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瞋晦魔(釋仰光)(二訪)《回不去的人生》

再訪瘟疫魔眾 瞋晦魔(釋仰光)

 ——回不去的人生

※傳播新冠病毒,受害國散布多國,以印度、中東國家為首。侵襲人數約七千人,死亡人數約三千二百人。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九月二日

我以為這世間再也跟我沒關係,沒想到這次我竟然是被世間的蘇佛救了。

想起將近一個月前的我,講話多麼大聲,口氣多麼大!那時的我氣焰還很高,不動的蘇佛是救了我,還將蘇佛視為仇人,在蓮花座上不停地想掙脫,現在想想,真的無知。

然而,這一個月來,聽了蘇佛講經,我的心從原本的極瞋、極恨,到現在慢慢平復下來,我不再想著要對人類報仇,而是開始想著,我該怎麼彌補過錯,幫助眾生。這樣的轉變,連我自己都還在錯愕之中,這全是佛法的力量,幫助我迅速地改轉,不可思議。

這次的疫情,是魔界驅使人類走向衰敗、滅亡的「開始」,用開始這兩個字,應該就明白,不是只有這樣而已。我知道在佛地不說壞,不看壞,我也就不再多說,只是人心如果再沒有改變,真的很難避免災難的發生。這是我必須要提醒人類的話,不希望人類再受苦下去。

多少等待復仇的怨魂,加入了這次疫情的行列!他們的怨氣,加倍病毒擴散的速度,讓惡力迅速地增長,侵襲世間人的肉體,使人們難逃疾病和死亡。

我飛在半空中,穿著一身黑色的斗篷,張開我的雙手,不斷吸收空間中存在的怨恨之氣、瞋怒之氣,將這些負面能量全都吸入我的身體,強大我的魔力,讓我有更強大的能量,可以在這場疫情風波中展現我的威力。

我鎖定了幾個國家,開始展開我報復人類的行動,非要置人類於死地不可,只有消滅人類,才能消我心頭之恨。在這過程中,我也不斷在收服可以被我利用的靈,這些靈存在世界各個不同的空間中,將他們收來做我的魔子魔孫,更強大我的魔力。

我從來沒有去想自己造了多少業,我只知道不斷地往前衝,不斷地控制人類,對人類下手,尤其人類心中的瞋,更是我可以大大發揮之處。我一直都在控制著人類的情緒,只要被我找上的對象,他們絕對難以抵擋自己心中的瞋怒,而且愈來愈容易生氣,脾氣一次比一次大。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我的掌控之中。

瞋怒和病毒一樣可以互相感染,一個人生氣,也可以帶動另一個人生氣,一個接連著一個,大家全都在怒火之中,讓瞋火燃燒自己,然後自己毀滅自己。我只是拿根毛在他們鼻頭動一動而已,他們便自己放火焚燒自己的五臟六腑,而且一發不可收拾。每次看到這樣的人類,我都拍手叫好!笨啊!真笨!

這次我加入疫情才不到幾個月的時間而已,想不到現在已經收手不再當魔。起初我真的覺得丟盡了面子,以我瞋晦魔的高姿態,很難有人可以改變我,但佛法卻能將我徹底地改變,證明佛法的力量真的不可思議。

在西方法性土上,我每天都在懺悔,每一座經都在轉變我的心境,讓我更接近佛心,自然與魔界距離愈來愈遠,恢復原本的純淨。

我不是只有現在當魔,過去還活在人間時,我已經被稱作是魔,因為有人親眼看見我殺死自己的父親。

還記得那天,有人看見父親在我面前被我殺害,立刻叫人來將我抓走,說我是個弒父的逆子。

我生於二千多年前印度南方的一個小村落裡。這個村落裡非常講求孝道,不允許孩子不孝父母,更別說弒父、弒母這樣的惡行。有此行為者,被視為魔,絕不是人,而且無血無淚,冷血無情,必當受殘酷刑罰,遭蹂躪致死。

當我被發現殺死自己的親生父親後,他們立刻將我抓走,先將我關進一個完全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一間房子裡。當我再度被放出來時,我以為已經得救了,結果不是,是我接受殘酷刑罰的開始。

他們認為,這一生不管我做什麼,永遠都無法彌補我殺死父親的罪刑。他們將我視為非人是魔時,我從此失去對自己身體的主控權,完全受到他們對我的操弄。他們將我賣給了擁有法術的巫師,並告訴這位巫師:「這個罪犯的身體從此不再屬於他所有,你擁有權力可以任意地使用他,這是神賜予你的權力。」那天過後,我完全成為這位巫師的傀儡。

