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周運堂《回饋之心》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十月一日

玻璃彩珠,光芒照耀,一切都好像在做一個美好的夢境一樣,沒想到一切都是真的,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由蘇佛大手一牽,我們六十位獄卒就到西方極樂世界了。這僅為一瞬間之事。我觀看著透出金色光芒的四周,露出了歡喜的微笑,謝謝蘇佛的幫忙,讓我們可以離開世間輪迴。

我叫做周運堂,是一個粗漢子,從小父親是打鐵的,母親則是打理家裡的一切。父親脾氣不好,有時邊喝酒、邊打鐵,喝得醉醺醺的,有好幾次,母親怕他出意外,勸他不要這麼做,父親卻大發雷霆地吼母親,叫她不要多管閒事,甚至拿出滾燙的鐵具來威脅母親,叫母親滾出這個家。這時我衝到母親面前保護她,母親就抱著我大哭。這是我童年時最有印象的一幕。

家中一直是這樣吵吵鬧鬧的,我其實還有一個妹妹,妹妹受不了家中這樣,在十一歲時默默離開家,就沒有再回來了。這對我們家來說是一個衝擊,但父親根本不在意,對父親來說,家中的人都好像是他的仇人一樣。

小時候我心中也冒出想要離開的念頭,但看到母親的處境,我就決定要留下來好好保護母親。

家中,父親是重要的經濟來源,沒有父親,等於我們這個家沒辦法繼續生活。為了要能夠獨立,我開始尋找自己生存的方法,在大街上走來、走去,來來回回好幾次,就是在找一份我可以做的工作。當我快要放棄時,有鏢局的人送了重要的東西進到店家,看到他們每個很壯碩且威風凜凜的樣子,心中想著,如果我是這樣,就可以保護母親了。於是在他們完成任務後,我鼓起勇氣向前說:「請問,我可以加入嗎?」這幾個壯碩的人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下,笑著說:「你這麼小就想要加入我們,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我說:「我想像你們一樣變成強壯的人,將來保護我母親。」他們說我,人小志願高,所以願意幫我。

從那天後我每天都開始去到他們指定的地方鍛鍊身材,每次流下的汗水我都覺得非常的值得,因為我一天比一天還要強壯。

當母親詢問我每天出門都去哪裡時,我沒有回答,因為我不想讓母親擔心。

三年後,我將身體鍛鍊得很強壯,所以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再大了五歲。鏢局的人讓我一起跟著他們出任務,每次的任務不同,有路程遠的,也有路程近的。

第三次的任務,我們遇上了打劫,盜匪早就鎖定目標,要搶我們手中的綢緞,稀有綢緞可以賣到好價錢。當我們運送綢緞到一個山路的死角時,盜匪把我們給圍住,要我們交出東西,不然就滅口。鏢局中除了我之外,其他鏢師都是很有經驗的,鏢師要我守住東西,他們拔出了長刀準備給盜匪一搏,他們一點都沒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因為只要害怕,氣勢就會輸了,所以不論如何都不可以露出害怕的神情。

打打殺殺的畫面就在我眼前上演,我看到好幾位鏢師受傷了,我們的氣勢有愈來愈下降的感覺。我放下了綢緞,爬往山坡上,換上了事先準備好的紅衣,站上山坡大喊:「大膽。來啊!這裡有人在鬧事,來此抓人。」我這麼一喊,那些山賊看了我一眼就說:「官兵來了,撤。」他們迅速地退往山中。鏢師們抬頭一看,看到我站在上面,哈哈大笑,我立刻爬下來,看看其他受傷的鏢師,他們對我露出了感謝的神情,問我:「怎麼會想到要這麼做?」我說:「我這早就準備好了,以備不時之需,這是我向退休的親戚借的官服。」鏢師們都佩服我的足智多謀,幾乎每一次的任務都會帶上我。

就這樣我生活穩定了下來,也掙了錢回家。

一次過年前,我用掙來的錢買了兩隻雞準備要回家過年,一踏進門就聽到母親在哭喊,我立刻衝進家門,看到父親喝醉酒正在毆打母親,我很生氣,一把就把父親給推開,用憤怒的眼神看著父親,父親見到我這個舉動很生氣,大罵我是個不孝子。當下這個景況我真的又氣憤、又掙扎,我拉著母親想離開,但母親想將我手鬆開,並沒有想離開的意思,我問母親:「為什麼不走?」母親說:「離開了不知道可以去哪裡?現在至少還有一個家。」

