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類別,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阻擋淨土宗本部興建之魔眾—魔偷心(釋常雲)《悔》

訪問阻擋淨土宗本部興建之魔眾 魔偷心(釋常雲)

——悔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虛空中傳來音聲,說澳大利亞這塊土地上,要興建淨土宗本部。我不以為意,不管是要興建禪宗本部、律宗本部,還是密宗本部,對我來說,都是輕易能夠解決的事,再厲害的角色一到我的手中,瞬間就像隻小老鼠一樣,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還能搞出什麼花樣?所以我不將淨土宗本部看在眼裡,我認為,我很快就可以解決這個地方,讓這裡的人全都受到我的操控。

我覺得人類很喜歡自欺欺人,明明心裡就沒有佛,為什麼還要到處搞道場,表現出自己多麼信佛的樣子?我也親自進到許多道場內看過幾次,裡面根本沒有佛,那人類到底在做什麼?每一次看見人類愚痴的模樣,我都忍不住大笑,真的是在欺騙自己。只有我們魔界不會被人類給騙了,一個人到底是不是真正地信佛,到底有幾分真心,到底心裡有多少佛性、多少慈悲,一點都逃不過我們的魔眼,全都一目了然,清楚明白。

現在聽說澳大利亞土地上要蓋一間淨土宗本部,我準備來看這裡的人心,究竟是不是真的,一個都騙不了我。

當時,我就是以這樣看戲的心態來到這裡。當我抵達此地時,已經有其他魔王先到了,我認識他們,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面,但還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我問這幾位魔王:「你們也是要來看這間即將要興建的淨土宗本部嗎?」幾位魔王回答我:「這件事可不是小事,是蘇佛要興建的道場!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絕對要極力地阻擋,如果沒有阻擋,就怕一個不小心,這道場被蘇佛蓋成了,我們魔界全都要被毀滅了!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幾位趕快來到這裡,或許靠我們的力量,就可以擊倒蘇佛,那大家就不用擔心了。」我問:「現況如何?」一位魔王說:「目前看起來,沒辦法進到蘇佛體內,我們只能讓蘇佛身體產生痛感。」我信誓旦旦地告訴他們:「我既然叫魔偷心,就是最會偷人的心,我就來看看蘇佛的心能不能被我給偷過來?如果我成功偷了蘇佛的心,那一切都好辦了!我們馬上可以利用蘇佛的身體,說不定能順著這個因緣,照樣興建道場,只是原本叫淨土宗本部,現在就改成魔本部,讓魔界弘揚於世,接引無量無邊的魔子魔孫!」現場幾位魔王和魔子魔孫們全都拍手叫好。能夠有個魔本部蓋在澳大利亞土地上,很多事情都好辦了,這地球肯定很快被我們毀滅。人類也不用再辛苦地活著了,只要聽我們魔的話,大家絕對好過日子!

就這樣,我快速地靠近蘇佛,準備要偷蘇佛的心,但看來看去,蘇佛怎麼會「沒心」?我找不到蘇佛的心,沒有辦法將蘇佛的心偷走!這下好了,剛剛還說了大話,要偷蘇佛的心,然後用蘇佛的身體蓋魔本部,現在偷不到蘇佛的心,我要用什麼臉去見那幾位魔王?

我不放棄,還是繼續找,怎麼可能有人類沒心?每個人都那麼自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立場,凡事都在維護自己的利益。照理說蘇佛也應該是這樣,但我怎麼找,就是看不到。

後來有魔王等不及了,直接派他們的魔子魔孫過來問我情況如何。我也沒辦法了,丟臉還是得丟臉,只好過去跟他們說實情。

我告訴那幾位魔王:「我偷不了蘇佛的心,因為蘇佛沒心。」幾位魔王驚訝地說:「你說什麼?蘇佛沒心?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我露出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一直以來,偷心是我最擅長的一件事,現在偷不了蘇佛的心,瞬間讓我有種沉下去的感覺。

其他魔王鼓勵我:「沒關係,總有辦法的,你也不要沮喪。我們魔界早就都已經清楚蘇佛的本事,他既然有辦法降伏我們那麼多魔眾,肯定不是三兩下就可以解決。」

這幾位魔王說的也對,如果蘇佛那麼容易被打敗,早就被我們魔界處理掉了,何須等到現在。

那天,我們全都守在佛寺的上空,為了讓蘇佛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讓蘇佛的腳感到疼痛,是抽筋的痛。我們在等著蘇佛和我們對話,只要蘇佛叫我們,我們絕對大方地坐在蘇佛面前,跟蘇佛對談,看看有什麼條件可以商討。只要蘇佛不蓋淨土宗本部,要我們做什麼,或許我們都可以商討看看。

然而,蘇佛忍了一個晚上,到了隔天一早就立刻把我們這群全都叫出來。等不到機會讓我們坐下來跟蘇佛好好對談,我們就這樣被送到這個法性土上,開始每天跟著聽經、參加法會。

事情演變的速度太快,太快,一轉眼,我們已經不是魔界的魔。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的很沒本事,以前在其他道場威風的樣子,在這裡全都使不上。這樣的差異,我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接受,坐在蓮花座上非常地痛苦,就像針在刺一樣,一分一秒都坐不了。

