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慶(釋心行)《無知的教育》

疫情魔 魔慶(釋心行)——無知的教育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十五日

哈哈哈——哈哈哈——我們每天都很高興,在人群中穿梭,可以說非常地盡興。進入魔界後,我一直都是當敲邊鼓的角色,不久前我才成立一個團體,成為小魔王,帶領魔子魔孫。雖然目前我的魔子魔孫數量不多,但各個都是很會鑽小縫,耍小伎倆的人才。

不久前,一位相識的魔眾邀請我一起傳遞流行疫情,聽起來很有趣,我沒有多想就馬上答應了。他給了我一些武器,告訴我這病毒會自己再生,可以好好利用。我拿著病毒時哈哈大笑,興奮地跟魔子魔孫們說這件事。魔子魔孫們的反應跟我很像,並馬上問我:「我們什麼時候要開始啊?」我說:「大家換上制服,換上紅色緊身服,移動的速度才會快。」魔子魔孫說:「老大,你說的對。」換上紅色緊身衣後我說:「我們還沒有目標,大家先自由發揮,再來跟我報告建議我們可以發揮的好地方。」魔子魔孫蹦蹦跳跳地說,「好」!就衝走了,衝進人群當中,快速地將病毒散開來。這次行動結束後,我們打算再進行一次傳播行動。當到了同一個地點後,發現居然都沒有人了,公眾區域只有一個廣播的音聲說道:「疫情期間,須戴口罩,盡量做好防疫。」我們哈哈大笑,才一次的行動就讓人道嚇成這樣!於是我們鎖定好傳播的目標,就是往人群裡衝去,愈多人的地方,我們就愈往那裡去。

進入人群後,我們看到人道的心念、思惟滿天飛,每一個人頭上都是一個又一個快速閃動的畫面,自己是那些畫面的主角。情愛的畫面、賺錢的畫面、享受的畫面、美食的畫面,每一種畫面現前時就是一個空間,空間中有眾靈存在,每一個人身體上都是滿滿的眾生。當我們進入時,對身體來說,是一股強而有力的外來力量,直接攻擊人道的呼吸道,給他們致命一擊,讓他們錯愕。

我們就是一群讓人膽戰心驚亂闖亂闖的魔眾。人群中好高騖遠的人就是我們鎖定的目標。意念中想想想,想的煙霧噴得特別高,讓我們輕易就可以看到他們了,只要我們快速地在他們身上放疫情病毒,病毒很快就可以發酵。每天做這件事,我們覺得很有樂趣。

當我們玩得正盡興時,沒想到空間中居然傳來有人要阻止疫情這件事,我心頭一震,將目標轉移到此地,領著魔子魔孫前來,還打算要阻止這件事。當我靠近此地時,先急踩了一下剎車,因為此地的護法很多且光芒四射。魔子魔孫問我:「老大,現在是衝還是不衝?」我心中有點猶豫,但是不能讓魔子魔孫看出來,於是硬著頭皮喊著:「當然衝啊!」我領著魔子魔孫向前衝,叫每一個人都準備好病毒,「一、二、三——」衝往最光亮那位坐在台前的人;沒想到根本靠不近,馬上被彈開,瞬間空間轉換,我被帶到一個很光亮的地方。

正想要大罵的時候,嘴巴出現一陣甜味,怎麼想要罵都罵不出來。這裡到底是哪裡?我在這充滿金光的空間敲打,想要出來,但不論我怎麼做,就是出不來,最後我呈現呆滯的狀態。幾天後才開始聽蘇佛講經,靜下來後才知道自己來到了佛地。我是魔,怎麼會來到這光亮的地方,為什麼我必須待在這兒?我心中一直反覆地思考這些問題,但就算我想破頭,也出不去,只好稍微伸長一點耳朵聽蘇佛講經,倒是聽到滿多道理的。好吧!那我就降一降一點姿態,看看此地到底在幹嘛。沒想到觀察好幾天後,看到這位座前的蘇佛很有大力,我心生佩服,才把自己的氣焰完全拿掉,讓自己的臉變得好看。

我是魔慶,名為衛斯理,中文名叫做黃天慶,進入魔界時,是一個十八歲的靈魂,也是不久前的事。我是在電腦桌前暴斃而死的。我的媽媽是香港人,爸爸是土耳其人。爸爸至香港開會時認識了媽媽,兩人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在爸爸知道媽媽懷孕時,決定拋下一切,從土耳其搬來香港,來香港時媽媽已經是懷了兩個月。兩個人很歡喜地迎接我的到來。出生後,我被爸媽疼在心中,只要我想要的東西,爸媽都不會拒絕我。我長得好,是一個混血兒的樣子,所有看到我的人都稱讚我,從小到大我幾乎沒有聽過一句批評的話,我的人生顯得完美。

