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吳謹川 《一場回憶》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十月十六日

弟子謹川已到西方,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阿彌陀佛及蘇佛。西方極樂世界之莊嚴殊勝,讓謹川心中自然稱念起彌陀聖號,眼前所見的每一幕景象,都讓謹川生起萬分感恩之意,感恩阿彌陀佛慈悲,為眾生建造如此清淨莊嚴之西方極樂世界,令眾生皆能得到永遠的解脫,不再受輪迴之苦。

我是吳謹川,生於宋代,自幼家境貧寒,和娘相依為命,居住在一個貧困的鄉下地方。

村裡的人習慣叫我阿川,從我七歲時,就和每一家戶的人都很熟悉,因為我天生就懂得怎麼修理東西,這是在我六歲時無意間發現的能力。

六歲那年,一天,娘搬出家裡壞掉的器具放置在屋外,準備拿去扔掉,當我看見時,第一眼的直覺,就知道這個東西還能用,只要稍微整理一下,至少能再用個幾年不成問題,於是便將這東西搬回屋子裡,很自然地左弄弄,右弄弄,就將東西給修好,放回它原來的位置。

那天娘回到家,看到這東西已經被修好,以為是誰來了家裡幫忙修理,問了我,才知道是我自己修的,讓娘感到非常驚訝,因為這東西看樣子就得扔了,竟然有辦法被我修好。娘問我怎麼修的,我將修理的過程告訴娘,娘覺得不可思議,我竟然有辦法無師自通,就這樣將東西恢復原狀。整個修理的過程,就好像有人在我的腦袋裡告訴我要怎麼做一樣,不用動腦筋,很快速地就將東西修好,我自己也覺得很奇妙!

那天過後,娘起了興趣,開始將家裡壞掉的東西全都搬出來,有些已經放了好多年,上面沾滿了灰塵,一直捨不得丟掉,才會儲放在後院裡,娘現在全都搬出來,要我將這些東西全都修好。

我將這些東西全都簡單地看過一次,看樣子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弄一弄應該都可以再用。那次我總共花了三天的時間,就將娘拿出來的十幾件物品全都修好,娘露出驚喜的表情,對我的能力讚歎有加,對我說:「阿川,你有這個能力,家裡就可以不愁吃穿了。」

七歲,我開始到處接工作,誰家有東西需要修理,只要叫我一下,我就立刻到府上服務,只收一點工本費而已,不收多,因為我知道每個家戶都是辛苦的過日子。若是遇到一些生活比較困苦的人家,我乾脆不收錢,當作是舉手之勞,不讓他們發愁,能好過日子。

每戶人家都對我的能力表示認同與肯定,所有壞掉的東西只要花一點錢就能修好,不用再花大筆錢買新的,對他們來說,我也算是替他們省了不少錢。

我擁有修東西的天賦,這個消息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傳到了一位大官的耳裡,這位大官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事,對我起了好奇心,於是叫人帶我去見他。

我只是個窮困鄉下裡的孩子,從沒見過什麼大官,他們來找我時,我感到非常的驚訝,問娘要不要去,娘說:「就去走走吧!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

村子裡的人聽到我要去見大官,全都來家裡打聽消息,還有幾個大嬸們拿了紙條給我,要我帶去給大官看,我問大嬸們:「我不識字,這紙裡寫了什麼?」大嬸們說:「我們家兒子不到三歲就能寫字;我家小兒子不到四歲就能種出好吃的菜;我家女兒天生就長得好看,任誰看了都喜歡……。」我問這些大嬸們:「為什麼要寫這些東西給我?」大嬸們說:「唉唷!難得我們村子裡有人能見大官,還是大官主動來邀請,我們也想讓自己兒女有個機會和大官認識認識,你就幫個忙,將這幾張紙交給大官看看,或許我們家孩子也有機會和大官見個面。」唉!我這個人做人很實在,對於生活中的任何事,一向隨順自然,不會刻意地強求,所以大嬸們要我這樣做,我實在不想做,但又不好意思拒絕,還是將紙塞進自己的布袋裡,等見到大官時,再找機會給他看看。

我的衣服沒有一件是完好的,每件都是補了再補,挑了一件補丁比較少的穿上,才剛走出來,那幾位大嬸立刻對我說:「唉唷!阿川啊!你是要去見大官,不是去村子裡晃一晃而已,怎麼穿這麼破舊的衣服,這怎麼像樣啊?」我告訴這些大嬸們:「我沒有好一點的衣服穿,這件對我來說,已經算是很新的衣服了。」大嬸們看不下去,立刻從家裡拿了幾件衣服過來給我,說:「這是我家孩子的衣服,怎麼看都比你身上穿的那件好,趕快換上吧!」聽大家的話,將身上的破衣服脫下來,換上一件好一點的衣服。

那位大官派了一輛馬車來接我,我從來沒搭過馬車,馬車周圍全圍滿了村子裡的村民,大家都被這輛馬車給吸引過來,好奇地觀看。我向娘和大家告別,告訴娘:「我快去快回,不會待太久的時間。」娘說:「好,去看看就回來,沒事不要久留。」

