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閔時華《戲劇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月八日

阿彌陀佛好,蘇佛好,我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致上最誠敬的鞠躬,感恩蘇佛帶我們來這個美好的世界。我站在透明光亮的地面上,感受西方極樂世界的祥和,這個美好的國度是我以前從來不知道的,讓我忍不住一直觀看著四周,四周的樣子比我心中理想的理想國度還美。我充滿好奇地一直在探索,因為這個世界跟我原本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更毫無關係。

我這才知道原來過去的生活一切都是在演戲,如同我演的每一齣戲一樣,落幕時有時好結局、也有時壞結局,每一場戲都演得生動活潑,在敘述著人生,最後才知道原來真實人生中什麼都是假的。我不斷地問自己,我現在是在演戲,還是現在到極樂世界是真的?回想過去一生,還有當獄卒時的景象,才知道我真的不是在作夢,我真的在西方極樂世界。感恩。

原本我的名字叫做閔時華,另一名字則叫做伊華達‧納力。我是一個戲劇表演者,從小就加入劇團當中演戲,所演的每一個角色都會讓人忍不住流淚。

我是葡萄牙人,爸爸是一名戲劇院的清潔工,媽媽則是一位車衣服的勞工。我們家在那時屬於中低階層,生活有些辛苦。

爸爸、媽媽是在戲劇院當中一場特殊的邂逅後,認識了彼此,兩人相遇時,爸爸二十歲、媽媽十八歲。十八歲的媽媽,可以說是一個美人。

媽媽跟著當時的男朋友去劇院當中看戲劇,沒想到男朋友對媽媽毛手毛腳,讓媽媽不舒服,媽媽忍不住大叫一聲,現場瞬間氣氛凝結。爸爸身為戲劇院的員工,立刻現身來處理,他將媽媽跟男朋友帶到大廳,媽媽感到心中委屈有點在啜泣,男朋友對於這件事在氣頭上,生氣地拋下媽媽一個人,爸爸見狀拿了很多食物出來請媽媽吃,好不容易才把媽媽給逗笑。兩人就這樣一見如故,沒幾個月就決定要結婚,婚後兩年生下我。

小時候我並不好帶,很愛哭,當我哭時爸爸就會拿戲劇表演的宣傳單給我看,沒想到一看到單子,我好像充滿了興趣,瞬間就露出了開心的臉。

在我會走路時,爸爸就帶著我去戲劇院一起工作,他拿大掃把,我拿小掃把,掃完地後,爸爸就坐下來陪我看一場免費的表演。表演的過程中我非常地投入其中,很認真地去看每一個表演的畫面。

有一次一個跨國的團體來到戲劇院,本來準備要開始表演了,卻沒想到其中一個團員突然因為感情的問題自殺了。一時間劇團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陷入為難之中,表演的票都賣了出去,離第一場表演剩下五天。我跟爸爸在打掃時聽到他們非常苦惱的樣子,我沒問過爸爸,就自己上前告知團長,跟團長說:「團長,我可以表演。」團長被這聲音給嚇一跳,順著聲音看看我。我看起來還是個孩子,但身中卻有一種十足的自信。

團長停頓了一下後,點頭決定要讓我試試看。

倒數五天的表演,我被密集地訓練,從聲音、表情還有各種情緒,每一種表演我幾乎都是團長講過一次,該怎麼修改,我就可以表演出來。這五天我非常地專注、認真,團長更把劇本做了一些調整,將我這孩子的角色融入其中,帶來歡喜的效果。

五天過後,幾場的表演,我的表現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每一個表演當下的情緒都發揮得很自然。我雖為配角,但更抓住了台下人的目光。

三場的表演結束後,很多觀眾都期待再次看到我的下一齣戲劇演出。

團長給了爸爸我這次表演的收入,數目還不少,三場表演是爸爸打掃戲劇院兩個月的薪水。給了爸爸我的表演費後,團長提出要我加入他們的戲劇團,他會照料我的三餐跟生活,更會訓練我表演,將來當個更傑出的表演者。

