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類別,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欲阻止淨土宗本部成立之魔王—魔文浩(釋圓轉)《轉魔入佛》

欲阻止淨土宗本部成立之魔王 魔文浩(釋圓轉)

轉魔入佛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

魔文浩經過這七日在西方法性土的洗滌淨化之後,已經沒有剛來那天的傲氣跟闊氣。所謂的闊氣是曾經認為地球上的出家人或修行者、居士,沒有人能逃得了我們魔眾的抵制或控制,因為我們對於人性太了解了!

對於許多想要擴展佛法的出家人或修行者、居士來說,心中的純度跟淨度能夠清淨到何種地步與他們能夠擴展的版圖,如果在我們魔眾干預之下,不見得是成正比例。也就是說,如果是主法或主持者心中並非純淨純善,帶著染汙而未被出家弟子或跟隨的信眾們發現,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要擴展他的佛教版圖,我們常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這種並非純淨純善的心所發展出來的佛法,又如何能夠弘揚出真正佛法的精神?所以當人心需要有所依靠,卻無法看清楚這些修行者的真面目時,那又何妨讓他們去擴展?總之,到時候也是我們魔眾可以利用的對象及管道之一,那也是順水推舟,有何不行?

但是,如果是真修真幹、真心為眾的修行人,心中純淨無染,純一只是為了利益苦難眾生的心態之下,所要建蓋的道場,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為所影響的層面將會非常地深廣。可從此修行人平日所作所為中得知,都是純然做利益眾生的事,日積月累下來,所受到感化教化的眾生將不是少數。不管是人們或者是生靈,在這類修行人心中都是平等的,都是救度的對象。這樣的情況之下,若要再擴充版圖,接納更多的眾生,所影響的層面是無法限量的,最重要的是所傳的法將會是正法。這絕對不是末法時期的魔眾容許發生的。這些勢力還小的時候,已經做出了利益眾生、驚天動地讓魔界翻動的事,更何況如果讓他們有機會再把版圖擴展,魔界如何生存?到這裡為止,我所提的正是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的所作所為,而如今要將版圖擴大到要建蓋淨土宗本部。

從香光大佛寺的名稱傳到魔界,開始至今不過幾年的時間,便發生了幾件,讓專門干預正法讓正法無法立足的我們魔界,捏一把冷汗。甚至損失了許多名大將,如今已被佛寺降伏。我們心中非常地明白,能夠讓西方極樂世界教主下凡正住的佛寺,必然不是小角色。這主要的帶領人是蘇佛,在經過我們對蘇佛的探討認知之後,對於他的過去世的背景,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也讓我們魔界大老搖搖頭,會遇上這樣的角色,對我們而言,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以我們對佛教界的認識,如果是遇上祖師大德下凡人間,示現見性成就之後,所作所為往往是無懼生死、名利等種種誘惑,一心只為眾生離苦而活著。這樣的情形,即使魔界的干擾,他們也是無懼而前進,到時我們只能歎息地說,「算是眾生的福報吧」?這是我們專找佛寺法師、護法的經驗。但也因為如此,蘇佛的所作所為,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否則專找修行人的魔界如何生存?只要一位修行人見性,會讓我們魔界停擺很久,無法擴展,甚至縮小。更何況蘇佛的法身超度遠近馳名,地球內、地球外、銀河系、虛空法界都知道,因為這些都是他的超度範圍。這樣大能力的修行及作為,也難怪阿彌陀佛會下來正住此地。如今傳出淨土宗本部將要建蓋,我們不能再坐視不管,於是我帶著魔子魔孫,想要更進一步地認識蘇佛。

要找到蘇佛並不難。蘇佛身上所放出來的光芒告訴我們,這並非一般的修行人,以居士之身能夠見性,並且能夠做出出家人做不到的事,歷史上有幾人?那可不是普通的角色,可以與佛並駕齊驅,屈指一算可以算得出來。當時的維摩居士,沒想到近代竟然出現在蘇佛身上。這一點就讓我們起了很大的戒心。其實不管是居士或出家眾,這些身分跟戒行,是人道所定出來的角色規範,讓修行人有約束的方向,然後修行有所成就;但是對於高靈性、高悟性的救世者,他們本身即使沒有這些規範及約束,依然能夠依照宇宙真理來修行,發展出更清淨更高的成就。對於這類的修行人,其實魔眾都帶有幾分尊敬,他們大部分經過多劫多生多世的修行,甚至於是佛菩薩下生的再來人。我們可以預估及見到淨土宗本部的成立,將會利益多少苦難的眾生!