坐上馬車,回頭和大家揮手道別,大嬸們還使了個眼神給我,我知道她們的意思,要我不要忘記拿紙條給大官看,我比個手勢回應她們,讓她們知道我記得這件事。就這樣坐著馬車準備進到城裡見那位不認識的大官,也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心裡覺得這一切都像是在作夢一樣。

走了好長一段路,馬夫跟我說:「到了!」我伸出頭看看外面,房子上寫著「王府」,馬夫說:「我被交代停在這裡,請下車吧!」

我揹著自己的破布袋走下馬車,才剛下車,大門就立刻打開了,看起來是這間屋子裡的管家,他問我:「你就是吳謹川嗎?」我緊張地立刻回答:「是!我就是吳謹川,今年七歲!」管家看我緊張的樣子立刻笑了出來,對我說:「別緊張,沒事的,老爺人很好。」我想了一下,他說的老爺應該就是那位大官吧!

我跟在這位管家的後面走了進去,一進門走在鋪滿小石子的路上,兩邊是美麗的大花園,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看的房子,和我住的地方,就像個兩個不同的世界一樣。

走到了客廳,管家對我說:「等一下要有禮貌地對老爺打聲招呼,你稱呼他王大人就可以了。」我明白地點點頭,兩隻手不自覺地搓動,感覺自己心臟跳得好快,大概是第一次要和陌生人見面,對方還是個大官,所以覺得緊張吧!

我站在客廳裡等了一下子,突然傳來有人大笑的聲音,一旁的管家立刻小小聲地對我說:「那是老爺的笑聲,他一向喜歡大笑,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你可以不用那麼緊張。」聽到這位王大人親切又豪邁的笑聲,我瞬間放鬆了一些,但還是覺得緊張,不曉得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

王大人走進客廳裡,一進客廳就立刻看著我,他笑笑地問我:「你就是吳謹川嗎?」我馬上點頭,有禮貌地回應王大人:「報告王大人!小人正是吳謹川!」王大人立刻大笑:「哈哈哈!不用這麼拘謹,放輕鬆一點,就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吧!」聽到王大人這麼說,我心裡感到非常地驚喜「王大人要我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王大人不介意我是個窮人家的孩子,要我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這位王大人真的很親切。

王大人又問我:「我聽說你有天賦,什麼東西都能修好是吧?」我立刻謙虛地回應:「不敢當,我只是曾經成功地修過幾樣東西而已。」王大人聽得哈哈大笑,然後告訴旁邊的下人:「拿個東西出來給……」王大人又轉頭問我:「大家都叫你什麼?」我回答:「大家都習慣叫我阿川!」王大人再轉頭回去跟僕人說:「快去拿個壞掉的東西出來給阿川修,我想見識看看他的本事!」

僕人很快就搬出了一台裁縫機,是王大人告訴我這是裁縫機,我才知道那是一台裁縫機,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東西,以前在村子裡根本沒有人家裡有錢買裁縫機,所以我也不知道這怎麼使用,但既然王大人要我修,我還是得試著修修看。我問了旁邊的僕人:「請問這是哪裡壞掉了?」僕人立刻將壞掉的地方告訴我,他說什麼地方卡住了,踩不動。我檢查了幾個重要的環節和零件,腦子裡立刻有了靈感,很自然地轉動幾個小地方,然後請他們拿出幾個我需要的工具,讓我對這台機器做調整,這些動作,連我自己都沒想過,但很自然的就會這樣做。

花了點時間,感覺應該差不多了,我對僕人說:「我不會操作這台裁縫機,您要不要自己試試看?」一旁正在喝茶的王大人,立刻要僕人試試,僕人快速地操作這台裁縫機,轉頭報告王大人:「完全修好了!現在非常好用,和剛買回來的時候一樣好用!」王大人立刻拍手,大聲地說:「好!好!阿川果然厲害!是個大人才,我需要這樣的人!從今天開始,你就在我這裡住下來吧!」我睜大眼睛看著王大人,心想著:「我只是來個幾天而已,馬上就回去,娘還在家裡等著我,該怎麼辦才好?」

王大人見我面有難色,問我:「怎麼了?不想留下來嗎?」我老實地告訴王大人:「家母還在家裡等著,我怕她等不到我會擔心。」王大人立刻對我說:「這容易,我派輛馬車回去,把你的娘親也接過來住。」聽起來似乎是個好方法,但娘會願意過來嗎?我問王大人:「能不能我也跟著回去一趟,問問家母願不願意跟著我過來?」王大人立刻答應我:「可行,馬上出發吧!」

馬車跑得很快,沒多久就回到家裡,全村的人又圍過來,七嘴八舌地問我:「阿川如何?」「大官說了什麼?」「有將紙條拿給大官看嗎?」「怎麼才去一天就回來?」……每個人都好奇地問我問題,但我實在沒有時間一一回答大家。

