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志勝(釋永新)《解恨》

瘟疫魔眾 魔志勝(釋永新)

     ——解恨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在魔界裡,我只是個小魔孫,擁有小小的魔力,跟著在地球上傷害人類。

我的魔心不斷被養大,沒有這樣的過程,我無法在魔界中成長,魔力也不可增強。所以加入魔界後沒有別的選擇,就是愈來愈魔,這是必然的結果。

這次的疫情,是魔王帶著我們這些魔子魔孫去參加的,魔王告訴我們:「此次疫情有加入的必要。許多魔王等了數十年,甚至一兩百年,就是在等待這次的機會,準備大展身手,將人類趕盡殺絕,然後提升自己的魔力,提高自己的地位。」聽魔王這麼說,我們就明白了,這次的疫情對我們魔界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必定會盡全力去做。

整個地球分成五大洲,魔王將我們這些魔子魔孫分配到不同洲,負責在那裡散播疫情病毒。在出發前,魔王讓我們一起喊口號「見一個,殺一個,一個都不留」!這就是我們魔界的魄力與狠心,沒有這樣的強勁,我們不可能在魔界中生存。

魔王將我分配到美洲地區的美國,這裡是我們魔界非常想要侵襲的地方。他們的霸氣與傲氣,傷害了多少無辜的人類!光是他們當時發動戰爭所造下的罪業,就足以讓他們成為被侵襲的主要國家。

我盤旋在美國上空,整個美國非常大,人口也不少,我將病毒散播在東西南北各個不同的地方,讓人類自己將病毒傳染開來。這樣傳染的方式,可以快速地讓病毒侵入人類的身體,不用過多久的時間,就會有一大批人被感染上。我很期待看到這個結果,只要這些自私的人類統統被消滅掉,這顆地球就可以重新被改造,成為一顆魔球,我們魔界的地盤!

在我努力散播病毒的同時,也有好多魔與我擦身而過,他們也到處在尋找侵襲的對象。我向他們打聲招呼,他們也向我打招呼,問我成績如何,我做出一個勝利的手勢,告訴他們我做得非常好,成效不錯。他們則是比出我們魔界中代表死亡的動作,我明白他們要告訴我的意思,意思就是這些人類統統都該死,看他們殺氣騰騰的樣子,比我還要憎恨人類!望一望整個美國上空,有太多太多的魔眾都埋伏在此,到處尋找可以被侵襲的對象,只要一有目標人物出現,魔眾就會爭相要侵襲他,那個人必定染上疾病。

若不是來到蘇佛這裡,我不可能有機會改變,因為我回不了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錯誤的事情,甚至還以為自己這麼做是對的。

這一次我之所以有機會來找蘇佛,是當時有魔來告訴我說,「蘇佛已經準備要化解此次的疫情」,那時候我並沒有聽清楚,誤聽成「疫情已經被蘇佛化解了」,我感到非常驚訝,竟然有人類輕易地就化解此次的疫情,於是立刻前來觀看!

當我到了佛寺,看見蘇佛的法相時,我沒有任何疑惑,相信蘇佛絕對是有此能力的人。因為我曾經見過佛像,蘇佛的臉就和佛一模一樣,就連蘇佛身上的金光,也是佛身上才有的。我相信蘇佛就是一尊佛,佛能化解我們魔界所造出來的瘟疫,這我相信!

當我看過蘇佛後,我就已經想要歸順投靠,但我沒有任何理由,也不知道該怎麼向魔王交代。就在我正煩惱該怎麼做時,突然看見蘇佛體內有一批魔王被一道金光帶出來,一瞬間他們就消失了,又被金光帶走,不知道去了哪裡,但我知道一定是去到有佛的地方。這時,我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好方法,只要我跟著潛入蘇佛的體內,然後再被金光帶出蘇佛體外後,我就能得救了!我為自己的聰明感到自豪,毫不猶豫地就跟著偷偷潛入蘇佛身中,進去不到五分鐘,我就順利地被帶出來了。因為蘇佛咳了幾聲,我便跟著被咳出來,很順利地來到西方法性土,高興地坐在蓮花座上聽經。

雖然說我是魔,其實我還沒長大,我還像個小孩子一樣。我出生在非洲,是個在街頭流浪的孤兒,不管是什麼樣的天氣,我的身上都是赤裸的,只穿了一件小褲子。在街上像我這樣的小孩非常多,我們全都是被自己的父母丟棄,他們養不起我們,就選擇犧牲我們,使我們成為到處流浪的孤兒。我們都長得很瘦,皮薄薄的一層,身上的骨頭清楚可見。我們到處找東西吃,有時挨餓了一整個禮拜都沒得吃,還是得忍著,這就是我們的命。如果不想活,就直接讓自己這樣餓死;如果還不想死,就得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一點都不想死,就算生活過得再辛苦,我還是不想死,所以拚命地想要活下來。但我並不知道活下來要做什麼,繼續當個流浪漢嗎?大概是吧?別無選擇。

