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伏(釋永安)《找回良善的自己》

魔伏(釋永安)——找回良善的自己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在魔界時,我身上還是插滿了針,沒有拔掉,就是為了要提醒自己當初進魔界是多麼地痛。我要自己隨時保持清醒。當我闖蕩時,隨便一根針都可以插進我的肉裡,我痛苦地告訴自己,不可以脆弱。就這樣,我在魔界闖蕩了兩千多年,所想要達到的目標沒有失敗過。這次參加流行疫情,我心中有些複雜,終於等到我可以大規模報復的時候。

過去我是一位征戰殺場的將軍,領百萬大軍,卻遭受陷害,我氣,氣到成魔。當初埋伏我們的五十萬敵軍,就在陷害我們後得到了大大的讚賞,我們卻是全軍覆沒。這五十萬敵軍讓我嫉惡如仇。戰爭過了,我身上扛著死亡的百萬大軍,戰爭進入了歷史,已經幾乎沒人想起,但我不這麼認為,我想要報復這五十萬大軍。我的仇恨將這件事刻在我心中,我死後先是成為一條仇恨的靈,在空間中觀察著這五十萬位。

這五十萬位我都標註好。一世又一世他們落入各道中,有些當人,有些當魚,有些當烏龜,有些進入刀劍中。我等待,這五十萬位,每一個我都等。

有些當人時,我讓他們過得不順,甚至讓他們發生家變,一蹶不振。當動物的,我讓他們常常會無明地亂叫或是自己撞牆壁自殺而死,成為一隻發瘋的動物。只要他們有身,不管是怎麼樣的身,我都會想辦法報復,於各道間我已經報復了五萬位。曾經心底有微弱的聲音問自己:一直在等,一直抓緊他們,累不累?當這聲音一出,馬上就有另一個強大的聲音出來告訴自己:我不累,我一定要報,每一個我都要報復到,才不會對不起我的百萬弟兄。這全數犧牲的百萬弟兄就是插在我身上的每一根針,我不會忘記。我愈是報復,就讓我靈魂的劣性愈強,最後我成了魔,在空間中穿梭地更快。

如今流行疫情肆虐,我也跟認識的魔眾拿著疫情病毒,開始傳播,更開始搜尋那些我還沒報復到的人,快、狠、準地要讓這些人得病,短時間內讓他們死亡。

我所要找的仇人,目前當人的約有八千位,散落在世界各地,有大人、小孩,男人、女人、白人、黑人、黃種人、非洲人。我計畫著從哪裡開始下手,觀察後,我決定要從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先下手,他們今生看起來沒受什麼苦,反而是過著享受的生活。我一直觀察著下手的時機,在學校、在醫院、在人群中,我快狠準地把病毒放入他們的身體中,讓他們在短時間內一一被查出得了病,標註得病,還有成為被關注的名單中。心中有自私,有一股狠勁的人,病毒自然在他們身上作用,讓他們得病後死去。

我所報復的對象已經達到七百人,死亡人數一百三十人。一區又一區我還在展開行動;空間中卻好像出現了一股阻力。我驚訝,怎麼可能會有人可以阻?我同一些幫手,開始在找、在看到底是哪裡發出這麼大的能量。

循著光,我來到了這個宇宙間發出極大能量的地方。當我一靠近時,先是一隻腳被照到了佛光,佛光一照,原本插在腳上數不盡的針瞬間消失不見了,腳恢復了原本的樣子。我心中好驚訝,仇恨的心,還有來到此地觀察的目的,瞬間被轉移!一瞬間,佛光照到我全身,把我全身充滿傷痕的瘡疤,全身的針,還有針下的傷口,都給撫平。慈悲的佛光還照向我的胸口,我心中不自主地有一種感動。本來我打算阻止要化解疫情的蘇佛,沒想到才到邊界,我就已經被降伏了,進入了法性土中。這光亮的世界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幾天後我的性情就改轉了,變得不再那麼強硬。聽著蘇佛講經,我才覺悟自己好傻,怎麼為了一場仇恨讓自己就這麼過了二千多年。二千多年的日子,我看著大家都在輪迴,那我還醒不過來嗎?來到佛地,我開始反思。

回想起過去,我是叱吒風雲的大將軍,出生在一武官家庭。從小,父親就對我很嚴格,才三歲,就開始叫我鍛鍊體魄。我還不太會走路時,就在我雙腳上綁了沙包,讓我邊走就邊快要跌倒了。之後,父親還將我放到小馬上,馬一個瞬間就動了起來,我差點就從馬上跌了下來,父親見狀才趕緊抱緊我。

