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鐘世雄《生死情苦》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十月三日

獄卒 鐘世雄:

萬分感謝蘇佛慈悲,幫助我們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都知道要得到這個機會有多麼不容易,今日大家都非常珍惜,要感謝我佛慈悲,幫助眾生解脫輪迴,離苦得樂,鐘世雄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是出生在民國初年,社會大動亂的時代,那時候的社會、經濟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轉變,有許多時候,各處地方都還是硝煙不斷,是個敏感,且不穩定的時代。

我的父親,是在一場爆炸中,遭人暗殺身亡,母親在得知消息之後,雖然外表故作鎮定,但是內心之中早已經悲慟難耐!縱使父母親早已預料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父親對此也有所準備,父母很早就商量好發生事情之後的應變,但到了事情真正發生,還是令母親的內心難以承受。當日夜裡,母親便因為動了胎氣而早產,在艱難的環境下將我生下,生產後又馬不停蹄地帶著我逃離這個地方,前往父親早就安排好的住所,從此我與母親便以全新的身分,隱姓埋名,過著平淡的生活。

母親強忍著悲痛,將我帶到安全的地方,獨自撫養我成人。我的母親是個堅強的女性,但我知道在母親的內心之中,其實無比脆弱,母親是為了我才選擇堅強起來的,母親想保護我,希望我能夠平安成長。

父親很早就準備好這一切,父親留下了一大筆錢,還有能供應我們生活的房子,父親生前熟識的人脈,也會幫助我們。父親一生,為了與政府抗爭,替人民徵求權力,父親完全是義無反顧,就算要犧牲性命,父親也在所不惜,因此父親早就知道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父親並不害怕死亡,唯一只害怕人民會繼續受苦,卻又無力反抗。

父親在生前,創建了一個中心,中心裡安置了許多位革命運動的家屬,因為這些革命的事,隨時生命就會失去,這些勇士的家屬需要被安頓,這個中心便能幫助這些家屬,可以得到較好的照顧。

我在和母親來到這個新地方生活之後,母親也接手管理了這個中心,母親強打起精神,努力把我照顧長大,也把中心的事情處理完善,母親一直是我心中最溫暖的一處,因為母親的勇氣,讓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單親家庭的辛苦,母親給了我雙倍的愛,我知道母親一直很努力想要撐起我們的家。

在我十七歲那年,母親終於抵擋不住內心之中對父親的思念,以及心中再也堅強不下去的軟弱,我的母親卸下了心中強打起的堅強,母親將積壓已久的情緒完全發洩出來,母親發瘋了。母親發瘋的那一日,我還在學校學習,等我回到家中,我看到的是母親坐在房間,對著父親的照片傻笑,我喚了好幾聲:「母親!」母親都沒有回應我,我知道母親已經再也撐不下去了!我走到母親身旁,我用雙手用力環抱住母親,我在母親耳邊輕聲說:「我最愛的母親,接下來的日子,換我照顧你,這個家,還有中心的事換我來承擔。」

從小到大,我清楚母親是怎麼讓自己熬過來的,母親堅強的意志,一步步將我拉拔長大,也讓中心的人得到最好的照顧。母親總是把好的留給別人,對自己則是非常嚴苛,我知道母親是將所有的情緒都放在心裡,不願意,也不敢去揭開。

在這十七年的日子裡,我經常看見母親半夜裡會一個人看著父親的照片流淚,但母親從沒有對我說過一句悲傷的話,母親給我的表現總是那麼堅強,還有正向。母親告訴我許多父親的事情,我知道母親心中並不捨我與父親走上相同的路,但母親還是沒有因為自己的私心,就阻止我和父親一樣,我告訴母親,我不會像父親一樣選擇用犧牲的方式讓政府看見人民的心聲,我會好好活著,也會用我最大的努力,讓人民得到好的照顧,我會用我最大的力量,守護大家。當時,母親聽完我說的話,欣慰地笑了,這是我看見過母親臉上最美麗的笑容。

在母親情緒失控以後,母親的生活完全需要人照顧,我辭退了學校的學籍,專心照顧母親,一邊也全心投入中心的工作。在這樣的時代,我認清自己的角色與能力,我只想把我能做好的部分,守護好,照顧好。我將中心裡所有的家屬視為自己的家親,只要在我的能力所及之處,我都會盡全力去做,希望讓大家都能有好的生活。

母親是在六十歲那年去世,母親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清醒過來,母親神識非常清楚地告訴我:「謝謝世雄這一生對媽媽的照顧,我終於等到你爸爸來接我了,我等了他一生,現在我終於可以再見到你爸爸了,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媽媽知道你已經長大了,你很孝順,媽媽很放心,這一生我們能當母子,我很開心,但是為了照顧媽媽,讓你這麼辛苦,來生不要再遇到媽媽,媽媽不想再繼續拖累你,謝謝你世雄,我最親愛的孩子。」母親說完,笑著閉上了雙眼,我知道母親永遠離我而去了,母親這一生終於可以休息了。

我聽著母親說完這番話,我的心裡真的很難過,但我必須笑著,我知道我不可以在母親面前難過,我不能讓母親放不下,我必須讓母親走得安心,我笑著送走了母親,看見母親斷氣那一剎那,我再也忍不住,流下眼淚,但我沒有哭出聲,我要讓母親的最後記憶還是留在我們快樂的時刻。

送走母親以後,我並沒有讓自己沉寂太久的時間,我很快調整好精神,又再繼續服務中心裡的老父親與老母親,我將這些父母,都視為自己家人,我用我最大的能力,照顧他們,讓大家都有好的生活。數十年後,中心的老人們也都漸漸離開人世,中心也結束了,那一年我也已經七十多歲。

我完成了我這一生承擔的任務,我很欣慰,自己總算圓滿了。我看著照片上父親與母親燦爛的笑容,心中不禁也想著他們過得好不好,當日夜裡我也離開了人世。

我在死後,進到了陰間,後來被帶到閻殿前,閻王讓我擔任一位獄卒,我在陰間服務了數年,在最近聽見了蘇佛講經,我很感動,蘇佛每一句道理都讓我清醒過來,我想求解脫,我期望自己能像蘇佛那樣,可以有能力幫助眾生,不要再受輪迴之苦,我想起了我的母親,她是真的非常痛苦,我想發願幫助所有眾生,能夠脫離這些輪迴的苦,還有情感的痛苦。

很感謝蘇佛大心大願,幫助大家能夠解脫,今日自己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真的非常感恩,我會努力修行,期望自己也能幫助眾生。感謝蘇佛慈悲,鐘世雄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鐘世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