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再訪疫情魔眾 大癡魔—癡恨魔(釋原生)《醒了》

再訪疫情魔眾 大癡魔—癡恨魔(釋原生)

——醒了 

※散播疫情病毒,受害的國家集中在台灣、馬來西亞、泰國。受害人數:約一萬三千人,死亡人數約五百九十人。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九月十一日

這個人身時常處於很難控制的狀態,從小就有欲望,懂得愈多,欲望愈重。我就是在魔界的癡恨魔,專門控制愚痴不知清醒的人類。

在我們魔界的角度來看,好多人都是披著人皮的動物而已。動物有的欲望,人也有,甚至反而要求好還要更好,多還要更多。

當初我也是被我自己心底那股放不下的欲望害死的,所以我現在找了相仿的對象來控制。

這一場又一場控制人的遊戲,我玩得盡興。人類並不知道我們的存在,因為當他們有欲望時,我已經完全地貼近在他們的心,在他們的頭部,讓他們不知不覺,不知道清醒。我沒看過心底沒欲望的人,所以整個人道都可以成為我們控制的對象。

這次的流行疫情,可以說是人類貪婪的大爆發,是不需要被同情的,因為什麼樣的人得什麼樣的病也是應該的,也是因果之一。我飛在半空中開始不斷地找傳播的對象,披著假面具的人,就在他們頭上做記號,準備一一地攻擊。

這場裁決遊戲原本進行得很順利,沒想到空間中卻傳出來一個很強大的反彈力道,這力道讓我有了危機意識。我感覺自己的好事將會被破壞,所以趕緊跟和我一起闖蕩的魔子魔孫踩著車輪前來。我們在空間中形成一個網,準備要網羅破壞我們好事的人。

來到此地,遠遠就看到金光照耀,金光直接穿透好幾層的空間,這讓我們看了有些驚訝,心中為之一震,想著:「這金光該不會有威力吧?算了,不要想這麼多了,往前衝就是。」聽了心中這股力量,我領著魔子魔孫,開始朝前方的金光衝去。一衝進來,就看到座前的人光亮無比。我的魔力瞬間被削減一大半。就連旁邊的魔子魔孫都是說:「老大,我們的魔力好像不太夠了,怎麼會這樣?再這樣下去,我們會掉下去,來不及離開。

魔子魔孫喊得很大聲,我要魔子魔孫們:「鎮定,不要被影響!」當我講這句話時,我知道其實我的魔力也正在減少當中,我不敢跟他們講。我硬著頭皮將流行疫情病毒往座前的人投去,然後快速地想要離開。沒想到這時,我的魔力真的敵不過這光亮之處,我和我魔子魔孫們掉落在佛地當中,被護法押住,一瞬間送入一個光亮的空間。當我們剛進入這個空間時,心中非常地抗拒,還有強烈的個性,覺得自己一定要出去。

但不論我們怎麼努力,就是離不開這個空間,甚至還被這空間的氛圍不斷地淨化著我們的靈性。我那仇視、看笑話等種種卑劣的心態,全部都被淨化。當我靈性被淨化時,面容竟然也一點一滴被改變,從歪斜變成方圓,我看著水面的反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這一天。在我愈來愈淨化來後,我才看到我可以來到佛地的因緣。

曾經我是一個出家人,現在卻落得進入魔界成魔,說起來真的對不起出家這個身分。曾經師父如此用心地帶我,希望我可以走正路,可以好好改變,卻還是讓師父失望了,或許是我內心之中的魔性太強,讓我即使碰上了佛,也還是無法改變那心中的劣根性。

我是小偷,是師父從街上帶回佛寺的,因為我偷了人家的東西,正在被群毆。那時我年紀還小,才十歲左右。

當我正在被打時,慈悲的師父上前阻止一切,並請大家給我一次重新改過的機會。當師父開口說這句話時,大家開始氣憤地說:「師父,您不要相信他,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們都已經原諒他好多次了,但卻養成他愈偷愈大的習慣,剛開始偷花生,再來偷包子,偷人家零錢,最後偷牛。他這樣不可饒恕的行為,最後只會變成大壞蛋而已,現在不給他一點教訓,以後我們也都會不得安寧。」

師父很平穩地說:「善哉,善哉!請把他交給我吧!」大家看師父的定功,完全不被七嘴八舌所動,也就算了。人群散去後,師父要我跟他走。一路上我一直在感覺師父對我的觀感;但不論我怎麼感覺,師父所散發出來的磁場就是平穩。一路上,師父都沒有跟我說話。走了好幾里路,走到我腳都痠了,才好不容易到佛寺門口。一進到佛寺,其他的師父都對這位師父很恭敬地合掌,讓我心中忍不住起了敬畏之心。

師父領著我到一個柴房內,說我以後就睡在這裡。我還以為師父會對我很好,沒想到給我一個柴房。天氣轉秋,有點涼涼的。第一晚,我找了一個角落,把灰塵揮一揮,睡在乾草上。沒有被子,只好雙手抱著身體,在身上放了點乾草,在抖動身體中睡去。

