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非(釋真常) 《佛地佛來居》

疫情魔眾 魔非(釋真常)

——佛地佛來居 

※傳播冠狀病毒的疫情區域:中國、台灣及香港。侵襲人數:五萬七千人。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九月十三日

我是疫情魔眾,自從聽說阿彌陀佛及蘇佛要出面救疫情,我們連同魔毒魔王進入蘇佛體內,之後魔眾一一被請出,我則繼續留在體內觀察。之後造成蘇佛喉嚨有空咳的情況,我們被請出,送到佛寺的西方法性土,到如今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對於香光大佛寺的動態有更進一步的了解。人們有一句話說「福地福人居」,這裡倒是可以改說成「佛地佛來居」。

許多的事情不是外界能想像或遇得到,之前曾經聽說過,人道要修行到見性,是要吃許多的苦頭,經過許多的考驗,才有可能磨掉一身的俗氣,讓佛性顯現出來。我雖然身在魔界,但是對真正的修行人是有幾分恭敬的心,其實要識別此人是否為真修行人並不難,只要拿出世間的生、老、病、死任何一樣考驗對方,就知道對方是不是禁得起業力及生老病死纏身的苦。即使可以通過這些考驗,財色名食睡任何一項拿出來,也可以知道這位修行人有幾分能耐。這些在蘇佛身上都經歷過。

蘇佛之身,為了澳洲求雨,頭被蜎飛蠕動給侵襲,現在頭皮整個更換,而且長出新髮,長得比以前濃密,還且還有白髮轉黑髮,這是世間很難見到的情況!以七十七歲的高齡,還能夠遇到頭皮細胞的新生,還真是前所未聞的事情!再來,蘇佛之身,禁得起我們六十幾位疫情魔王的侵入,而能無所畏懼,如今身況良好,精神十足,也讓我們感到敬佩。我們在法性土上見到的情形,蘇佛比四眾弟子的活力好太多了!再者,從未聽聞過人間有修行人得到法身能往返西方極樂世界,能於八功德水中淨身,也實在是讓我們大開眼界!所以種種事蹟,能印證蘇佛的法身是真實不虛。

講到這裡我們也沒話說了,既然有這樣的修行人出現在人間,與此時全球流行疫情同時存在,這難道也是冥冥中的安排?真正大修行人是不畏懼生死也要救眾生,到目前為止,蘇佛講經說法時,還在呼籲大家,尤其是國家的領導人能前來佛寺請佛,請阿彌陀佛出面救疫情。聽到這件事的人們,總是輕易地把這段話給溜過,事實上蘇佛是真有功夫,真的有辦法可以救疫情,才能發出此呼籲。難道是疫情還不到終止的時候嗎?要出來救人的人還須要如此地辛苦呼籲,這也真的是這個世界的真理、正義顛倒,也難怪疫情的魔眾可以在這一次疫情大大地發揮!

我所負責的疫情區域,是在中國、台灣及香港。這三個地方的關係密切,雖然在目前看來,各有各的管理及國家方向,但是對疫情來講,這三個地方的因果輪迴卻是息息相關。在我進入法性土之前,入侵的人數大約五萬七千位,死亡人數約一萬兩千人,這樣的數字對疫情魔王來講,是非常地普遍常見。人們一向將自己的生命看得非常重要,而在此次的疫情中,人們卻飽受了死亡的恐慌及束手無策,這也是自然界病毒的反撲!因果是公平,你傷我,我也會討回來讓你受傷;如果你讓我亡,總有一天也會讓你身亡的時候。人們在輪迴之中,一世一世地度過,哪一筆帳會在哪時候嘗到果報,也很難說。總之,若要不受苦,除非當初己莫為,如今說這些話也是太晚了,既然已經被疫情找上,當然也就只有受苦的分!除非那些還沒有被找到的,能夠趕快把心念轉了,能夠懺悔往昔業,或許還有機會放自己一條生路。

在西方法性土的這段日子裡,是我的生命中最寧靜的一段日子,甚至之前我在人道的時候,也沒有經過這種日子,所以這時候也不經意想到過去的點點滴滴,應該是這麼安靜的環境,才會讓這些過往一一地浮現。

