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長高法師,  法身超度

訪問長高法師《實際狀況》

訪問長高法師

(倪居士)實際狀況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十一月三日

訪問長高法師

魔眾們的個性與習氣確實難改,但是如果改成功,卻是可以有大大的發揮。在這一次出使蘇佛所交代的是非常特別的任務。以魔眾對魔眾之間的默契及認識,受歸順降伏的救世團隊菩薩們,用彼此共同能接受的語言及作法勸化對方,換個角度來處理事情。經過這幾日的觀察,確實能夠達到對方接受以及改變的效果。

這一次我被分派的對象是居士,久未見面,他的周圍及身體起了很大的變化。之前老師在穩定中進行的弘法工作,需要的是護法大力的支持以及信任。當弘法工作穩定,卻因為老師的身體需要休息而停止講經,造成了一些工作人員上的職務變化,使得平日穩定護法的心態以及信眾的心起了變化,這樣造成這裡的磁場不同以往的熱絡及向心力。在倪居士周圍冤親債主的包圍多過於魔眾,與老師兩邊形成了不同的對比。老師的周圍是魔眾多於冤親債主,這表示他們這一輩子的弘法及護法的工作,各自造成了自己如今的局面。老師周圍魔眾大批大批地圍繞,是為了在此時不讓淨土正面力量進入;冤親債主的出現顯示出倪居士並沒有翻業,是因為個性習氣未改,他剛硬的個性是造成冤親債主一直不願意離去的原因。

當我們與大批的救世菩薩們進入倪居士的體內時,非常驚訝體內的魔眾數量不亞於老師。老師的周圍及體內魔眾多數是不讓淨土承傳而進入體內;但是倪居士身體內的魔眾是過往的冤親憤恨不平而進入魔界,因此他體內的魔眾形成一股團結的勢力。這個勢力的訴求,依照這幾天的觀察,就是要讓倪居士步上死亡之途。其實倪居士洗腎一條路,應該是多年前便應該發生,卻因為護法有功,且當時老師講經說法,身邊的正面能量強厚,這些魔眾早就潛伏於體內,但也不能有大力的發揮。直至老師停止講經之後,而且與蘇佛不相往來之後,倪居士卻沒有及時停止,提出正面的建議。也是因為心中有得失及私心,為了護老師,不讓老師與倪居士辛苦打下的江山,因為接納了蘇居士,而造成了改變,導致體內及體外靈性的正面力量減弱,保護的磁場退去,老師身體快速地退化,倪居士也身體不堪負荷而就醫步上洗腎之途。

目前倪居士體內的魔眾正嚴密地守著身體,讓身體呈現下降,頂多是持平的狀況,而沒有改善或者是良好改善的機會。這一些消息是我們救世菩薩們進入體內之後,直接到腎臟周圍的魔眾口中,所打聽到的消息。而且這也是冤親債主的訴求,所以形成一股魔眾與冤親債主們,站在同一個陣線不讓外力進入干擾的力量。

