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震東(釋歸原)《東瀛恨》

疫情魔眾 魔震東(釋歸原)——東瀛恨

※散布疫情病毒,入侵地點為日本島國。受害人數大約七萬五千人。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八月十九日

我是魔震東,來自東瀛,是日本皇室後裔。當初因為改朝換代,我慘死而後進入魔道,於魔界已經是一千多年。魔震東之名在魔界,尤其是海島國家,有不少魔眾得知。這一次加入流行疫情的傳播,日本的魔界有多位加入。

此次日本死傷慘重,可以說是內憂外患造成的,不管什麼原因,源頭點都是日本自己造下的因,才須要這時候嘗到這樣死亡數高居不下的苦果。所謂內憂乃是從古至今,許多朝代替換之下慘死,切腹、淫亂等所傷害的靈魂進入魔界,而於這一次的疫情出現。為了討報,除了尋找自己要找的罪人以外,另外又有魔界賦予疫情魔眾的責任。所謂的外患,為日本歷年來對外屠殺,被殺傷的人們轉入魔界,而回來討報。兩種原因相加起來,這一次算是結算,才會有目前疫情仍然無法退去,人心慌恐不安情形仍持續出現。

在受訪的開始,我便講出了這一次日本人民受到疫情重創的原因。乃是因為受到香光大佛寺的感化,之前我以魔王的身分到香光大佛寺,探察蘇佛被疫情侵入的情形,卻反而被發現,而送到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這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好像回到了我在世時皇朝花園般的舒適,清新的空氣中帶著花香,蓮花座又大又舒適。在這種環境之下,我的防備心被卸下了,取代的是一種溫和的心境,所以可以平靜、不急不緩地說出一些事實。這應該是我本性中的一部分,只是被我遺忘已久。因為在魔界的這一千多年來,要有立足之地,必須要展現過人的機智,速度、反應各方面不落人後,才能收服得了魔子魔孫,魔王的寶座才坐得住,坐得穩。

當然我在這一次流行疫情中所負責的區域是日本國,目前為止所受害的人數將近七萬五千人,而死亡人數大約三萬七千人。這只是一個初估的數字,如果要細細地去算,可不只是這一些!對疫情魔眾及病毒來說,人們的生命就好像蠟燭一樣,病毒一進入就像風吹過一般。這個風如果強一點就把蠟燭給熄滅了;如果風弱了一些,風吹燭火,雖然燭火會受到搖晃,但之後還是可以回到原本的位置,燭火還是可以繼續亮著。而受到疫情侵入的人類,也是不斷地探索如何對抗病毒,以避免接下來的傷亡。疫情與人類這樣地互相防備對抗,這兩年來,其實誰勝誰負,人類心中有知。從每一個國家的經濟虧損、航空停班、旅遊停頓、餐飲關店,各行各業的收入及人們的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影響,便可看出勝負。當然醫院人滿為患,對人們來講,醫院雖然是少入為妙,但是對受疫情入侵而有症狀的病人來講,醫院可是唯一能救他們的希望。人們只知道從身體上去研究疫情病毒,發病的原因、症狀,疫苗的研發,教育人民各種自我保護,不要染上疾病的方法;卻不知道這只是治標不治本,只能防範個一二,卻不能止住疫情的蔓延及持續,不知道要從心上下功夫。

老實講,人們這樣的反應,是我們魔界可以預料到的,因為我們對於人心太了解了,否則如何可以稱為魔眾甚至魔王?人們怕死,想盡辦法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不管是來暗的,來明的,只要是自己看上,想要擁有,就能夠用出很多方法來占有。如果是老實守法的人,行於法律規範,得到自己該有的;也有用非法方式得到,以為人不知鬼不覺地占有。而如果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則強侵弱,用搶奪、武力、計謀,對女性的淫亂、殺害,不把人的生命當命看,甚至於凌虐而亡。這一些泯滅人性的作法及臉孔,這一些因因果果,在這一次的疫情之中算總帳。所以有的人會覺得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那是因為不知道自己過去生所做的事,如果他們看得到,就不會辯解。

