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徐煥智《是喜,不是憂》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短短的一瞬間,煥智已到達西方極樂世界,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在佛前叩首,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這一刻,我們六十位獄卒期待已久,排了九年的時間,今天終於輪到我們這批蒙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內心十分的感動與感恩,南無阿彌陀佛。

輪迴了這麼久,投胎多少次人身,就換過多少個名字,這個名字是在往生極樂世界之前的最後一個,叫做徐煥智。

當我還有人身的時候,徐煥智這個名字就代表著我,是爹為我取的,和前面四位哥哥只差一個字而已,大哥叫徐煥有,二哥徐煥斌,三哥徐煥達,四哥徐煥能,到了我,就叫徐煥智。

有人說,如果出生時我的爹娘即時發現我發高燒,趕快買藥替我醫治,或許我的眼睛就不會瞎掉,但我的爹娘每天忙個不停,就連照顧我的時間都非常有限,當他們發現我發高燒時,我的頭已經快燒壞了,最後我的眼睛就因為這場病而看不見,從此成為一個瞎子。

我們家很窮,養五個孩子對爹娘來說是非常吃力的,因為爹行動不方便,沒辦法像正常人一樣工作,他的膝蓋骨經常發痛,做不到幾天,就得休息一陣子,所以家裡的經濟來源非常的不穩定。娘從小就和外祖母學做衣服,還能靠著替人做衣服賺點錢,但娘一忙下來,就沒有時間打理家裡,所以整個家是一團亂的樣子。

爹娘對我一直都感到非常愧疚,他們不斷地自責自己,如果當初早點發現我發高燒,今天我的眼睛就不會瞎掉。每次娘和一些親友談到我,都忍不住掉下眼淚,這些人都勸娘放下過去,或許這是我今生的業力,要娘不要將罪過全怪在自己身上,但娘就是放不下。

爹娘為了不要再讓我受苦,他們不會將心裡的難過事告訴我,但是爹娘不知道的是,我的靈敏度很高,從我三歲時,誰走靠近我,我就能知道這個人的狀態,就連他心裡在想什麼,我也都能知道。所以每次爹娘抱著我時,我其實都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一絲一毫都瞞不過我。

我不希望我的爹娘再為我自責,我的瞎眼真的和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那是我的業力,我自己已經清楚看見,但在還不會說話之前,我沒有辦法告訴他們,到了我五歲時,才清楚地將我看到的畫面告訴爹娘。

五歲那年,我對爹娘說:「我看見自己的過去,以前我曾經用藥害死了很多人,那些人吃了我下的藥之後,全都變得神識不清,有的瞎了眼,有的沒辦法說話,他們被我害得很淒慘,現在就在我的頭部和眼睛裡,所以我現在才會變成這樣,這是我該還的債,沒有任何怨言。」我怕爹娘難過,沒有說出當時與我共謀的人就是爹娘,今生我才會出世當他們的孩子,一同受這樣的果報。說出自己的過去,只是希望能讓爹娘放下,不要再為了我而自責,活得快樂一點。

我很樂觀,很多人看到我,都會忍不住跟著我笑,因為我的臉上永遠少不了的就是笑容。我的笑容可以感染身邊的人,尤其我的爹娘,當他們靠近我,身上散發出負能量時,我就笑給他們看,很快他們身上的負能量就會慢慢減退,然後開始跟著我笑起來,這招非常有效,我試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成功!爹娘都說我很會逗他們,每次看到我的笑容,就忘了什麼叫做悲和苦,好像只要一笑,什麼煩惱事都變得很好解決,一點也不需要煩惱!

爹娘說的一點都沒錯,「笑」的力量真的很大,它是萬病的最佳良藥,我曾經用這個方法,治好幾個人的病,不用吃什麼藥,就是每天笑笑笑,這樣就可以了。

不過這個笑,聽起來好像很容易,大家做起來卻好像很困難一樣,每個人的臉,只要不提醒他笑,很自然就會垮下來;遇到事情時,如果沒有提醒他們要正向,很容易就讓我感受到他們的負能量開始增強。這好像是人類很自然的一種狀態,幾乎十個人裡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如此。

為了幫助大家能過得無病、快樂的生活,我到處教人家「笑」,要笑得自然,笑得大聲,從內心裡真正地笑出來,就算笑不出來,臉上也可以掛著一抹微笑,身邊的人看到這抹微笑,也會很自然地跟著笑,這樣每個人都笑笑笑,磁場自然變得正向,大家都能因此而過得快樂一些。

