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難死(釋定開)(二訪)《權力下的犧牲品》

再訪魔難死(釋定開)—權力下的犧牲品

 

※散播疫情病毒,受害的國家集中在德國、法國、歐洲國家。受害人數大約有五十萬人,死亡人數約二萬四千人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九月七日

這是一場人類的災難,怕了嗎?很怕,對吧?那人類在傷害人時怎麼不怕,直到火苗燒到自己身上了,才知道要害怕。如果當初留一點情面給我們,今天我也不會選擇參加這次的疫情。

我很悶,我的心非常地悶,我也不想傷害人,但如果不給人類一點教訓,人類的心態就會更加猖狂。

我是魔難死,這是我進到魔界的名字,因為我和我的弟兄都死得很難看,只因為種族之間的權力鬥爭。這件事永遠是我心上的傷痛,帶著這個痛,我變成一根針的大小,快速地射入和我有仇的種族之中。我的速度很快,是一根悲憤的針,朝人插下去後再快速地拔出,尋找下一個目標,就這樣一個插過一個。很多都在我傳遞疫情之下快速地死亡,這是我報復人類的目的和方法。

當我聽到有音聲可以化解疫情時,快速地前來,前來請此地暫時不要插手,因為這是人類的因果。此地不應該要介入、干涉的。我是鼓起勇氣化悲憤為力量,才決定參加這次的疫情,不希望被干擾。

我將自己快速地化成一根針,進入此地,往座前的人插去,再快速抽離,想要離開。想要離開的念頭一起,我已經被層層阻隔,很大的一股正力蓋覆住我,讓我動彈不得。我放大,再放大,於魔界時醜陋的樣子被淨化,當初我受傷窒息的呼吸道也好了起來。這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怎麼可以讓我恢復過來?我很好奇地四處張望,看到此地布滿著金光。突然有人叫我,那是當初我的弟兄,他跟我一樣因為受害後氣與恨,進入了魔界。進入魔界後,我們曾經見面過一次,但後來各奔東西,各自去發展了,沒想到會在這佛地相遇。他的面容好看,看起來已經恢復以前的樣子,他跟我講話的聲音很柔,看到他恢復原狀,我很替他高興;沒想到當我這麼想時,我灼熱的食道得到了一股清涼的感覺,我的心平了下來。原本在我身上還有很多針,都是準備好要去傳播疫情用的,被我標註的還有好幾萬人,怎麼知道來這裡一趟,就無法再出去?

在這裡每天都有很浩大的場面,還有講經說法,一點一滴的道理聽入其中,讓我心中那顆恨心漸漸地平下來。在這裡只有慈悲,沒有過去,沒有仇恨,未來更是一個漂亮沒有苦痛的西方極樂世界。這讓我對未來又燃起了希望。

我於一個動亂的時期當中,生於德國,原本還在讀書,一天在學校宿舍睡覺時,外面突然發出了很混亂的聲音,聲響很大,「砰」一聲,我的門突然被打開。我和我的室友都從床上立刻坐了起來,看到好幾位身穿軍服的人。他對著我們大聲地說:「跟我們走。」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就連衣服也隨便穿,就被帶走了。整個學校的男生只要被軍人遇上的,全數都被帶回,帶往士兵集中營當中。

我們被要求換上了一樣的軍服,沒有人跟我們解釋發生了什麼事,就開始做一連串的軍事訓練。訓練從天還沒亮開始,訓練到天黑。趴在泥濘地上爬行,背上槍跑步,匍匐在草上或是穿上迷彩裝躲在叢林,長跑訓練,射擊訓練等等,每一樣都是在挑戰人體的極限。被抓進來的人都因為這樣的訓練,身體變得愈來愈強壯。除了軍事訓練之外,還加強了我們的種族信念。幾年過去,我們成為正式的軍人,不管是體魄和射擊,甚至保衛國家的觀念等,變得很強。

他們告訴我們,既然已經是國家在養,國家的安危就比自己家還要重要,如果有一天須要為國犧牲,那也是光榮的。

於軍隊中我屬於聽從命令的小兵。從被帶走開始,我就不能再回家了,還好我帶了一張家人的舊照片在身上,有時拿出來看,會想想他們到底過得好不好,他們是不是找不到我,會不會很擔心我?

