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剛強(釋原真)《找回自己》

疫情魔眾 魔剛強(釋原真)—找回自己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九月一日

我是魔剛強,自從進入魔界後,我就愈來愈強,因為有太多人相應我的強。除了魔界之外,這個宇宙間有多少強的磁場?這個磁場,就是個性!誰沒有個性?只要內心之中有一種強的心,都可以散布魔子魔孫在他們身上,哈哈哈——

除了人道的內心有我們魔界存在之外,動物界也有,植物界也有,石頭有,雲端有,甚至天人都有。我所說的,就是內心之中最微細的那個部分,只要心不是完全的透亮,一點點的黑影,我們都能夠插入其中。

世界的流行疫情,哈哈哈——可以說是我們發揮的大舞台,「怕」,正是我們帶來疫情的目的。

大家不是都認為自己很好、很強、很完美嗎?那為什麼要怕?哼!原來大家的完美都只是自己的定義,自己看自己罷了。在我們魔界看來,這個自認為完美的身體,根本就是千瘡百孔,充滿破洞,隨便一個破洞,我們就可以闖入其中,好好地翻攪一番。

這次帶著流行疫情闖入人類的身體內,就是要讓大家清醒過來,讓大家知道「死」就在眼前。不論你多強,現在又是什麼身分,只要汙點在,就逃離不了我們的魔掌。

人類傲慢,我們也喜歡傲慢,我頭抬著四十五度角在傳播疫情,傳播得很盡興,準備要給人類來個大死亡,大淘汰。很正常吧?適者生存,這是一個自然的理論。

我,是魔剛強,進入魔界二萬年,所以我太了解人心了,在我眼下,假不了。我領著魔子魔孫進入,有些占領氣管,有些占領呼吸道,有些占於心,讓人除了很難呼吸之外,心還極度害怕。

我撒了大網,準備在網羅很多人;沒想到,居然有干擾出現,

這我可不允許,也從來沒碰過!當干擾源出現時,我毫不猶豫地往干擾源衝去!此地宇宙間都稱佛地,聽說降伏很多魔眾,哼!

那又如何,我不怕,我不會被降伏,因為我看多了!自古以來有很多很有本事的修行者,卻都還是被我們抓到心中的那點黑汙。這次的干擾,我也不怕,快速前來,想要破壞一切。沒想到,進到佛地邊界時,正向能量極大,光極大,我停頓了,我知道這個能量不同,我以剛強的眼神,猛力往前衝。我知道我一定可以找到人性的汙點,這裡一定有弱點。

就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無邊的護法把我層層圍住,我靠不近此地大家所稱的蘇佛,甚至我被困住,猛力地想要衝破,最後卻被吸走,吸入一個充滿亮光的空間之中。這亮光讓我眼睛張不開,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在黑暗之中。我不知道這空間是哪裡?開始猛力地衝撞,罵出難聽的話,就是想要逃離。

我這威風的魔剛強從來沒有失敗過,啊啊啊——我出不去,我出不去,誰敢把我關在這裡!我怎麼喊就是出不了這光亮的空間。

我從亂碰撞,到坐著生悶氣,一天又一天過去。光一直照在我身上,我居然一天比一天還要平,但心中還是有一種不甘願的感覺。

看到其他魔眾都已經改頭換面的樣子,我才將自己放軟下來。當我放軟時,我的心態和面容才一直恢復,恢復成原本那個沒有被汙染時的我。這對我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讓我想起了過去。

二萬年前,我生活的大環境很純樸,是一個純淨的星球,星球上大家都和平共處,與世無爭,所以生命可以活得很長。我們是以細胞分裂的方式來有下一代的產生,透明的身體,在大自然的環境下生存。年輕的細胞,看起來整個身體很活躍,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細胞會漸漸變乾,變枯萎,最後沒有力氣動,平躺在大地上回歸大地。星球上的一切是這樣地自然而然孕育著生命。

我是一個形成了大約三百五十年的生命體。某一日,我們生活區域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大陰影,而後「砰」的一聲,很大的撞擊,撞擊的力道讓我們這個區域有了轟轟作響的大晃動。星球上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大家都忍不住圍過來看一下。圓圓的東西墜落後,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有兩個生命體走出來。他們語言跟我們不通,但用比手畫腳的方式可以知道他們好像是意外掉到我們星球的。現在載他們的飛行體因為劇烈撞擊,很多地方都壞掉了,他們必須要找時間修理,才能夠再回到他們的星球中。

