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眩轉(釋淨心)《科技之子》

疫情魔眾 魔眩轉(釋淨心)

――科技之子

※傳播病毒,主要鎖定的國家是中國、美國。侵襲人數約十萬人。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九月二日

此時的魔眩轉跟當初進來佛寺探察被收服的魔眩轉是同一位,但是心已經不同。

這個世界總是存在著絕望與希望,不公平與公平,惡跟善、魔跟佛的兩極。至於靈性及人們處在什麼立場及角色,在人道來講,有所謂的命運跟業力,但是在魔界來講,命運跟業力是人類的事情,不是魔的事情,如果魔眾要去搞業力跟命運,那什麼事也做不成。我們主要是看這個人的心,我們以他的心來辦事。在我及我的魔子魔孫,都是屬於愛思惟,愛幻想,雜念多的一群,所以在疫情中我們也是專找這樣的人做侵入。當然所謂的思惟、幻想、雜念,是這一世這一些人們所顯現出來的個性跟習氣。因為我們這一次疫情要找的對象是屬於這類的人們,而且過去世造下了要償命死亡的因果,當我們將疫情病毒送入體內之後,很自然地隨著該得到的因果而進入死亡、重病或漸漸痊癒當中。

在這個過程裡,我們是傳播病毒者,有傳播的對象以及傳播的環境配合,也就是他的念頭必需要有「我會受到傳染」的訊息傳出,我們便可以順著訊息在當下透過呼吸將病毒傳入他的體內。所以他如果沒有這樣的念頭,我們只能在旁等候,直到他因為媒體或各方面的訊息,產生這樣的念頭,我們才有機會進行侵入,如果這個人沒有這樣的念頭,我們是無法侵入。這是與蘇佛常提的「善念」相呼應,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只是大家所處的大環境中,因為傳播媒體的發達,大家要取得疫情的消息非常快速,所以自然會起了自我防禦的念頭,「我會不會得到傳染?我要怎麼保護自己不要被傳染?」只要這個人起了這樣的念頭,而他也是在疫情的受傳染對象當中,在當時我們就可以立即侵入,所以這一切的源頭,在於自己的念頭先起,我們才有著力點。這與佛法所說的,也是我這些日子在法性土所學到的,如果能做到外界環境有動,心上不動,這個人就可以平安度過這次疫情。這對人們來講,不太可能做得到,除非是修行者,而且是非常有定功的修行者,不受外界動心的修行者才有可能做到。所以地球這次的疫情,為何受傳染率會這麼高?也就是因為沒有人們可以不起這樣的念頭,只要是該受報的,就會得到傳染。

這個情況與蘇佛之前受到六十幾位疫情魔眾的侵入不同。這六十幾位裡,我也是其中一位,因為我們是主動找機會侵入蘇佛體內,並不是蘇佛的念頭召感我們進入,我們是屬於主動的立場,而且侵入之後失敗者是我們疫情魔眾,而不是蘇佛。這跟人們怕死所發出的這個念頭,召感我們侵入,是完全不同。

這麼說來,會不會有人提出一個疑問,難道你們疫情魔眾不怕這一次疫情變種病毒的侵入嗎?這之中牽涉到空間及念頭的問題。我們疫情魔眾屬於靈性眾生,而傳染的病毒是屬於實質的病毒;也就是說,病毒有形狀及數量,人們可以利用醫療顯微鏡看到、分析,那麼靈性的疫情魔眾如何能夠帶著實體的病毒進入人體內呢?魔與壞可以被人們劃上等號,疫情病毒會造成人類的死亡,所以對人類來講,也是屬於壞的一分子,甚至於是極惡極壞。因為疫情病毒會奪取人類的生命,魔眾能夠順著疫情病毒的屬性發出訊號,並且幫疫情病毒開出一條管道,讓實質的疫情病毒可以經過人類的呼吸而把病毒吸到體內,這樣的病毒數量是可以做累積的。