那一日,我們見到蘇佛之後,直接攻入他的雙腿及膝蓋,造成抽筋,意思是要請蘇佛停止,「不要如此大步地前進,眾生們無福消受!」因為即使成立之後,我們也會從中加以阻攔。一般修行人如果收到魔眾如此地警告,都會減慢腳步或停止前進,因為他們心中的私心、恐懼、害怕,怕對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名分與地位,有所損傷。但是沒想到蘇佛卻依然是無懼於我們一波又一波的前來干預,那是一份非常堅定的心!重要的是蘇佛有本事把我們一一地降伏,在他的眼中及手中降伏魔眾是如此地簡單。只要一現前,便逃不了他的佛掌心,這也是讓我們魔眾警惕及恐懼的能力。

依我在魔界三千多年的期間,見過了許多的修行人,都沒有像這一次如此地慘敗過。大多數勸伏之後會放魔眾回去,但從來也沒有像此次,不但降伏無數魔眾,心能有所依靠,轉入佛道,讓他們回不去,也自然不會再回到魔界,這是佛或在佛力加持之下才做得到的事。

三千多年前的中國,是一個道教的世界,各宗各派都有。我生長在一個虔誠道教信仰的家庭,祖父母及父母對於祖宗宗祠的忌日非常重視,許多仙神拜拜的日子,都會準備豐盛的飯菜。當時並不流行素食,都是用葷食祭拜,祖母會交代母親拜拜時要注意的事情。我生下來的那一天,是在大中午,父親請了一位道士到家中坐鎮,希望母親生產一切順利,能夠幫我們家生出一個好子孫。果然母親順利地生下我,而且是個男丁,是家中的長孫,長子。道士看了我之後皺了皺眉頭,說這孩子一出生就大小眼,是一雙能夠看靈界的眼睛,而且天庭飽滿,是個非常特別的面相。雖然主大富大貴,一生不愁吃穿,但是那雙能看透靈界的雙眼,卻會帶給他愁苦、憂惱,沒能夠好好享受的命。道士的這幾句話深深被父母烙印在心上。

果然我從小常常看到靈界的鬼魂,告訴父母親之後,被斥責:「那些不乾淨的東西,不要亂看!」我口頭上說好,但是明明眼睛就是看到了,如何不看?我開始明白大人因為看不到,也不想看到的心情,因為知道了會讓心中不安、煩躁及害怕,所以也不想知道。於是我漸漸地把看到就當成沒看到,可是這樣實在很難。比如說,明明就是有小孤魂野鬼、小鬼進了小孩子的身,卻要當作沒這件事,還要和他一起玩。我都知道他已經不是他了,所以自然就離他遠遠的。漸漸地我變得不太講話,不和人們打交道。

我就這樣地長大。當我看見叔叔要娶的新娘子,看起來是美美的、笑笑的,旁邊卻有個作鬼臉的小孩靈跟著。那是新娘子過去世夭折的小孩,這一世找到母親,緊緊地跟著。我心裡想著叔叔還沒生小孩就有了一個鬼孩子,這事當然不能說。但是這鬼孩子知道我看得到他,常常找我玩,我不想跟他玩,於是搞得我很累,不得不告訴母親。母親請了道士來收妖,真的把那孩子收走,不見了,我才恢復了平靜。