天微微亮時,有人推開柴房,要我起來去工作,我進了大寮,幫忙生火,順便蹲在爐灶旁邊取暖,用齋前忙得不可開交,用齋時卻只能得到一顆饅頭跟一碗粥。這些食物進到我的肚子後,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我便開始恢復以往的性情,開始四處張望。師父雖然沒有在我身邊,但我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裡。當我準備要在大寮再拿東西時,師父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嚴厲地喊了一聲:「且慢!」師父這一喊,嚇到我,我趕快將手收起來,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情。

被師父看到後,派了更多的工作給我,把我每一段時間都填滿,然後每一餐加一顆饅頭給我。

雖然師父讓我很忙,但依然沒澆熄我心中的好奇心,對於佛寺任何我不熟悉或沒看過的東西,我都還是忍不住多看兩眼。曾經我看到供桌上人家供養的佛珠很漂亮,我就小心翼翼地靠近,將佛珠拿了起來,看了看後,試著戴在手上。這一幕剛好被師兄給看到,去師父那裡告我一狀,害我因此被罰跪在佛前好長一段時間。

從那時開始,我漸漸開始知道要收斂行為。我有改過自新的心,但除了師父相信我之外,佛寺的大家都已經用有色的眼光看我了,只要佛寺有任何東西找不到或是遺失的,就都會覺得是我做的。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好多次,雖然後來都證明不是我做的,但每一次發生時,我都會看到師兄弟們那怪罪我的嘴臉,讓我的心深深地受傷。這讓我變得愈來愈沒有自信心,從原本開朗的個性變得有些不愛講話。師父看到我的變化後,一直從旁幫助我,但來不及。每一個懷疑過我的人,他們的表情都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中,我感覺我的心已經不健全了,缺了一角,永遠都沒辦法再成為一個圓。

我以這樣的心態一天過一天,直到三十八歲時,有一位貴妃娘娘來佛寺禮拜,帶來了很多稀有的供品,還有好吃的點心。 整個供桌擺滿了東西,看起來很豐盛,眼前這些東西都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我睜大眼睛把每一樣物品都看過一遍。這其中有讓我心動的東西,我心中不小心又浮出了想要拿來看看的念頭。念頭一起,我沒有及時剎車,在我意識過來時,手上已經拿著自己想要的東西了。我的臉上冷笑,原來我自己一直以來真的就是大家口中的那種人,我始終無法克服自己心中的欲望。這時我已經無法回頭,一直以來幫忙我的師父也已經離開這人間,我心中有些無助和不安。

當佛寺的人發現供桌上的東西有少時,很自然地就懷疑到我頭上,一群師兄弟馬上來尋找我睡的寮房,沒多久的時間,東西就被找到。我再次被冠上佛寺的小偷這個名,我被逐出了佛寺,流浪在街頭,成為了街頭上悔恨的流浪漢。就這樣過了二十年,最後染上風寒,死在大街的一個角落。我恨透了自己這樣的人生。這一次的人生我白來了,雖然有機會進到佛門,卻還是無法克服自己心中的魔性。

死後的我,進入了魔界當中,控制著有欲望的貪婪人類。八百年後,如今才因為傳遞流行疫情的因緣來到佛地。

聽蘇佛講經後,我才徹底地醒了過來,知道在佛寺修行的真正意義。原來當初進到佛寺,是佛給我改過的機會,但我都沒有好好把握,反而踐踏了這機會,沒有好好修行,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轉,我心中相當地懊悔。感恩來到佛寺後,能夠知道這一切。現在我非常地珍惜每一次的聽經,因為每一次都獲益良多,經法就像在洗滌我這汙穢的靈魂。感恩有來到佛地的機會,感恩佛及蘇佛的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佛給癡恨魔法名為釋原生。

 

 

訪問蘇師姐身上的大癡魔(癡恨魔)(釋原生)二訪

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九月十三日

法會熱鬧滾滾地開始,我不斷地往四周觀看,此地眾生滿滿的,讓我看不到邊際,金光整個罩住,散向無邊之處,超度更是接引著滿滿的眾生。我看到蘇佛的法身穿越地很快速,上山、下海,甚至穿越許多國家,山河大地,還有層層無盡的空間。蘇佛更是以智慧不斷地想要幫忙化解疫情。

我看見蘇佛救世的心很強烈,一直往前衝,沒有讓自己停下來,將此人身分分秒秒都運用得很得當。這讓我佩服蘇佛的毅力。

先講這次疫情好了,度了許多的魔眾,若非有膽識者難能做到。我心中相當地佩服蘇佛,可以做到一位修行者的責任,讓眾生破迷開悟,永離輪迴。也就是因為蘇佛有此心,所以智慧如海,為了救眾生,可以變化萬千,這是真發願者所為。

我很感謝,感謝自己可以有這樣的機會看到這麼壯觀的場面。我自己也是被救者之一。

感恩彌陀慈悲、蘇佛慈悲。

釋原生(癡恨魔)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