當病毒數量累積到某個程度,這個受疫情病毒侵入的人會發病,而發病只會出現輕微的症狀,或者出現嚴重的症狀快速死亡,這之間的差異在於病毒進入的多寡,以及此人身體對於病毒的反應。而身體對於病毒反應的這個部分就是牽涉到因果,這個部分不是由我們魔眾來決定,是自然的法則,有因得果,造惡因得惡果。在這個因果的規則之中,這個人接觸到疫情病毒之後,身體會起了什麼樣的反應,生病痊癒或者重病、死亡,這個是由因果來決定,不是由我們來決定,所以在這場疫情的傳染中,侵入的結果不是我們魔眾可以改變,我們是中間的病毒傳播者,也可以當成是病毒的好朋友。

疫情病毒變種的原因是因為人類的趕盡殺絕,病毒在求生存的情況之下,做了變種的自我保護,這跟人的心態是相同的,為了要活命必須做好自我保護,病毒有生命力,所以也是活的,他們也是為了要活命才做出變種的改變。而我們認為,阿彌陀佛跟蘇佛可以出來救疫情的原因是佛具有強大的佛光能量,那是一股極善的能量,可以抵消魔眾的魔力、魔性,讓魔眾的力量及疫情病毒的毒性被減弱,甚至於化解、消除。

而要改變疫情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改變人心。就如同我剛剛說的,人們的念頭要善,不要讓疫情病毒有任何可以侵入的機會,就可以保護自己不受到疫情的傳染。要教育人心,看好、想好、做好,這是蘇佛教大家的。蘇佛有辦法經由佛法的教育,讓聽聞的人們瞭解前因後果,而做好自我念頭的管理,便能夠減少或避免跟疫情病毒相應而侵入的機會。

另一方面,三時繫念法會能夠有效地接引及超度因為疫情而死亡的靈魂。他們的靈魂充滿了怨氣、怒意、不平,這是一股無形有力的負面能量,會造成人心的無力、提不起精神,看壞、沮喪的情形。而三時繫念法會能夠接引並超度這些靈魂,這對於解除這股強大負面能量有極大的幫助。所以各方面的原因評估起來,魔眩轉認為阿彌陀佛及蘇佛的搭配是最妙、最有效化解解除疫情的配方,強過於人們所研發出來的疫苗太多太多了!聰明的人、有福報的人才可以找到香光大佛寺、阿彌陀佛及蘇佛,不過到目前為止這號人物還沒有出現。

我魔眩轉及我的魔子魔孫都善於思惟、分析,同時相對地,也容易產生一些妄想及雜念。這段日子在西方法性土,我們受到了淨化,妄想雜念少了許多,思惟當然也跟著減少,但是對事情立即做出分析判斷的能力卻大大地增加,這是這段日子所得到的最大收穫。所以魔眩轉講的話有幾分道理,希望有機會看到的人們能夠相信。

在西方法性土的這段日子,沉澱了我的身心,讓過去的點點滴滴浮出腦子。

我生長在大陸,是個科技之子。在中國近代發展史中,脫離文化的大破壞之後,社會型態快速地改變,緊接著就是人心的覺醒,因為人們受到太久的壓抑及迫害。當時國家政策轉向快速的經濟起飛前進,在當時的大時代中,所生下來的孩子被賦予重望,希望能夠被培育成國家未來的菁英,帶領著國家往前邁向國際大國。我就是在那個環境之中出生。家中的祖父母、父母都在,在當時是非常難得的,因為許多家庭中的上一代都受到批鬥,分離、死亡。因為我們家是當地的望族,祖父母用盡任何方法,低聲下氣地配合當時有權勢的年輕人以及背後的主腦,才能夠在不幸的大環境中生存下來,在當時是非常稀有!每一個家中不是少一位或是少二位,甚至全家都沒命。所以當父母生下我之後,我是那一輩老人眼中的幸運之子。大人們逃過那一劫之後,不希望我們這一代受到跟他們一樣的苦,所以對我們倍加地保護!

