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徐永再《什麼是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

什麼東西是可以永遠存在的,這是我這一生一直在思索的問題。我不停地以各種方式在尋找答案,我也曾試著感受我的內在,但最後都找不到答案,尋找了一生,我的生命還是消逝了。死後進入閻王殿前,我也把我這一生在尋找的問題請問閻羅王,我問閻羅王:「斗膽請問閻羅王,生命有限,有什麼東西可以無限存在?」閻羅王沉默,似乎在思索。最後閻羅王讓我當獄卒,在第十殿去看生命的輪迴。

地獄中有黑白無常。有些人是生命活著,靈魂就已經在地獄十殿審問,身體隨著因果在受報,最終結案,生命斷氣,黑白無常將其靈魂帶回,隨著審判的結果入地獄受報,或是投胎當畜生道,又或是去當人;也有些是在斷氣時靈魂進入地獄審問。每一個人隨著在陽間所做之事的情況而有所不同。

閻羅王讓我在第十殿送靈魂入輪迴大轉盤之中,其中我看到了靈魂投入母豬胎中,有些入馬的肚子中、大象的肚子中,也些進入魚卵中、入貝殼內;當然還有領了人皮入胎中。各式各樣的輪轉,我都看得一清二楚,此刻我明白,我的靈魂也跟大家一樣,一直在轉,靈魂是永恆的,但卻是止不住輪轉這件事。看清楚後,我的心又再做另外的思索:「那人有沒有可能停止輪轉?」這個答案,我不知道要問誰,從擔任獄卒第十個月後,我就開始想這件事,直到今天,是我擔任獄卒的第七十五個年頭,終於答案我找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這清淨無染的世界,就是靈魂的永生,我好感恩蘇佛,終於讓我找到最終的答案了,我感動得流淚。跪在佛前叩謝佛恩,也感恩蘇佛帶我們六十位獄卒到西方極樂世界,讓我們得永生。

我是徐永再,從出生開始就特別敏感,只要外界的一點點聲音,都會讓我哭泣。我在家中排行第三,是最難帶的一個,小時候有幾次都差點賠了生命。一次從高處摔落,還好底下都是枯樹葉,嚇得阿娘趕緊衝過來看我;另一次我吃東西被食物給噎到,臉色瞬間遽變,喘氣很大,發黑,差點就吸不到空氣,讓阿娘不得不多花一點心力注意我,關心我。

差不多在學走路時,我都會聽到很多在講話的聲音,聲音稀稀噓噓——此起彼落,有時候我在睡覺,都會被吵醒,所以我不得不用哭的方式來表達抗議。

等到我長大一點,在學習講話時,我已經可以聽得懂大人在說的話,所以漸漸可以聽懂那些吵雜的聲音在說什麼。

曾經我聽到一個老婆婆的聲音,她一直在哭,哭著說:「我兒,我兒,我好想我兒啊!」她哭得很傷心。我正想走過去安慰她時,她就不見了;也聽到一群人喊著:「乾杯。」聲音聽起來很雄壯;也聽到小孩的哭鬧聲、深夜裡的馬車聲,好多時候都聽得一清二楚。曾經我用簡單的語言跟家人講這件事,但家人都沒有理睬我。

某一天,我躺在床上準備要睡覺,聽到很多急促的跑步聲,我趕緊坐起身,往四周圍觀看,沒想到看到一群人,穿得破破爛爛的,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慌張,好像有人在追趕他們。我忍不住開口問他們:「你們在跑什麼?」一位領頭的人大聲地告訴我:「有人要攻打來了,有人要打來了,大家拿著家產趕緊離開。」才說完,他們往前牆壁跑了出去,房間瞬間又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

阿娘煮了一些菜,買了一些乾貨,在房子外面擺了一個長桌,我拉拉阿娘的衣角,問阿娘:「阿娘,這是在幹什麼的啊?」阿娘說:「農曆七月到了,要拜好兄弟。」我問:「什麼是好兄弟?」阿娘說:「好兄弟就是鬼啦!七月鬼門開,要準備東西給他們吃。」我聽後點點頭。

阿娘把東西都擺好後,點了香,一瞬間,我就看到很多人湧了進來,大家都開始搶著吸供桌上食物的氣;阿娘又燒了紙錢,有一群人開始搶。這個畫面讓我想起了阿娘過年帶我去寺廟,大家也是一直擠來擠去的,在搶頭香、搶紅包。阿娘因為帶著我們這些小孩,所以沒能去搶頭香跟搶紅包,不然我想,依阿娘的個性,她一定會衝上前去搶的。