巫師在我的手上扎了一針,手指立刻流出鮮血,然後將我的血滴入一個陶碗中,開始對著我的血施法。我感受到身體出現變化,全身溫度愈來愈高,最後就像烈火焚燒一樣的痛苦,我不停地喊叫,不停地掙扎,他看見我完全深受控制的樣子,對著我露出滿意的微笑,然後停止施法。

接著,他將我的靈魂從體內移到一個草人上,貼上符咒,然後在我肉體裡放入一個邪惡的靈魂,我的身體從這天開始完全變了一個人,因為那不是我,是別人。

雖然我的靈魂在草人裡,但我的身體還是存有我原本善良的本質。當身體裡的邪惡靈魂想要用我的身體做壞時,我的身體很自然地做出抵抗的反應,不想讓他這麼做。但每當我有這樣抵抗的行為出現時,這位巫師立刻知道,快速地將草人取出,對著草人施法,我在草人裡痛苦地哀號著,直到他停止施法為止。一次又一次都是如此情況,我的身體開始失去抵制的能力,到最後完全任由擺弄,使得我的身體活在世間的每一天都在作惡。

在草人裡,我什麼都做不了,一年又一年過去,我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少年。這些年來我過得非常痛苦,每天都遭施法控制,心中強烈的恨意不斷地增長。

等到我的靈魂突然可以回體時,我的身體已經剩下最後一口氣。看著我的身體,竟然已經從一個十四歲的男孩,長成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我整整被關在草人裡二十多年的時間,受了二十多年的苦。看著自己的身體,全身滿是傷痕,四肢全都斷了,只剩下一個身體和一顆頭,我還沒完全回神,一個剎那間,刀子從我脖子砍下!原來是我犯了斷頭的罪刑,那個在我身體裡的靈魂,用我的身體做盡了惡事,最後在必須被斬頭的那一剎那,那個靈魂離開了我的身體,由我來承受最後被斬頭的痛苦。

我的靈魂好恨,好恨,為什麼這些人可以這樣主宰我的身體?

當初我並不是要殺害我的父親。那時父親得了嚴重的精神病,我每天都跟在父親身旁保護著父親,不讓父親做出傷害別人的行為;但父親無法控制自己,他就像著魔一樣,拿著刀子到處殺害人。那天當父親拿出刀子準備要攻擊人時,我立刻擋在父親的面前,刀子就這樣插進我的胸口,流出大量的鮮血,父親這時才驚覺是我,立刻停手。父親看見我受重傷,難過地快速將刀子拔走,一刀刺進自己的心臟。我眼睜睜地看著父親在自己的眼前斷氣身亡,內心的傷痛使我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就連他們將我抓走時,我也還在失去父親的傷痛之中,怎知我的人生從此一片黑暗?我恨那群誣陷我的人,我也恨那個控制我的巫師,更恨那個利用我身體做盡傷天害理之事的靈魂。我恨!恨得進入魔界之中,開始展開報復。

沒有想到,過了兩千多年的時間,我的恨意還沒有消減,直到聽了蘇佛講經,接受佛光普照,我的心才慢慢恢復平靜。我真的很後悔,如果當初我能止住自己心中的恨意,也不須要進入魔界中,又造了無量無邊的罪業。

我心中懺悔,懇求佛的原諒。現在我真心悔過,只希望曾經受我所害的人,可以早日離苦。

瞋晦魔

佛給瞋晦魔法名為釋仰光。

 

 

——釋仰光(瞋晦魔)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第一次參加法會那天,我大聲痛哭,足足兩千多年的時間,我竟然都在做惡,我失去了原本善良的那顆心。當我愈是狠毒,愈是猖狂時,其實我心裡愈是痛苦。沒有人可以明白我的苦,我用一顆魔心來隱藏心中的傷痛。在法會時,佛就在我的面前,我不需要再有任何隱藏,我也不需要再故作堅強,將心放軟下來,哭倒在慈尊的面前,感受到佛正用佛光照著我,似乎是在告訴我:「回來就好。」

在佛的加持下,我很快又振作起來,不讓自己難過太久,因為我看見眼前有無量無邊等著被救度的眾生,我沒有資格為了自己而難過,應當要發揮能力一同幫助眾生。所以我努力地提起精神,開始大聲地跟著唱誦佛號,希望每一個聽到我念佛的有緣眾生,都能跟著念佛,往佛光而去,離苦得樂。

蘇佛運用法身救度眾生,所救的是每一空間裡的眾生,雖然我沒有辦法再擁有法身,但是我開始認真地學習蘇佛的慈悲,我要努力地和蘇佛一樣,擁有像佛一樣的慈悲心來度眾。我知道自己罪業深重,但只要佛願意給我機會,我都一定會努力。現在我一心向善,用真心改變自己,感覺自己的心變得踏實許多,不再有悲與苦,只有一片的寂靜,念佛懺罪,念佛度眾。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