大約在一千五百年前,我生長在一個中國的佛化家庭,當時的祖父母及父母都是學佛的人。禪坐是當時非常盛行的,祖父母也參與在其中,大家都說我們一家和樂,是學佛的模範家庭。父母在結婚之後說好不打算生子,因為明白親情都是罣礙,會障礙修行。無意之中,母親發現懷了身孕,也就把我生了下來。祖父母的心中,其實對子孫這件事情還沒有完全放下,原本要勸父親多少生一個孩子承傳血脈,也幸好母親生下了我,解決了祖父母與父親之間的僵持。不過從這件事情上可以看見,就算是像我們家這樣的佛化家庭,要「真正」看破放下俗情,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生下來之後,長得好,人緣好,從小就是在大家保護中成長,原本寧靜的家庭,因為我的出生熱鬧了起來。原本大家有固定的日課,也漸漸地少去,而後就沒有再做,這也是世間以居士修行者生命的一種轉變,從本來不平凡的家庭變為世俗中一個平凡家庭,是福?是禍?大家心中各有一把尺。對修行人來說,這不是樂見的情況,但是在五濁惡世裡,卻是人間常態。父親從我出生之後,心性起了變化,原本與祖父母及母親互動時的尊敬有了改變。父親因為做生意的關係,本來是很安分守己的,之後變成常常在外夜宿不歸,母親因為須要照顧我,雖然知道父親的改變,但並未加以阻止,於是夫妻的關係愈來愈疏遠。祖父母原本的精進修行,也因為我的出生有了染雜,讓原本固定打坐禪修的功課退步,以至於到之後成為一般老人的作息。

我的眼睛從出生後就可以看到許多人看不到的眾生,所以愛哭鬧並不好帶養,最辛苦的是母親,因為母子間的天性,使得我仍然受到很好的照顧。在我的日漸成長中,母親日益消瘦。當我可以說話的時候,我常常用手指著在父親身邊環繞的女鬼,以及在祖父母雙腳上跟隨的許多靈魂,在母親的胸口,有一股黑暗的悶氣,裡面有許多的女眾在哭泣。在我的指指點點之下,母親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因為知道了也無法改變,於是叫我之後不要再說這些話。可是我明明看在眼裡,我跟祖父母講,畢竟曾經是修行人,祖父母請了出家師父到家裡來看。當我把情形告訴師父之後,師父一一點頭,表示我說的沒有錯,師父也告訴祖父母,這些冤親債主應該要請離家中,於是在佛寺中安排了一次超度法會,希望能夠化解這些情形。

果然法會之後,大家的氣色好很多,氣氛也融洽很多,唯獨父親仍然被女魔纏身,人力無法抵抗魔力。在一次外出做生意之後,父親並沒有再回家,家中剩下我們四位,祖父母擔心,四處請人幫忙探聽,但是仍然沒有下落。我漸漸地長大,長得跟父親非常地像,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母親說:「難道是父親附在你身上嗎?」我無言以對。其實我的雙眼早已經看出來,父親已經在外地死亡,魂早早已經回到家中。因為沒有收到父親身亡的消息,沒有幫父親立牌位,此時父親也算是孤魂野鬼,也真是如此,因為父親四處飄蕩,但是總還是會回到家裡。我之後終於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母親,母親在傷心之餘,告訴了祖父母,而後大家接受了這件事。同時也收到了外地傳來的消息,父親在外出做生意時,因為爭風吃醋,被女方的男伴派人陷害而死,客死他鄉。之後幫父親做了一次超度法會,父親帶給大家的傷痛終於平靜了下來,卻也在之後我的心性起了變化。

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因為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是如此地灰暗!我所知道的是人死了之後,四處飄蕩,跟在最親的人身旁,所以死亡對我來講不是件好事。我這樣的能力沒有得到開導抒解,往善良方向發展,相反地,因為我心中的黑暗、消極,而讓我的臉相變暗,身形變得萎縮,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看起來就像四五十歲的蒼老。母親知道我病了,而且不是醫生用藥物可以治得好,本來要帶我上山去師父那邊住一陣子,但是被我拒絕了。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吃不喝,在一天的夜裡就這樣與世長辭。我的靈魂消極、低沉,原來在我的身上有魔眾附體,在我斷氣的那一剎那,魔眾就把我帶入魔界。

原來我本來就在魔界,因為與家人及母親過去的一段因緣,所以入胎做她的兒子。也因為我的出生,讓家中發生許多的變化,這一連串不幸的事情,也是我這一世來投胎的目的,我是來向家裡的人報復討債的。那是過去的事,因為祖父母及父母四人,共同害我讓我喪命,死後我進入了魔界,等待機會報仇!就在這一世他們共成為一家人,我來投胎一起討回!我從魔界來討,討後又回到魔界,這也是在因果之中。