倪居士體內滿滿的眾靈,一層又一層地包圍著身體。當我們從外圍進入身體之前,便將力量分散到由頭部、肩頸、胸口、腎臟、下肢進入,只要我們想得到的地方都有魔眾駐守。長高見到腎臟周圍一位長得像出家人的魔眾,雖然穿著僧服但是留著頭髮,而且面露不善。長高法師前去打招呼,說著:「阿彌陀佛。」魔眾看了我一眼之後說:「什麼事?」長高法師:「之前我曾經進來裡面,並沒有見到倪居士身體有這麼多的眾生,如今看來你們加派了很多人手。」魔眾:「你看起來中規中矩的樣子。之前他的身體有很多像你一樣的出家人,如今在我們的驅離以及強態的干預之下,都一一離去,你怎麼反而從外面進來,還不趕快走?他現在的身體,你們已經不容易再待了,再撐也沒有辦法過正常的日子。」長高法師:「我們這次進來,並沒有侵犯你們的意思,只是來探望一下好友,沒有想到他的身體起了這麼大的變化。」魔眾:「他早就該受到這樣的報應,是因為他做了太多的好事。卻在蘇居士的事,最重要的關頭,沒有提出建議,讓整個淨土在靈界的人氣下滑,造成我們可以趁這個機會大舉反攻,才有辦法扳倒他。我看你們現在也成不了什麼大氣候,還是趕快離開吧!」長高法師:「如果他能夠繼續將淨土承傳下去,你們也可以得到護持淨土的大功德。」魔眾說:「我們如果要他的功德,不用等到今天,大可以輕輕鬆鬆地像之前那些離開他身上的眾生及出家眾一樣,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我們就是要他的命,報復他之前對我們的殘忍手段。」長高法師:「冤冤相報,有果必有因。今日他受報,來日你受報,不如你們現在放他一條生路,等於給自己一條生路。」魔眾說:「我們現在這個樣子,沒有其他地方會要我們的。我們一心要他的命,沒有想過自己。看你修得還不錯,不知道來自哪裡?」長高法師:「請問要如何稱呼您?」魔眾猶豫了一下:「我叫魔海。」長高法師:「魔海菩薩,阿彌陀佛。」魔海菩薩:「我不是菩薩,我是魔眾。」長高法師:「在我們那裡眾生是平等的,所有受到阿彌陀佛感化的魔眾們,我們都尊稱他為菩薩。」魔海菩薩:「我並沒有受到佛法的感化,我是被佛法摧殘者。」長高法師:「那是各人因緣,在我們那裡,只有阿彌陀佛無盡的慈悲,接納所有的魔眾眾生,而不去過問他們的過去及所作所為。」魔海菩薩露出驚訝的表情:「這倒是我從來沒有遇過的佛法,我也沒有見過佛。眼前所見到的,跟我們原本所預期到的是一樣的,大家心中各自帶有各自的盤算,這不是佛法。」

長高法師:「請恕我直說,我們是來自蘇居士那裡,他很關心倪居士的狀況,要我們過來看看。」魔海菩薩很驚訝地說:「蘇居士那裡!他把蘇居士害得那麼慘,蘇居士還回來關心他?」長高法師:「不管倪居士怎麼對他,對於蘇居士來講,倪居士在他心中永遠佔有一席之地。大家都是在為眾生服務,只是方式有所不同。如今聽到他的身體起了這麼大的變化,蘇居士心中非常地不忍,希望有能夠幫上忙的地方。」魔海菩薩:「我們好不容易讓他洗腎,如今蘇居士可以救得了他?」長高法師:「阿彌陀佛現在正住香光大佛寺,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正面力量,不管倪居士之前是如何對蘇居士,阿彌陀佛及蘇居士都永遠在佛寺等他。修淨土的人最終的目標是要進入西方極樂世界。這是蘇居士做得到的事,目前蘇居士每天送無量的眾生進入西方!」魔海菩薩說:「你的這些話,如果讓倪居士聽到,他的心會有所震動,只可惜他聽不到。不過你們帶來的這些光,讓我們從剛開始的警備到現在放下了不少。我們知道你們是正法的修行人,也可以感受到慈悲的氣氛。」長高法師:「如果你們願意的話,也可以到蘇居士香光大佛寺這裡,我們這裡許多受到降伏的魔眾,改邪歸正之後,如今正積極地在累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資糧。」魔海菩薩:「聽起來你們那個地方還不錯,我們聽老師講經說法這麼久,也知道什麼是正,什麼是邪,心中也是受到了幾分的感化。在倪居士這裡像我一樣的魔眾其實不在少數,只是我們一直抓住自己心中的仇恨,而且也沒有地方可以去。」長高法師:「你們可以到蘇居士那裡,我們都尊稱蘇居士為蘇佛,阿彌陀佛及蘇佛可以無條件地接納大家。我們那裡有牌位,大家隨時可以進入,就能夠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魔海菩薩不語,露出沉思的表情。

長高法師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