我其實只是眼睛看不到而已,其他的能力一點都不差,甚至比一般人更好。說出來或許別人不相信,我其實不用像其他的盲人一樣,出門需要拿著棍子,在地上敲敲打打的確認前方的路線和路況。每次我只要快撞到牆壁時,牆壁就會告訴我:「往左一點,快撞到我了。」走到交叉路口時,自然有人問我:「你要去的地方要往右轉。」這些聲音都是很自然地傳進我的耳裡,他們都是非常友善的,每次只要聽他們給我的指引,不管我要去哪裡都不成問題。

很多人都難以相信這些東西會說話,他們只覺得我可能是頭腦比較好,走過的路,一次就能記得,才會這麼得心應手,但其實真的不是我頭腦好,是存在大自然空間中的靈都能幫忙我,讓我就算失去了雙眼的視力,也能像正常人一樣地過生活。

正因為我知道萬物都有靈,所以我不吃肉,從我出生時就開始吃素。在我二歲的時候,那次爹娘很開心地拿著肉到我面前,因為家裡很少有肉可以吃,他們將肉視為珍寶,拿著一小塊珍貴的肉到我面前,要我趕快嚐嚐這塊肉的美味,娘才將肉放到我嘴邊,我立刻哭了出來,因為我已經看到那塊肉原本的樣子是一頭黑豬,牠被宰殺時的痛苦模樣清楚地浮現在我的面前,我還不會說話,就只會哭,哭個不停,就是不吃那塊肉。

爹娘當時完全不明白我到底為什麼要哭,發現是那塊肉讓我哭之後,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次又拿著一塊雞肉來測試我,我也是同樣的反應,因為我清楚看到那隻雞被拔毛的痛苦樣子,我心裡真的很難過,難過到哭出來。

幾次的經驗後,爹娘就知道我是個不吃肉的孩子,不管什麼肉放到我面前,我都不會吃,還會為那塊肉掉下眼淚。所以這一生我都茹素,我也到處勸人吃素,我的家人到後來也都跟著我吃素,還有村子裡一些比較有善根的村民,也在我的鼓勵下跟著學習吃素,他們吃了素之後,生活也跟著變得不一樣,少了很多不順遂的事。一個介紹一個之下,短短的時間內就有很多人都跟著吃素,村子裡從此少宰殺了非常多畜牲,我走過這些畜牲身邊時,都能聽見牠們在跟我道謝,有些還甚至跪下來,我趕快叫牠們起來,這是我應該做的,不希望因為人類的無知而傷害到牠們。

我的人生過得很簡單,每天靠著田裡種的一點菜就能過活。很多人可能沒聽過「瞎子能種菜」,可以,我就是那個會種菜的瞎子,而且我種出來的菜,大家都讚歎有加。好幾次都有人叫我賣給他,我直接送給他們吃,他們吃了一次之後就喜歡上,求我多種一點出來賣,到後來,我真的就賣起菜來,也常常將菜送去給一些窮苦人家吃,他們都吃得好開心。

有人問我種菜的秘訣,真的沒有什麼秘訣,每天就只是和它們說說話而已,它們也會告訴我今天它們要喝多少水,不是每天都一樣的量,有時需要比較多,有時比較少,只要聽它們的話,我照做就好,很自然長出來的菜就非常好看又好吃。

我的生活過得就是這麼簡單,一生都是這樣在過,遇到誰需要幫忙,只要我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我都一定會幫他們,或許是因為這樣,我的一生都走得很順。到後來我發現,人生的不順其實都是自己的心念造成的,只要看什麼都好,每天笑笑笑,自然沒有什麼不順的事,就算原本真的不順,笑一笑也能變順,這真的是很神奇的力量,大家可以試著嘗試看看。

死後當了獄卒,我很盡力地在做我該做的事,只是每天看著這些罪犯,我都很希望能幫助他們離苦。一開始我還不懂得怎麼幫他們,直到蘇佛出現後,我就明白了,只要我教他們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們願意真心懺悔,就有機會可以離苦,特別是在蘇佛的法身到地獄裡超度時,更是求解脫離苦的大好機會。

在我的幫忙下,很多罪犯都懂得念佛,知道懺悔而離開地獄,不再受地獄的苦報,他們是真正真心地懺悔,願意改過。

現在我已經是西方極樂世界的一分子,看到西方,我更能百分之百地感受到佛的慈悲,感恩我佛慈悲建造西方極樂世界,感恩蘇佛慈悲牽著我們這麼多靈回到西方。

南無阿彌陀佛。

徐煥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