從此之後一千多年在魔界的日子,帶領著魔子魔孫,專門找原本為修行人卻禁不起俗情的考驗,退了心,滿足了他原本所要的,而後嘗到苦果。每一位魔王所帶領的魔子魔孫,各有他們的天下,在魔界所做的事也各有不同。魔界做事的時候是不會想到因果。

我們毫不猶豫加入這一次的流行疫情,在疫情當中所要負責的對象就是修行意志不堅定,對世間的俗情看不破放不下的半修行人。這樣的人在世間非常地多,打著修行的名義,但是卻沒有完全調伏自己的內心,而掛著「修行」的美名,心中混濁,這樣的人是被我們所看輕的。如果這樣的人物又是疫情的傷亡對象時,那便是在侵入名單中或死亡名單中增加的那一位。

兩三個月前的事了,自從進入蘇佛體內之後,我才領受到不同類的修行者。蘇佛雖然是居士之身,但是卻能夠做到全身淨化,即使我們疫情魔眾侵入,不但沒有絲毫受到我們魔氣及病毒的感染,反而是我們魔眾被蘇佛淨化了許多,待得愈久愈被淨化。之後我們會出來,乃是因為發現自己已經被淨化,感到不能因為自己的存在,而讓蘇佛清淨的身體受到了染濁,所以令蘇佛乾咳,也因此被蘇佛發現,送到西方法性土,結束了自己的魔界生命。

 

——三時繫念感言

世上的修行人有非常多種心性,有的是披著袈裟,以為不說少動,就是修行。實際上如果沒有真正從心下功夫,止住念頭及各種欲望,或是戒行修得有虧損,而一犯再犯,這樣的修行人,是魔界最好的下手對象,所謂地獄門前僧道多,這種情況在這一類的僧尼中占一大部分。再者,居士有修得好的,老實講也不在少數,但是在這少數之中要脫穎而出,甚至淨化再淨化,做到連出家人都望塵莫及的修行目標——見性,還真是少中又少,如今蘇佛就是其中一位。尤其是在三時繫念法會中,如果能夠看到蘇佛所做的事,就不會有任何一位對我所說的話起疑心。人們只看到自己眼睛看得到的,因此造成許多誤解,看不到事實的真相,其實吃虧最大的還是自己。

當在法會中,任何一位如果能夠看到阿彌陀佛高大巍巍的金身,就在大家的眼前,放出的金光照遍整個大地及天空,而旁邊的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後圍的清淨大海眾菩薩,以及淨土的十三代祖師及許多位的祖師大德,都同時出現在法會的空中!看到這樣的場景,對於香光大佛寺所說的,有阿彌陀佛住世及有見性蘇佛,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疑問,而這兩者的組合搭配,要來救這次全球的流行疫情,不會有任何一位魔眾會懷疑這個可能性。而救世者的心所看到的苦難眾生,不只是流行疫情的傷亡者,而是隨時隨地所經過之處,所見的眾生都是救度的對象。

蘇佛在法會的佛號聲中,法身能出體,進入中國、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東南亞、澳洲等地,進行法身超度。當時所超度的眾生不分國籍,因為法身的出現,即使離法會遙遠的國家也能夠受到佛寺的超度,甚至進入西方極樂世界。這樣的情景,不是在一般的修行人身上可以得見。

在法會中,主動前來求超度的眾生無量無邊,真的是多的想像不到!大家的虔誠以及見到佛光、聽到佛號時,心中的感動,幫自己求生西方的虔誠之心更加上了一份真誠。當大家念佛的時候,見到這些眾生進入了金光被佛接引的情景,非常令人感動!我也是其中一位,隨著許多眾生一起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肯定是這段日子在這裡的淨化,洗淨了我的魔性,讓我深藏在心底的那一份善良本性,有機會可以露出頭來,所以我在感動之餘,竟然會對自己過去在魔界所做傷害眾生的事,感到深深的懺悔!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心境,我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原來佛法所說的「每位眾生的本性都是善良,而且具有佛性,能夠見性成佛」,這件事情是真的!

這是我的親身體驗,如今我依然是在西方法性土,接受這裡的一切。聽蘇佛講經說法是這裡的重要功課,在這氛圍下我時常忘記了自己在魔界所經歷的那一切;而又在法會中,看到眾生求超度的情形時,又讓我想到自己在魔界時所做的一切。如何才能夠洗淨自己過去在魔界所做的事?現在想這些也於事無補,我只能夠在法會時跟著大家真心念著佛號,相信阿彌陀佛會帶著我走向未來該走的路,安排我及魔子魔孫的出口,我真心地這樣相信著。南無阿彌陀佛。

佛給魔非法名為「釋真常」。

釋真常(魔非)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