從此我知道人有人的世界,鬼有鬼的世界,兩不相干,和平相處是最好的。所以我的能力在大家的抑制沒有人能開導的情形之下,自己想自己對,讓我的臉相並不開朗,心也比一般孩子低沈、成熟。因為我看得到靈界,知道另一個世界的情形,所以自己做了個結論:人道所作所為有兩種不同的標準,一種是人道的標準,一種是靈界的標準。比如大人口中的大好人,背地卻做出見不得人的事,我可以從他身邊跟著一大群的討債鬼中知道。他們會讓我看見他背地裡所做見不得人的事。我可以見鬼,也可以見光。如果人身上有發光,表示這個人是大好人;如果身上帶著暗氣,表示此人將有倒霉的事發生。於是我自己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看法及做法。我決定不娶妻,不論父母親怎麼勸我,我就是不肯,因為我心中明白,沒有幾個人是真正的自己。我不想看到自己的老婆身體被別的靈魂占據,伴著其他鬼魂一同生活。

我生活得並不快樂,因為看見光的機會太少太少,看見暗的機會太多太多了!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之後豁出去了,不想再隱瞞自己見到看到的,直接就和鬼魂對話,別人以為我精神失常,其實我好得很。父母請了道士來救我,結果我還說出道士身邊跟了一堆鬼魂及他們和道士的關係,反而把道士給嚇跑了!看來我的道行比道士還高。到後來父母拿我沒轍,就隨我發展。我原本好好活著,但是卻一直無法平心接受自己和大家的不同,所以顯得瘋瘋顛顛的。

在我四十歲那年,生了一場病。我在一堆鬼的等待中,嚥下最後一口氣。本來我的靈魂會被它們帶走,進入它們鬼魂的世界中,卻起了一股黑色的陰風,籠罩大地,把我的靈帶走,進入了比灰色鬼魂世界更暗的黑色世界——魔界。這是一個陌生的世界,我問他們:「為什麼把我帶來這裡?」他們說魔王正要擴展他們的版圖,想吸收一些能眼見各種靈界的靈魂進入魔界。因為這類的靈魂能夠有效地看出哪些道士受鬼魂控制;能吸收一些心術不正拿信眾的錢幹壞事的道士,控制他們繼續做壞,再帶他們進入魔界!於是就這樣在魔界一待三千年過去,從控制道士到控制出家人、修行人。

道與佛、佛與魔其實都是人心的不同。如果是淨化,善的心,不論在道教或佛教都是好的;如果是染汙、壞的、偏邪的心,不論處於道教或佛教都是跟魔界相呼應。不管是名為佛教或者道教,只是人們對它的區分,事實上在整個自然界來講,佛跟道都是屬於自然的一部分,本來就是存在的,無法分割得這麼清楚。許多的道理是相通的,只是人心的區分,而導致之後種種的分別、教派。但如果是真正的修行人,心裡應該是很明白,佛跟道是融合在一起的,互相接納跟包容,作了區分反而讓自己的修行受到限制,無法瞭解事實的真相。

在我的努力之下,我的魔性增強,專門找心不正的修行人,讓他們的修行沒辦法依正道而行。修行人的範圍非常地廣。只要有心想擺脫目前的自己,了脫生死痛苦,想要追尋真理者,都可以歸納為修行人。當然除了道士、出家眾,其中還有許多跟靈界打交道的巫師、作法者,甚至於靈媒,都可以包括在內。如果這些人是依照正軌正道來做事,我們一般會做觀察,主要看他們的心。這個心如果是真心、善良,不為自己利益著想,無私者,只要他做的事,不要跟我們魔眾有衝突,不會影響到我們的作業,一般魔界會跟他保持距離。如果這些人表面一套,骨子裡一套,帶著嫉妒、見不得人好、瞋心,求名求利,甚至於帶著色欲,即使只是很微細的念頭,並沒有實際的作為,這樣的心念及波動,也都等於對我們魔眾做呼喚,都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對象。

所謂的魔考可以把它解釋為「魔眾現一些修行人不該有的欲望,如財色名食睡,看看他們是不是能夠擋得住這些利益或誘惑?」如果擋不住,而進入這些魔境,那就是魔考沒通過,下場是現世報!如果沒有被發現,沒有得到現世報,或者福報深重,活著時,可以滿足他的欲望;但是死了之後,可逃不過地獄閻王的審問。這就是「地獄門前僧道多」的原因。當然,能夠通得過這些魔考,自己的修行靈性跟著提升,就是更上一層樓。所以魔考也可以考出修行者是不是具有真正的正知、正見、智慧、慈悲及心量。所以是不是真的修行人,魔眾一考便知!