進到屋子裡,我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都跟娘說,娘問我:「那官員叫什麼名字?」我回答:「我並不知道官員叫什麼名字,但我知道他姓王,所以我稱呼他王大人。」娘聽了我這麼說,好像有什麼事在心裡想著,停了一會兒沒有說話,我問娘:「發生什麼事了嗎?」娘聽到我問話,才又回過神來,對我說:「沒事兒,你去吧!娘還是習慣住在這間破房子,那地方娘肯定住不慣。你去那裡見見世面也好,比起這個鄉下地方,在那裡肯定能學到比較多東西,安心地去吧!娘會把自己照顧好的。」聽到娘這麼說,我還是很猶豫,娘不給我時間多想,拉起我的手要我趕快出發,不要錯過這個寶貴的機會。

娘既然都這麼鼓勵我,我便告別了娘,也沒時間和村民們多說話,就這樣坐上馬車,再次出發。

回到王府,王大人問我娘怎麼沒有跟著過來,我報告王大人:「家母還是習慣住在自己家裡,就不打算和我過來了。」王大人聽我這麼說,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但很快又消失,叫僕人立刻帶我到房間,並請他們為我介紹王府的環境。

自從住進王府之後,我每天都有修理不完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王大人派僕人到處蒐集來的,哪戶人家有東西需要修理,全都免費替他們修,但我每修好一件物品,王大人就會給我一筆工資,王大人對我說:「這些人沒錢修東西,這樣做能幫忙他們,也是件好事。」我對王大人說:「那就不要給我工資了,我願意像王大人一樣做好事,免費替大家服務。」王大人說:「這可不行,別忘了家裡還有個母親,你得賺錢寄回去孝敬母親才行。」王大人說的也是有道理,平常在家裡都是我到處修東西賺錢回家給娘花用,現在我來到王大人這裡,就沒有辦法再像以前那樣。

幾個月的時間過去,我修了不少東西,也賺了不少錢,王大人對我很好,什麼都替我想,我問王大人:「我與王大人本不相識,是來到這裡才認識王大人,王大人怎麼願意這樣對我?」王大人回答我:「阿川,我所做的這些,你都要學,不論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我們都應該對他好。我看你有這份能力,藉由你的力量來幫助更多人,這也是一件好事。」

看王大人一直都在幫助別人,我也主動向王大人提出,要王大人把我的工資減半,另一半就布施給需要的人。王大人認同我的作法,就照我的意思去做,將我每份工資都減半,另一半拿來買乾糧賑災或布施到一些貧窮地方。

有天,我收到娘寫來的信,說村子裡發生嚴重的旱災,許久不下雨,大家都沒收成,沒東西吃,但突然有人送來很多乾糧,發放到每戶人家,有人問是誰布施的乾糧,問出來竟然是我阿川的名字,全村的人都嚇到,跑來家裡問娘:「是我們的阿川嗎?」娘才會寫信來問我,是不是我布施錢財買乾糧賑災。

看到娘寫來的信,我也很驚訝,我布施的錢竟然救到了自己村子裡的人,這時,我更懂得助人的重要,更堅定每個月都要將多餘的錢布施出來,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有天,我聽到王大人在和他的友人對話,我並不是有意要聽,但就這樣無意間聽到。王大人對他的友人說:「我一生都不打算娶妻,因為這一生我就只愛麗花一個人。」友人問王大人:「聽說麗花和你生的孩子,就是阿川?」當我聽到他們的對話時,我嚇到了,我是娘和王大人生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可能是我太過驚嚇,一時不小心,踢到一旁的花器,立刻被王大人發現,把我給叫了進去。我將聽到的話全對王大人說,王大人承認所有的一切,我真的難以置信,王大人就是我的爹。

知道了爹娘的過去,原來當時爹為了努力考上官位,只好暫時先將還未娶進門的娘放下,打算考上高官後再將娘娶回家,當時娘不想打擾爹,便自己一個人挺著肚子搬到鄉下去住,後來娘聽說爹當上了高官,覺得與爹身分不相配,就躲著爹,不讓爹找到她。

看來娘早就知道王大人是我的爹,才會讓我來這裡住。爹尊重娘的決定,也沒有要我向娘說些什麼,還是照平常一樣過日子,但從那天過後,我就自然地成了王府的大少爺。

跟在爹的身邊,學的是爹的善心,不管有多少能力,能幫人就盡量幫人,所以我還是到處免費替人修東西,每個月固定布施錢財。

幾年後,娘也搬過來一起住,我們一家總算團圓,爹娘彼此相敬如賓,一家人都在行善助人,一生都走得順遂,到了爹娘生命終時,也都一路好走。

而我,也在臨終後,靈到了地獄擔任獄卒,在地獄裡看見的是殘酷的現實,在世間做惡做壞,到了死後一筆一筆全都清算徹底,誰也無法在閻羅王面前賴帳,該還的,該受的,全都逃不了。

聽了蘇佛講經,我好希望大家都能聽聞佛法而知曉因果的可怖,在這世間只能做善,不能做惡,否則業果難償,希望大家都能明白。

南無阿彌陀佛。

 

吳謹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