爸爸被突然這樣一問,也有點呆住了,因為我還小,才不過七歲而已,就要離開家。這一走,不知道多久才會和我見面,爸爸有些捨不得,看看我的表情,爸爸問我的意願,我表示自己也想要繼續表演。

回到家中和媽媽道別,媽媽準備了一套自己車的衣服,很大件,說是將來要給我穿的,我開心地接收,半個月後團長就帶著我離開了。這一離開,我真的就沒有再回家了,也沒再見過爸媽。

隨著劇團,到了世界各地大大小小不同的國家。我們的表演,因應當地的文化做調整,很多人都覺得我們的表演打動到他們的內心深處,那深層的感覺,更多人覺得我們演出了他們的一生。有時戲劇的結局是歡喜的,有時是悲傷的,觀眾們都希望自己將來是一個美好的結局。

待在劇團第二十個年頭,我已經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年輕人,比我年紀大的老一輩團員都退休了,有些病死,有些決定停留在某一處養老,不想再繼續漂泊,想要安定的生活。此時我不禁在想,那我呢?最後我的人生會演成什麼樣子?我要停留在哪裡?哪裡屬於我的落腳之處?當我心一直在想,卻找不到答案時,覺得有點無助。

下一站,我們去到一個歐亞邊境的國家,那附近有些危險,新接任的團長心腸很好,想要我們去表演,將尊重生命的觀念帶入這區域。

這一去,我們真的遇到戰爭。團長帶著我們躲在安全的地方,並安排表演一些短劇情來鼓舞士兵們,我們雖然心中有些害怕此處的安全,但看到大家看我們表演時笑出來的神情,我們還是很開心。

此處本來有一位很照顧我們的叔叔,幫我們打理生活。但一日我想要出門買點東西吃時,居然看到叔叔就倒在街上,已經沒了呼吸,身上有一些槍傷。我難過地抱著叔叔,第一次我熟悉的人就倒在我面前,讓我心中好難過。這讓我體會到生命的無常和短暫,我知道自己這條命根本不是自己在主意。我下了一個決定,我決定在這次劇團離開後,我不離開了,我想留在這裡盡自己一點力量幫助人安心,我不確定自己能夠做什麼,但我想我會盡力。團長知道這件事後,沒有多勸我,因為他知道我的想法,團長只告訴我要注意安全,我點點頭。

二個月後,劇團離開了,剩下我一個人留在這個不熟悉的地方。戰爭還在這邊境中持續進行,我看到很多人都在不安中,於是編排了一些讓人放鬆的劇情讓大家開心。我演得開心,他們也看得開心,我所表演的戲劇成為此區唯一讓他們開心的事。

一顆炸彈投下,此區整個移為平地,我的生命也在此處消失。伊華達‧納力又名閔時華死去,那年我三十五歲。戲劇的人生、短短的人生,我進入一片黑暗之中,不知道過了多久見到了閻羅王,我沒有大功,也沒有大過,閻王給了我獄卒一職。

見到各個受刑人時,只要願意聽我講的,我都會跟他分享自己的演戲人生,我想請大家不要再繼續上演造業輪迴的戲碼了,這個戲碼大家不知道要停下來,更看不清楚自己。

直到蘇佛的講經在地獄可以聽聞時,我才稍稍了解解脫,還有西方極樂世界之事,對我來說那還是一件我不熟悉的事。

謝謝閻王願意提名我至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內。當我見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那一刻,就感受到靈性的清明,沒有一點的負擔。深呼吸一口空氣,我知道這裡只有平和,我心中不再有任何的起伏,原來西方極樂世界才是不生不滅的人生。我向其他五十九位獄卒笑了一下,大家一同感謝阿彌陀佛和蘇佛後,各自散到不同的地方去享受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

謝謝一切。

閔時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