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黃忠信《感恩與善》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

獄卒 黃忠信:

感謝蘇佛,感恩這麼好的清淨淨土,我很感恩,自己今日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非常珍惜此刻的機會,也感謝自己可以修行淨土,我會精進努力修行。在此,忠信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從小,我的成長之路,父母便教育我要善良,許多時候,我都會看著父母行善,也學習著父母善良的心。

我是在七十多年前過世,我出生在大陸的平凡人家,在當時候的社會環境,政局動盪不穩,經濟受到影響,有許多家庭皆是貧困的,生活上是有困難的。父親為了養家活口,決定舉家遷往台灣,找尋較好的生活方式。

來到台灣以後,父親有做生意的規劃,在台灣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父親決定開一間米行,專門收購當地米農的米,幫助當地農務產業發展,可以買下農夫辛苦栽種的米,讓農夫可以過好一點的生活,也將這些米做行銷,讓更多人願意買下這些台灣出產的米,也能促進經濟的發展。

父親是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且為人務實,雖然父親做生意也是為了賺錢,但更多時候,父親也同樣在行善。當父親將米行的生意擴展後,漸漸有許多農夫的生活能夠得到改善,父親積極照顧每一位農夫的家庭,盼望大家都能過上好的日子。在當地,所有人都知道父親是從大陸過來的善人,父親與每位農夫的關係都處得很好,許多時候農夫也會將家裡種植的農作物,送給父親,大家就像一家親,互相幫助。

務農的日子是辛苦的,父親深知這些農夫的辛苦,尤其當時運不好,天氣變化的年分,農夫採收不佳,父親也會幫忙這些農夫,讓大家可以減少生活壓力,在大家心目中,父親真的是非常好的人。父親與每位農夫白紙黑字簽下合約,每一年無論採收狀況如何,父親的米行都會付給農夫基本的費用,這讓農夫的心理壓力減少許多,大家都非常感謝父親。

我從小便看著父親忙碌的背影,我知道父親在做的事,是助人的,是做善事,父親是我最好的榜樣,在人生路上,父親給了我最好的教育。

我在十三歲之時,父親返鄉祭祖,其實我知道父親是因為自己有了一點成就,想用自己的能力,回到家鄉,幫助當年和自己一樣貧困的親友們,因為當年父親決定到台灣發展,但在父親心中,仍舊未曾忘去這些老鄉的親友,所以當父親有了一點能力,便想著要回去幫助大家,希望能幫忙大家改善生活的困難。

這一趟,是我最後一次看見父親,父親在返回台灣的路上,遇上風浪,最後喪生大海之中。但我知道父親這一趟返鄉,他的心願已經完成,雖然面對父親離世的消息,自己內心中也有悲傷,但更多的是感恩,感謝父親這一生帶給我的教育,還有為這個家庭的付出。接下來米行的發展,由我繼續承接,繼續將父親的善良,傳承下去。

我在未足十三歲,便接管了米行的生意,因為從小便跟在父親身邊學習,自己很快便能上手。每位農夫原本就與父親交好,因此大家知道父親發生事情後,也都對我相當照顧,米行在我的經營下,一開始只是平平,後來才逐漸能有更多發展。

在經營米行,我的心中一直秉持著父親想要「助人」的信念,因此我除了將米行接續經營下去,同樣也希望能有更多方式,可以幫助貧困的家庭改善生活。我將米行的生意擴大,將經營權分散給各個分店,也將米行分布在各處,這也方便各地農夫可以就地將農作物賣給米行,這除了省去長遠的運輸路程,也可以減少農作物敗壞的機會。這些農作物,都是農夫辛苦種植出來的,我一直都非常重視。

將米行改變經營之後,整個米行的營利情況也出現了轉變,我將更多的工作機會,聘請需要工作養家活口的人,我也在各個米行設定每個月基本的營業金額,剩餘的便可以發送給米行裡貧困的工人,或是當地需要幫助的家庭,每個月固定會將這些不再販賣的農作物發送給大家。這樣的安排,米行裡不會堆積過時的農作物,又能幫助到更多人,這是我認為非常好的事,自己少賺一些,但能多幫助一些人。

父親生前經常教育我「飲水思源」的道理,父親曾說:「我們腳踩在台灣的地,頭上頂著台灣的天,我們的心就要記得感謝台灣這片土地給予我們的恩情,也感恩台灣的所有人,只要自己還能有能力,就要記得幫助大家。而我們血液裡流著是家鄉的恩情,我們遠在大陸的家鄉,給了我們今日的生命,這也要記得感恩,在有能力之時,要能回去幫助大家。」父親還說:「這一場生命,不能只是為了自己而活,更多的是要懂得付出,自己能有機會付出,那是最美好的事!」我一直記得父親對我講過的話,我也積極經營這個善好的生命,分享善良之心。

我很感謝我的父親,也感恩母親,母親一直將家庭照顧得很好,在父親離世以後,母親沒有過多的悲傷,反而更加堅強,每一日母親都在幫助人,也鼓勵大家度過生命中困難的時刻。父母親都是我最好的生命榜樣,我很感恩自己能在這樣的家庭長大,所以我也希望每個人也都能有機會得到這樣好的教育,因此我在生命最後幾年,積極布施在孩子的教育上,希望幫助孩子們能有更好的學習,做人能夠知道善良,還有積極成長,心中要知道感恩與回饋社會。

我在七十五歲那年過世,過世的時候,沒有任何病痛,是自然地離開。這一生我很知足,也感恩。走到人生最後,我也將我生命的一切,交代給後代繼續經營,這一場生命結束,我沒有任何遺憾,我很滿足,抱著感恩的心,離開這片我感恩於心的台灣。

過世後,我來到陰間,原本陰間也有米行的工作,但我選擇來到閻殿幫忙,服務眾生。閻羅王給了我很多的幫助,我很感恩,自己能在這邊服務,也學習到許多道理,看見這麼多因果,我在心裡感嘆,我在世時,應該要更早將財力布施在教育上,讓孩子能學習更完善的教育,現在也才不會有這麼多因果問題發生,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是純善的,只是沒有得到教育,才會不知道犯下因果事。因為自己心中出現了這一點遺憾,因此在陰間服務的過程,我也更加賣力,希望自己能再多盡一些力,幫助眾生。

在最近幾年,我在陰間聽見了蘇佛講經,聽見蘇佛所講的道理,我真的非常感動,這又與我過去所知的因果之事有些不同,蘇佛所講的皆是生命真理,這是能幫助所有眾生清醒的重要教育。我很感恩自己能有機會聽到蘇佛講經,內心相當珍惜,我也告訴自己,必須要精進修行,希望自己能有機會幫助眾生。

今日自己可以有此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非常感謝蘇佛,我也盼望世間能有多一些人可以知道澳洲香光大佛寺,這裡是生命真實的教育,大家皆能甦醒,能知道真正力量,改變自己一生,也能幫助更多人。

感謝佛力慈悲,黃忠信在此代表所有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萬分感謝,南無阿彌陀佛。

黃忠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