我是魔偷心,看到我的名字,大概也能猜到我的本事,沒錯,我專門就是在偷人的心。偷人心對我來說,就像打噴嚏一樣的簡單,尤其現在的人心,愈來愈好偷,輕輕鬆鬆地就讓我偷到。

或許你們會好奇,我到底都偷什麼樣的心?那我就告訴你們,我專門偷的是虛偽心、嫉妒心、比較心、私心、好勝心、傲慢心……只要和我們魔界的心相像,立刻偷!聽起來是不是很容易?因為人類每個人都有這些心,就連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一家人,各自心裡都藏有私心,立刻全被我偷光光!一旦心被我偷走,他的身體就愈來愈具有魔性,他的想法也會愈來愈魔,原本與魔界相像的心性,變得愈來愈強,漸漸地,整個人類世界就會全被我們控制。所以我才說,我們需要一個魔本部,讓我們魔界發揮更大的力量,將大大小小的魔全都會聚在一起,幫助我們發揮得更大,在這地球上更有作為。

但,現在說這些都是大話了。我現在被蘇佛用鐵鏈銬在蓮花座上,什麼事都做不了,更別說要偷人的心。原本我還在意會有其他的魔會在背後偷笑我,笑我沒用,這麼快就被抓走;但經過上週的法會之後,我不再這麼覺得了,我現在覺得慶幸,慶幸自己得救了!

上週的法會,我第一次參加,從開始到結束,我都全程參與。原本我並不打算要加入,但後來想想,我應該加入才對,看看蘇佛究竟都在做些什麼,為什麼每天都好像忙忙碌碌的樣子?

法會還沒開始,整個佛寺周圍,整個空間之中,已經排滿了無量無邊的眾靈。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眾靈聚集在一起,他們全都在等待要被超度。當時我還有些懷疑,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嗎,可以讓這些靈千里迢迢地來到這裡?我更有興趣了,眼睛睜得大大的,等著看蘇佛表演。

法會開始,到了超度的時間,整個空間開始出現變化,金光一直都在空間中綻放,那些靈不停地往前飛,他們真的都在這句六字名號中,大批大批地被超走!超走一批之後,我以為沒了,沒想到空間裡還有空間,又一批冒出來了,就像地上的湧泉一樣,不斷地湧出,而且數量非常多,全都來自不同空間的眾靈,在法會中蒙受蘇佛超度。

不只如此,當我看見我們魔界的魔也在這裡跟著超度時,我更是難以置信。這些大魔平常只要喊一聲,整個天地都會被震動,現在竟然出現在這裡,甘願當一個小角色!我睜大眼睛觀察他們,他們全都變了樣子,不像魔,是真正的出家人,跟在蘇佛後面超度。

看這些魔王們非常專注、投入,而且法喜的樣子,我不得不相信蘇佛的本事。沒有什麼好再懷疑了!拍了拍自己的心,也拍一拍自己的頭,告訴自己:「魔偷心!不要再逞強了!乖乖投降吧!」

現在,我安穩地坐在蓮花座上聽經,不再像之前坐立難安,我現在坐得很安穩,聽經聽得很法喜。真的是慶幸,慶幸自己有機會得救!我呼喊我的魔子魔孫們,他們全都回應我一聲,讓我知道他們也都在這裡,看到他們也都有機會得救,我就放心了。

靜下來後,重新回顧自己的過去。想起以前的事,現在覺得自己真的很傻,就這樣當了魔七百多年的時間。如果不是現在得救了,不知道還會繼續當魔多久,最後就是受報的時候了。

我其實是個很正直的人,爹娘把我教得好,對的事我才能做,不對的事不能做。所以我的觀念很正,也從不投機取巧,做事老老實實地,一點也不虛偽。

我有個專長,就是畫人像,我可以把一個人畫在我的畫上,畫得非常真實,活靈活現的樣子,就好像真人印在我的畫。所有看過我的畫的人都非常震撼,他們很驚訝怎麼有人的手可以將人畫得如此逼真!

當時我出生的家境並不富裕,爹娘省著錢給我買了這些畫圖的工具,我很省著用,一滴墨都不敢浪費。

我不會愧對爹娘對我的栽培,十歲時就告訴爹娘,將來我一定會用畫畫來賺錢回報爹娘,不辜負爹娘對我的用心。

十四歲那年,我開始到街上賣畫,也現場替人做畫,吸引了非常多有興趣的人圍過來觀看。許多有錢人家願意花錢,讓我將他們的像畫在畫作上,他們對我的畫感到非常滿意。

一天,有人來問我:「你願意當我們的畫家嗎?」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他又說:「我們叫你畫什麼,你照著畫,這樣就能夠賺錢。」我一聽,覺得不大妥,拒絕了他,但對方竟然不允許我拒絕,不論如何就是要我答應,但我還是堅持不要。