有一天,我在學校玩一個布娃娃,一個動作,同學把布娃娃從我手中搶走,我失控地大哭大鬧,我認為這個東西屬於我的,怎麼可以這樣拿走!從小因為是獨生子,對於物權,有一定的堅持,沒有人會拿走屬於我的東西,只有人送東西給我。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我真的氣瘋了,馬上跑回家跟爸媽說。爸媽對於我的哭鬧止不住,非常地苦惱,只好趕緊上街再買一個給我。這個放在家中的布娃娃完全屬於我,沒有人會跟我搶。

長大的過程,只要我開口想要的東西,爸媽都會給我,這一切我都認為是理所當然。

當電腦在世界流行時,爸媽當然也幫我買了一台。電腦一來,我馬上埋了進去,探索這個新鮮的東西,剛開始玩闖關的小遊戲,不闖過關,我就停不下來。

網路空間開啟後,我便一頭栽進去,整個人就黏在電腦前,不愛往外跑,爸媽以為我變得比以前乖了,覺得電腦買得很值得。網路空間大,可以連往各處去,所以我不斷地在探索,從裡面尋找各種有趣的資訊,甚至看了很多以前從來不知道的事。各種情愛和打打殺殺的畫面,讓我的腦中開始出現了很多的幻想。

有一天,我在大街上,突然一個念頭進來,隨意在街上將一個女生壓到牆角去,發洩我的身體,然後將這女生的衣服帶走。這次的行動過後,我又連續一樣的方式做了三次,在我腦中,並不認為這樣有錯,因為網路上的畫面也是這樣做。

就在最後一次我打算再次行動時,突然被一個繩子套住脖子,我被一群人拳打腳踢,全身都很痛,爬不起來。沒多久就被帶到牢中關起來,進到大牢後我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講話,更不會跟那些牢中的人打招呼。

某一天,關在牢中的其他罪犯要我幫忙做事,我露出不理不睬的表情。他們看到我這樣的態度,就火冒三丈地對我拳打腳踢,

我被打得趴在地上,但表情還是維持得很冷酷。對於我關入牢中這件事,其實心裡一直在生氣,突然這一股氣衝了出來,對於打我的人喊道:「打啊!打啊!把我打死最好。」那些人被我的聲音一刺激後,開始尋找周圍可以將我重擊的物品,最後,一張鐵衣重重地打在我頭上,我失去了意識。我的靈被一股吸力給快速拉走,進到了魔界當中,我的臉變得很邪惡,心中想著:我終於得到自由了。我開始在魔界亂鑽,最後找一處落腳,找了些志同道合的魔眾一起在魔界闖蕩,以我們的膽量,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

這次參加流行疫情,我們先是鎖定了一些中國的大城市,就在大眾運輸工具上,還有一些集會的地點當中。已經傳遞了一千一百人,讓五百三十人死亡,直到不小心闖入了佛地,這一切才停止。來到佛地,我已經無法再發揮,只好靜下來聽蘇佛講經,心才漸漸地平下來,我還在適應這一切。

 

佛給魔慶法名釋心行。

 

魔慶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十七日

在魔界當中我也沒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讓我感覺到驚奇。在這裡來來去去的眾生很多又很快。當蘇佛一站出來,全身都散出金光,我就看到每一位護法都對他很恭敬。沒多久的時間便迅速地領著護法離開,速度好快,才一轉眼就送好多的眾生回來,阿彌陀佛就在前方接引。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佛,佛沒有講話,就是一直接引眾生。超度的過程中佛寺不斷地發出光芒,每一道光芒都是眾生去到了阿彌陀佛那裡。我靜靜地觀察眼前所發生的事,突然我覺得自己好渺小。

我看到被送進來的眾生來自四面八方,都在來到佛地後改頭換面。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平靜了下來,這種平靜是我從小到大都沒有過的,因為小時候懂事以來,就是一直在追求喜歡的東西,心中的欲望從沒有停過;但現在我總算感受到平靜,我開始認真地看待我這條靈,我竟然也有種想要跟隨佛的感覺。心中一股氣爸媽沒好好教我的感覺也漸漸地消失,轉而感謝他們生下了我。

參加好幾場法會後,我想要皈依佛。希望佛可以接納我。我對過去的無知懺悔,現在我也認真在聽蘇佛講經,聽佛的教化。感恩來到此地。

釋心行(魔慶)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