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震染(魔沙的魔孫)《美好的世界》

疫情魔眾 魔震染(魔沙的魔孫)

——美好的世界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九月六日

我到了!我是魔震染,在西方法性土已經過了三個多禮拜的時間,度過從來沒有過的日子。以前跟著魔沙魔王到處東奔西跑,衝進衝出,以捲起塵沙為樂!就是每當我們快速衝過時,把地上的塵土都捲起來,那是我們最快樂的事;如今卻只能安分地坐在這裡,哪裡也去不了。

我們在這裡找到了魔沙魔王,看到他的樣子,把我們給嚇了一大跳!他定期染成紅、白、綠、黃等顏色的頭髮及造型變了,現在成為光頭!而且他最喜歡的流行款式,短衣長褲,也變成了出家服,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我們差一點認不出來是我們的魔王。之前那一段日子,魔王被蘇佛收服了以後,我從魔孫晉升到魔子,如今找到魔王了,我卻成為他的徒孫,這樣的角色變化也真有趣!不過,也讓我想到了自己的過去,跟現在完全不同,活著的時候我是個現代過動兒。

我出生在三十年前一個平凡的家庭,生下來的時候,就很愛哭,常常哭得被抱起來還是一樣哭,讓大人對我沒轍,常常吵到大人不能睡覺。爸爸白天要上班,媽媽專心帶我,因為我吵,吵得爸爸晚上睡不好,白天上班沒精神,所以爸爸只好到另一個房間睡,而且還要塞耳塞,因為我的哭聲又響又宏亮。每週六當爸爸放假時,會帶我們回爺爺奶奶家,因為我太吵,會吵到姑姑跟叔叔,所以不能在爺爺奶奶家過夜,只能當天回來。等到我會爬、會站、會走,很快又會跑,常常靜不下來,很難得可以坐上半個小時。一般的過動兒長得又瘦又小,因為能量消耗過多;但是我長得又白又胖,因為雖然我好動,活動力很強,但是也很會吃。只是媽媽很瘦,很多大人告訴我,「你媽媽本來身材很好,自從帶了你之後,一直瘦下去」。我聽了也不會覺得難過,倒是對著媽媽一直笑,搞得媽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我的學習力不好,因為我坐不住,大人或老師教我的時候,才剛剛要靜下來,我就又跑開了。同學們要從二年級升到三年級的時候,我卻還停留在一年級,因為一些規矩還沒有做好;簡單的字,還不會寫不會念。曾經聽老師說過,我有學習遲緩的情況,但是媽媽他不認為自己會生一個這樣的小孩。每一次下課回去後,媽媽會花很多時間輔導我,但是考試成績出來,讓她很失望。有一次,當他看到我的成績單時,很難過地哭了!因為上面寫了一個大大的「O」!我倒是覺得沒什麼關係,不會也很好,不用記那麼多東西,很麻煩,東看看,西看看,比坐在那邊記東記西有趣多了!所以別人念了六年的書,我念了十年才畢業。

在學校的時候我常常會逗同學,尤其是女同學,常常把她們的東西藏起來。等到她們找不到,急到哭的時候,我才笑嘻嘻地把東西拿出來。有一次,我將一位女同學寫好的功課,趁她下課出去玩的時候,將她放在桌上的作業簿拿走。當她回來的時候,發現作業簿不見了,這是等一下要交給老師的,全班同學都在幫忙找作業簿,最後竟然在垃圾桶中找到!大家問,「是誰做的事」?我也不敢吭聲,最後還是被老師給識破了,我就只好承認是我。從此之後,我成了班上的黑名單,哪個同學東西不見了、壞了,都算在我的頭上,漸漸地我沒有什麼好朋友,大家都怕跟我在一起會遭殃。我心中知道他們不喜歡跟我玩,於是開始叛逆!

我會不順從老師的意思,老師說東我就做西,老師說南我就做北,氣得老師把媽媽叫到學校去,數落我的不是,我因此被學校強迫轉學。但是另外一間學校,當老師看到我在之前學校的紀錄之後,拒絕收我入學,於是我在國中畢業了之後,就沒有再繼續念書。這時候我已經長得高高壯壯的,卻有幾位老師在評語地方寫著「不合群」。當時的好學生都須要考試才能進入到好的高中,我當然沒有這個命,也沒這個運。在大家上學的時段裡,我在家中也沒事,於是就出來東晃晃西逛逛,後來地方上的大哥小弟看出我是一個不用上學的學生,於是把我帶進去他們的幫派裡。我不懂得幫派是什麼意思,也沒有跟爸爸媽媽講,從此之後我成為幫派的一分子。因為我常常坐不住,也沒有辦法聽太多的指令,所以他們常常叫我做簡單的事,去買這買那,或者當跑腿的小弟。

這是小幫派成不了什麼大氣候,有幾次被警察抓到,問一問,也就請父母帶我回家。那是我第一次被警察抓走,我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樣的錯,警察問我的話,我一五一十地說,可能他們看我老實吧?有的大哥們被關了幾天才出來,我是當天被爸媽領回去。從那一天起,我被禁止出家門,在家無聊沒有什麼休閒,因為這個年紀的學生都在忙著上課、考試。之後我無意間看到一本漫畫書,從此我就沉迷在漫畫之中。母親三番兩次地要阻止,但我常常都可以躲過母親的雙眼,到漫畫店去坐上大半天,之後還是被大人發現,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事情。我知道我在這個世上,是個不受到大人喜歡的孩子,也不是老師喜歡的學生,我開始變得不愛說話,心情很低落,不想吃東西,也不想出門,跟以前完全不同。母親急著帶我去看醫生,後來醫生說我得了憂鬱症,我只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來。醫生要我吃一些藥,想要讓我精神好一些,但是沒想到我的精神愈吃愈差。媽媽有時候會跟我抱怨,怎麼他會生了個過動兒,之後變成了憂鬱症呢?為什麼不是正常的孩子?我知道媽媽對我非常地傷心失望,我也要做個好孩子;但是為什麼偏偏做出來的事情都是會讓爸媽及老師、同學討厭的事?