當時的國家處於轉型期,對於百姓的生活也希望能夠恢復,歸於正常。出生的孩子對於大人所教的,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被動地接受許多「教育」,除了要加強自我保護能力以外,同時要能夠不被看輕,找到對方弱點、把柄也是在成長之中,被教育需要具備的能力,而且在學習上,是加倍地給予現代思想。為了不落人後,為了不受歧視,孩子們學會了競爭、比較、討好師長,有了得失心。我很聰明,反應快,大人教的,我能夠舉一反三,思惟加上反應力,常常能說出或做出令大人驚訝的事,所以在學習上及學校的成績都是名列前茅。因為我懂得只有如此才能夠順利地生存下來,這也是大人從小有意無意之中,灌輸給我們的觀念。

因為在學校亮眼的表現,我成為家中所有人的希望,從入學之後的學習,很順利地關關考過直到大學畢業,在當時是個有為的年輕人。家庭的能力許可,所以配合國家發展狀況,打算把我送到海外就學,當時學習的重點國家,我們選擇了美國,因為美國無論是在金融科技,都領先其他國家。如果要不被時代淘汰,往科技發展是必然的重點,於是我考試通過,領著大陸留學生的頭銜,不論是在語言能力或者是科系的挑選都能夠如願。在美國知名的大學入學之後,大陸留學生在海外沒有家人的照顧,所以只能依靠同學彼此之間幫忙,度過適應期。當時認識了女友,也是從大陸來,同時期有許多優秀的男學生,在科技科系上,女同學占少數、男同學占多數的情況之下,我也是被許多男同學投以羨慕眼光的。我和女友在互相支持之下,不論在成績上或者生活上,都過得很順利,也因此遭來眼紅,可是我們毫無防備。

當時留學生的生活非常地克難,靠外地打工自食其力,繳學費以及度過生活上各種開銷,過著非常克難的生活。而我們因為家境的支援,無後顧之憂,因此而埋下之後不幸的事件。當時要參加派對(party)的聚會,是要上流學生才能夠有機會參加,因為大家忙著打工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參加!我跟女友兩個穿著平時的衣服參加宴會,那是一個同學的生日派對,其實我們心中也知道,自己能參加是屬於少數分子,所以我們低調行事`.不管再怎麼低調,我們這一對在大陸留學生中備受矚目,我們倆身高和美國人身高差不多,我一百八十公分,女友一百七十公分,加上合宜的搭配,確實讓人羨慕。宴會回來之後,大家互相寒暄,並且說著宴會的情況。

經過學校嚴格的學習要求及各種考試測驗通過,我們兩個的成績通過,順利畢業,在畢業派對那一天,同系的師生們一起歡慶,畢竟要熬過海外學習這幾年,不是容易的事。大家盡情地飲酒,也為了彼此美好的未來送上祝福,我們兩個也是被祝福的一對。在回程的路上,我們搭著同學的便車,忽然間女友跟我兩個人嚴重的嘔吐,而且喉嚨跟胃嚴重的灼熱,同學讓我們下車透透氣,之後竟然就看到車子開走了!當時是在夜晚的山中,非常地寒冷,兩個人互相扶著但沒有辦法走遠。原來好友在酒中下毒,他嫉妒我們兩個,因為他過著非常辛苦的留學生活,而且所下的劇毒,不讓我們留活口,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行走,女友甚至疼痛到地上翻滾,我也是一樣。之後我們兩個的死狀是為了取暖互相抱著對方而身亡。

因為那個地方非常地偏僻,大家各自在派對之後準備謀職或回鄉,各自為自己未來做打算,所以我們的失蹤,並未引起注意。家人等不到我們的消息,跟學校聯繫,學校追查之後報警才找到我們的屍體。當發現以後已經是兩週後的事,屍體已腐爛,因為天冷所以發出臭味較晚。別人以為我們是殉情,但是這個理由一點都說不過去,我們沒任何殉情的理由,因為有著美好的將來等著我們去發揮。卻因為找不到他殺的嫌疑,檢驗結果只知道喝了毒之後兩人雙雙身亡,找不出凶手之下,只好以殉情的名義了結此案。

在當時我跟女友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我們心中都明白人生到了盡頭,她告訴我,「能遇到你,心滿意足,此生無悔」。但是我告訴她,「我們即將有大好的未來,我不甘願就這樣死去」!我告訴她,「如果這樣死去,我死不瞑目」!想到家人及父母,想到成長過程及留學的種種辛酸,所有的努力、願景一切化為烏有。女友看到我這樣的憤慨,告訴我,「你不能夠如此這樣死去,不可以」!要我平靜下來,她不希望我帶著這樣的心而亡;但我非常地堅定,我雖然是抱著她,但是心中一把火不斷地燃燒,冒出憤怒的眼神之下斷氣。我並沒有閉眼,沒想到我的人生就這樣畫上句點。我的靈魂痛苦地離開身體,當時是一個非常憤怒、火熱的靈魂!