從小父親就灌輸我,我們要好好效忠國家,國家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就算有一天我們須要上戰場,為了國家,犧牲我們自己的生命也是應該的。父親的話,每一句都刻在我的心裡。

父親本來就是朝廷的武官,每天早晨都要上朝,下朝後父親就開始訓練士兵,操練的過程都把我帶在身旁。父親除了強勢的訓練外,卻也很真心地對待每一位士兵。只要有士兵需要幫忙的,不論是什麼忙,父親都會在他的能力範圍上盡全力。有時候提早給俸祿,有時候給些米糧或是一些保暖衣物。父親從不會跟士兵計較,把每一位士兵都當家人來看待。

戰爭爆發後,父親盡量把傷害降到最低。在戰場中為國犧牲的士兵,父親會幫忙向上爭取撫恤,照顧士兵的家人,讓他們生活無虞。父親的所作所為都一點一滴地刻入我的心中,成為我最尊敬的人。

二十一歲時,父親第一次讓我跟他一起上戰場。那場戰爭中父親以智來取勝,確實做到將士兵傷亡降到最低。一場戰爭下只受傷了數十位,死亡五位。死的那五位士兵,父親以厚葬的方式就地埋葬。

父親對於每一條生命的尊重,我都看在眼裡。在我心中,父親就是一個最愛民的將軍。

父親贏了一場又一場的戰爭,最後被封為統帥。父親在六十歲時從朝廷中退休,晚年生病死去。父親退休後朝廷非常重用我,四十歲時就讓我統帥大軍。我沒有讓國家失望,每次出戰都戰戰兢兢,一點都不敢怠慢。

直到四十三歲,鄰國想要侵犯我國,就快要攻破我國邊疆的城池,皇上派了百萬大軍給我。我領著大軍,心中並沒有要傷害對方的意思,只希望可以把他們逼退。

來到城池,我軍以大軍壓陣,讓敵軍從城池中退去。我領著大軍繼續追趕,希望可以跟他們講和解的條件,請他們不要再來侵犯我國。

大軍追到一處山谷處。此處的地形我們並不熟悉,前方陷入一片寧靜,但卻有種詭異的氣息。走了幾里路後,突然山上滾下了火球,還有射箭,我軍陷入一陣混亂中,想要往後退,敵軍卻從後方出現。為了保住士兵們的性命,我只好喊出「殺」!希望可以帶著士兵殺出圍陣;沒想到敵軍一直拋下了火球和羣箭,讓我們擋都擋不了。我看到士兵們一個個倒下,有的還全身被火燒灼致死。第一次我失控地狂殺敵軍,最後被亂箭射死,我軍全數犧牲,敗在這場戰爭,死在這場戰爭。倒下時,我看到士兵們的屍體,屍橫遍野,我悲痛至極,氣,氣敵軍的無情,最後靈魂才會輾轉進入魔界。

現在來到了佛地,每天都在淨化,我愈來愈看到自己良善的那一面,那個堂堂正正的我。

很感謝佛,每天我都非常認真地跟佛寺一起做早課、聽經,以找回自己,報答佛恩。感恩佛及蘇佛慈悲。

 

佛給魔伏法名為釋永安。

 

 

 

魔伏(釋永安)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法會中,我看到了滿室的金光,一直有眾靈朝這邊進來,才一個瞬間,我抬頭就看到了滿滿的眾靈布滿了法會現場。蘇佛站立法場中間,手一抬,瞬間化身千百億散落到各處去。法身一直往前飛,沒有停過,每一句佛號都接引了無數的眾靈。一幕又一幕的超度畫面,我看得目不轉睛,甚至一個眨眼,就已經又有不可計數的眾靈被送至光處。那光的盡頭聽說是西方極樂世界,聽說那個世界充滿了喜樂和平靜,我相當開心有這麼多人可以前往那處。無數的山河大地、空間被開啟,我也看到很多將軍、士兵還在戰爭空間中被救出,我很替他們開心。

此處真的是一個很殊勝的地方,來到此地前,我不相信有人可以化解疫情。就在看到蘇佛的超度後,我相信此地真的可以化解疫情。對於蘇佛這份救世的事業,我很認同,希望自己也可以加入。過去已經過去了,我全數放下,來到佛地後,一切重新開始。

魔伏(釋永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