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卓仁宏《不以貌取人》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月十五日

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的那一瞬間,我好像全身都受到淨化,關於以前發生過的事都不想去想,獨獨享受西方極樂世界的清涼自在。我將八功德水捧起,洗淨我的臉,發現我的臉竟然不再醜陋了。此地的鳥語花香,讓我全身好舒暢,我深吸一口氣,覺得這個世界很歡迎我,我這條靈又得到了新生。

我和五十九位獄卒各自有不同的感受,但我們都很感恩佛及蘇佛,還有閻羅王。感恩今天的殊勝因緣,讓我們六十位獄卒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是卓仁宏,台灣嘉義人。大家都說我的名字很好聽,那是阿爸、阿母特別找一個識字的叔叔幫我取的。我是最小的兒子,上面有十一個姊姊,阿母拼生命一直生才生到我這個男生。當我出生時,產婆說:「恭喜阿觀嫂,這小孩有小鳥,是個男孩。」阿母歡喜地說:「真的喔!」接下來就累癱了。

我出生後阿母做了好多油飯請大家吃,慶祝我的來到。家裡十一個姊姊也都疼我,我和最大的大姊差了十二歲。

我算是一個很聽話的小孩,從小不愛哭,這讓阿爸、阿母很欣慰,因為我出生時正是阿爸、阿母最忙的時候。要養十二個小孩並不容易,每吃一餐就是一筆花費。

我們家種稻米,但餐桌上出現的卻都是番薯和玉米比較多,因為阿母說,米可以賣到好價錢,為了養家,種的米要拿去賣來養家。只有過年的時候,我們才有米吃,每吃一口都很珍惜,飯香直衝進鼻子,就知道一年又過了,又是下一年的開始。

我漸漸地長大,也變得懂事,家裡從第七個姊姊以後才有上學認識字,但阿母唯獨問我還要不要繼續讀中學。我很愛讀書,但怕造成家裡的負擔,我就撒了個謊跟阿母說:「我不愛讀書。」為了怕阿母發現我愛看書,我常常抱著家裡唯一的幾本書跑去河邊看,邊看邊進入書香當中,有時候一個下午就過了。

雖然我是家裡的寶貝,但我長得並不好看,在鄰居眼中甚至有點醜。曾經我和阿母上街時,攤販都會在後面議論著,小小聲地說:「卓家有十一位仙女,怎麼生出這男孩長得像個山頂洞人。」剛開始聽到人家這樣評論我,我心裡有些受傷,跑到河邊以湖面反射看一下自己的樣子,方方的臉,眼睛小小的、鼻子塌塌的,每一個器官組合在我的臉上看上去真的都不是太好看,我花了好久的時間都沒能將我的心情調適過來,阿母看得出來我失落的神情,拍拍我的背,這一拍我可以感受到阿母對我的關懷。為了不讓阿母擔心,我努力振奮精神,鼓勵自己。

隨著年紀,每一位姊姊一個接一個出嫁,全家漸漸分散開來,只有過年的時候會聚在一起。姊姊們帶著小孩回來,看起來煩惱比以前多很多,目光也總是集中在孩子身上,好像就怕孩子有一點點的閃失。家裡經濟好轉,每年我這個身為舅舅的,都會買大雞腿給他們吃,他們一個個都跟我很親。

頂著太陽,我接了阿爸跟阿母種田的工作,熟悉四季還有天象的變化。我沒有什麼人好講話,有時對土講講話,有時對蟲子講講話。在田中我有一個好朋友,那就是稻草人,每年過年我會為他換上新衣服。

二十五歲了,我還沒有結婚的對象,阿母開始有點擔心我,替我找了好幾門的相親對象,但對方姑娘也都沒有回應。一年又一年過,轉眼就到三十歲了。我跟阿爸、阿母表達我不想婚娶了,阿母第一次聽到我講這句話時很生氣,因為她是拼命才等到一個男孩要替卓家傳宗接代,我怎麼可以放棄呢!說什麼都要生個胖娃兒給卓家。

阿母開始更積極地為我找對象,一個禮拜中帶了二、三個媒婆回來。看到阿母這樣,一切都聽從她的安排。

一年後阿母帶回來一位長相甜美的女孩春枝,說要給我當媳婦,春枝手腳很俐落,也很勤勞,跟我講話時沒有一點看不起我長相的感覺,我可以感受到春枝心底的純良。每天和春枝一起出門工作,會聊上幾句,春枝告訴我,她從小沒有阿母,一個人照顧癲癇的阿爸,照顧了二十個年頭,直到她阿爸過世了,她成為無依無靠的人,我阿母是聽別人說,知道了她的遭遇,替她埋葬了她阿爸,也將她帶回家中。

雖然阿母的目的是想找一個媳婦,但她還是很感恩阿母收留她。春枝向我說出了心底話,說她第一次看到我時,也被我嚇到,但漸漸她看到我的孝順跟單純的樣子,她決定答應阿母成為卓家的媳婦。我聽了心裡很感動,也感謝她願意接受我。

在春枝來到家裡的第二個年頭,我們舉辦了簡單的婚禮。姊姊和親戚還有鄰居都驚訝我娶到春枝這個美嬌娘,他們私底下替春枝感到可惜,但我和春枝是真正接受了彼此。

結婚後三年春枝替卓家生了一對兒女。阿母笑得合不攏嘴。

一年乾旱來到,持續了一年,村上的人都叫苦連天,就連我們的稻田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我和春枝結婚後,很努力地存錢,所以勉強還能度過。大地間走到哪裡好像都是一片死寂。

看到大家受苦的樣子,我和春枝講好要拿一筆儲蓄出來替大家往地面下鑿個井,讓大家可以有水喝、有水用。這一筆錢對我們來說還不小,但春枝還是同意了,工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挖出了一個大井,看到井冒出水來的樣子,村民都高興地歡呼。這口井撐過了乾旱,也讓村民們有固定的水源可以飲用,更有村民引井水去灌溉,讓大地不再那麼乾旱。

很多人都來感謝我跟春枝,我們都沒有放在心上,只是一如平常那般過日子,過著最平常的日子。四十歲時春枝得了一場大病就離開了我們,我帶著孩子看村上有需要什麼就幫忙什麼,村民們不再看我的面容醜陋,而是看我的心地有多善良。我成為村上的大善人,教孩子們培養善心。

六十一歲時我走在田間不小心滑倒掉入大溝中,眼前黑暗的那一刻,我進入了閻王殿中。跪在殿前,我沒有抱怨自己就這樣死去,因為我一直尊重命運的安排。閻王說,我這一生醜陋是過去恥笑他人,本來這一生該短命,卻因為我發心做善事,才可以活到六十一歲。掉入溝中是過去推人入水中淹死,冤親債主一直跟在身旁,等待因緣到時討報。一生結束了,我正在等待安排,閻王慈悲,給了我一個獄卒的缺。接了獄卒工作後,我相當地認真,看到地獄受報的靈魂,我心中很不捨,我希望他們可以知道懺悔,受報後不要再造,可以有好的去處。

當了獄卒八十年,在近期領執事時聽聞到蘇佛經法,我心中有種不同於以往的感觸,我不敢多奢求什麼。沒想到之後可以接到閻羅王的通知,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相當的感恩,也感謝讓我當獄卒的代表,和五十九位獄卒叩首,感恩。眼前無盡的金光,歡喜微笑。

卓仁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