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再訪獄卒——柯世倫 《修行之過》

訪問 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十一月九日

獄卒柯世倫:

來到西方極樂世界之後,我真正地感受到佛所講的清淨淨土。這裡真正是所有眾生靈性的解脫之地,這裡是真實的解脫之處。

感謝蘇佛,讓我有這個機會來到這裡,還讓我可以在此接受訪問。我很樂於再將我的故事分享給大家,我的過去,我的修行,還有我的母親。在這些因因果果之事,都是自己的因果業報。曾經我也怨過老和尚,怨他怎麼沒讓我找到解脫之路,但是現在我自己也看得清楚了,我清楚這些都是我的因果業報,而我也是在於其中受報的輪迴眾生。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就也不談老和尚的對錯,單看自己的部分。我沒有看顧好自己的淨土之心,那便是自己最大的損失!

沒有淨土,真的談不上是為修行,因為最終,什麼也都不是。

我這一生的身分,是黑鰻轉世。黑鰻是非常有靈性的動物,雖然看似不起眼的水中生物,但是黑鰻的靈敏度極佳,動作及反應也是非常快速,當然在訊息與磁場的感受上也有相當好的能力。所以當時,我的母親在進行放生之時,她心中散發出來這真誠的慈悲與善意,便深深打動了我,於是讓我想要親近這位女人。母親的身中,有一個空缺處,我看得出來母親當時子宮內部已經產生問題,所以我能推算出母親這一生是無子嗣的命。因為我能看見母親的子宮內部有著許多隱藏的宮女跟隨。她們過去都是被活埋而死的,本身就帶著很深的怨氣,而且緊緊跟隨著母親,不願意放手。她們讓母親的子宮充滿著陰氣。正好當時母親的子宮中已經孕育了一個幼小的胚胎,但是因為胎氣太微弱,很快這個胎兒就會消失。我趁著胎氣消失之前,快速進入胎兒身中,成為胎兒繼續成長下去的力量,這讓母親順利產下自己的孩子。

從我出生以後,我便能感受到所有過去的業力,全都纏繞在我的身體之中,尤其是在我的頭部。

我的過去世,為何會當一隻黑鰻,且還是一隻具有靈性的黑鰻?其中確實是有因果存在。我在成為一隻黑鰻以前,我是一位出家修行的僧人,生在大宋朝代。在過去虔敬修行的日子裡,我修行了不同於淨土的法門。我的座下有許多的弟子,大家都跟著我精進地修行。曾經我也以為這樣就是正確的修行之路,直到我自己落入畜生道受報,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走錯了修行的方向。

我在過去的修行,是帶著所有座下弟子以及信眾遍覽群經,甚至還專研各式的人生道理。我為弟子們開啟了修行之路,卻沒有帶領他們走向正確的方向。這讓所有跟隨我的人,都得不到解脫,也包括我這一生所做的一切事,也都無法終得究竟。

曾經,我也帶領著所有弟子、信眾,做了不少放生活動。此是為了體現從佛經上所學的「眾生皆同一體」,以及「同體大悲」,因此我發心帶動所有人,將市集上所有販賣的動物蒐集在一起,一齊放生。當時放生的數量非常多,有各種不同的生命物種,我一連安排了數日的放生活動,才終於將這些動物全部放生完畢。但是同於此時,市集上很快又開始販賣起另外一批的動物,這件事根本無有止時,就這樣我連續執行了好幾年的放生活動。我的本意是希望救這些無辜的生命,卻沒有想到會間接傷害了這些生命,以及牽連影響更多的生命。因為「放生」的活動,干擾了自然環境的安寧。我們把動物放生到自然環境之中,沒想過這樣會影響這個地區的原生生態。這些被放生出去的動物,有的因為適應不了新的環境,很快死亡;也有的是因為侵略了原生物種的生存環境,讓原來生活在這裡的動物死亡。這些都產生了不好的效果,但我並未察覺此事,仍舊持續地進行大量的放生活動。