我覺得我不想待在這個世界了,我用不吃不喝來抗議,我希望哪一天我睡醒起來眼睛睜開之後,這個世界變得不一樣。我漸漸地瘦下去,媽媽帶我去打營養針,醫生說我營養嚴重缺乏,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在夢境中,常常夢到我進入一個自由自在、盡情地跑跳、大聲喊叫也沒有人會管的世界。我把這個世界畫成一幅幅的圖,這是我活著時候最大的嗜好,但是我怕大人不喜歡,常常把畫好的圖收起來。我的內心世界沒有人了解,我其實不是這麼安靜,但也不想活潑動起來。之後我瘦得跟皮包骨一樣,兩個臉頰消下去,我生活在消沉的世界當中。

在我十六歲的一個晚上,我覺得胸口好緊,喘不過氣來,我發不出聲音,到最後我竟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呼吸了!我的靈魂飄了出來,看到我原先高壯的身形,瘦得像竹竿,彎身躺在床上。我的靈魂旁邊,有另外一個靈魂對著我笑,露出神秘的笑容,他說:「你不想活在世間,現在你死了,要不要跟我們去另外一個世界?那裡有你想要的自由,沒有人會管你,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要跟我們去看一看嗎?」我立刻說好。於是我跟著他走,前面的世界愈來愈暗,我害怕地問:「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他說:「你很快就知道了。」我們再繼續往前走,忽然間眼前一亮,那是黑得發亮的世界。我看到前面坐了一個頭髮染成五顏六色,穿著短衣跟長褲的王,他對我說:「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魔孫。我叫魔王——魔沙!」他看起來不像是個壞人,我看到他的樣子之後,我笑了,笑得很大聲,笑得很久!他對我說:「笑一笑,心情比較好吧?」我點點頭,這是我有生以來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從此之後我進入了魔界,我的頭髮也跟魔王染得五顏六色,就像我在畫畫一樣,可以盡情地畫出想要的世界跟顏色。所以我的魔名中,自取個『染』字!頭髮這樣的搞怪,是我在世間不被允許的,在這裡可以盡情地揮灑!這是魔沙魔王所帶領的魔世界,不會對魔子魔孫有多大的管束。

自從跟魔王加入流行疫情的病毒散布後,魔王變得很嚴肅,跟我們講,只要他下令哪一個人是要侵入的對象,我們一大群魔子魔孫就要把病毒送到那個人的身體裡,然後我們再跑出來。這對我們來講沒什麼困難,就是魔王怎麼說,我們怎麼做。之後當我們知道送進去的病毒會造成人死亡的時候,有一點不忍心,但是魔王說我們不能去想,也不要去看,所以心情變得好一點。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直到那一天魔王離開之後就沒有再回來,我們都很害怕,不曉得之後該怎麼辦,所以才會來這裡找魔王。在這裡待了幾天之後,到了蘇佛的頭上環繞,不敢再靠近,卻已經讓蘇佛發現了,所以被送進來法性土,找到了我們的魔王。不過他現在已經改名了,從原本的魔沙改成釋圓心,我們也改口叫師公。

 

三時繫念感言

現在我們跟著魔王待在法性土,這裡好安靜,我也靜了下來!印象中,從我活著、死了,到現在,還沒有這麼安分地待在一個地方三個禮拜都沒有離開過,因為被這裡的蓮花座扣住,也沒有辦法離開,但是我也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這裡的氣氛好安定,尤其是在法會的時候,那麼多尊高大的佛出現在佛寺,放出來的光好亮好亮,而且會照到我們這裡!那個光很溫暖,他們說這個叫做佛光。那一尊大佛叫做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非常地慈悲,才會收留師公跟我們這些弟子、徒孫。阿彌陀佛跟蘇佛一樣,要我們想好、看好、做好,很奇怪我竟然可以聽得進去蘇佛講的話!

在這裡也可以看到蘇佛所做的事,每一次法會,總是帶著許多高大的靈魂出去 ,又回來,超度很多眾生離開這個世界。而且最近最熱門的一件事情就是要請阿彌陀佛及蘇佛出來解救全球流行疫情。疫情不就是我們之前做的那件事情嗎?我現在才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看到法會時有一些被疫情所傷害的靈魂,他們有的還在咳嗽,一直喘,帶著無力又生氣的心,來這裡求救。這時候我才知道自己做錯事了,我趕快跟他們說對不起,但是他們聽不到。幸好很多都進到阿彌陀金光裡面,這樣子應該他們的病就會好了吧?還好我們現在在這裡,不用再去做傷害人們的事情。

自己怎麼會變得這樣子?以前我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自己不對,到了這裡卻能分辨得出來,自己做錯了事,是這裡的佛光環境讓我變得善良了嗎?我心裡有另外一個聲音告訴我,這裡有阿彌陀佛及蘇佛,這種心就是跟佛一樣的心。我想師公已經做了改變,我應該也要跟著改變。我現在還繼續在這裡待著,在法會時也會跟著大家念南無阿彌陀佛,這樣的日子我還挺喜歡的!這是個美好的世界,跟以前完全不同,心中不由自主地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佛給魔震染法名為「釋念清」。

魔震染(釋念清)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