只要追求及探索宇宙真理者、修行人,都有機會與靈界打交道,因為真理涵蓋了身體與靈性的範圍,靈性是不生不滅,當身體與靈性共存,身體的情形在修行與未修行之下,可以做完全不同的發揮。所以修行所涵蓋的,不僅是身體的淨化,靈魂的淨化更是重要!在這兩者淨化的過程當中,就衍生出無限的可能。你們所探討的能不能自主、是不是由自己的三魂來作主,或者是由其他眾生來作主,這些都可以包含在這個範圍裡。

在民間及道教有所謂的魂魄喪失、勾魂,或是魂魄回體的事,這其實是很常見的事,只是有沒有被說破而已。「三魂七魄」的事,我們有聽到蘇佛提過。魂與魄可以說是存在於身體的一種精神及靈性的狀態。如果魂魄安定,這樣的人是處在一個安定、不容易被干擾、被影響的狀態。如果魂魄有跑掉或毀損,這樣的人可以看得出來不安、焦躁、精神異常、無法作主的精神狀態。而大多數處於兩者之間的人們,有的並不容易被發現,因為他們還有能力可以隱藏真實的自己,直到魂魄喪失嚴重,已經沒有能力可以做這樣的隱藏時,就容易被看得出來。

以這一段日子我在佛寺的觀察,大家對於三魂比較認識,而對於七魄比較少提起。七魄可以說是個處在身體不同的位置,看管該位置的健康及靈性狀態。一般在身體的重要部位,頭、兩肩、兩手、兩腳,或者是五臟六腑,各有魄在看管守著,維持這個部位身體及靈性的穩定狀態。如果這些魄不在體內,那個部位就容易被眾生侵犯,而有功能上的障礙或者靈性的異常。最重要的是頭部,異常狀況會明顯地呈現,讓自己的周圍的人容易發現,至於其他部位的魄跑掉,不在體內,會導致該部位的問題發生,會生病,而且也容易被眾生附體。

陰氣及陽氣本來就是一種消長或者平衡的狀態,對修行人而言,如果陰氣重表示體內的陽火衰,身體的鬼魂鬼魅多,吸收陽氣。經過一段交戰期,如果這個人他有警覺性或者是得到明師的指導,趕快止住鬼魂鬼魅進入身的原因。這原因大多數是對世間以及身體的種種欲望。並增加自己的正知、正念、善念,把偏邪的行為走回正路,並且得到正氣的保護,比如佛光或是佛號的正能量,能夠直接補充身體所失去的能量。有些護法善神也能阻止鬼魂鬼魅入體,但是如果自己心術不正,無法徹底地改過,就無法阻止鬼魂鬼魅侵入或者只是暫時讓它們在體內潛伏不動。一旦心念不正時,就是它們可以起來作怪的時候,所以還是要從心上做徹底的調整及改變,才有辦法讓身體或體質由陰轉陽,回到本來該有正常的生活、空間及方式。

若是陽火重,陰氣衰,也就是鬼魂鬼魅不容易進去的身體狀況,即使進去也不敢作怪。真正的修行人能夠將陰陽調和,因為陰與陽本來就同時存在大地以及自然界,不去做毀壞、傷害,而能夠讓身體及靈性上處於陰陽平和及和諧的狀態。上乘的修行人能更進一步在不破壞及傷害之下,將陰轉陽,那是一種全然的包容及能量溫和的傳送,直到陰能夠全然轉化成全陽的時候,全身能量飽滿充足,可以將所有的汙染一一去除,淨化!當全部的汙染都去除了,呈現出純陽的身體,具備的都是正向的能量,就是讓身體的自然本能顯現的時候。那是一種全然的光明,沒有任何一點陰暗,就是最高的靈性,也就是本來每一個靈性都具有的,佛法所說的自性。不論是佛教或是道教,種種的修行方法都是為了要達到全然純一無染的境界,也是佛法所說的見性。當身體全然的純陽、全然淨化的時候,就是見性的時候!