靈魂離開身體之後,我知道自己被一股力量給吸引到一個火紅的世界,那是一個黑暗與鮮紅兩色組合而成的世界,代表著心中的黑暗與憤怒。他們告訴我,「這裡是魔界」。我可以收到他們每個人的心,跟我相同,憤怒之火、絕望交錯,從此我成為魔眾的一員。在魔界之中,我自居為科技之子,對於許多在科技界的人士或者是相關科系學生,帶著假面具與人相處,心口不一容易嫉妒的人,大多這樣的人帶有傲慢、自私的個性,他們是我在魔界中闖出一番天下後,所找的對象。我讓他們依著這個假面具變本加厲地去做出傷害他們自己的事,要讓他們過著天旋地轉不安的日子。這樣的人同時也具備了愛思惟的習氣,甚至於會有許多妄想雜念產生。

當之後我們加入這場全球疫情之中,這樣的人類,就是我們尋找及入侵的對象,到目前為止主要鎖定的國家是美國、中國,入侵人數十萬,已亡人數六萬人。在科技當道的世界裡,尤其是美國、中國兩大國,要累積這樣的侵入人數並不困難。正當我們如火如荼讓疫情進展之時,傳出了澳洲香光大佛寺要出來解救疫情的事,我們前來找尋是何者為何不畏懼此次疫情病毒的侵入,敢如此說,沒有想到竟然會被收服在此地,西方法性土。

這裡最大的特色,在寧靜的環境之中,一週三場三時繫念法會,每一場都金光閃耀。在這裡我認識了阿彌陀佛,也見識到龐大數量,滿滿的,前來求超度的眾生,看得出來他們來自不同國家,各有不同的遭遇。阿彌陀佛及許多的佛菩薩都站立著,在法會進行中,不斷地接引他們進入另外一個國度,那是西方極樂世界的國度。在法會之中,大家不斷地唱誦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這佛號對我來講,是遙遠前的記憶,曾經在小時候聽過鄰居及奶奶念過,但自從奶奶離世了之後,就沒有再聽過。在無神論的國家之中,這一些佛菩薩的雕刻及畫像是要非常小心地收藏好,隨著國家於國際上大步邁進之後,才能夠小心地被展示出來,而不受到檢舉及傷害。所以在這裡聽到佛號之後,勾起了我小時候的回憶,我也跟著唱誦起來。

這一段日子,在法性土沒有其他選擇的餘地,只能夠聽蘇佛講經以及參加法會,沒有想到這樣的日子讓我覺得很豐富,而且改變了我的心性,我心中提不起一絲毫的憤怒及不滿。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會有這樣的改變,自己也非常地驚訝!所以我相信其實我的魔性之中帶著幾分善良的本性,所以才會這麼快的時間,接受這裡的教育。我更看到蘇佛的無私奉獻以及對四眾弟子無盡的關懷。而蘇佛的法身超度,超度的情景及經過的地方,就像一幕幕的電影般,在我們的眼前出現。我驚訝於人間竟然有如此的功夫,不為自己而活,是為眾生而活。

其實這時候的我,已經是受到淨化了。當我又再度看到,法會裡歷盡滄桑的靈魂被送到佛光之中,心中非常地感動,忍不住對自己過去所做的殘忍無知的事情,感到懺悔!我跪在地上雙手合掌,就像個純真的孩子,心中對我過去所傷害的靈魂及人們感到抱歉。一時的憤怒,讓我的靈魂進入魔界,直到現在才醒過來,雖然已晚,但是也不晚,因為我相信從此之後我的靈魂不會再去傷害任何人。我的魔性已經被這裡的佛光給化除了,心中充滿著深深的感恩及悔恨。於是我在法會中,很誠心地跟大家及參與法會的眾生們一起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佛給魔眩轉法名為「釋淨心」。

魔眩轉(釋淨心)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