我努力地讓自己一年一年平安地長大,到了九歲時,還是長得像四歲的體型一樣,非常瘦小。我沒有固定居住的地方,每天都在到處走動。就在九歲這年,我走到一個村落裡,當我一踏進那個村落時,就立刻被抓起來。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我,我不太會說話,只會用簡單的幾個字來表達想說的話。他們看得出來我非常慌張、害怕,便告訴我:「你的臉一看就是個巫師!我們這個村子被巫師害得淒慘,到現在每一家戶都還是生出畸形的胎兒,每個孩子都長得奇形怪狀,一副可怕的樣子。這全都是那些巫師害的。你的臉和眼神就和他們一模一樣,你絕對就是個巫師,騙不了人!」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我也沒有能力為自己辯解,更沒有力氣掙脫他們對我的控制。

雖然我不太會講話,但我稍微能聽得懂他們在說些什麼。當我聽見他們要將我烹煮來吃,用我的肉、我的血、我的骨頭來醫治他們的疾病時,我完全嚇傻了,我的心愈來愈恐慌,愈來愈害怕。這時,我的身體突然出現奇怪的現象,雙眼出現一陣又一陣的綠光,我的心開始產生一股極大的瞋恨感,所有被我雙眼射到的人,全身都會得到一種奇怪的疾病,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好,最終必定死亡。他們全都怕我的雙眼,想盡辦法要將我的眼睛蓋住。最後他們成功地用黑布將我的雙眼蒙蓋起來,甚至還在我的頭上貼上一張符咒,使我全身動彈不得。

我被關進一間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地方,他們不給我吃,不給我喝,就讓我在那間房間裡自生自滅。我靠著意志力,在裡頭撐了一週的時間,最後還是餓死在裡面。我痛苦地死去,因為他們在將我關進去那個黑暗地方之前,就先對我欺凌一番,使得我身上全都是傷,活得非常痛苦。當時,我的心裡真的非常恨,因為我認為自己和他們無冤無仇,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心中的這股恨意,燃起了我想報仇的報復心,我的身體就好像受到了控制一樣,在還未斷氣之前,一天比一天瞋恨。當我獨自在黑暗中死亡,靈出體後,立刻被吸入魔界中,成為魔界中的一員。

一進到魔界裡,立刻有魔王收留我,讓我當他的魔孫,只要我願意聽從於他,他可以教我非常多功夫。我立刻跪地感恩魔王,從那天起便開始跟在魔王身邊學習,造了難還的罪業。

如今我看了自己的過去,才知道原來我真的曾經是一位巫師。那個村子在過去確實曾經被我害過,是因緣讓我又再次出現在那個村子裡,成了村民們報復的對象,才會慘死在其中。這全都是因果,我不該有恨,但當時我並不曉得什麼因果,所以我很自然地有恨,才會進入魔界中。現在,我真的很後悔,如果可以重新來過,我會心甘情願地受他們的制裁,因為這是我該還給他們的。

感恩佛為我停止了一切,停止了我心中的恨,停止我繼續造業,我的心已經平靜下來,只剩下感恩與懺悔。現在我每天認真地聽經,就是為了要改變自己,我必定會繼續努力,永不放棄。

魔志勝

佛給魔志勝法名為釋永新。

 

 

釋永新(魔志勝)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當我第一次參加法會時,我就喜歡上這裡的法會了。這是我第一次站這麼高,看見這麼多靈在求救的樣子,我才明白什麼叫做苦。

過去我從來都不懂得靈魂輪迴無助的苦,因為我的恨心讓我感覺不到自己正在受苦,也讓我無法理解其他靈魂的苦。我只知道報仇,報仇,全都是報仇,直到現在將心靜下來後,我才感覺到什麼是苦。

佛真的很慈悲,不論什麼樣的眾生在佛的眼裡,全都是佛的孩子,佛也將我當作是他的孩子。當我跪在佛前時,我能感受到佛給我的溫暖。我的心被佛光溫柔地包圍住,軟化了我將近六百多年那股強烈的恨意。當我被佛接受時,我也告訴自己,我要學佛的心,和佛一樣的慈悲來幫助眾生,讓每一位眾生也都有機會可以回到佛的身邊,當佛的乖孩子。

每一次三時繫念法會,我都不會錯過蘇佛法身超度,我要學蘇佛一樣的功夫,不論到哪裡,就是救度眾生。連續參加了好幾次的法會,我感覺自己一次比一次進步,現在能看到的眾生更多,更微細,我都在念佛,幫助他們得到解脫。

我心中充滿法喜與感恩。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釋永新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