他們跟我們長得不太一樣,來到我們星球,他們也自己找一處適合他們生活的地方住了下來。一段時間後,他們漸漸地習慣我們星球的生活。我們和大地融為一體,自然地吸收大地的能量來生存;但他們需要吃東西才能有能量,所以必須在大地上找尋他們可以吃的食物。大地對這兩位外來客人也很友善,願意捨他們的身來供養養分給他們。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他們來這邊也好一段時間了。星球的人都把他們當成家人來看待。

雖然相處了很久,但我們還是沒有很了解他們,他們身上有著跟我們很不一樣的磁場,而身體所發出的電波,也跟我們不同。

某一次,我在星球遊蕩,不小心靠近了他們,突然感覺其中一位生命體對我發出了很不一樣的電波。她靠近想要認識我,和我相處,我沒有多想,露出了很友善的笑容。

這一笑,我感覺她對我的電波更強烈,收到這樣電波後,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回應。從那次後,我每天的同一個時間就會很自然地到和她相遇的那處會合,兩個人互相傳遞電波。

這樣的感覺讓我感覺有些開心,但也有點奇怪。在不知道怎麼辦之下,我問了身邊的人,這該怎麼辦。身邊的人都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經歷過這些。

和她見面的情形每天都發生,讓我心中也有一股害怕的感覺。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將自己發生的事去問長老,長老雖然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但長老通達很多事。長老說:「這樣的情況如果繼續發生,我們星球將會發生一場浩劫。」我心中很驚訝,難道自己是害星球發生危難的那個人?

長老所說的話我一直記著,但我沒想到我居然無法克制自己不跟她見面。跟她見面時所發生的電波,令我很快樂,我一直沒辦法放下這樣的感覺。

又一段時間過去了,有一天她居然沒有出現在我們平常見面的地點,我心頭有種失落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自從我身體會傳出這樣不同於一般的電波時,原本透明的身體開始漸漸變灰。

就在好幾天沒看到她後,我感覺自己身體的顏色開始變暗。心情灰暗之下,我四處走走,居然收到不遠的地方有一種熟悉的電波,往前一看,原來是她。她正在跟星球上的另一個人見面,身上發出的磁場比平常跟我見面時更強烈,我心中起了憤怒。這個情緒第一次在我身上發生,讓我整個身體變得灼熱且很紅。我快速地離開,將身體泡入水中,讓自己冷靜下來。

從那時起我變得很沉,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更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我的心一直環繞著她的影子,每天都還是停在原地等她,但她都沒有再出現。就在忍不住之下,我跑到了上次遇到她的地方;沒想到,她真的在那裡,跟另一個人互相發出很強的電波。我再次憤怒,爆炸,我沒有想到這次我衝動的爆炸,傷及了她和那個人,還傷了我星球內好多人民。我死於這場爆炸中。

我燃燒了自己,也失去了生命,回歸成一條靈魂。當我發現自己傷了好多的村民,我的心好難過。在空間中,我看到了那個女生,原來是一個魔女,是派來破壞我們的星球。我生氣、懊悔,四處想要找她,我要她為傷害我們的星球付出代價。找了幾千年都不放棄,最後憤怒之心,把我吸到了魔界去,我居然也成了一個魔眾!在魔界的日子,我還是闖蕩各處想要報仇,我讓自己變得愈來愈剛強。就在我找到她後,我用魔力將她壓入山中,看到她受苦的樣子,我的心才漸漸平下來。進入魔界後,我無法回頭,就在魔界繼續闖蕩,我讓自己愈來愈有魔性,居然就這樣在魔界待了兩萬年,直到因為傳播疫情的因緣才來到此地。

在此地光明無量,照亮了我的靈魂。我後悔,我想要找回那個原本透亮的自己。能夠再看到自己的過去,我很感恩。感恩這個因緣,感恩佛跟蘇佛。

魔剛強

佛給魔剛強法名為釋原真。

 

 

魔剛強(釋原真)

參加法會

 

此地每天都有光照無盡的西方三聖、清淨大海眾菩薩在接引眾生,看到他們全身透亮的樣子,我就想起我的星球。看看我的星球,因為我的那場災害,現在所剩的人並不多,心頭有些難過。現在我在阿彌陀佛這裡很好,希望他們有一天也有機會可以來這邊。

蘇佛的超度照向十方,就連諸多的外星球、銀河系都受益其中,好多眾生都因為看到蘇佛的佛光而獲救。

聽經後我才知道原來大家都在輪迴,過去的我也是,現在的我來到阿彌陀佛這裡,才有機會發心發願去西方,結束輪迴。佛好慈悲,蘇佛也好慈悲,我終於知道為何那麼多的魔眾前來投靠,原來佛真正平等地對待大家。聽聞經法中的道理後,我深深懺悔,對於過去所做,不知道該如何彌補。我想再好好聽經領悟。謝謝佛及蘇佛救了我這個造業的眾生。

釋原真(魔剛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