇不理我,就連爸媽也不讓我住在家裡,不知道該去哪裡的情況下,我只能流落街頭。這時候的我二十歲,想起來小時候想要成為農夫的夢想,於是開始往較偏僻的地方走去,相信一定有一處是可以容得下自己的。

當我有心想要找出未來的路時,就感覺比較平靜了下來。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我看到前方是一片又一片的稻田,風吹著稻田,感覺很有生命力,相對於此刻全身邋遢,沒有希望的自己差很多。

突然我心中有一股力量,告訴自己,我可以在此地落腳。於是我從天黑等到天亮,終於等到農夫出現,我趕緊向前,請農夫可以給我一份工作,幫忙他,也給我一個可以住的地方。農夫是一個單純的人,看到我這樣子,就馬上帶我回家換衣服,剪頭髮、梳洗一下;農夫的太太也是一個很熱情的人,幫我準備了很多好吃熱食,看著他們對我這麼熱情,我覺得他們比爸媽對我還要好,心中有一股感動。

農夫幫我安排住在他們後院的一個空房內,後院旁養了一條狗,當我第一眼看到這條狗時,心中有一些憤怒,但趕快將自己這份憤怒給降下來,一直勸說著自己,好不容易重新開始,不要再回到過去。偏偏這隻狗很敏感,只要有人經過,他就會一直吠,吠個不停,吵得我心中一把火燃起,有一次我真的受不了,從房間跑了出來,瞋火怒目地對那隻狗咆嘯。

等到我回過神時,農夫跟農夫太太都在看我,我趕緊跟他們道歉,恢復了原本的樣子,他們看到我恢復了,也才鬆了一口氣。從那次後,我一直在跟自己的內在拔河,我知道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拉著我,我試著將那股強大的力量解開。我還去到大街上練習,看著那些狗兒,心中不要有感覺。

一次在街上走時,一位外地來的道士叫住我,說我身上纏繞著狗靈,那些狗靈都對我很怨恨,他們控制我的意念。我跪求算命師幫幫我,我也把我曾經殺狗,或是看到狗會很生氣的情形都告訴他。

道士跟我收了一筆巨款,便告訴我要幫我舉辦祭壇,來祭祀那些狗靈,我把我所有存的錢都給了他,希望能夠有所化解。沒想到道士原來是在騙我的錢,道士收了我的錢,隨便幫我比畫一下做個交代,實際上根本無用武之地。

夢境中,我被很多的狗追,被很多的狗咬,醒過來後還久久沒辦法平復下來。不知道自己過去到底造了什麼業,需要這樣受報。

某一天夜裡,我聽到了母狗發情的聲音,身體忍不住帶著我走上街,找到了這條母狗,我失了神抱起母狗,朝他親了一下,最後再用刀把母狗給刺死。當我這次回過神時,我覺得自己改不了,又放任自己在街上連續殺了幾隻狗,最後再用刀刺向自己,把自己的五臟六腑刺了好多刀,刺到腸子都跑出來,最後再倒地痛苦地死去,死在那隻母狗旁邊。

當村民看到我的死狀時都相當的訝異,不知道在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從來沒說,也沒有人了解我。我之所以選擇這麼激烈的手段讓自己死去,是因為我不想再當一個無法控制自己的人,也不想再傷害任何狗,所以我選擇讓自己一死來了這個人生。

在我死的那一刻,黑白無常很快就把我拉到閻王殿,閻王播放一個又一個畫面讓我去看自己的因果。原來我過去曾為一位很風流的男子,到處拈花惹草,最後為了一個女人,得罪了一群人,被那群人用亂棍打死、亂刀刺死。這已經是八世以前的事了。八世後的今天,他們好幾位受報當狗,在我遇上他們時,一股對他們的怒意從心底成為無明火,自然地冒起,也自然想要殺他們。我克制不了心中控制我的那一股仇意,才會一一把他們用刀給殺死。最後被我殺死的那條母狗,就是當初我們為了她而相爭的女子,因緣聚合下,我今生報了過去的仇,但我並沒有比較好過,我被這仇恨纏繞的失去了自我,甚至不成人形。所遇的農夫夫妻是我過去幫忙過的人,今生幫忙我,就這樣所有的善緣、惡緣相聚,成了今生的樣子。

我殺了那麼多條狗,在世間雖沒受到什麼制裁,到了閻王殿前,殺一條狗,等於殺掉一條生命,罪等同於殺人。我受報於絞肉地獄中,痛苦難耐。在受報痛苦之際,我徹底地懺悔,我一直大喊著,我錯了,我錯了。

閻王聽到我從心底真正的懺悔後,便提早結束我的刑期,給了我機會擔任獄卒。當獄卒期間我沉默不語,默默地觀察著受刑人的因果,看到各個受報扭曲的面孔,我知道造業不可。

當地獄服務期間,我盡我的全力,希望可以彌補在世間所造下的諸業。

也相當感恩閻羅王將我的名字提名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我等了好久才等到今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在等待往生的這段期間,我靜下心來聽蘇佛講經,從經典中獲益很多,讓我心中開始練習念佛,練習放下。

終於在今日由蘇佛親自牽往西方極樂世界。我等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

簡英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