是否能夠遇到善導師好好地來教導,也是影響學生會不會見性的原因。這位善導師能夠教學生到什麼地步,影響著學生能得到什麼樣的修行結果。這就是香光大佛寺目前能夠突出,讓魔界警戒的原因。或這有魔眾會問:「要讓魔界警戒,總要說出一個理由,讓我們心服口服吧!」那我就提出來:「除了西方極樂世界以外,在世間哪裡可以得到阿彌陀佛的直接教導?在世間又有幾個人見性,而且能直接得到見性者的教導?」這兩者都在香光大佛寺具足。古來有一句話說:「欲見老師如何,見學生便可得知。」也就是說,什麼樣的老師,就教出什麼樣的學生。這就是明師難逢難遇的原因。

其實我是個魔眾,如今卻待在此地——這個被魔界奉為佛地的地方,確實不得不折服,因為自己在這裡幾天下來受到的薰陶,就已經做出這樣的改變。以自己三千年來在魔界資歷來說,控制過太多太多的修行人,能夠從頭到尾都保持自己的純淨純善,不受汙染,而且沒有條件地為眾生付出的修行人,也是有!當魔眾現前直接地干擾,而且是未曾中斷地一而再、再而三地現前,甚至於侵犯修行人的身體,而讓身體產生症狀,受苦,不論魔眾如何的對待,都沒有改變這位修行人救度眾生的初衷,太少太少了!

最特別的是沒有見過能夠降伏如此這麼多魔眾的修行人!現在出現了——蘇佛,其實魔界心中非常地明白,這已經不是人道的修行人可以做到的事,已經是佛,佛心、佛行者的所作所為。之所以會讓我如此真心說出這些坦白的話,是因為我在三時繫念法會中所見所聞。

 

三時繫念見聞感想

從來沒有看過整片大地及天空覆蓋著金光的場景,也從來沒有見過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這些傳說中的西方三聖,雖然經文裡面提得非常明白,但是對於魔界來講,沒有見過,沒有親身體驗過,都把他們列入傳說之中。但是在三時繫念法會中,這一些都同時發生!如果說蘇佛是見性者,如何有實際的作為讓我們心服口服?於法會中我們可以得見無量無邊的法身,從蘇佛頭頂冒出,帶著龐大的隊伍,稱之為「救世團隊」,到各處去超度。裡面都是被蘇佛所降伏的魔眾,這可是讓我受到非常大的驚嚇,因為每一位都穿著出家服,相貌莊嚴,頂著光頭,比出家人還像出家人。是什麼樣的能力可以讓魔眾起了如此大的變化?

「相由心生」是騙不了人的,重新去改造,換了一顆全然不同的心,才有可能得到如此大的轉變。這麼說來,有如何的學生便可得見老師是如何的情況之下,這些學生也涵蓋了魔眾在內。如果說這是佛法的包容性、平等性、寬容性,現在被我們遇上了,這樣被降伏也真的是沒有話說。這個事實就存在香光大佛寺,這真是一個傳奇性的地方!

如今存在人間,要建立起淨土宗本部,對我們魔眾來講,也只能夠望而興嘆,倒是人們有沒有這一福分可以消受?可以預估的是無量無邊的魔眾裡,之後還是有可能有魔眾出來干擾,真的是讓無福的人可以消受。但有另外一個事實可以印證,蘇佛這一路走來,即使受到這麼多的魔眾干擾,也都能夠度過。所以也可以說,即使有魔眾出來干擾人們親近淨土宗本部,可以相信的是在阿彌陀佛及蘇佛的坐鎮之下,這個問題可以被排除。即使是存在,就像蘇佛說的「能救幾位,就算幾位」,也對得起阿彌陀佛在香光大佛寺正住。

蘇佛來人間的這一趟路,能留下來這樣弘法及留傳後世的淨土法脈,而且蘇佛回西方極樂世界時,帶了浩浩蕩蕩的被降伏的魔眾救世團隊及我們這些還在法性土的魔眾、其他眾生,也算是滿載而歸!此世沒有白來人間。

釋圓轉(魔文浩)

佛給魔文浩法名為「釋圓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