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之『家親眷屬』,  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

訪問疫情魔眾—魔難死《這是哪裡?》

蘇師姐身上的魔難死

——這是哪裡?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九日

我闖入何處是不需要找理由的,一旦我出現,就表示這個人離「死」不遠了。

我出現,不會馬上給人死,而是讓他們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心生恐慌、不安,這是我最喜歡在人類身上耍的把戲。看到人道害怕的樣子,我覺得他們終於懂了,終於懂我的痛苦,曾經我也是那樣的痛苦的受害人。

這次參加流行疫情,是因為這個病毒能夠讓人快速地死亡,這正好符合我控制人的手法。世界上這麼多怕死的人,我都等著看他們的笑話。這場不可收拾的疫情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我們各個都畫好了地盤,快速地行動。

就在第一次我聽到空間傳來要救疫情時,我心中為之一震,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真的,或是真的有人有這樣的能,力。在這樣不確定的情況下,我帶著魔子魔孫,增加疫情傳遞的速度,甚至自己研發變種病毒,在空間中不斷地鎖定目標,快速地要他們中鏢後面臨死亡。

從疫情發生到現在,我已經傳遞了五十萬人,另外有二十萬人已經死亡。這個數字我們打算增加再增加,數字愈多,成就感愈多,也屬於我魔難死的戰績。

雖然我沒有特別跟別的魔眾比賽,但我一直灌輸給我的魔子魔孫,告訴他們,這是他們發揮的好時機,發揮愈大才不枉進入魔道。有些魔子魔孫被我一激,激動又快速地在人群穿梭,鎖定目標。

就在一切進行得順利時,最近空間又再次傳出要幫助化解疫情,這次整個大空間出現了不同的磁場,看起來事態不妙,於是我領著魔子魔孫快速地搜尋,找到了此地,勇猛地衝進來。我要告訴這位想化解疫情者,不要管閒事,不然他也會不好過。我速度之快,勇猛,讓眼前層層想要擋住我的人擋不住。當我正想要植入病毒,好好發揮一番時,沒想到一個很大的音聲喊著:「誰進來了?」這一喊,聲音可比我們還要大,我瞬間停止動作。當我有大動作要做時,沒想到已經無法發揮,我幾乎是扭動身體地大力嘶吼,想要突破。我的魔子魔孫看到我這麼激烈的反應,都嚇到了,想要跟著我一起動,原本很大的魔力卻消失不見了。

我被困住了,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還有很多註記的人,都還沒有發揮到,我不能被困在這裡。剛開始很激動,到現在比較平靜下來,心中卻還是想著:我的能力不該止於這裡的,我想出去。

這裡的一切都讓我不習慣,我感覺我快要不是那個原本的我了。

魔難死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