不能因為大家看不到、不知道而不受報,這對因果來講是行不通的,這也是因果公平的地方。所以人們如果要減輕自己的罪業,應該要從心中明白因果,真心地發出懺悔;而不是虛偽,應付了事,才能夠減少自己的罪業。或許該死的可以轉成重病未亡,不該死的可能輕病,甚至痊癒。當然,我不是因果的制裁者,但卻是執行者,才會有受害人數及死亡人數的出現。這一切人們看不到因果,也不知道要從心上下功夫,不懂悔改,不懂懺悔的情況下,不知道疫情什麼時候才會結束。這時候卻是聽到澳洲香光大佛寺有阿彌陀佛及蘇佛要出來救疫情,消息一傳出,讓我們所有的魔王非常地訝異!難道蘇佛不怕我們嗎?目前的人類還沒有聽過有人不怕疫情病毒入侵的,因為大家都怕死!而阿彌陀佛為什麼要救疫情?這一些疑問讓我們一批批地前來探索。

死,是病毒入侵最直接的結果,但是蘇佛在一波疫情病毒大量入體之後,卻依然不減救眾生的心,一樣做著超度及講經說法,一堂也沒有少,反而受到影響的是入侵病毒的毒性減弱。蘇佛只有出現短暫的喉嚨腫大,很快就退去,只有咳嗽、鼻塞、流鼻水的症狀,這實在是讓我們魔界非常地意外!而其實我魔震東就是在那一波大量入侵的病毒及魔眾當中。我參與這一切的過程及見到這些變化,這是我所執行的案例之中,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形。當時有許多位魔王被蘇佛收服,我也是其中一位。這裡真的是佛地,因為只有佛能夠這麼地神通廣大,有辦法折服得了我們這些魔王,我們淪為手下敗將也沒有話說。出門匆匆,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去不返的結果,這一些還真的是印證了阿彌陀佛及蘇佛可以救疫情。

在西方法性土這幾個月來,寧靜的環境裡,讓過去當人時的點點滴滴,清楚地浮出在腦海裡。一千多年以前,在日本皇族中生下了一個後代,是皇子身分,這個皇子將來有繼承皇位的權利。同樣是出生的嬰孩,命運卻是大不同。在父皇出巡時,曾經結識了一位女子,卻是因為是平民的身分,無法娶入宮中,但是也身懷皇子,與皇室中皇子同時期生產,而相同年紀的兩個人成長過程卻是大不同。平民的皇子過著平民的生活,因為父皇並不知他的存在,過去的那一段風花雪月,早已經被父皇給遺忘了。而這一位平民的皇子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分,直到母親臨死前才說出這一段過往,並且交給他一封信,是當初父皇寫給她的信,沒有人知道,只有他們兩個知情,希望這個平民皇子能拿著信去見父皇,能認祖歸宗。

平民皇子是個口才好、反應靈敏的年輕人 。而皇朝的皇子卻是不善於表達,雖然從小所受的教育齊全,為了以後登皇位做準備,但反應卻是平平,沒有特別突出的作為。於是平民皇子經過貴人相助,當信件呈上去給父皇時,父皇見到,非常地驚訝!平民皇子見到父皇後,說明來意,讓父皇更是震驚。但是因為這一位平民皇子跟父皇長相非常相似,而其反應也受到父皇的讚歎,所以雖然在大家反對聲浪之下,父皇仍然讓平民皇子認祖歸宗,並且疼愛有加,以補償過去沒有盡到的父皇責任。

這時候對於皇室的皇子,可說是一個很大的威脅,從此以後在宮中形成兩派,一派是擁護皇室皇子當王,一派是擁護平民皇子當王。在幾次的國家問題處理之時,兩位皇子的提議很明顯地看出高低,是平民皇子占了上風,因為他的提議而解決了問題。所以結果,大家可想而知,卻也沒想到會成真,父皇選上了平民皇子繼承皇位!本來以為平民皇子會善待皇室皇子,沒想到皇位到手之後,改了國號,相當於改朝換代,整個朝廷大整頓,於是將皇室皇子貶為平民,並且為了怕平反而窮追不捨,趕盡殺絕。皇室皇子雖然個性溫厚有禮,但是在這一連串的追殺之下,仍然不敵而被殺死,甚至於怕消息透漏,毀屍滅跡,將皇室皇子的屍體丟入大海。所以之後大家知道皇室皇子失去聯繫,下落不明,因此我——皇室皇子——的這一生,在皇室的紀錄中被畫上了句點。