一天過一天,突然有一天,一道緊急命令下來,通知現在馬上開始全副武裝。我們被要求出發,往德國的邊界走去,戰爭就此爆發。我是中後線的列隊,所以前面列隊的人已經上戰場。戰爭爆發後,情勢一下倒往我們這邊,一下子倒往對方那邊,愈來愈多國家加入這場戰爭中。我聽上級說,這是一場各國間爭奪地盤、劃定區域的大戰,誰得到大地盤,誰贏,就可在歐洲大陸中有強國的名號。感覺得到各國的統領都很有野心,戰爭已經好幾個月過去了,都還沒有要停止的跡象。

我們是一群被訓練有素的軍人,在戰場上只管往前衝,向前看,不問原因。好多弟兄已經在戰場上犧牲,我們沒有時間哭,只能就地挖一個大洞把屍體都放進去。有時我們軍隊被突擊,為了躲避或是自保,那些犧牲的弟兄就來不及好好安置,只能成為無人收屍的戰魂。每一場戰爭都有很多人犧牲,被侵略攻擊的地區人民開始逃難、搬遷,當時整個歐洲大陸陷入一片混亂當中。

就在一場侵襲戰中,我們跑進了鄰國的村莊內,準備給對方軍隊來一個意外的攻擊。這是一個在叢林之中的村莊,有很多地方可以躲藏,我們非常有信心這次可以一舉攻破對方,叫對方讓出土地。我們埋伏得很好,就在等待他們經過,從早上等到下午。就在我們的心有些鬆懈的時候,突然聽到天空中出現很大的音聲。好幾架飛機往我們躲藏的這片樹叢的方向飛來,邊飛時,邊放出了黃色煙霧,在空間中朝著這個區域環繞了好幾圈,煙霧漸漸隨著空氣落下。剛開始我們不以為意,沒想到沒多久,黃色煙霧進到我們呼吸道內,我們開始吸不到空氣,且身體有一種快要爆炸的感覺,可怕的毒物傷害了我們的五臟六腑,幾分鐘的時間讓我們快速地死亡。

我很有意志力,當吸入毒氣後,我努力地保持著自己的意識;但我感覺到毒氣就在我身體裡鑽,一直以猛爆性的方式在破壞我的身體。我親眼看到我旁邊的弟兄一個個倒下,扭曲掙扎著,最後在我面前一個個死去,就連我們躲藏在這村莊的村民,也被這場無情的放毒給毒死。我最後一個倒下,不理解為什麼要用這麼殘忍的手段,讓人快速死亡?

死時我才三十一歲,年輕的生命就犧牲在這場戰爭當中,當然不只我,無數的生命都因為當時的爭奪戰而死亡。我的人生一點都不值得,甚至我也是一直在傷害人。我無法忍受當時身體承受的苦痛,也無法原諒這樣殘忍的手段,各種激動、暴烈的情緒,讓我的靈魂以一股悲憤的力量,進到了魔界當中。

於魔界的日子,我控制了愛權力爭鬥的人,我會讓他們先得到自己滿意的權力,最後再將他們從自己滿意的狀態中重重地摔落。曾經好幾場國與國之間的爭鬥,我也參與其中。人們喜歡玩這些遊戲,我就陪大家玩。隨著時代的進步,我也進步,我也可以陪人道玩金錢遊戲、網路遊戲。我跨足很多,所以現在散布在各處的魔子魔孫也很多。

這次要不是因為來到佛地後被鎖住,我也還是會繼續做這些事。來到佛地受到佛光照耀後,我才看到原來自己的心這麼悶,原來進到魔界後所做的事,令我一點都不快樂;原來我所做的那些都是在造業,而所造的業將來都要還。知道這些後,我心中有些緊張跟害怕,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怎麼樣。

既然我已經出不去了,被佛地給降伏,也只能好好地聽經,帶著一點點的懺悔心,懺悔過往。

佛給予魔難死法名為釋定開。

 

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九月八日

來到佛地對我來說,每一幕都令我驚訝,除了數不盡的眾生聚集在這兒之外,還有好多曾經各方的魔王都在此地換了新面目,變成佛地的護法。他們是為什麼願意放下一切的?看了一陣子,才知道原來是佛的慈悲,佛慈悲地接納所有的眾靈,不管美醜或是善惡,只要願意放下過去,佛都接受。看到佛的慈悲,我怎麼還在堅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我這個靈性不過是佛地中的一小點,那我心中又為什麼有不服或想回到過去的感覺?太傻了!

看到佛地的景象,我一點一滴在淨化自己的心念,把偏邪、錯誤的心念給導正過來。我從以前就想很多,現在也在想,但想的是自己該如何去改變。

法會時,可以說蘇佛轉動了天地,轉動地球,甚至大到銀河系之外,好多的眾靈在看到蘇佛超度的光時,就像看到了希望,不斷地跟隨著往前。佛就在前面垂手接引,旁邊站滿清淨大海眾菩薩,滿是金光,超度的速度好快,救了無量無邊的眾靈。

參加了幾次法會後,我心中很有感觸,現在努力在念佛,一起幫助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希望可以還一點自己過去造業所欠下的債。

如今能有這麼大的改變,要感謝佛及蘇佛慈悲地接納我。阿彌陀佛。

釋定開(魔難死)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