有一年,我們發現村子裡出現大量的黑鰻,原來是因為多年來的放生活動,讓放生出去的黑鰻得到大量繁殖的機會。這些黑鰻影響了原本的生態環境,讓許多原生物種滅種,村裡的人無法生存,便開始大量補捉黑鰻,也開始以食用黑鰻為生。

我當時做錯的決定,便是同意了這樣的事情發生,為了村民能夠順利生活下去,捕食黑鰻,販賣黑鰻。此事便成為了村子裡的特色。從那次之後,我也不再放生,因為心懷憂傷,我便決定隱居山林,不再過問世事。

我的選擇,雖然可以從山林中的修行得到清淨,但是我的心卻依然念著這些大量傷亡的黑鰻。我默默希望自己能為這些黑鰻消一些災厄,但我沒有發現到自己的能力不夠。我日思夜想,後來我便進入到一個夢境。我夢到一群正在受宰殺,經歷流血喪命之苦的黑鰻,我也成為了一隻黑鰻。那一年我剛滿三十六歲。

我一生的修行,並沒有能力幫助自己得到解脫。我只因為曾經的修行經歷,讓我成為黑鰻中具有更高覺性與靈敏度的黑鰻。從我成為黑鰻以後的日子,我還在世的人身肉體便開始漸漸衰壞。於七十多歲的時候,我的人身便已失智,直到身體敗壞而亡。

我當了黑鰻數百年的日子,我一直是海中一隻具有靈性的黑鰻精,默默保護著這些黑鰻。平時我不會出現在大家面前,所以也沒有機會被人類捕捉到。這次是因為我感覺到世間有一個與我有緣的吸引力,於是讓我想去一探究竟,我便故意被捕捉,想要靠近這個吸引力量。

在這過程,我感受到了這份牽引的力量,這份力量是老和尚念佛的音聲。因為這個念佛音,讓我想起了多年前自己修行的經過,我決定要放棄自己數百年的鰻魚身,我不再為自己續命。命在旦夕之時,我遇見了我的母親,我一眼看透母親身體的狀況,我看見了母親身體內這個微小的人身胎形。於是我想要爭取自己重新以人身活下來的機會,我便進入到母親的身體裡,重新以人身的面貌,回到這個世上。

在母親懷胎十月的日子,我漸漸與這個胎形融為一體,也開始忘記過去自己為黑鰻。在出生的過程,歷經身體擠壓與換位的變化,我終於出世在這個世上,過去的自己,我也已經全然忘去。

我出世的家庭是接觸淨土的,我也在家中聽到了老和尚的念佛聲。這讓我的心很平靜,我在清淨的環境下逐漸成長。一家人皆是信受老和尚的教育,也都依教奉行。從小我便是在這樣的淨土教育中成長,這些日子我的心非常淨化,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接近淨土之境。

但自從老和尚開始推廣傳統文化教育之後,我的母親因為深信老和尚的話,所以也開始為我安排一切的教育與培訓。我開始背誦大量的經典、詩書、《論語》、《弟子規》等,這些都完全改變了我原本的淨土心境,因為我的心變得不再是淨土,而母親也開始不再是清淨的修行。這樣的改變,最明顯的表現便是「追尋」,不斷在追尋與探討此些古文的道理,以及世間倫理教育的深意,但此些卻未達解脫之境。

我一直都有頭疼的情形,每當我再次背誦此些古文之時,我都會有一陣子的眩暈。起初我並不注意此事,但漸漸地,我才發現這是古文中的文字對我產生的影響。因為我的身體能感受到此些文章中的世間之氣,而非是淨土。此些是世間所傳的道理、教育,並非是出離世間的解脫、出離教義。