農曆七月只要供桌上有擺食物,我都看到鬼在搶食物的景象。阿娘告訴我,農曆七月盡量不要出門,就算要出門也一定要在天黑前回家,我聽後點點頭,記住阿娘所說的話。

到了七歲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從小聽到的各種聲音就是鬼的聲音。他們曾經有身體,但現在已經沒有了,生活習慣跟記憶都還是和過去一樣。小小的我問自己:「你以後會不會也變成這樣?」我回答自己:「應該會。」那我又問自己:「既然以後我也會變成鬼,那活著跟死去有什麼不同?」這個問題,我問阿娘:「活著的人,跟死去的人有什麼不同?」阿娘說:「死去的人身體,不能跟活著的人在一起。」我點點頭,又問:「阿娘,每一個人都要死對吧?」阿娘說:「當然了。」我說:「那我們死後都當鬼,可以在一起嗎?」阿娘說:「不知道,但應該不行。」我想起阿娘說的對,之前那位哭泣的老婆婆,看起來是很久以前的人,她的兒子應該也死了,但她卻沒有跟她兒子在一起,還哭著要找她兒子。

很多的問題都在我小小的心靈之中周旋。

直到十二歲時,阿娘出門買東西,卻意外地跌到大水溝裡,被找到時已經斷了氣。我哭,我們全家都哭得好傷心,但不管我們再怎麼哭,阿娘都已經離開我們了。十二歲的我已經看不到鬼道的空間,我急,跪在阿娘的屍體旁,希望可以看到阿娘回來,但好幾天過去了,曾經家裡窗戶外有颳起一陣風,但卻都沒有看到阿娘,我好傷心,不知道阿娘去了哪裡。我燒了好多紙錢給阿娘,希望她錢不要不夠用,就這樣阿娘離開了我們,再也找不到。

從阿娘離開後,我就在想生命是怎麼一回事,兄弟姊妹們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彼此間有些漸行漸遠。生活就是生活,他們不曾像我一樣探討生命。叔叔死了、鄰居死了,曾經小時候最熟悉的人都離開我了,長大後,大家好像都改變了。我想起了小時候看到的那些鬼,一生過了,成了鬼,還活在過去。說起來,人生有些悲哀,那些大老爺,雖然很有錢,但一樣無法掌握死後去哪裡。

捕魚的王伯伯,才四十幾歲,有一天在家睡覺時吸不到空氣就離開了,隱約間我看見王伯伯的靈魂進入了大海之中,有可能王伯伯變成了一條魚。

隔壁的春花嬸,她是我們村上最會打扮的大嬸,結果春花嬸卻生重病,死時很瘦、很乾癟。

看到好多人以不同的方式死去,我開始猜想自己會是怎麼樣的方式死去。

我每天都在想,想的很多,很多幻象在我眼前,好多時候我有點搞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才是我現在生活的空間。

三十八歲時,我聽到了好大的吵雜聲,喊著:「有人死了,有人死了。」我趕緊往前去看,我想看這個人是怎麼死的,沒想到我看到了自己的屍體躺在床上口吐白沫。大家摀著鼻子說:「已經有味道了,趕快抬出去。」我的身體被包裹起來,幾天後,找了一個大洞把我給埋了,我不知道我的靈魂是什麼時候離開了自己的身體的。

身體被埋葬後,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成為飄蕩的靈魂,漫無目的樣子讓我好無助,不知道過了多久,眼前有黑白無常,將我的靈魂帶到地獄。當排隊審問時我看到了好多的靈魂,他們的眼神都很呆滯,黑白無常喊了一聲:「不要亂看。」我就被帶到閻王殿前了。一殿又一殿地審問,我看到很多冤親債主在告我,我這條靈顯得很無知。但有關於三十八歲就死去了,是我過去造下的因果,雖然這一世沒做壞,但也逃不了過去的因果。

審判後閻羅王很慈悲,讓我這條靈可以留在地獄服務成為獄卒。我從服務中看得清楚,清醒自己,閻羅王希望我講出自己的故事,讓對人生很疑惑的人知道輪迴這回事。我的人身是白費了,希望有機會看到我這故事的人,可以積極做好事,把握人生。

最後再提,這段時間聽蘇佛講經,才知道人生都無法自主,受命運的牽引,只有發真心、真學佛者才有辦法在臨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大家可以好好地探討。

今天感謝蘇佛牽我們六十位獄卒到西方極樂世界,讓我們得永生。

跪叩感恩佛及蘇佛的慈悲。

徐永再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