第一次我的男兒淚流下,覺得母親真的很傻,阻止不了母親只好常常回家看母親。母親要我不要管她跟父親之間的事,自己堂堂正正做個好人,當母親這麼講時,我心中有種哀戚之感。我時常買大魚、大肉回來孝敬母親,母親卻叫我把這些魚跟肉分給鄰居吃,尤其是隔壁家的王嬸,她是一個寡婦,養兩個孩子,很是辛苦。我順著母親的話去做,照顧鄰居、照顧村上的孩子們。

 

從小看到父親、母親的關係,我並沒有打算要結婚。

一天夜裡,家裡闖進了一個小偷,靈敏的我一有動靜就知道了,我躺在床上不動聲色,直到小偷準備要離開時,我猛力地將他制伏,聲音大到母親跑出來看。

小偷蒙面,跪地求饒,他願意將物品都交出。我準備將他押解至官府時他一直求我、一直求我,說他還有老母親要照顧,請我饒恕他。

母親看他好像也還只是個大孩子,要我將他放開,讓他說出來偷東西的原委。他說母親病很久了,草藥吃完了,母親還需要補身體,在沒錢給母親醫治的情況下,才會想要偷東西,這是他第一次偷東西。

我做事很小心,不會只聽片面之詞,便在天亮時叫他帶我去看他母親。隨著他走好幾里路,到了一個破屋子前,在還沒進門前,就已經聞到不好的味道。踏進屋子後,一位老太太,頭髮凌亂的躺在一塊木板上,口裡喊著:「振宏,振宏。」我看了心中很難過。回家後將自己存的一些錢給了這位孩子,並將孩子帶在身邊,教他功夫,讓他也進鏢局工作。半年後,振宏的母親離開了人間,幫其辦完簡單的後事,我讓他住進家中,讓他不會有無依無靠的感覺,母親也把他當自己的孩子對待。

振宏說,像他這樣處境的人,村子內還很多,他領著我挨家挨戶去關懷,送食物。我和他講好,將來會培養他成為一名鏢師,所掙的錢要全數都拿出來幫助這些需要幫忙的人,他點點頭,心中很感謝我和母親。

幾十個年頭過去,父母親相繼離開,孩子成為了我唯一在世上的家人。約六十多歲時,我雙腳行走有些不便,他便照顧著我。

我看著他成為跟我一樣壯碩的鏢師,很為他開心,比起第一次遇見,正在偷東西的他來講,現在看起來光彩多了。

當我體力愈來愈衰時,很感謝振宏照顧我,並問他將來有什麼打算,他告訴我:「自己沒有多想,一切順其自然。」我心中高興,想必振宏心中沒有太多的負擔。看盡了世間的悲歡離合,我勸振宏,生活簡單就好,振宏點點頭。振宏告訴我他這輩子會好好做人,也會盡力幫助人,我安慰地點點頭。

我要振宏在我離開後把我的屍首丟入大海中就好,我告訴他,我不需要墓碑,因為在振宏也離開人間後,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所以也沒有必要留一個沒有人祭祀的墳墓。

振宏雖然不喜歡聽我提起這些事,但也答應。

六十二歲的寒冬夜裡,我在雙腳冰冷的情況下離開了這個人間。

進到陰間時,眼前一片黑暗。沒一下子就進到閻王殿,閻王將這一生的功與過還有過去的因果都讓我知道。閻王說我這一世孝順且願意幫助人,轉了我下一世本來要受報當狗的命運。最後無法行走是為受報,以還過去將人推下水,害人殘疾之報。

對於閻王所說,我心服口服,心中懺悔。懺悔心起後,閻王說我還有餘福可以擔任獄卒,要我即刻上任。

換上獄卒的服裝,我很盡力。專門押解地獄眾生去刑場,其實每一次我的心都很難過,但還是必須執行任務。直到來到香光佛寺,一片光芒,蘇佛的講經說法還有超度都令我佩服,感恩佛及蘇佛慈悲,給我們獄卒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一切感謝盡在不言中。

周運堂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