而事實上,我的靈魂在被追殺的時候,已經看透了人情的冷暖,找原本的官員想要求庇護,卻被恥笑及冷落。在被士兵追殺,賜死前,曾經求饒放過一命,卻被士兵冷眼無情看著我活活地切腹自殺,而所給我的罪名卻是「畏罪逃亡」。我問士兵:「何罪之有?」士兵說:「因為預計叛國謀反之罪。」於是我回顧一生,一路上照顧我的宮中貼身護衛等慘死的情況,以及自己如今所遭到的切腹下場,不禁悲從中來,一刀切腹而亡。我的靈魂充滿了怨恨、不平、悲傷、哀痛,又見到了自己的屍體被魚咬得面目全非,全身的憤怒讓我的靈魂被吸入黑暗勢力的魔界。從此以後,我成為魔眾的一分子。在魔界沒有人會問你的過去,只會看你在魔界中的快、狠,各種表現。我的心性起了很大的變化。過去的這一段遭遇,激勵我手下不留情,並且用智取勝,跟我在世的個性完全不同。

一千多年來,我從魔子魔孫的身分一直升到魔王的地位,至今在這一次的流行疫情當中,專門找心行內外不一的為政者。所作所為違背良心得病,不一定是這一世所為,亦有的是過去世所為如此。不論此世如何,也都要為過去世所做的惡事付出代價,殺人償命,害人未死者受病,這是因果的通理。而我加入疫情的魔眾之後,也已經為了這一次疫情做出了一些成績;只是沒有想到,因為前來香光大佛寺這一趟探察,卻因此而回不去魔界,被收服在佛寺的法性土中。這是魔界生命的一個大轉變,也沒有想到在這裡的日子是這麼過的。

佛法的深奧原來是在於它的慈悲及包容。我們這樣作惡,危害大眾的魔眾,不但沒有受到罪惡的懲罰,反而受到佛光的淨化及經聽聞法,而明白了自己的過去及這一次的疫情魔眾作為的過錯。要讓魔眾承認錯是不容易的事。但是我在這邊遇到了,我見到蘇佛雖然受到疫情入侵,身有不適,仍然念著苦難的眾生去做超度,講經說法更是沒有中斷。甚至看到世界的疫情不斷地在奪取人們的生命,造成國家及人民生活巨大的改變,在講經時持續地呼籲,「各國領導人或總理可以到香光大佛寺,請阿彌陀佛可以出來救疫情」!卻未得到任何國家的回應。見到這種情形,我的心為疫情中的人們感到哀傷,這是一條止住疫情的生路,卻是被忽視、不在意。這對魔界來講是一個好消息,但是對人們來講卻是非常地可惜!阿彌陀佛在世間卻沒有人祈請,讓人們與佛的因緣連結,請佛出來救疫情,這也是人類的命也!運也!

三時繫念感言

我在三時繫念超度法會上,見到了滿滿的眾生來到佛寺,接受層層的護法安排,有秩序地進入會場參加法會。而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這三尊大佛,尤其是阿彌陀佛,非常高大的,站立在法會的西方中央,身上不斷發出金色的光芒,忙碌地接引進入金光的眾生。而且有許多的祖師大德參與,其中包括許多位佛教界有名的大師一同出現,當時的場面非常地盛大、光明!蘇佛更是能以法身接引六十位獄卒,陽上超薦被蘇佛送到法性土的家親眷屬,願意往生西方者在法會時,被蘇佛法身牽往至西方極樂世界!這個情形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而我們現在正參與在其中。

而法會的進行,佛寺的四眾弟子所唱誦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那個音聲非常地誠懇有力,絕對不是只有四眾弟子在唱而已,而是包含了天人、西方聖眾及參加的眾生。其聲音可以傳到法界虛空之中。只要在場的眾生跟著念佛進入金光,都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整個場面讓人非常地感動。

天無絕人之路,阿彌陀佛慈悲地幫正被疫情肆虐的人們,留了這一條生路。我在心中除了懺悔,也默默地祈求,能夠有國家的領導人或總理出面找到佛寺,請阿彌陀佛救這場疫情。

魔震東

佛給魔震東法名為釋歸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