我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第二天家裡就出事了。爹娘緊張地說,有人來破壞我們家,我一看,大門全都被毀壞,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刻意破壞的。

爹問我:「你在外面有惹到誰嗎?為什麼突然有人來我們家做這種事?」我想起那天那個人,便告訴爹娘。爹娘一聽,也覺得對方有些怪異,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更是叮嚀我:「千萬不要答應他,最近就先別出門了。」

我聽從爹娘的話,待在家裡好幾天沒有出門。這幾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心想應該是沒事了,為了賺錢,還是得趕快去賣畫才行。

幾天沒出門,街上的樣子都沒變,但一走到街上,立刻有人圍過來。我以為他們是要來買我的畫的,沒想到他們大喊著:「就是他!就是他!是他偷了國庫的錢,快叫官兵來抓他!」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這幾天我都待在家裡,怎麼可能去偷國庫的錢!

很快地,捕頭就來把我抓走,連同我的爹娘,也都一同被抓進去。看到爹娘年紀一大把了,還要受這種無辜的罪名,我於心何忍!我好氣,是誰這樣陷害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爹看出我心裡的憤恨,用眼神叫我先把心靜下來,但我看到他們手腳都被銬上鐵鍊的樣子,身為他們的兒子,我怎麼捨得!

我不曉得為什麼那些錢會在我們家裡被搜到?有人偷偷問我:「你有沒有什麼可以拿出來討大人歡欣?如果能讓大人開心,或許你們全家就不用受罪了。」看來他們是要問我有沒有錢可以賄賂大人。我們家如此貧困,怎麼可能有錢?再說這種不正當的事,就算要我死,我也不會去做。

在等待判決前,我和爹娘都被押進大牢裡,分別關在不同的地方。那天夜裡,我聽見爹娘的喊叫聲,還有長鞭不斷鞭打的聲音,我的心好痛,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的爹娘?這時,有人來告訴我:「如果你願意畫一幅畫,大人可以立刻將你爹娘放出去。」

當時我真的心急了,只要能救爹娘,什麼事我都願意做,就這樣答應了那個人,替他畫一幅畫。

那個人要我畫的是一個人的人像,我根本不曉得他們要我畫的這個人是誰,他怎麼描述,我就怎麼畫,一畫出來,對方非常地滿意!結果爹娘真的被放了出去,我的心總算安了一大半。

原以為事情很快可以解決,沒想到事情愈鬧愈大,在我還沒洗刷冤情之前,又被加上了一條重罪。這條罪恐怕會誅滅九族,我嚇得雙腳發軟,我到底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大人問我:「這幅畫是不是你畫的?」我看了一眼,這不就是那天那個人要我畫的畫像嗎?我對著大人點頭。大人立刻拍桌,大喊:「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說當今的皇上是個賊!」我立刻向大人磕頭:「大人,冤枉!大人,冤枉啊!」大人不聽我的解釋,立刻再將我押入大牢,要我等待被判刑。

我真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誰要這樣陷害我?當我閉著眼,痛苦地想著這件事時,有人對我說話,他的聲音清楚地傳入我的耳裡說:「這是你該受的報應,所有和你有關係的人都該連同受罪!」我立刻睜開眼,看見眼前站著一位出家人,我問:「你是誰?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說:「你看清楚我是誰。」我仔細地看清楚,驚訝地喊出:「是你!」他說:「沒錯,是我。當年若不是正直的你,將我殺人的事情揭發出來,今天,我們全家也不用受罪!」

他說的事我記得,那是發生在我十歲時的事。我親眼看見這個人殺死一位老官員,他要我不要說出口,說了會害死他們一家人。但當時我只知道爹娘教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必須對錯分明。這個人顯明就是做錯事,因為他殺了人,所以他應該要受罪,怎麼能夠就這樣讓他逃走?當有人來查明此案時,我立刻將那個人說了出來,我怕我說不清楚,還用我畫圖的能力,將那個人的樣子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地畫出來,很快他們就查到這個人是誰。

我問此人:「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他說:「我們全家都被殺死了,我為了報仇逃了出來,逃進寺院裡當個出家人,才沒被他們發現。但我一心就是要報仇,你害死了我們全家,我也要你們全家都被害死!」我說:「當時你做錯事,本就該受罪,憑什麼說我的不對?」他不再和我繼續說下去,轉身便準備離去,我大喊著:「放過我們全家!放過我們全家!」他一點也不理會我,穿著一身的袈裟,就這樣在我的面前離去。

最後,我們九族真的全被滅了,整整四百多個族人就這樣背著無辜的罪名,全都被殺死。

死前,我嘴裡含血,恨得對天大喊:「冤枉啊!」就這樣進入了魔界中,開始報仇。

到現在,我真的後悔了,成魔七百多年,我得到了什麼?報了什麼仇?我的家人又有誰得救了?全都沒有,還造下了無量無邊的罪業。

今天佛救了我,我再次跪地感恩佛,感恩蘇佛。

南無阿彌陀佛。

魔偷心

佛給魔偷心法名為釋常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