每當我讀誦一篇經典,或是背誦一篇古文,我的身中好像就會牽引一些身體內相應的部分。原來這些都是我過往相似的經驗,而此些也有一些與世間的牽連。因此當我愈深入研究這些古文之後,我的心愈發不能平靜,且這些道理與古文皆是串連著過去此篇作者的想法與經驗,我的頭腦每次皆會劇烈疼痛,甚至最後我的記憶也受到了影響,我的神識也容易進入空間。

過去我不知道問題原因,現在我知道這些都是因為我過去修行的因緣。因為我過去也是專門研究這些文字與道理,帶動了非常多的弟子、信徒學習,但是最後這些人都沒有辦法解脫,甚至還有些人持續在於其中專研,他們都還在空間中,現在就在我的頭部裡。這便是因果相連的緣故。我無法擺脫這樣的事情,於是我的腦部便開始產生變化。

另外,我也看到,當我在讀誦這些古文之時,我努力想要去研究,以及背誦,我的頭部便會產生與這些文字、意境相應的有緣之眾,現在來說就是附體的情形。在這樣的狀況下,會吸引有關的有緣眾生進入我的腦識之中,這也是我自己無法抵擋的。

研究古書,其中還有產生的問題是「研究」,當有這樣研究的心出現之時,所有都會變得不再純淨,且所研究的都是在世間的一切。雖然是世間傳統善好的道理,但是此些皆還是在世中而已,其中還混雜太多人類間的情感關係,此便令我難以解脫、出離。

當我發現自己得到腦癌之時,這對我的衝擊真的非常大。我因為父母親的關係,一生亦深信淨土教學,自己的身心中也是期盼著人生能找到出路。但是當自己的生命最後只剩下這個身患重症的身軀,且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辦法解脫,那樣的心境真的是絕望的。我想,如果修行到最後,自己的心是出現絕望的心境,那樣真的會是相當大的打擊,也會產生極大的不安之感。

我並不想自己走到這樣的地步,因此我不斷想要找尋方法,但是我在人世間的時間已經不足。最後我的生命結束,而我的靈魂依然持續不斷地努力尋找,我的靈魂才會找上老和尚,跟在老和尚身邊,希望找到解脫的機會。但我並不知道跟在老和尚身邊並不能找到出路,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在這個方法中,努力求得解脫。

這一生的時間,說實話,我是在盲目追求。在修行的過程,我的母親因為相信,便不去求證於過程正確與否,而只有一昧地追求,最終自己的方向錯誤,生命也從此消失。修行,真實皆在微細處,如若自己不懂得有覺性,最終生命未得解脫,那會是相當可惜的事,也會使自己繼續輪迴。

修行,不管是依著哪一種方法,最終都要知道自己是否能夠解脫。而淨土,必須在每個人的心中,不管修行過程中,有多少學習或是各種路徑,自己心中的淨土皆是不能忘去,也不能消失。淨土之心,才為根本、究竟。

很感恩蘇佛示現,為大家演示最為單純、清淨的淨土修行,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一本《無量壽經》,清淨自心,依照經典學習,單純地找回自性。淨化自己,發願發揮自己的自性本能,突破生命與空間,能救世度眾,隨佛修行。這真實是淨土修行,令我相當敬佩。

感恩自己能夠遇到此機緣,也盼望所有相信淨土的修行者,能夠知道檢視自己的修行諸處,找到問題,並且知道改變。生命,只是暫時的,我們的業身皆還帶有業力,要能知道行於真正之路,無要做帶不走的事,也不要執著於世塵。任何文字,也都是帶不走的,但有許多人依舊專研於其中,這是相當可惜之事!

在我過去的生命經驗之中,學了這麼多,也研究如此多道理,但最終還是須要回歸淨土,清淨、無染,那樣才能解脫、究竟。這也是我的靈性所追求。由我的過去,讓大家能有所借鏡,盼望大家皆於西方淨土再相會。

西方極樂世界,無限殊勝美好,清淨之境,望大家皆能歸回清淨淨土,西方之地。

感恩我佛慈悲,感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柯世倫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